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看見你流下眼淚時,我的心就像刀割一樣,沒法呼吸~心很痛,感覺好像失去了什麼。)
(厲旭~我會很疼你,讓你每天都笑著~我想你知道,這不是感激...380萬解決了什麼我不在乎,我只想你在我身邊。)
憶著昨日話語,厲旭努力的說服自己,在乎當下~
King現在是愛他的,是無庸置疑的,不是嗎?
 
經一番自我調適之後,厲旭從房間走出來,走到客廳
"厲旭?呵~我以為你打算待在房間睡了。"楚坐在沙發,伴著電視等了好一會,遲遲不見厲旭出來,這會看見人,圭賢一抹欣喜的呵了聲笑,懷裡還抱著一只棉被
"我睡不著..."
靜靜的,圭賢漸漸抹上了淡淡笑容,伸長手臂牽著厲旭坐到身邊來~
"睡不著就陪我在這看電視,好嗎?"
"嗯。"
一雙寵溺一抹笑容,圭賢拿起棉被貼心的為厲旭鋪在身上,而厲旭也回應了柔情,拉著棉被的另一端,移著身位棲進圭賢的胸懷,讓彼此都覆蓋在暖暖的被窩裡。
 
很自然的~圭賢敝開手臂將人箇在懷裡,他喜歡厲旭依賴他,喜歡厚實的胸膛給厲旭當靠枕,喜歡將小手捧握在手心裡,呵護著一雙冰冷的小手~
此刻好靜,不帶任何聲語,僅僅仰賴著眼神,傾訴心中情至深處的愛戀...
圭賢捧起小手送到唇邊,疼在心頭的親了親吻了吻,撫著小腰摟在心坎裡,寵溺著~那是對厲旭才有的寵溺
"King。"
"嗯?"
"......"
"怎麼了?想說什麼?"
"我可以問你一件事嗎?"
"你問..."
 
"你...我想知道你和小昭到底有沒有..."
"剛剛你突然想走,就是在想這個?"
"每次你都帶她出場,還跟她在更衣室那裡親咀,我..."
"呵~~"
"笑什麼,很好笑嗎?"
"不是,我想到以前你一會罵我,一會又冷冰冰的,原來厲旭是在吃醋。"
 
"難道沒有嗎?還說以前就喜歡我,那你還..."話語帶出了情緒,厲旭小鬥氣的把手抽回,揪眉撇臉的瞥開目光,不再對著圭賢看。
這一縮,也讓圭賢意識到和小昭之間已成為厲旭心中的一根刺,而又該如何來解釋?
圭賢再一次將厲旭摟回懷裡,輕吐聲息理著思緒,帶上感慨款款訴出內心的真感受~
"厲旭,我知道說什麼也無法來否認發生過的事..."
"那你是承認有了?"
"不,不是你想的那樣,你冷靜的聽我說好嗎?"
 
"有什麼好聽的,你都跟她那個了。"
"我沒有。"
"你都親口說了,還說沒有。"
"厲旭,你先別生氣,讓我好好說,OK?"
雖然嬌氣的使著性子,可在圭賢的禁箇下,厲旭不再掙扎~始終心頭還是想知道真相
 
"知道嗎?小昭給我的感覺就像看見你一樣,沒錯~我是有那麼一點心動,但是我跟她並不是你想的那樣,再多也只是親過咀而已,我沒碰過她。"
"你怎麼能心裡喜歡我,還可以跟她親咀呢!"
"厲旭,我是男人,我還是會有需要,有時後---。"
"難道我就不是男人嗎?為什麼我不會!"
"那~~要是對方貼上來抱你親你呢?你會不會?"
 
"我.....我又沒遇過,我怎麼....知道。"
"厲旭,我不希望為了讓你明白,去踐踏一個人付出的心意,事實上我也差點..."
"什麼,你..."
"我不想騙你,在當下我確實有那個慾望,但是我突然想到你~~想起你罵我的話,你失望的眼神,因為你我根本沒辦法容下其他女人。"
"你現在當然這麼說了..."
"我連這個都說了,你覺得我只是為了哄你嗎?"
"那~~那你是不是因為跟我發生了那個~~才拒絕她。"
"當然不是,你忘了我已經答應你不再點她台了嗎?"
 
