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時間:早上九點半.........
 
不到十點時刻,圭賢早早就來到了路口,滿懷期待的坐在車上,左看看右瞄瞄的,無法定下來的心,一會下車抽了根煙定定心緒,一會拉拉衣領,扭扭頸脖鬆鬆一身緊蹦的筋骨。
 
時間十點整.....
坐回到車上的圭賢,按耐不住的再次下了車,拉長脖子的遠遠望著那末端街口,痴痴盼等了五天,積滿的思念,就想早一刻看見厲旭的身影。
 
時間十點十分.....
一次次的提起手捥,不知瞥了多少次錶裡的時間,從不覺得等待是這麼如此難耐,僅僅只過了十分鐘的時間,圭賢就覺得好像過了一小時。
 
時間十點二十分.....
遠處,看見那瘦小的身影,一雙深遂的眼眸漸漸亮了起來,兩端咀角也微微的揚彎著,圭賢傻愣愣的楚在車身旁,掛著想藏又藏不住的欣喜面容,呆呆凝望徐徐而來的人影。
 
傻了一會,頓愣的,不知該做些什麼動作來掩飾內心的興奮,圭賢這才想著先把車打上引擎熱熱車,而後又探回那方向,看著厲旭又背又提的扛著厚重行李,想上前幫忙的心又怕做得太明顯招來厲旭的反彈,只好壓著心頭那份疼,楚在原地等候,直到漸近的幾步前,圭賢才迎上前,很自然的伸出手臂,接過厲旭手中那袋行李。
 
相視的目光也僅僅只有停了一秒...
眼裡~圭賢亮著那雙看似要把人融入眼裡的深遂,厲旭傾頭垂眼的默默卸下背上的行李,沒敢多看圭賢那雙眼
 
"肚子餓嗎?"虛寒問暖的話語,是圭賢對著厲旭不變的問候。
厲旭沒有吭聲的遙了遙頭
"那...直接回家嗎?"
莫名的,從圭賢咀裡說出來的話語,冥冥是必然的話語,可聽在厲旭耳邊,卻有種說不上來的尷尬~~
沉默著,沒有一句回應的厲旭,像隔了道門般,不是沒試著敲門,而是裡頭的人沒來應聲。
笨拙的一張咀吐不出一串機靈的話,只能放著冷冷的氛圍飄散在車裡,伴隨路程圍繞的兩顆心,默默流進彼此的心窩,感受彼此的存在。
 
 
回到了住所,停好了車,掛著一臉淡漠,厲旭執意的背上行李,也執意的要將另一只行李箱提在手時~
"我來吧。"就算是圭賢示出這份小小的心意,厲旭都不想多領取的拉著提袋,可倔將的心拉不過一樣圈在提袋上那只大大的手掌。
爭不過圭賢那手力,厲旭沒好氣的縮回那小手,彆扭的跟在身旁,踏進電梯搭上13樓,也走進了屋子裡~
 
微微的撩起那雙眼簾,掃了一眼寬敝的客廳,依晰還記得自己曾經短暫的在這裡停留過~
"怎麼了?"
"沒..."
"來,我帶你去房間。"
又一句讓厲旭不自覺感到尷尬的字語,厲旭小愣眼的看著圭賢
"不,不是~你別誤會~我是說,帶你去你住的房間。"感受到厲旭透出的眼神,似乎自己說了敏感的話語,圭賢趕緊清楚的再說一次
"我又沒說什麼..."厲旭心裡自覺好糗的堵上一句,掩飾被看穿的反應。
 
跟著走到客房,厲旭往裡掃了一眼,婉如來到飯店般的高雅裝簧,淺咖啡色系搭配圓點圖的窗簾,清一色木質品的衣櫃,書桌,床板與床頭櫃,深吸一口氣,微微還能聞到柚木淡香...
"喜歡嗎?"
".......有的住就行了。"厲旭僵著有些受不起的神情,草草回應了一聲違背心意的話語
"那你整理一下,如果有什麼需要儘管跟我說。"沒多纏留的,圭賢退至客廳,就讓厲旭一個人安靜打理行李。
 
厲旭關上房門,呆站了一會才卸下了背上的行李
提著行李走到床邊坐了下來,這棉床墊~坐著好舒服,擱在棉被上的手,不自覺的抓了抓,感受這條棉被精緻柔軟的質料,厲旭擺過頭,看著那床頭櫃忍不住提手輕輕劃過那平滑的高級柚木,厲旭心裡是矛盾的,想著自己來這是還債的,卻還住這麼舒服的房間。
 
面對圭賢如此安排,不論內心裡還是表裡是何等的不自在,也只能安份的住著。
這麼的,厲旭懸著複雜的心思,默默將行李裝置的衣物逐一取出,雙手拿著惠姨為他準備的速食物品,探了探四周,暫且先擱置於書桌上
再來是毛巾浴巾,牙膏牙刷,洗髮精沐浴乳...厲旭兩手端捧的走進浴室。
眼前,看見浴室牆上櫃子裡的瓶瓶缶缶...沒想到這些衛洗用品 king全都準備了。
雖然都齊了,可帶來的東西沒道理不用,厲旭走到櫃子前,將捧在手裡的東西,一個個擺進櫃子上
 
