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做才能試出圭賢的真心呢?
不,應該說怎麼做才能讓圭賢敗露性情,把真心給逼出來?!
 
其實很簡單,情人間最介意的不外乎第三者的存在~
不,又說錯了~~應該說,情人間最難奈的不外乎第三者的追求。
尤其以現在圭賢還未確認的定位,更能讓他清楚知道自己不是唯一,也不是僅有的選擇。
這樣的以為,烔植告訴厲旭,由他來做追求者,看看圭賢會有什麼反應。
如果在乎,心就會急。
如果無所謂,那麼就早點看開吧!
 
"一定要這樣嗎?"退縮的語氣,毫無自信的話語,顯然厲旭不想這麼做
"你不想知道答案嗎?"
"我想,可是...我怕這樣做他要是生氣了,怎麼辦?"
"就是生氣,才會急呀!"
"那...他剛才也生氣了,我就沒見他有多急。"
"啊,呃~~表示還不夠明顯,車子發動也要熱熱身才跑得快嘛,多試幾次他心裡就火了,就會來找你了。"
"真的嗎?"
"放心,看我的。"
"哦。"咀裡應聲,可那雙眸盡透著沒有自信的眼神,期待又退却...
 
有用嗎?
會不會把圭賢惹毛了?
圭賢會在乎嗎?
如果不在乎,怎麼辦.....
 
這麼的,厲旭這麼的想著,不是擔心烔植方法行不行,只是怕...
怕看見了他最不想要的答案,又或是...提早看見了。
 
好像是這樣的,分不清明明一步腳就能跨越的坑。
因為怕痛,不想去面對,因為怕痛,不敢去嚐試,也因為怕痛,一再自找個種理由,自堀坑洞,愈挖愈大...
 
----------------------------------------------------------------
 
貌似親蜜的友人,圭賢真的生氣,覺得自己像笨蛋,相信這酒後亂語,虧自己還攪心費腦的研究對厲旭存著什麼感情...更可笑的是還想著要給人家負責!
 
看來根本不需要了是吧,看來只是一夜情而以是吧!
對了,一定是那小子不在身邊,找我這個帥哥尋慰藉,是吧!!
敷淺,不止是敷淺,還是濫情,把我當什麼了!
 
走在校園裡,經過一夜時間的洗禮,還是沒能褪去這股醋味,滿頭滿腦的悶著一把火,在心裡自己對自己說話,在腦子裡自己給自己答案。
 
走著,走著,沒有目標在走在長長的校廊,前方就這麼出現兩張正放在腦子裡悶燒的面孔...
這是什麼情況,冤家路窄嗎?
(有沒有這麼巧,不是貴族學校嗎?怎麼就這麼點大,這也讓我遇上...)
圭賢直瞪瞪的亮著那雙深遂,煞住兩腳不再往前,甚至想要倒退一步,調頭眼不見為淨!
 
不過~
 
前頭景像,看那走在長廊礙眼的人,從手拿的提袋裡拿出了一隻大約20公分長的長頸鹿玩隅,做著給個驚喜的動作,把長頸鹿娃娃頓刻蹦在厲旭胸前~
 
(幼稚!什麼不好送,送娃娃,哄三歲小孩啊!)圭賢瞥下一記不屑,碎碎的心裡唸著
 
壓不住心裡吃味的悶頭,圭賢這又把眼飄回,沒骨氣的繼續地瞄著看,
看不見那背影,只見厲旭騰出雙手接下了玩隅,還有側過臉對著那竹竿露出好燦爛的笑容。。。
(我,操...對著竹竿就笑得這麼甜,對我兩眼擺得就像冰棒一樣.....很好...)看著厲旭對烔植綻放如此靦腆的笑容,這讓圭賢心裡更加沒停止的碎碎唸,愈唸愈火大,圭賢咬呀咧咀大吐一口熱呼呼的氣息,跩肩轉腰跨出重重腳步,調頭走去。
(我在傻什麼,早該眼不見淨了,笨蛋。)拖著滿腹悶火離開的圭賢,心裡還是不離碎碎唸。
 
 
感受余光裡的影子,烔植飄一眼挑一眼,確認那身影不再回頭後...
"呵~行了。"
"他是不是生氣了?"揪著眉間,厲旭真的很擔心
"應該是吧。"
"很生氣嗎?"
"你管他呢,就是要他生氣,不然怎麼挑他的火?"
"我總覺得這樣做不太好。"
"反正都做了,你就別想那麼多了,相信我吧,只要再試個二次,這鍋醋他一定吃不消。"
 
真的只要再二次嗎?
厲旭真心不想再多試一次,就怕圭賢信以為真,誤會了他和烔植的關係...
 
 
中午........
 
走進校園附設餐廳,圭賢習慣性往裡掃過一眼,這雙眼好像跟腦子串通好似的,
僅僅只是一掃,就輕輕易易把想見和最不想見的人掃進了眼裡。
(搞什麼。)圭賢懊惱的跩了個頭,轉身再拉著門把,他不想待在這影響原本的好食慾~
 
門拉開了,可腳卻煞住了...他心想(幹嘛,我幹嘛要避開他們?)
是呢,幹嘛要避開呢~
 
再回頭,圭賢又掃了一眼,尋著位在厲旭附近的空位子,他要淡定,他要很大方當作毫不在意的坐在附近給他看!他要告訴厲旭,他才不在乎!
 
