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麼事嗎?"厲旭按下車窗,探問一聲
"小兄弟,阿King呢?怎麼把你一個人留在這了?"
"你是?"
"呵~我是誰不重要,不過~你會待在King的車上,嗯!看樣子你們的交情很不錯哦~"
"你別誤會,我只是───"
 
不遠處,忽見李明的身影就站在車身旁,剛從大門口踏出的圭賢,即時煞住腳,沒再上前的靜退一旁,隱身在角落遠遠觀望,等著李明放過厲旭,直至見人走進遊藝場後,圭賢這才走上前,坐回車裡。
 
" 圭賢,我~"
"怎麼了?"明知故問的一句,對這情況,圭賢並沒有流露一絲擔憂
"剛才你們那個主管看到我了。"
"嗯,然後呢?"
"我怕詐賭的事會連累你。"。
"嗯,有可能哦~"圭賢挑挑眉的想逗逗厲旭。
"那怎麼辦,他剛才~~還跟我說很訝異我會坐在你車上~~我~~我覺得他的眼神在告訴我,我跟你~~有什麼..."厲旭真擔心著 ,打晃兩眼,又張又抿的說一句頓一聲
"呵~是嗎?" 一表安然,圭賢輕笑著。
 
"你,你還笑~他~~他一定是誤會了。"厲旭真的很認真,擔心烔植詐賭的事在他的關係下,會帶給圭賢不必要的麻煩
"他沒有誤會,厲旭確實跟我有什麼,不是嗎?"
"呃,你,你不擔心嗎。"
"厲旭,這不關你的事,你別想那麼多,沒事的。"
"可是..."
"啊,對了,今晚我很想吃厲旭做的料理,"不想再讓事端轉在厲旭的咀邊,圭賢特意把話題岔開。
"那...你想吃什麼?"難得由圭賢主動開口要他做這本來就該有的份內事,厲旭的心思很快的就被帶開
"趁現在時間還早,不如我們一起去賣場,再看看吃什麼好,嗯?"
"嗯~"厲旭就這麼輕易的被圭賢帶糊了焦點,順著話語也當真沒再多想的迎順這提議。
 
圭賢安安穩穩的,起動了車子駛在馬路上,對李明怎麼來看厲旭,又或會有什麼小人之為,在心裡是有數的,然而~也為了不讓厲旭在這件事上,再背上任何自疚與責任。圭賢自然的把話帶過,臉上再多也都是安逸的笑容。
 
懷著安逸的心,掛著安逸的笑容,和厲旭開心的逛著賣場,打開心扉的厲旭,做飯給圭賢吃不再是所謂的還債,而是真心真意為所愛的人去做
 
"你喜歡吃什麼肉?"
"你最喜歡吃什麼菜?"
"你怕不怕魚腥味呢?"
"你喜歡哪些水果呢?"
"酸甜苦辣你最怕哪一種?"
 
厲旭問了很多,一點一點的存放在腦裡,好讓日後在烹煮料理時,能準確對味的讓圭賢吃得滿足~
 
一個星期過去了~~
 
每一個夜晚,害怕陌生床的厲旭,在依賴中已經習慣了有圭賢的陪伴。
客房裡的物品,也在這習慣中一樣一樣的移到了主臥室,看著厲旭好多的衣服,圭賢笑著說"看來我要換個大衣櫃才行哦!"
"那~~那我搬回客房算了,就不會佔著你的衣櫃了。"不變的還是那張倔將的小咀,總是違背心意的拖出話語,掩飾薄薄的臉皮
"不行,這樣我每天都要去客房把你抱過來,很麻煩的。"隨著一天天相處,圭賢已能抓住厲旭的情緒,偶爾~會小開玩笑的挑臖厲旭倔將的性格,當是情趣的逗逗他
"你...誰...誰要你抱了,我又沒叫你抱!"
"呵~~"就像這樣的,只要再把人拉過來,摟在身前親一親,吻一吻,厲旭就會軟了心退了氣。
 
然而~厲旭沒有看錯,烔植的事確實給圭賢帶來了麻煩,在李明知道厲旭不尋常的存在,似乎有意的為難圭賢,常藉著公事之由,時不時的要他去公司一趟,偶時也會把麻煩的狀況交由圭賢處理。
為此~處在待命的圭賢,經常在一通電話之後隨即出了門,而另一方面,李明也將他所質疑的情況告訴王老闆~
暗底,是否真是質疑,還是有意中傷?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不過看在圭賢眼裡,是知道李明就向來就不樂見他的存在,而今借故大作文章也是意料中的事。
 
可心寒的是,僅管王老闆再信任他,始終對烔植的事心生質疑,也當真以為圭賢有意為坦護厲旭這個人而隱瞞了詐賭的情況。
幾天來,王老闆和李明一樣的,去酒店時叫上圭賢,想看看圭賢是否還忠於他這個老闆,對只剩下一年合約的期限,去留之間,也想多探知圭賢的想法。
 
這樣的情況,逼得圭賢每天至少都會出去個二趟,有時只是短短的一小時就回來,有時直到半夜才回到家裡。
對厲旭來說,雖然知道圭賢不須像一般正職人員一樣,要每天固定打卡上班,不過要處理的事務卻很鎖碎也很繁雜,尤其是那隻手機,總有接不完的電話,每一次的來電鈴聲,都讓厲旭引上落漠的心情,最怕是圭賢告訴他~
"厲旭,晚上我有應酬,你..."接下來說些什麼,厲旭根本沒心思多聽,他只知道這一晚又要一個人度過。
 
 
很快的,二個星期過去了~
 
在之後這二星期裡,除了應付遊藝場的職務以及應酬王老闆之外,為不想錯失再次現身的陳家耀,圭賢變本加勵沒有一晚不出門,每一次也都熬到了半夜才回來,
幾次,因為喝了不少酒,為不想吵醒厲旭,而獨自待在客廳沙發上睡著了。
 
隨著一次多一次,一天接一天,厲旭也漸漸適應獨處的空間。
可真的適應了嗎?不過是耐著心頭酸與無助的心情,安份的等圭賢回來...
厲旭的感受,圭賢是知道的,不得已也必須放手,為了不讓厲旭有太多的孤寂,每逢應酬時,圭賢總盡可能的像這樣勞煩友人.......
 