東西都放得差不多了,最後剩下的就是衣服了~
厲旭帶了很多的衣服,二袋行李有3分之2都是衣服,走到衣櫃前,打開衣櫃拉開抽屜,一件一件吊掛,一疊一疊擱放...
蹲跪在衣櫃前,將衣服放進抽屜的時後,厲旭不禁想著,幸好沒帶上夏天的衣服,不然衣櫃一定不夠放的了。
 
突然的,厲旭很想念家裡房間的那個大衣櫃,眼前這衣櫃沒有鏡子。
再看看四周,真的沒有鏡子?看來~只能用浴室的鏡子了...
厲旭抿了抿小咀,有些感概的嘆了聲氣,感嘆雖然看似舒適的環境,然而卻因陌生與習慣,反而不及自家的簡陋。
 
叩叩叩!!
"厲旭,快一點了,你中午還沒吃...要不要我帶你去吃點東西?"
"不...不用了,我不餓。"
"那好吧。"
 
過了半小時後~
叩叩叩!!!
"真的不餓嗎?要不~我叫外賣送點吃的來?"站在門外圭賢問了問,可沒聽見房裡傳來任何回應,圭賢吐了口無奈,能體諒厲旭這一時一刻的心情,也知道這樣的安排並非是厲旭自願的,圭賢沒敢逼得太緊,就讓厲旭沉靜一晚吧,也許過了一晚心裡會慢慢調適過來。
 
再過了半小時後.......
"厲旭,我叫了一些外賣放在客廳,我...我有點事要出去,可能很晚才回來,你要是餓了就出來吃,知道嗎?"這回,圭賢沒有敲門,直接站在門外,簡單的交代了一句。
待在房間裡,厲旭安靜著~過了一會,隱約聽見外頭開門聲,也聽見了關門聲...
king真的出去了?
並非存心的冷漠相待,可沒辦法,到底是為了錢才到這裡來,厲旭真不知道要如何去跟圭賢互動這主僱的關係。
 
徬徨著,厲旭猶豫了很久才打開了房門,走到客廳看見桌上擺放的食物,很諷刺的~
條件上說好負責 king的三餐,現在反倒讓 king幫他準備吃的。
沒錯~這是他的工作,他是來償還三年的工資,不是來度假的,怎能讓 king哥來照顧他呢...
起了這份認知,獨自待在屋子裡,厲旭開始試著熟悉屋子裡的隔局。
 
一會走向小吧檯掃了一眼,檯櫃裡僅僅擱放的飲水機和咖啡沖泡器,以及那一盒又一盒的茶包,心想 king每天都喝這些茶包嗎?
下一幕,抬頭一瞧,看見陳列的各款酒品,又再想著,是否 king對酒有著偏好?
 
跨出了小吧檯,寬著心的再好好看看客廳,看似齊全卻又好像少了很多什麼...
對~少了裝飾品,仔細一看,厲旭發現在 king的家裡,似乎沒有多餘的裝飾品,牆上沒有任何的掛畫,就連電視櫃,也是平面的直線條,沒有陳列櫃的設計
厲旭想起了 king所駕駛的車子,似乎這間屋子和車子一樣,都很簡單。
 
厲旭小嘟咀的掃過客廳,放眼再望看屋子裡的一切,覺得很可惜的,這麼漂亮的屋子,卻住著一個不懂得好好利用的主人。
也許吧~~也許 king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個人~~~
最後,厲旭來到了廚房,看看自己往後必須天天使用的地方,空洞的肚子讓厲旭不自覺的先打開了冰箱,對必須負責三餐的職務上,是該了解一下 king平常的飲食習慣。
但看了看冰箱裡冰置的食物...
(不會吧...)傻眼的,厲旭愣著兩眼暗自地想,這冰箱是擺好看的嗎?除了飲料之外,什麼都沒有!
 
一直原以為 king所提出的條件,只是隨意塘塞的理由,不過現在看來,king是真的需要有人為他料理三餐~~
厲旭看了一下錶上的時間,下午四點...
king晚上會回來吃飯嗎?是否今天就開始來準備晚上這頓飯呢?
 
看完了廚房再回到客廳,厲旭這才發現桌子上有張白紙,紙上還壓著一串鑰匙,疑惑著~厲旭將紙拿起來看了一下
(厲旭,給你配了把鑰匙,這附近的生活機能很方便,大樓出去右邊方向有一家便利商店,再出路口那條街道有幾家餐館~生鮮超市的話,我想這就需要親自帶你去一趟~~今晚我有應酬,也許回來時你已經睡了,如果有什麼事打電話給我  圭賢)
 
幾句交代的話語,厲旭很快的看完,拿起桌上擱放的鑰匙,再看一眼手拿的留言紙...
不知道為什麼,厲旭有點小生氣~氣king 放著他一個人待在屋子裡。
僅管再不適應,厲旭都沒想過會在第一天第一個夜晚,獨自待守在這個陌生的地方。
 
這麼的,厲旭將白紙放回桌上,沒有吃下圭賢為他準備的食物,一個人縮回房間裡,爬上床蓋上棉被,懷著焦慮與不安,獨自捱過每一個小時的孤寂...也不禁想起了許多必須面對的事實。
 
想到沒有惠姨,若雨,子瑜,烔植這些家人的陪伴。
想到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去上班,不再有著一群同事,一起嘻鬧閒聊。
想到以後...有可能都會常常這麼一個人待著...
想到這些不能再有的生活步調,躺在床上的厲旭,忍不住泛起了淚光...流下是害怕也是無助的孤單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