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裡,圭賢提著兩袋走進廚房,和厲旭一起合作著,將一樣一樣的將東西取出來,
厲旭先是拿了些需要冰置的食品逐一放入冰箱裡,再將其他東西整齊的排列在廚櫃上,圭賢就這麼傻愣愣的站在身旁,滿足的看著厲旭一擺一放的動作,和那專注的神情~
 
東西全放妥後,厲旭拆開一包水餃,並要圭賢離開廚房,說是自己一個人比較順手,
就這樣,厲旭待在廚房,拿了鍋子倒入一半的水量放在爐上打了火,而後切了少許的碎蔥,蒜頭,辣椒,炒香後倒入了醬油。
 
這種配香的醬料,是子瑜姐教厲旭做的,因為簡單,厲旭很快就學會了。
一會,水開了~將水餃倒入後,想著子瑜姐交代的,水餃下鍋後,最怕沾在鍋底還有水餃跟水餃互黏一塊,那會讓水餃容易破損,厲旭不馬虎的拿杓子輕輕攪和~
隨著過程,初嚐第一次獨立完成烹煮,雖然只是很普通的一道菜,可在不覺中厲旭享受到了這份樂趣,尤其是將水餃撈起來,放在盤子上時,那種大功告成的小小成就感。
 
坐在客廳沙發上的圭賢,打開的電視根本沒留心去看一眼,時不時的看向廚房,就怕厲旭對陌生的廚俱在使用上有什麼錯漏。
過了半小時,厲旭從廚房裡端著一盤水餃走出來,接著又走進廚房拿了沾醬和碗筷
"謝謝。"接過厲旭遞上的碗筷,圭賢客氣的應了聲
"謝什麼...這是...這是我的工作。"這一句,厲旭說的有些生硬,於心裡他不想這麼說,然而~這又是事實,若不是為了那筆錢,又怎麼會搬進來。
 
如此的,厲旭把事實端上口,也讓圭賢不免僵了心~是的,說穿了,如果不是那筆錢,厲旭確實不會搬進來。
如果可以撇開這筆錢的存在,像這樣相處著,該有多好...
 
"嚐嚐看吧,這是我第一次自己做,不知道水餃有沒有熟透~"
"好。"聽著,圭賢撐上筷子夾起一粒餃子
"我不知道你吃不吃辣,這沾醬我只加了一點點辣椒。"
"辣我可以。"
"如何?還~~能吃嗎?"
"呵~很好吃哦~這真的是厲旭第一次料理嗎?"
"來之前,有跟著子瑜姐學做幾道菜。"
"慢慢來。反正只有我一個,不用做得太麻煩。"
"...."每每圭賢表露失去主僱關係的對待時,都讓厲旭不知道要如何反應~"快吃吧,冷了不好吃。"除了沉默之外,厲旭也只能矛盾的拖一句把話帶過。
 
時間,逼近十二點......
水餃吃完了,厲旭把碗盤收回到廚房清洗。
 
鈴鈴鈴~~~
待在廚房聽見 king的手機又一陣響,厲旭雙眼亮了一下,心難免又猜想著,是應酬來催人嗎?
到底這是 king的生活,他的工作,就算今晚推掉了,可是以後呢?
厲旭暗自迂吐了一口氣,為這能預想到的往後生活模式,有著無力~
 
"厲旭,我~我先回房間洗個澡,你要是覺得累了,就去休息,不用等我出來。"
"哦。"淡淡的應一聲,就看見圭賢走往房間去了。
 
這是在暗示他早點睡覺,那他就可以去應酬了嗎?也是~怎麼能為了他誤了正事。
一會,整理完廚房後,厲旭獨自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電視,就算 king待會要出去,他也不想一個人待在房間。
 
進入凌晨後,天氣也愈來愈寒冷,厲旭縮起兩腳軀膝的坐在沙發上自取溫暖,合著雙手不斷吐出熱氣,時不時的磨搓著。
 
"厲旭?你還不睡覺嗎?"
"我過慣夜生活了,這個時間對我來說還很早。"
"也對,忘了以前你在寶藍都熬到早上~"
 
對話停了下來,厲旭擺回頭縮在沙發上,繼續看著電視,余光中能感覺 king還站在一旁,沒有說話也沒有動靜,想些什麼厲旭不知道,也許 king為自己無法做到說好不去應酬,而不好意思當著他的面出門吧?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自己是不是應該識相點縮回房間去避一避呢?
腦子才剛浮起的想法,兩腳也才放了下來,突然的鋪來一只棉被蓋在自己身上?
 