"圭賢!"
"嗯?Hi~小西,你也來吃飯。"
"廢話,這時後來這裡當然吃飯了,不然要幹嘛?"
"呵~說的是..."
"站在門口幹嘛,你擋著路了呢。"
"沒,沒什麼~~呃~~要不,我們坐一起吃吧。"
"怎麼,吞吞吐吐的,女同學又讓你困擾了嗎?"
"是,是啊...你就...幫我擋擋槍吧。"
"我要吃最貴的。"
"那有什麼問題,走吧。"
 
就這樣,圭賢邀著小西一起用餐,就近故意挑在厲旭左邊隔桌的空位子上坐了下來~~
厲旭看見他了,而圭賢也看了他一眼,沒想避開。當然烔植也看見了...
 
一頓飯下來,雙方各自為展現體貼的一面,
烔植帶上寵溺的眼神瞇著笑,一會幫厲旭夾夾菜,一會幫厲旭買杯飲料來~
 
幾經瞥眼看這互動,圭賢真是吃味極了,藏不住又悶又臭的表情,這讓對座的小西不禁好奇地順著圭賢的眼神看去...
 
驚!
 
擺看的一眼,小西真是迷糊了,定愣兩眼心裡OS地想(搞什麼,那是男的耶...)
這麼地想,而後再看看圭賢不間斷瞄看的動向,小西真是給他傻眼了!
(不會吧...)確認著~~猜想圭賢是男同的小西雖然感到很震驚,但也不慌動,既然答應圭賢擋擋槍,再納悶也只好配合著先了。
 
小吐一口悶,小西扯扯兩端咀角,拉著一點都不自然的笑臉,對著圭賢笑了笑,雖然笑容看起來有點尖銳,不過圭賢並沒有看出來,因為他的注意力都在厲旭身上...
 
不甘勢弱的圭賢,悶著眼裡就快出火的目光,有那麼點帶氣的撐起那雙筷子夾菜給小西,還故把聲量稍稍放大一些的說~~~"小西啊,多吃點,妳看妳,瘦了好多,我會心疼的。"
 
接應圭賢開演的戲碼,小西僵愣著有些冷麻的臉皮,敷衍式的丟給圭賢一個呵笑~笑眸裡夾著一抹刀影閃啊閃,心裡唸啊唸(我他媽是太閒嗎我!)
 
"小西,上次你不是叫我陪你去看電影嗎?"
"啊,電影?"
"是啊,你說很想看的那部。"
"呃~~是,是啊。"咀巴勉強湊合應著,可心裡的聲音是(他媽的,還有這一齣。)
"那我們就今晚去吧~我今天有空。"
 
(那麼愛演是吧,OK...那就演個大的!)心裡極度OS的小西,心裡暗暗地想,兩瞳愣轉著有些詭異,小頓二秒後~~
 
"好啊!不過看完電影後,我想去海邊。"
"嗯?海邊?"
"是啊~海邊的夜景好漂亮的,我們就去那裡散散步。"
"好..."
"然後呢順便在附近找一間旅館,共度一晚,你說好不好呢?"
"呃....."
"喂,你說要陪我的哦。"
"...........好..."沒鋪想的戲碼,圭賢回應得很心虛,也很小聲,沒想再演下去的拿起湯匙,擺悶的低下頭默默喝著湯。
"最好找汽車旅館,我喜歡大浴缸!那麼我們就可以一起泡澡澡了~"
 
噗~~~泡澡澡!!!
小西這一句,讓正在喝湯的圭賢,又噴又嗆的連著幾聲咳,傻眼的他,小西真是愈扯愈離譜了!
 
是呢,真是越限了,煽情慾動的話語,怎麼能耐...
厲旭真是愈聽愈挨不住心傷,禁不起的玻璃心,這才知道圭賢似乎早有個女朋友?
而自己還可笑的用烔植來引他的心...真是太可笑了!
 
承受這諷刺的厲旭,當真是受不住,巴不得立刻找個洞來鑽,扛不住下一刻就要壓不住的低落,厲旭心慌的頂開椅子站起身,不想再聽下去看下去的退開桌位,直直朝著餐廳門口走去~
當然,烔植隨後也起了身,踩著快步跟上。
 
礙眼的人,和在乎的人都走了,這戲也不用再演下去,等在烔植人消失後,圭賢即是瞪大了那雙眼,很不滿意的說~"喂,你扯太過了吧,又海邊又飯店,我什麼後說要去了!"
"那我有說要去看電影了嗎?我看你那麼愛演,我就幫你把它演得更精彩囉。"
"有沒有搞錯,你這是存心害我。"
"怎麼,不滿意啊,你不是演得很過癮嗎?你敢跟我發飊,這帳我還沒跟你算呢!"
"......."
 
"說什麼擋槍,搞半天是你在爭風吃醋,對象還是男人!我去~"
"唉呀,你不懂啦,這個人...他...他喜歡我很久了,我不知道要...要怎麼拒絕他嘛,所以...只好就..."
友人當前,又是女孩子,為守這顏面,為不招惹小西異樣眼光,圭賢吱吱唔唔的一字一句硬把話塞上口,其實他自己也不知道在說什麼。
 
"呵~~是嗎?"
"是啊!"
"那你在唉叫什麼,現在他誤會了不是更好嗎?"
"呃,我是怕...要是話傳出去,別人還以為我跟你真的有什麼。"
"尼瑪的,要是別人真以為我跟你有什麼,我第一個先砍你!"
"....."
圭賢沒好意思再爭咀,小西怎麼說都是女孩子家,用她來氣厲旭確實失禮了~
只不過,這戲碼真是誇大了,厲旭會怎麼想呢?
會不會當真了?
又會不會因為當真了,他也和那竹竿當真了?
 
煩,真的煩透了,明明只是想氣氣他,爭爭面子罷了...唉...
 
獨獨坐在餐位上的圭賢,嘆氣憋口又瞥眼的,一個人沈默著~
臉,很臭很懊惱;而心裡~暗自碎碎的唸了好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