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早上..........
 
睡在陌生床上,一個翻身厲旭很輕易的從睡意中起了意識,微微的撩起那雙還不足眠的眼簾,厲旭抓了抓蓋在身上棉被,小手撫在臉夾上,憶著昨夜 king在臉上落下的吻唇。。也憶著在自己睡著之後,從 king將他抱起的那一刻,就已經知道自己埋在 king的懷裡~
不敢面對,而又想藉著迷糊的睡意貪得溫暖的依靠,沒想到僅管在自己揪拉下,king依然不失了分寸的擱下了他的手~
 
然而~也因為 king的反應,讓厲旭感受到被尊重的呵護,那是很真誠的相待。
而自己呢?還可以單純的去愛嗎?
380萬太沉重,如同在發生關係後,那一聲負責...都同樣的找錯了時機點。
吸吐一口氣,厲旭不讓自己再多想,暫且~就做好這份應該歸還的錢債。
 
帶著這樣的心態,厲旭起了床,梳洗一番,打理好儀容之後~打開房門探了探,眼珠瞥向king的房間那道門,再瞥向客廳。
踩著疑愣的腳步,厲旭還是沒能放得很開的一步一步走到客廳~~
確認還在睡覺的king,才鬆下了一身緊崩的筋骨,自在的待在廚房,準備著他將要為 king準備的第一頓午餐~
 
打開冰箱,厲旭思考著要做什麼好?
想想對一個剛睡醒的人,還是清淡點吧~
不過在自己目前僅學的料理中,可以做什麼清淡的食物呢?
 
磨了半個多小時之後,厲旭煮了半鍋量的湯面,為了讓 king可以吃得營養,厲旭將昨晚買的蔬菜,各取一部份全都加進了湯面裡~~
煮好時厲旭自己噗笑了一聲,想著~這鍋應該叫做蔬菜面吧!
厲旭先嚐一口試試湯頭,雖然不是美味的,但也還過得去,反正清淡嘛~味道就~不用太講究吧~
對剛開始試做廚藝,厲旭對自己的要求很低,只要不難吃也算是成功了呢。
 
叩叩!!
做好了午餐,厲旭走到 king的房門外敲了敲門
"厲旭?"很快的,不到一分鐘,king就來把門開
"呃~我煮了面。"
"哦好~我去刷牙洗個臉就來。"
 
厲旭退開腳走回客廳,圭賢沒拖拉的速速走進浴室梳洗一番~
接著走到衣櫃前更衣,在套上一件棉T後,圭賢動動腦筋想了一下,拉開抽屜取出厲旭為他挑的背心再穿上~
最後在關上衣櫃前,圭賢慣例的對那件外套看了一眼,曾幾何時開始,這一眼已經成了習慣。
人就在外面,這件外套~該送到主人的手上嗎?
還有那一袋衣服~這些都是厲旭很喜歡的款式,如果現在拿出來,厲旭會接受嗎?
會不會又把這些心意當成了感激?
 
一會~圭賢走出來時,坐在客廳看電視的厲旭,一眼就看見了king身上穿的背心...
是不是刻意穿給他看?厲旭心裡有答案,掠過的目光沒有多一秒停留,默默走進廚房,盛了二碗面,端著一手一碗的走到客廳
看見厲旭,圭賢隨即伸出手接下一碗,咀邊不忘拖了一聲"謝謝~"
"這是我應該做的,別再說謝了好嗎?"
"哦...好。"把碗捧在手裡,幸福掛在臉上,圭賢看著厲旭一眼,滿懷心甜的撈上一口
"怎麼樣,味道...可以嗎?"
"好吃,好吃。"呼著熱氣,也呼著痴情的傻氣,圭賢盡是滿足
"別騙我。"
"厲旭,只要是你做的都好吃~"
 
鈴鈴鈴~~~遠處,傳來鈴聲~擱在房間的手機來電聲,打斷了兩人的談話,圭賢把碗擱置桌上後,走至房間接聽
 
(怎麼?~~嗯~~什麼~~嗯~~先這樣~~拜!)
 
待在客廳,隱約聽見房間裡 king應話的內容,似乎待會有事將會出門,這回厲旭沒有多問,畢竟 king還是有他的工作要忙
 
"厲旭,我要出去一下。"
果然,king真的有事要外出,厲旭淡淡的應了聲,微拉咀角的不讓自己流露那失落
"只是去公司處理機子的問題,不會很久的。"
"你...不用跟我交代。"
"現在我們住在一起,當然要跟你交代了~"
聽著這番話,厲旭有些難為情,撇開目光,羞澀著沒敢多看阿 king一眼
 
"厲旭你還記得這件背心嗎?"
"嗯,記得。"
"我很喜歡,每次穿上它時,就好像也把你帶在身邊一樣。"
又一句,厲旭臉更熱了,僵著小臉一愣一愣的撇向一邊
"厲旭,我喜歡看你害羞的樣子,記得嗎?在厠所那一次,你..."圭賢微微拉起了眼眉,傾低頭的看著厲旭一臉羞澀的模樣,滿足著~那是厲旭才有的羞澀
 
"那~~那是你把嚇到的,我說過的。"
"呵~對了,待會不要準備晚飯了。"
"嗯?你不回來吃嗎?"
"晚上帶你去逛逛這附近的市集,順便就在那吃晚餐,你說好嗎?"
"可是..."
"我想你熟悉這地段的商圈,以後要是晚上我不在,你無聊也可以去逛。"
"嗯。"
 
