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過去了,厲旭沒有回應,也沒有支票兌現的消息,圭賢開始擔心厲旭是不是沒打算接受,倘若是~~那這段情是否就此...
腦海裡,不願浮上的二個字,是這般沉重,後悔落下海口的賭上這一把,才讓自己沒有機會再做些什麼。
(厲旭要是愛他,也會怕阿 king以後不再找他。)反覆的留連這番話,圭賢真心希望鍾云的看法是對的。
 
坐在沙發上,圭賢呈著沒有焦點的目光直視電視機上的股票走勢。伴隨心思深遂眼眸一抹焦慮的鎖閉了眉間,帳然的失落感,揪了心也沒了力...
 
鈴鈴~~~手機響著,圭賢喘了口無奈,伸手拿過擱放在桌上的手機,無心去留意顯示來電的按下了接聽鍵
"我是阿king,哪位?"
"......"靜著,對方沒有即時吭出聲,手機擱在耳邊的圭賢,感應到對方吐出的無聲氣息,反應那直覺將手機更貼緊的問了聲"厲旭?是你嗎?"急切的心,圭賢速速拿開手機看一眼來電者(厲旭)沒錯,真是厲旭打來的!
"怎麼不說話?"
 
(是不是...只要負責三餐就可以了。)
"是,是的。"
(別怪我沒告訴你,我...我沒做過飯,你可不要後悔。)
"不會,我可以買食譜讓你慢慢研究。"
(........)
"還有問題嗎?"
(我要你保證不會叫我做其他的。)
 
"其他的?呵~你認為我會叫你做什麼?"
(我怎麼知道,你這麼混蛋,誰曉得你還會多點什麼~)
"不會,我保證~~這樣~~你肯接受了嗎?"
(什麼時後開始?)
"可以的話我當然希望愈早愈好。"
(這個星期日,早上十點路口等。)
 
"星期日...不就還要再等五天?"圭賢頓了頓,想著今天才星期二,想立刻就見到人的他,怎麼耐得住這五天,心中的貪戀,還想再多一些,快一些。
要自己拉這臉違背初衷,在心裡已經羞到家的厲旭,這會聽見 king不甚滿意的話語,厲旭巴不得想立刻掛了電話,不過礙於已經談妥的協議,再難堪也給忍了。
(等不了就算了。)厲旭吐著驕縱的口氣說
"等,我等。"總在厲旭面前,無法偽裝也掩飾不了的圭賢,那是真實反應出來的情緒,真實流露出的情感,真實的自己
 
咔!嘟~~~~~
 
在確認時間後,厲旭無預警的就把電話切斷了,聽著嘟嘟的截話聲,不能再跟厲旭多聊二句,雖然有些小失望,不過想到厲旭將要搬來和他一起住,圭賢的臉上隨即綻放滿滿的喜悅,
期待又興奮的從沙發座上站起來,心花開的巡視每個房間。
 
在60坪大的空間裡,僅有三房二廳的格局,孤身一個人,圭賢追求的是空間,光是自己專屬的主臥室就已佔了十坪之大,就連專設的健身房少說也有5坪,而另一間空置的客房少說也有七坪~
看著這間七坪大的客房,似乎沾了不少塵埃,似乎自從買下這層樓房後,這三年來還沒有人來跟他一起住過
想想當初佈置這間客房不過是因為使用不到,索幸就當是客房,擺設了一些寢俱,簡單的佈置了一下罷了,沒想到現在竟然有機會派上用場,更沒想到住進來的人是自己十年來一直想找到的人~~這就是緣份了,是嗎?
 
------------------------------------
 
金額:三百八十萬元整
發票人:曹圭賢
 
"曹圭賢?小旭你怎麼會有這張支票?"
"他就是 king哥~~是他給我的。"
"這麼大筆數目,他給你?"
"當然不是白白送給我,有條件的。"
"什麼條件?"
"他要我每天...做三餐給他吃,住在他那裡。"
"什麼,要你跟他一起住?那怎麼行~這我不能要,你拿去還給他!"
 