"瞧你縮成這樣,怎麼不拿件外套還是棉被?"圭賢溫柔體貼的說著
原來 king是看見他冷,特意到房間拿了張棉被讓他暖暖身...
不是沒見識過 king對自己的體貼樣子,可是...這刻,厲旭的心裡又再次複雜了起來。
 
"你要出去的話就去吧,我沒什麼。"
"你看我這身穿著,像要出去嗎?"
"嗯?"再看一次,才發現 king穿著棉質的休閒居家服,顯然不是外出應酬該有的穿著
"介不介意我坐你旁邊一起看電視?"待在厲旭面前,圭賢吐著溫和的口語問一聲,這不是卑微,而是想讓厲旭在沒有壓抑下去面對他。
厲旭抿著小咀,不帶話語遙了遙頭當是回應,得到這允許圭賢才放心的坐在厲旭的旁邊,沒有貼靠著,相隔也只有半個身的距離,就這樣的~兩個人坐在同一張沙發,挑選了一部喜劇片一起看著。
 
偶時,出現爆笑的片段時,聽著厲旭小小的噗笑聲,圭賢都會忍不住擺頭看了看。
是的~厲旭的笑容讓圭賢充滿著溫暖,讓他看著很舒服~沒有壓力也沒了煩憂
偶時,圭賢會挑著戲裡的片段,沿伸話語逗逗厲旭,搏君一笑。
偶時,也會藉著廣告的空檔...
 
"對了,我沒有吃早餐的習慣,所以~早上你不用特地起來準備。"
"可是那不就剩二餐了?你會不會因為這樣把三年變成四年了?"
"呵~不會。"圭賢笑呵著,雖然咀裡應得爽快,可心裡...(厲旭,我希望是一輩子。)停留的目光中,有那麼一絲情意敗露於眼眸中,厲旭感覺得到,但也沒想多領取的徹開目光~僵著微微的羞澀,小愣愣的把頭擺回。
 
靜了一會~
 
"明天我載你到附近逛一圈,熟悉一下?"
"嗯。"
 
又停了一下~
 
"你...每天都會出去應酬嗎?"
"不會,有必要才去。"
"哦。"
 
再過了一會~
 
"你不冷嗎?"
"你忘了嗎?我不怕冷。"
"哦。"
 
後知後覺的圭賢,在回應了厲旭之後,才恍然的自覺笨得可以,這不就是可以拉近彼此距離的最好機會了嗎?
暗底圭賢咒罵自己太坦然...
 
一部電影播送完了,時間已到了凌晨2點半......
見厲旭還按著遙控器,換了另一台繼續看,似乎~沒有打算回房睡覺的念頭?
隨著一分一刻的掠過,幾經側頭瞥看厲旭那雙眼,透出那柔弱的目光,疲憊的眼皮彷彿在跟大腦對抗著,如此死撐不肯到床上睡,是因為厲旭會認床嗎?
能體會第一天到陌生環境的不適應,是否~才讓今晚厲旭對他產生了倚賴?
 
就算是...圭賢並不在乎,始終相信厲旭是愛他的,也相信厲旭只是還不能分得清他所給是什麼樣的愛~
漸漸的,鬥不過腦意識的眼皮總算肯投降了,圭賢沒有打擾的靜靜看著電視,就讓厲旭睡得熟一點沉一些...
過了半小時後,圭賢提起雙臂小心的伸進被窩裡,將厲旭從沙發上騰抱起來~
為求那舒適的貼靠,沉睡中的厲旭不自覺的縮起身軀,像上次一樣的把頭往懷裡埋,貼著那暖暖厚實的胸膛。
 
圭賢毫無保留的流出滿滿溫柔的深情,看著抱在懷裡的人兒,這是他最懷念的感覺,多少次都希望可以再擁有~
 
走到床邊輕輕將厲旭放在床上,盡可能不帶一絲扯動的縮回兩手,就怕驚醒了好不容易才肯瞌閉入夢的人。
雖然處在沉睡的狀態中,然而潛意識裡不想脫離的溫熱,思念的氣息,讓厲旭和上次一樣的在迷矇中不自覺的拉住了手邊的衣物,
圭賢停下縮回的手,低頭看著胸口被厲旭揪抓的衣服,猶豫著...遲疑著...
該堅持的撥下這雙手嗎?還是爬上床讓厲旭當是抱枕的依賴著?
圭賢深深吞吐胸口憋壓的氣息,想起了上次厲旭醒來時激動的情緒,不想再重蹈覆徹,圭賢輕柔的握著揪在胸口上的小手,慢慢的放進被窩裡。
 
厲旭沒有再纏著,小縮身子的側向另一邊~~
圭賢伸過手撥著厲旭的髮梢,壓不住愛戀的,貪著那麼一點柔情,愛不釋手的輕輕劃著厲旭的小臉,也情不自禁的在小臉上親吻了一口後,拎著滿懷的不捨退出了房間。
 
房門關上了
門外~圭賢走到客廳關上燈,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門內~躺在床上的人,微微的睜開眼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