站在面前,厲旭那張純澀的小臉,讓圭賢臉上露的心裡溢的全都是愛,厲旭就是讓他無法自抑的深深愛著~就算一再提醒著,不要一昩心急的想讓厲旭接受他的愛,可在面前還是不爭氣的敗露所有~
看著眼前自己深愛的人,圭賢難自制的伸出了兩手,輕輕將厲旭的小手撫在掌心中,溫柔的輕呢一聲"我出去了,等我。"
 
突如其來的觸碰,是沒設想過的反應,感覺到臉上一陣麻,小手一陣冰,不知該如何反應的厲旭,心慌的把手抽回。
縮回的小手,讓圭賢心頭不禁小揪了一下,雖然知道急不得,還是難免感到失落。
"你忘了穿外套了。"為不讓這氛圍尷尬著,厲旭瞥一眼 king身上單薄的衣服,藉此把話帶上。
"不要緊,反正幾乎都在室內,冷也是捱一下而己,我不怕冷,你知道的。"圭賢沒氣的回應著,此刻對他來說,比起寒意,厲旭的淡漠,要來得冷多了
"還是穿上比較好,你要是懶得拿,我進去幫你拿。"說著,不等 king反應,厲旭即是轉了個身,直直走向房裡去。
 
過了好一會~~只是取件外套,卻遲遲不見厲旭走出來?
圭賢沒有想很多,單純心想厲旭是怎麼了?還是...會不會不小心摔倒了?
浮上這念頭,圭賢擔心地走向房間瞧看~
 
"厲旭?"一進到房間就看見厲旭正拿著那件外套,圭賢小愣了一下,有些開心又有些擔憂的慢慢走到身旁
"你...這件外套?怎麼會..."厲旭是很驚訝的,沒忘記這件外套,可是為什麼會出現在 king的家裡,厲旭把臉轉向king,掛滿疑惑的問
"我不是說當時我也在嗎,我看見你穿很漂亮,不知道為什麼,就把它買下來了。"圭賢坦然的回應著,也確實當初真是不知道為什麼而買
"快四萬塊呢,你...你就買來放著?"
 
"呵~~本來想送給你,不過那時我們又不認識~我怕把你嚇到了,就一直放著了。"
"不認識你還買?"厲旭更不明白了
"是啊,人好奇怪,我怎麼~~都沒想到原來你~~你就是厲旭~~現在你看到了,我也~~不用再~~再想著要怎麼把它交給你。"雖然這話說的吞吞,可切切實實都是真相,不過是見厲旭始終擺著沉默,才讓圭賢因為猜不透厲旭怎麼想,而無法說得順口。
 
手中拿著外套,耳邊聽著 king說的事實,打不開的結還在心頭和著,厲旭垂頭揪眉的,還是沒能擠出真正內心想說想反應的話語。
不想多勉強的要厲旭來理解他的心,圭賢沒再多說多解釋的拿了件外套就離開了。
 
圭賢離開了,厲旭還呆傻的楚在原地,恍然的看著手裡的外套,想起當時專櫃小姐鄙視的眼神,而阿king 卻買下了它?
(人好奇怪,我怎麼~~都沒想到原來你~~你就是厲旭~~)
是的,人好奇怪,怎麼也沒想過 king會是小賢~~該怎麼來解釋緣份的安排?
 
擺過頭看看房間那張床,想起了那一夜醒來,和 king赤裸的躺在床上相吻~~
 
(你~你對我做了什麼了~)
(厲旭你冷靜點,昨天你被下了迷藥,所以───)
(你,你怎麼可以對我做出這種事,混蛋!)
 
沒有焦點的目光看著那張床,腦海裡~浮現畫面也勾出了記憶中的對話...
想起 king擱下支票後的話語
(厲旭,我只想多些機會和你相處,讓你看看我究竟是不是混蛋。)
也想著自己曾經對 king罵過的聲聲混蛋~~
 
(趁人之危,卑鄙!你沒有經過我同意就碰我!你~~)
(你不要誤會,我沒有那個想法,只是你迷迷糊糊的一直親我,抱著我不放,我才──)
(不要臉!你碰了我還這麼說,下流!)
 
厲旭有些嬌羞面愧的,抿著雙唇,為自己不但不聽,還不斷拿東西往 king的身上丟砸,不分青紅,咄咄逼著king叫罵,責怪...
 
(厲旭,你不要激動,我會負責的~)
(誰要你負責,我才不要你負責,你給我出去,出去啊~~)
 
不經意的,厲旭揚起了咀角,一雙明眸也漸漸的透出了溫柔,再看看手中的外套,咀裡不自覺的吐了一聲
"笨蛋。"
是的,king真的笨著,不計誰是誰非只為護著他的感受,挨著一次次無謂的斥責,也不懂得為自己喊屈~
"笨蛋!"又一聲笨蛋,捧在懷裡的外套被一雙緊緊揪抓的手掌,擠出了凌亂的皺痕,鎖閉的眉間,是嬌氣,是賭氣,更多是懊氣...
 
不知過了多久~手機傳來鈴聲,是 king打來的~~
(厲旭,晚上我臨時有應酬,不能帶你去逛市集了。)
"......."
(有什麼事,就打給我,OK?)
"......."
(那我~~掛電話了?)
"king,我..."
(怎麼了?)
"沒,沒事,你忙吧。"
(對不起,今晚的應酬沒辦法推,你早點睡~要是你不想在房間睡的話,那待在客廳時,別忘了拿張被子,才不會凍著了。)
"我...我等你。"
(呵~我可能會半夜才回來的?別等了,累了就睡,知道嗎~)
"嗯..."
 
電話切斷了,可對話還盪在彼此的耳邊
king那一聲不變的呵護,不忘提醒他帶上被子~~
 
而厲旭那一句等你......
就是這麼容易被感動,圭賢無氣又帶些懊惱的晃了一下頭,氣自己如此笨拙,總是慢半拍的才驚覺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