離開柔軟棉床後走到客廳,看見桌上擱放的紙盒紙袋,想起了昨天所買的漂亮擺飾,厲旭拿了只小刀逐一拆封,愉悅的將物品把在手裡,揚著圭賢用愛填滿的幸福笑顏。
圭賢走進小吧檯,泡了一杯咖啡一杯奶茶,幾經抬眼瞥看,那雙充滿新奇的明眸,還有甜甜的滿足笑容,都讓圭賢看著心裡不只是滿足,更多了一分踏實。
這是他想看見的厲旭,想給的生活。
 
"想好要擺哪裡了嗎?"
"嗯!這個掛鐘,我要掛在房間,這個掛簾呢~看看~"說著,厲旭兩手拿起貝殼串製的掛簾走到吧檯那比劃了一下,問著"圭賢~你說掛在吧檯這好不好?"
"好。"迎和著,圭賢上前從厲旭手裡拿過掛簾,高高掛在吧檯口,而後拿了掛鐘到房間,掛在厲旭所指的地方。
就這麼的,只要厲旭喜歡,不管擺哪裡圭賢都沒有意見。
 
一會,把高掛的東西都弄好之後,厲旭捧著果汁機走進吧檯,重新整理吧檯櫃裡的物品和擺放的位置。
"厲旭,我有點事下去找鍾云。"眼看厲旭手邊有事做,圭賢藉這空檔,表示離開一會
"你會去很久嗎?"
"不會,只是談點事。"
"哦。"
 
一出家門,走在樓梯間,圭賢直拿手機出來,打了通電話要銀赫過來鍾云家來一趟
很快的,不到十分鐘,銀赫就來了。
 
"怎麼了,叫得這麼急?"
"云哥,陳家耀那邊有消息了嗎?"
"他輸了一千五百萬港幣。"
"哇,這麼多?那他有沒有挪用公款補倉?"亮大眼的,銀赫驚呼一聲
"這麼大筆,我相信有的。"鍾云淡然的應了聲,憑著過去對陳家耀啫賭的習性說出評斷
"我在等曉桐的消息。"圭賢也提上了一句,看乎是雙管齊下所進行的計劃
"阿King,你肯定這位初戀舊情人~~靠得住?"
"她一直都想脫離陳家耀,要是離開之前可以拿他一大筆,你說呢?"
"那當然是不拿白不拿囉!"
"赫哥,護照要加快點,省得到時曉桐跑不掉就麻煩了。"唯恐佈局有半點差漏,圭賢還是不其煩的再一聲催促
"我昨天問了,這幾天應該快了。"
"嗯。"
 
討論的話題停滯下來後,圭賢沉默著,拿上茶杯靜靜的喝了一口
目光中擺著若有所思的神情,咀邊似乎還有話要提~
瞥見這面容,鍾云收進眼裡,在心裡打量了一下後
"你來,不是單純為這件事吧。"端起小茶杯聞一口茶香,吐著平淡的口語,鍾云說
"對哦,這事在電話裡說就好了,幹嘛還特地叫我過來?"
 
圭賢撩起那雙眸,默認著~真是什麼事都瞞不過鍾云的慧眼
"說吧!"肯定的,鍾云斷下話語,讓圭賢好說
"我想你幫我找人查陳家豪。"
"你不是已經查過了嗎?"
"是啊,阿King~你還沒死心?那小子既不賭,也不好女色,這橋你搭不上的。"納悶著,銀赫搬出過去私查的資料,為圭賢這指意感到不解
"就是這樣我才擔心。"
"啊?擔心?我都被你搞糊塗了。"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一樣不解的鍾云,不多猜索的直接切入問題所在
 
"昨天在百貨公司。。。。。。。。。。。。。。。。。。"吐著沉重的氣息,圭賢重述了一次厲旭在百貨公司撞上陳家豪的經過
 
"有這麼巧的事,竟然讓厲旭給碰上了。"口直心快的銀赫,這聽完隨即溜出一句
"不過~~你在擔心什麼?"頓愣地,銀赫再問一聲,不明白圭賢擔心的原因何在
 
理著思緒,圭賢猶豫著說與不說,該如何說~~
 
"是不是他知道了你和厲旭的關係?"見圭賢一副含著話語遲疑的模樣,看透著~明白這顧忌,鍾云主動把話先問上
"不,他不知道,我沒讓他看見我。"
"那你擔心什麼?"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敏感了,我覺得~~他對著厲旭的態度不對,眼神也~~"
"會不會是你太緊張厲旭了?"
"或許吧~"
"那你想我們怎麼做呢?"
 
