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懷疑自己的聽覺,可這次圭賢並沒有上床,也沒有到浴室裡洗澡
大半夜的~難道是餓了?去廚房找東西吃嗎?
 
厲旭下了床,走到廚房看了一眼,再看向連燈都沒打亮的客廳~~~人呢?
難道是在書房嗎?這麼晚了,還去書房做什麼呢?
掛著這份心思,厲旭走到了書房外打進門一看~~
眼前的圭賢正坐在書桌前,十分專注盯著電腦看,掌中還握著滑鼠,像在搜尋什麼的移動著
遲疑的~如此凝重的神態,究竟圭賢在看些什麼呢?
 
為尊重隱私,僅管心中再好奇,厲旭還是敲了敲門,讓圭賢知道在這空間有他的存在
"厲旭?不是睡了嗎,怎麼又起來了?"
"我有沒有打擾你?"
"呵~怎麼會,來~"圭賢伸長手,引著厲旭來到他身邊,牽拉著小手讓他棲坐在大腿上
"你連半夜也要看股市?"
"這是美國紐約股市,對各國股市都有相關影響,有時看看參考一下,下手也會準一點。"
 
"你常常要半夜這麼看的嗎?"
"不是,這幾天情勢比較緊張,我才看。"
"真的?那~~你要看多久呢?"
"股市到五點才收盤,我可能...你要是累了就先去睡吧。"
"你是嫌我吵到你了嗎?"
"不是,怎麼會呢,有你在這我就不會那麼悶了,是不是~”
"真的?"
"厲旭睡不著嗎?"圭賢問上這麼一句,厲旭害羞著,一個頭埋縮在圭賢的側胸裡,沒好意思說出自己不想孤單的躺在床上。
看著厲旭灑嬌般的在他的胸肩上磨著小臉,圭賢會心一笑,一雙深遂揚露滿滿的寵溺,厲旭的依賴都教他無法不心疼,不沉溺~
 
寵溺的眼神在閃眼間,瞥見電腦瑩幕上的指數,頓時收起了上揚的眼眉,取而代之的是揪鎖的眉梢,專注的目光中有份沉重,眼眸裡透出深深思索的神色,圭賢提開了一隻撫抱在小腰上的手,握回滑鼠點指著瑩幕上的各方欄位,僅管懷裡還抱著厲旭,依然十分專注的盯著美股的走勢。
 
倚在懷中,遲遲沒感應到圭賢的寵倖,厲旭有些疑惑的,微微抬起埋縮在頸肩裡的小臉,幾近貼靠的距離這麼看著,這才知道圭賢的心思又投回到股市,厲旭不想多打擾的貼回小臉,靜靜的靠在胸膛~~
 
人說認真的男人最有魅力,是嗎?
是呢~圭賢專注的眼神,那面容真的很迷人~~
可是這刻~這魅力看在眼裡,一點都不帥!
圭賢整個目光都被電腦勾住了,說不定就連手裡還抱著他都給忘了!
 
"嗯?"瞥離的身子,退開的人兒,圭賢這才回了神,拉回鎖在瑩幕上的目光
"你慢慢看吧,我去睡了~"無氣無力的,厲旭掛著自討沒趣的面容,吐出落漠的氣聲,淡淡的落下話語。
"嗯..."一聲沉重的答應聲,礙於有事擱在心,圭賢沒有多糾纏的鬆了手,放著厲旭拖悶的退開了書房。
 
厲旭走開了,空置的胸膛拂過了一陣涼意。
叩~而門外傳來輕微的關門聲,叩拉的木板聲,勾著圭賢的心魂,僅管拉回目光繼續看著瑩幕,可這腦子卻遲遲無法集中。
教自己怎麼來無視厲旭的心情,圭賢莫奈的眨了眨眼,撇頭嘆了個小氣,他知道自己難以定下思緒來看股,他知道自己的心思早已在厲旭退開懷抱中,一起帶回了房裡。
 
圭賢看了一眼電腦右下角的時間~~凌晨三點~~
而後又挑回眼瞳再盯一次目前美股的走勢...
不放心厲旭,圭賢還是選擇先擱下了滑鼠,離開了書房。
 
站在房門外圭賢輕手推進,映入眼底的人兒,鋪蓋在棉被底,僅僅露出的後腦勺...
(厲旭睡了嗎,還是在生他的氣?)把門輕輕推回後,圭賢拉輕身子爬上床,掛過手臂輕柔的從背後撫抱著,在耳邊吐了聲"厲旭~"
厲旭微微的睜開眼皮,沒有挑起眼簾的垂掛著目光,眸縫中流露一絲小小的委屈
"生氣?"細聲探問著,厲旭沒有回應,小咬內唇的像是給自己封著口,不想多埋怨
"跟我說句話好嗎?"耳裡再傳入這一聲問,厲旭蓋回眼皮,小縮著身軀,當真不想說些什麼要圭賢知道他心裡的落漠。
 
十幾天了,多少的夜晚,一次接著一天,在輾轉中逼著自己入眠,堆積的無力感,壓在心頭的苦悶,哪怕是說出來也不能改變什麼。。
可以告訴圭賢他想搬回家嗎?可以告訴圭賢他想找工作上班嗎?
無力的是,380萬始終都是無形的鎖銬。
可以要求圭賢在家裡陪他嗎?也到底那是他的工作所須,說了只會讓圭賢多了份牽掛。
再現實不過的問題,都是沒能改變的生活,再苦悶也得往心裡頭吞。
 