叮咚叮咚!!
 
"hi,厲旭!"
"你們?"
"呵~你晚餐吃了嗎?"
"沒~"
"那正好!來來來~~"說著,銀赫不客氣的直接走進屋子,將手中兩袋外賣提到客廳桌上擱下,一旁的鍾云也掛上親和的笑容隨後跟進
 
到底彼此並不熟悉,也非是自己所屬的朋友,對這份熱情的相待,厲旭有些傻眼,更多是受不起~
"別一直站在那呀!快過來趁熱把它吃了吧!"
"呃~~我想說圭賢他不在家,你們~~~"
"就是他不在才叫我們來的呀!"
"他叫你們來?"
"是啊!"
"他不放心你一個人待在家。"鍾云補上一句,坦言據實的說出圭賢的心意
"豈止,還叫我們買些吃的,就怕你空肚子沒吃飯呢。"
"他…他什麼時後跟你們說的?"
"半小時之前吧。"
 
厲旭這才知道出門不到一小時的圭賢,就打了電話交代友人,如此掛心這讓厲旭什麼心頭苦悶都沒有了...
在相處的過程中,厲旭覺得赫哥的為人很隨和,熱情,也很逗趣,而大云哥雖然和圭賢有點相似,不過在性情上,相較之別,圭賢就顯得木訥許多~
不論是赫哥還是大云哥,厲旭知道他們都是圭賢很信任的摯友,也有著多年累積的默契。
 
受圭賢之託的兩人,偶時像這樣帶個外賣來,偶時就~~~
 
"厲旭啊!"
"呃,圭賢又叫你來嗎?"
"他就怕你餓嘛~~大云現在在我家吃火鍋,你也來吧!"
"現在?"
"是啊!今天還多了個人哦~待會給你介紹介紹。"
"可是~~這不會太麻煩了嗎?還讓你親自走一趟。"
"那有什麼關係,我們住得近得很呢~"
 
隨後跟著銀赫搭上電梯後,厲旭這才知道,真的很近!
原來~他們不止就住在圭賢的樓下,而且大云哥和銀赫還住在同一層,相鄰隔壁間
 
"呵~怎麼這麼有趣,你們都住在這棟大樓?"
"是啊,那~隔壁那間是大云住的,當初為了方便,我們三個就一起買了。"
 
當下,厲旭除了訝異之外,還有著羨慕,可以這麼的跟好朋友相鄰互助,哪怕是單身一個人,都不愁沒朋友伴在身邊。
門開了,這一走進就看見大云哥坐在客廳,身旁還有位妙齡女子,是誰呢?
 
"坐啊!"
"哦~"初到別人家裡,這拘束讓厲旭難掩那尷尬,頓著腳步走到客廳坐了下來
"Hi~厲旭哥!"
"Hi~你是?"
"我叫青青,是赫哥旗下的小姐。"
"哦。"
"什麼小姐,怎麼把自己說得這麼見外。"
"事實嘛。"
"厲旭,阿 King跟我們一樣,都當青青是妹妹,偶爾我們會一起聚聚吃個飯。"
"真羨慕你們,能有這麼好的朋友常聚在一起。"
 
"厲旭,你現在知道我們就住在樓下了,以後要是阿King不在,你有什麼需要,儘管過來找我們,別客氣!"
"嗯,謝謝~這幾天真是麻煩你們了。"
"哪兒話,大家都是朋友嘛~~"
"厲旭,阿King最近比較忙,應酬會多一點,等這事辦完,就會多點時間。"
 
厲旭微笑著,表裡有那麼一絲尷尬,並非介懷圭賢的過去,只不過在三人面前,突然覺得自己像個局外人,對圭賢目前在做些什麼,忙什麼,自己一點都不知道,了解得也很少~
而這十年來圭賢又經歷了些什麼,厲旭有著遺憾,遺憾自己沒能來得及參與。
 
時間凌晨2點~~
 
躺在床上,厲旭翻來覆去的,遲遲未能入眠,今晚他好想念圭賢,每多了幾分鐘,都期待下一刻就會傳來門鎖的鑰匙聲~~這煎熬~~~
 
來了,等待的鑰匙聲總算隱隱傳入耳,厲旭垂閉了眼簾,側了個身子向著房門口,拉拉棉被的佯裝睡意,等著圭賢走進房裡...
 
耳邊,靜下來了~
體貼的圭賢總怕吵醒了他,就連脫件外套打開衣櫃,都不易聽見夾雜的聲音,僅管如此~厲旭還是能聽得見微薄的氣息聲。
過了好一會,遲遲沒有任何動靜的棉床,逐漸飄息的呼吸聲,厲旭慢慢的撩起眼簾,小瞇眼的瞄了瞄,落空的視野,疑愣的,厲旭敞開兩眼再看一次~~圭賢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