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圭賢所料,厲旭沒有睡在房間,和昨天一樣的窩在沙發上。
等待之中,不知道是何時潛入睡夢中,直到了半夜三點半...
這頭門外鏗鏗鏘鏘的響聲,隱隱擾進了耳根,厲旭微微揪了揪眉梢,慢慢起了意識,
忽然,蹦的一聲,鋼門往裡這麼一推,瞬間驚醒了沉睡中的人,厲旭兩眼一掙,把臉一側~
這...這不是常和 king一起來的那二位云哥和李sir 嗎?
 
厲旭有些張徨的起了身,看著兩人正撐扶著 king打門走進
"你們?"
"咦~厲旭你還沒睡啊?"擺眼瞧看的,銀赫有些訝異的,沒想到這半夜厲旭還醒著
"你們認識我?"聽著李sir 叫得如此順口,可自己卻從未和這人交談過,厲旭有些疑惑的問了聲
"厲旭?呵~厲旭,你在等我?"醉意不淺的圭賢,在聽見厲旭二個字,隨即抬起那幾斤重的頭,傻呵笑臉的看著眼前這張就算再迷茫都認得出的小臉
"king,你怎麼了?"
"他啊,今天被陳老闆灌了不少酒~喝得半醉了。"銀赫邊說邊撐著醉酒的圭賢,不過眼裡只有厲旭的圭賢,身子盡是向著厲旭的方向傾,讓銀赫鍾云兩人顯得有些撐抓不住
 
"唉呀~這小子還真沉啊!"
"我看先扶他到房裡躺著吧~"
"哦,對~"銀赫沒想很多,直接應個聲
"咳!咳!"鍾云有意的咳了二聲,瞥眼的向銀赫使了個眼色
"啥?哦~哦~~~呃~~厲旭啊,我看你扶 king進去好了,我們倆個也累了。"話一說完,兩人很有默契的將 king甩到厲旭的手裡。
 
瘦子的身板,撐著高了自己半顆頭的大個,被這麼突如的送上懷裡,厲旭差點就扛不住這半醉狀態的軀架。
"厲旭,你還沒睡?你在等我嗎?"一進到厲旭的懷抱,圭賢一雙迷茫痴傻的看著他想念的面容,一句我等你成了圭賢醉酒的心語,可厲旭沒有想很多,只當 king真的醉了
 
"呃~~你沒問題吧?"看著這小身板,銀赫還真有點擔心厲旭撐不住圭賢
"沒問題,可以的。"
"那阿king 就交給你了哦~~~我們先回去了哦~"
"嗯,謝謝你們把他送回來。"
"沒什麼啦,我們啊~不知扛了他多少次呢!"呵著笑臉,銀赫這話回得又快又自然
"是嗎..."聽著~厲旭不免心想,這言下之意表示 king時常這樣喝醉回家嗎?
 
"咳!咳~~"一旁沒多吭聲的鍾云,這會又再咳了二聲
"你咳什麼咳啦!有什麼你就說啊~"
"厲旭你別聽他胡說,king酒量很好,如果不是非必要,他不會多喝。"
"呃~是,說的是,我剛剛開玩笑的,king鐵定是因為你搬來了,太開心才會不勝酒力,這是例外,例外!!"
"喂,走了~"受不了銀赫一張雞婆咀,就怕多說多錯,鍾云自下一聲自逐令
"厲旭你扶他去房間吧,不用送我們了,門我們會自己關的。"
"拜拜。"
 
門關上了,屋子裡也靜了下來,圭賢並非是完全的迷糊,還得以帶上半分醒看著撐扶自己的人,在銀赫和云哥都離開之後...
"厲旭~~你真的在等我嗎?"又一句,能像想這句等你是多麼感動的刻在腦子裡,即使在這樣的半醉半醒之下,還是流露一臉質疑
"嗯。"
"呵~~我好開心~~你在等我~~"圭賢甜甜的笑了笑,半醉半醒的勾過厲旭的側肩,乖乖的讓厲旭扶著他走進房間裡。
 