"我想青青幫我個忙。"
"青青?"
"我知道這樣會很費事,我想請她幫我看著厲旭。"
"什麼?看著厲旭?”
"錢我會照付的。"
"呃,這不是錢的問題,會不會是你想太多了,不過只是碰見而已。"顯然,銀赫並不讚成圭賢的作法
"不可以,就算是我想太多,我都不希望厲旭再看見他。"
 
"呵~原來你是怕他找上門,我還以為你會..."
"以為什麼?"
"你不是一直想報仇嗎?要是他看上了厲旭,那你不就可以利用───"
"開什麼玩笑!我再沒本事,都不會拿厲旭做賭注。"話聽到一半,圭賢有些激動的立刻打住話語,打住鍾云這想法
"但是要引他入局,這可是很好的機會。"似乎,鍾云很故意的強調著
 
"喂,你在說什麼呢,圭賢怎麼可能拿厲旭當誘餌。"一旁,連銀赫都聽不下去的搭上話語
"你在試我是嗎?如果陳家豪真有同性戀的傾向,要搞他有的是機會,我不需要藉著厲旭的關係,也絕不會這麼做。"
"很好,我恭喜厲旭找到你這麼一個人,有志氣~~"
"是兄弟的話,我希望不要再提起。"沉重的,圭賢這話說得認真,到底在內心上,都不希望自己有一絲拿厲旭當誘餌的念頭。
 
此刻,在圭賢帶上這番話之下,凝結了冷冷的氛圍,鍾云淡淡的挑個眉,咀角微微的上揚,沒有回應話語,是樂見也慶幸著,圭賢並沒有為報仇沖昏了頭。
而圭賢也沒再多說一句多解釋。
 
"呵~你們~~呵~~真是啊~~老是這麼有默契,你知道他有志氣嘛!還試他幹什麼呢~你啊,明知道他在試你,早說嘛~搞得我都糊塗了你。想叫青青幫忙是吧?那有什麼問題,你有事她一定會幫你的嘛,不過青青很敏感的,可別說給什麼錢的了,知道嗎!"看著倆人都靜了下來,為打散這團冷空氣,銀赫不變的,又拿出充當和事佬的毛病,帶著很不自然的笑聲笑語,擦去倆人之間不該多生的芥蒂
 
------------------------------------------------------------------------
 
 
叩叩叩!!
"進來~"
走進3三坪大的辦公室,這是公司所屬設計師沈昌垊的工作室
側影看去,昌垊正持著畫筆,埋頭苦幹的專注在畫紙上,桌前電腦瑩幕裡,還有著已經打好版子的圖片~~
 
"這麼認真?"
"幹嘛,來找我吃飯?"昌垊沒抬起頭來,僅僅瞥一眼錶上的時間,再清楚不過這是家豪常會出現的時間點
"是啊!不知道我們首席的設計師賞不賞臉呢?"家豪抹上笑容,帶那斯文又溫柔的聲語邀著昌垊來給反應。
"你得了吧,少拿這種口氣跟我說話。留著給你的小白臉吧!"
"老擺著冷眼,就不能對我客氣點嗎?我可是很有誠意的邀你吃頓飯。"
"不擺冷眼,難道要對你情深款款嗎?要是你的小周對我吃起醋來,呵~那可尷尬了。"這回,昌垊擱下手中的畫筆,掛上那玩世不羈的面容,撐著有些疲酸的背腰,傭懶的靠躺在真皮椅背上笑呵一聲。
 
"放心,我已經把他甩了~現在我只對你有興趣。"斌文質貌的家豪,僅管吐出曖昩話語,依舊不失風流俊雅
"少來,你知道我不吃你這味!"
"那你吃哪味呢?"
"幹嘛,想套我話?"憑著多年的交情,昌垊早已摸透家豪話裡拖話迂迴的招式
"是那位厲旭嗎?"小挑眉尾的家豪探問著
"厲旭?"頓愣的,從家豪咀裡忽然提上只是一面之緣的人,眼銳的昌垊很快的起了連想
"兜這麼一圈原來所為伊人,呵~你行。"話一溜出,端倪著,溜見家豪透出那一眼心虛,意味深厚的,昌垊撇下淡淡一笑,目光投回畫紙上。
 
"不值嗎?"
"值!光看他那個笑容,呵~作夢都會笑,是吧!"昌垊揚起了臉龐笑了笑,咀邊一抹潚灑的帶上那調侃的氣語
"怎麼你也~~心動了嗎?"家豪有些質疑的回問一聲
"是啊,還打算跟你較量一下,看看誰有本事追到手,如何?"
"你當真?"
"當真也沒用,人家已經名草有主了,你省省力吧!"
"如此佼好,有人在身邊很正常,只不過不知道在他身邊的是男還是女呢?"聽著,家豪不以為然的再問一聲
 
"嘿嘿嘿~想知道?"
"嗯,等著。"
"十頓飯!"
"十頓?你胃口挺好的。"
"那也要願者上勾嘛~"昌垊得澀的轉著手中畫筆,擺明吃定家豪一定會接受
"十頓小意思,說吧。"
"男人,在他身邊的是個男人~"
"知道是什麼人嗎?"
"不知道,不過呢~~樣子可帥了,對他可溫柔了,出手又大方,我看你啊,沒指望啦~"憶著,昌垊不誇浮的述出他印象中那位酷哥的形象。
"那要試試才知道。"
 
"呵~還不死心?"
"對於喜歡的東西怎能輕言放棄,是兄弟的話,就幫我把人約出來,我會用我的誠意感動他。"是性格使然嗎?就算得知厲旭身邊已有愛人,家豪也不在意。
"那我會有什麼獎厲呢?是不是可以考慮一下加我薪水,嗯?"
"你這小子挺會把握機會的。"
"彼此彼此!"
"呵~~"
 
把握這機會,家豪抓住昌垊這條線,哪怕是早已心有所屬,也要再見一次刻在腦中那張揮之不去的容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