圭賢沒有絲毫隱瞞的解釋,這份真讓厲旭啞了口,也不再嬌氣的使著性子,只是倔頭拉不下心意,小臉依舊固執的擺著無辜,就等圭賢多一句情言蜜語來暖暖他的心。
"厲旭,我很高興你能說出來,讓我知道你在乎什麼。"
"我本來不想說的,可是不問清楚我又會一直想~~我知道你一定覺得我很煩,對不對。"
"怎麼會,你在乎才會想,我開心都來不及了~厲旭,要是以後你有什麼不開心的,儘管跟我說好嗎?"
"你真想我說?"
"嗯。"
"那我說了~~你今天跟那個大班,說什麼叫我小旭哥,好糗耶!旭哥聽著不是挺好的嗎,我這麼個男人的氣勢都被你削光了~"
 
"呵呵,不是啊,小旭哥聽著很順口,挺可愛的。"
"你才可愛,去那裡要威風一點的嘛!還有~你當著大家的面,把我的酒給稀釋了,讓人看了還以為我喝酒很差勁呢,況且我一個男人的,還讓你什麼都幫我用好好的,你都不知道我好尷尬!"
"OKOK,下次我什麼都不用,還要叫你旭哥,讓你跟大云哥一樣酷,這樣好嗎?"
"還有下次?以後我再也不去了,去那裡都不知道要幹嘛。"
"也是哦,厲旭只有我,就算要抱也是抱我,是不是。"
"臭美!"
"呵~~"
 
"那你呢?你怎麼老是去那種地方,真有那麼多應酬嗎?"
"嗯,生意上的人,很喜歡以酒會友,我只是迎和他們,何況做為經紀人,我必需接觸更多人來拓展人脈。"
"我很好奇,面對這麼多漂亮的小姐,你都不心動的嗎?"
"會有需要,但是不會付出真愛,再有也只是感情。"
"怎麼可能呢。"
"呵~~也可能是你一直在我心裡,才讓我沒想過掏心去愛人。"語末,圭賢撫著小臉輕柔的壓在胸口上,牢實的將厲旭摟在懷裡,感受著,珍惜這屬於自己所擁有的愛。
 
就是這樣的,在依賴的懷抱下,厲旭不憋悶的說出心裡所有不明不解的疑惑,圭賢不加修飾的坦然面對每個問題,這晚彼此聊了很多,很多~
不過對今晚接一連二吃悶於男店員與小姐之間的事,為避免讓厲旭多生介蒂,圭賢並沒有多提,默默藉由感受厲旭的柔情,多份滿足少份猜忌。
 
而在這些話題中,圭賢深深覺得長年處在複雜環境的厲旭,在思想上雖然成熟,可內心卻很單純。長年交錯在低層與高階社會,領教無數心謀策略的技倆,厲旭的單純對圭賢來說,是完全沒有壓力,也沒有戒心。
 
 
夜深了~還不想回房睡的厲旭,依舊賴在圭賢的懷裡,雖然圭賢問著~"厲旭,要不今晚你跟我睡,好嗎?"
然而~厲旭始終沒有應聲,也沒有起身的動作。
是因為害羞嗎?還是不習慣?圭賢心想著...
最後厲旭還是棲在懷裡睡著了,這次沒有死撐著眼皮,而是帶著輕鬆恬逸的面容睡著了.
 
站在走廊中間,看著騰抱在胸前的人兒,圭賢愣了愣~~
要讓厲旭回房間睡嗎?還是...睡在他的床?
 
猶豫之中,圭賢臉上漸漸露出溫柔的微笑,腦海裡浮起了厲旭揪抓衣服的模樣~
厲旭...一直都是愛他的。
笑自己對愛總是這般的遲頓,沒能心細的去看出厲旭所流露的情意
 
走進房裡,圭賢輕柔的將厲旭放在棉床上,手指劃著小巧的臉龐,拂過髮絲~情深滿滿的看著沉沉入眠的人兒
圭賢低頭烙下一吻,在厲旭的額頭上輕點了一口,聞著厲旭迂吐的氣息~唇葉流連在兩片柔軟的唇瓣上輕啄了幾下...
 
僅僅貪著唇上的柔軟,圭賢沒有再任何失分寸的舉止,靜靜的退開身子,走到衣櫃前~
打開衣櫃,解著襯衫的扭釦,回頭再看厲旭一眼,想了想~
最後~不想讓厲旭尷尬還是難為情,圭賢沒有選擇平常只穿一條內褲睡覺的習慣,改為穿上一套輕便的休閒服。
 
換好衣服後,圭賢輕手輕腳的爬上了床,想伸手將人摟在身邊睡,但又怕驚醒了厲旭只好作罷~能夠像這樣和厲旭躺在一張床,感受愛人伴在身邊,這心頭已經很滿足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