走到床邊,king沉重的枝架,讓厲旭沒有多餘的力氣能夠把他輕放在床上,兩手一鬆的連帶喘吐了一口氣
"厲旭~~我好想你~~"鬆脫的雙手這麼一放,king傾倒於棉床上,目光依舊不退離的看著厲旭,咀邊沒氣沒力的吐出話語,那是真心的話語。
聽著,僅管是認為是醉言醉語,可心頭還是覺得很暖很甜,厲旭小愣一下,彎下身脫去 king身上的外套和背心,而後脫去了鞋子,抬起修長的兩腿,讓 king直直的平躺在床上。
再到浴室用條熱毛巾為 king擦擦臉,脖子,手,最後拉過棉被鋪蓋在身上後,轉身要退開時~~
 
"厲旭~~"圭賢圈住厲旭的手捥,抬起沉重的後腦勾,抵著疲憊身軀坐起身,拉著厲旭棲坐在身邊,再一聲~"不要走,厲旭~~"不管是真醉假醉,還是半醉半醒,這刻圭賢只想縱容自己,大膽的將厲旭緊緊抱進懷裡
"king,你..."
"厲旭~我愛你~這不是感激,我真的愛你~~"圭賢說得很激動也很匆促,就怕下一刻就沒了這勇氣把愛說出口
"king...你...你醉了。"
"我知道我笨,可是我真的愛你~~厲旭~~不要再避開我了好嗎?"圭賢撐起了厲旭的兩肩,掛著一雙迷眸中溢滿的深情,慢慢提起雙手,輕輕撫撐厲旭兩龐細緻的臉夾上,無畏自己的笨拙,由心吐出真情~
 
"笨...笨蛋。"king一聲又一聲的我愛你,厲旭感動得掛上雙手貼上身子,一頭埋進頸肩裡,這是第一次,第一次 king對他說出了愛的話語。
是,輕易言愛也許是敷淺,可人就是這麼容易,為一聲愛敗露空洞的心房。
 
"那你愛這個笨蛋嗎?"再次撐起兩肩,圭賢掛滿深情的渴望著,等著厲旭來告訴他,他是愛他的~
"king..."水亮的眸子再次泛起了淚光,這一次不是心痛而是感動,是的~他是愛他的,一直都是,厲旭微張著薄薄的雙唇,絲絲的顫抖著,吐不出的話語在淚水中傾洩。
心疼著,更深愛著,圭賢帶滿深情的貼上這片柔軟,不讓無助的小咀再感到徨徬,厲旭沒有退縮,感受king將自己包圍的踏實,張著小唇口讓 king帶入舌根來將自己吞沒
 
"嗯~"渴望的親蜜觸碰,不是敷淺的佔有,是因為愛得深刻~~
圭賢吻得溫柔,吻得痴情,吻得深入,一刻都不想鬆口的牢牢包覆著,一吸一舔想要得更多更多。
"厲旭~"低沉模糊的嗓聲,在親吻的唇口裡傾吐,擱淺在兩肩上的手,伴著這道深吻,滑至背腰上釋出強烈不失溫柔的力道,將厲旭更踏實的摟在懷裡貼在身上的撫抱著
"嗯~~唔~~"持續深吻讓厲旭找不著輕喘的空隙,只能仰首慢慢把頭向後傾,在兩只張合的唇縫中吐著聲聲嗯息~
 
止不住的深情吻唇,圭賢欲罷不能的將厲旭抱得更緊更貼靠~
厲旭開始有些退縮的提起小手抵在胸前,推著緊緊將他鎖在懷裡的king
半醉半醒的圭賢,僅管還有著清醒的五分意識,然而在五分醉意的感染下,僅有的意識也只剩渴望,渴望得到愛,渴望擁有心愛的人所有一切
 