"厲旭..."一聲呢喃,伴隨腦海裡陷入的思想,厲旭再次睜著眼皮垂掛目光,眸縫中埋藏的委屈拖出了盈盈淚光,厲旭真的很想告訴圭賢,他不想再過這樣的生活~
等不到的回應,圭賢有些心急了,撥著肩臂迫使厲旭來面對他。
脆弱的身軀無力的由著圭賢來掌控,可倔將的心不願多敗露,厲旭側著頭始終不肯將小臉轉過來~~
 
驚見小咀正固執的咬著薄薄的下唇,圭賢疑愣的,伸出手掌貼上臉龐,心疼的將小臉捧在掌心裡,撥著它看著它
厲旭垂簾遮淚的不讓自己沒用的從眼角裡流出,然而~扛得住淚水卻藏不住眸縫裡透出的淚光,更逃不過眼前這雙深遂
"厲旭你~~怎麼了,為什麼哭?"
"....."
"發生什麼事嗎?"
"有事你就去忙吧,別管我了。"
"說什麼話,有什麼比你更重要?快告訴我,到底怎麼了?"
"我沒事。"
"你都哭了還說沒事?"
"我,我只是有點想家,每天老是一個人,我很無聊你知道嗎?"藏不住情緒的厲旭還是交出了心情,保守的說出這些日子以來的感受。
 
大意的,圭賢為自己的大意揪滿了心疼,沒想到連日來的應酬,僅管交托友人多一份關懷,依然無法慰藉厲旭內心的空虛,也忽略了厲旭思念親人的心情
 
"傻瓜~你想回家隨時都可以回去,我從來就沒想過要綁住你。是不是...你還在介意那筆錢?"詫異的,想起了當初所設下的條件,恍然之中,圭賢脫出一聲質疑
"我..."
厲旭的反應就像把一把針在心口上扎刺著,圭賢漸漸深鎖了眉間,屏住了呼吸,眼裡流出了失望,在一心只想讓厲旭能明白他的心意下,而今重提~這才看見了現實面。
 
此刻靜滯著,相貼的身軀裡掠過了一陣寒意,圭賢捱著揪刺的心扛起了身子,迂吐心頭的氣結,帶著無力的氣息,沉重的再問一次~
"為什麼還要去想?難道你留在我身邊是為了還這筆錢嗎?"
退開的撫抱,厲旭也跟著坐起身子,眼底看見了那雙深遂在告訴他,他很失望。
"不是,我~~我不知道,我沒有辦法不把它當一回事,可是我不是~"圭賢流露的眼神讓厲旭慌了心,一句一串托著凌亂的思緒,解釋著。
可這解釋,就連自己都不知道在說些什麼,厲旭的心真的亂了,怕圭賢沒聽懂,也怕圭賢誤會了他的想法。
 
"好,我問你,如果沒有這筆錢的存在,你會不會留下來跟我一起住?"
又一句同樣的問題,換了不同的問法,這讓還處在凌亂又心慌的厲旭頓了口,張著徬徨的小咀,怎麼也逼不出一個字來。
 
隨著二秒三秒的流逝,圭賢也漸漸的垮了心擺下了直視的目光,也轉過了身子放下兩腳,在這時當下,他需要冷靜,一個獨處的空間靜靜想一想。
"圭賢,我..."眼見圭賢轉過身的背影,厲旭心頭一愣的呼了聲,可這猶豫的肩膀還找不著那衝動的撲上前,讓雙手代替話語告訴圭賢,他會
"想回去就回去吧。"即使愛得再深,又或是捨不得,除了說出這句話,圭賢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就怕說了衝動的話語讓自己後悔。
就這樣圭賢離開了,離開了房間~留下還傻著臉心慌又無助的厲旭。
 
再回到書房,電腦桌上多了瓶紅酒,也多了只酒杯
相隔不在十五分鐘的時間裡,眼前螢幕上,美股指數像此刻的心情一樣,跌至谷底。
緊緊閉鎖的眉間是為了什麼而揪拉?
就算戰勝了股票,沒有厲旭~這顆心還是輸了
呵!~看著螢幕,圭賢嗤笑了一聲
不是說情場失意,賭場就會得意嗎?眼前這算什麼?是在耍我嗎?
 
感觸的,伴著紅酒一杯,一會再一杯,不知過了多久,也不知道房門口的人兒站了多久,
這不經意的瞥眼,感覺到余光中映入的人影,圭賢頓愣的側頭一望
 
"厲旭?"厲旭就站在那,順著目光圭賢掃了眼擺空的兩手,厲旭沒有提上任何行李
對視的眼眸,圭賢觀察著,於心裡也暗自猜想著~(厲旭是來跟我辭別的嗎?)
想到這~這心頭更涼了~~~
 
頓時,圭賢憶起了當年厲旭向他道別的畫面,諷刺著,是歷史重演嗎?圭賢默聲輕嘆的瞥下目光,無力的扛著肩膀站起身來,就算是...厲旭真的要走,至少~厲旭還是愛他的不是嗎?
始終不曾改變的,圭賢依然深信,厲旭的心還是在他身上。
 
暗自在心中做好準備的圭賢,在這下一刻,整個人整顆心,就像被雷電重重往裡一擊,直竄心口竄至腦髓,瞬間停滯了心悸也空了思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