"king,不要這樣~~"努力瞥開牢靠的唇口,喚得一聲掙扎,可喚不醒緊緊圈在身上的雙臂,圭賢沒有停歇的再包住小咀,托著後腦勺吻住不放口,深深吸吮著小舌溢滿的甘甜~
小咀還是逃開了,找不著出口的聲喘,厲旭硬是把臉撇向一邊,圭賢放過小咀順著脖子吻下來,含著細緻的喉結,親吻著光滑的鎖骨,竄流滿身的慾火無法抑制在體內爆走的血液,圭賢有些粗魯的扯下厲旭的衣棠,吻著胸口將他推躺在床上,爬上身的肆吻著
 
"king,你~~你醉了~~~"厲旭心好慌,小手無效的撥著一雙心急的手掌,就這樣慌著由king一件一件扯下身上的衣服,卻不知要如何來阻止,他愛king,可是沒想過會這麼發生,更不知接下來會是什麼感覺
"厲旭..."圭賢停下來了,迷茫深遂的眼瞳痴傻的看著身下人兒,提上溫熱的手掌輕擱在小臉夾上,深情的看著凝視著,慢慢低下頭包覆那徬徨的小咀,溫柔的親舔著,另一隻手滑至了厲旭的褲腰上...
"不要...我怕..."厲旭握住了手,側開臉輕遙著~
 
圭賢沒聽進去,帶著半醉半醒的衝動,執意的退去厲旭身上所剩的衣服,也脫去自己身上的隔層,厲旭慌著兩眸吞著唇液,緊張又害怕的不停迂喘,早已被情慾與醉意淹沒理智的圭賢,完全沒有一絲遲欵的跨進兩腿間,用膝蓋推開了緊閉的小膝,捧握分身覓著穴口
"king...我..."厲旭真害怕著,頂著圭賢胸口,無力失措的不斷遙頭。
 
圭賢繼續著,頂到了私密處,推腰把直的一挺
"啊~~"婉如被撕裂的痛楚,讓厲旭捱不住的叫了一聲,醉意讓圭賢少了分溫柔的將分身多二寸的埋進身體裡,難以承受的張力,厲旭再次拖出痛苦的呻吟。
 
感覺到體內被緊緊壓縮著,難以再推入的,圭賢試著在體內輕柔的抽動,慢慢一寸一寸拉長進出的深度,這樣的節奏讓厲旭舒緩了許多,撐張的穴口不再那麼痛著
"嗯,嗯,啊~~嗯~~~啊,嗯~~~"雖然還隱隱作痛著,然而~這對厲旭來說,是沒感受過的滋味,圭賢就這麼融入自己的身體裡,溫柔的在體內動著,一推一拉的讓厲旭好敏感的發出舒服嗓聲,嗯喘...
 
輕盈撩人的吟聲線,聲聲像電流般竄入圭賢的耳根,心窩,腦子
"厲旭..."惹火的叫聲讓圭賢更是沉醉,慢慢加快了律動,也加大了擺動,每一抽都讓厲旭忍不住的發出叫聲
"啊~~啊~~嗯~~king~~不~~嗯~~啊~~"
"厲旭~我愛你~~"圭賢毫無掩飾的將壓埋許久的愛戀,忘情的在情慾中傾吐佔有,在肉體佔有下推進滿滿的愛
"啊~king,嗯~~我~~不要,King...別..."止不住也停不下的,圭賢失控的在體內擺動,讓厲旭有些吃不不消的發出了求饒聲...
滿身的慾火滿滿的情愛,讓圭賢失了理智也瘋了狂,深深一挺,將分身連著幾次往裡推得更深.
 
"停,不要~~king...啊..."受不了的敏感地帶,被 king一次一次來回撞頂,厲旭無力的抓著 king的肩臂,兩手迷亂的扣著頸脖
洩不出的慾火,為求那雲端的快感,圭賢抽出分身,將厲旭翻過身子,俯臥身軀的抱著厲旭,溫柔將分身再次埋入
"嗯~~嗯~~"慢慢的推入讓厲旭很舒服,吐著輕柔的悶嗯聲,圭賢很快的在體內加快抽動,撫握厲旭的尖挺柔搓著,在相同的節奏下,帶上厲旭一起快樂,一起享受歡愉,一起在這場性愛中相愛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