"子瑜姐,你不要想太多,其實...我也想去的...你知道的,我還是很喜歡他。"
"你以為這麼說我就信嗎?之前你不肯接受他,還把工作辭了又是為什麼,如果要你為了我的事放棄你堅持的,說什麼我也不會讓你這麼做。"
"何必跟錢過不去呢?就當是打份工,380萬呢,上哪去找這種工作,既然他出得起..."
"這跟包養有什麼不同?你要是真的喜歡他就更不能接受這筆錢,要知道你單純為了錢,那以後他又會怎麼看你?"
"如果真是這樣,再多也只是三年,就當什麼都沒有過。"
"你以為是黑板擦了就沒了嗎?聽姐的話好嗎?把支票撕了~錢的事我自己會想辦法。"
"子瑜姐,你不用勸我了,我已經決定了,就算妳不收我也會做。"心意已決的厲旭,除了想幫子瑜姐之外,一方面也擔心 king真的放棄了,為此~就當是給自己一個機會。
 
就這樣,在厲旭的堅持下,子瑜莫奈的收下了支票,為了不讓惠姨擔心,子瑜幫著圓謊,說是厲旭找到了一份外地的工作,為方便就暫且住在公司安排的宿舍裡。
惠姨不疑有他,只不過長年來不曾離開她身邊的孩子,突然要搬出去,難免心裡多牽掛,不但買了一堆方便開煮的補品,還買了許多日常用品,在厲旭整理衣物時,惠姨好囉嗦的一會交代這一會叮嚀那,就怕厲旭帶漏了什麼
 
"惠姨,好了啦,不要再塞了,行李箱已經快被妳塞爆了啦~"打著行李,接過惠姨一樣又一樣塞進箱的物品,眼看行李已無空間,厲旭忍不住唸了一下。
可這話才一出,就見眼前惠姨抱著一捆摺好的厚厚棉被走來"小旭啊,你那麼怕冷,這棉被我前天我給你洗好了,別忘了帶去哦!"
"惠姨,你不是吧,這也要帶啊?宿舍會準備的啦~"
"員工宿舍那些哪有這件暖,帶著安心點,要不然晚上一冷起來時,你往哪縮~"
"不...不用了啦,如果我覺得冷,頂多放假回來時再帶過去就好了。"
 
一陣拖磨後,厲旭總算把行李整理好了,接下來就是等著明天到來。
明天。。。就要離開這個家。
明天。。。無法在這張床睡覺。
明天。。。不能天天吃到惠姨炒的菜。
而明天。。。將會是什麼樣的生活方式。。。
躺在床上,薄弱的夜光燈下,厲旭呆呆的看著天花板。。。
對明天~有著不捨,有著失落,但也有那麼小小的期待。
 
--------------------------------------
 
相同的夜晚,圭賢又是什麼樣的心情?
總怕少了些什麼怠忽了厲旭,又擔心厲旭住得不夠舒服,在接到銀赫打來說青青到鍾云家串門子,吃晚餐看球賽之際,圭賢特地把青青帶上來,向她要點意見...
 
一進到屋子,圭賢就帶青青來到他為厲旭安排的客房~問著~"青青,妳看看~如果是妳住的話,妳覺得這房間還少了什麼?"
"是誰要住的呀?"
"是---"
"是...金厲旭嗎?"挑一眼,青青兩眼小愣愣了一下,雖不難猜出 king哥近來所在乎的人,但要住一起的話...青青真有些驚訝
 
"嗯,是。"
"真的啊!呵...哥恭喜你啊~終於把人追到手囉。"
"呃~不,不是的,他還沒有接受我,他只是來幫我做事而已。"
"那有什麼關係...現在你們...住一起了...你可以...慢慢感動他...來日方長嘛。"說著這話,青青臉上有點僵又有點喜,小句小段,說得並不流暢。
 
"希望吧...妳幫我看看,有沒有缺了什麼。"
"哦..."說著,青青走進房間巡視了一番
"打掃得挺乾淨的哦。"
"這間一直都沒人住,沾了很多塵蹣,這幾天我清理過了。"
"嗯,有心~~我再看看哦~~衣櫃,書桌,寢俱都有了,不過..."
"怎麼?少了什麼?"
"你一樣日常用品都沒有準備耶,浴室裡面,浴巾跟毛巾都沒有,什麼沐浴乳洗髮精也沒~厲旭哥他知道要帶過來嗎?"
"對哦,我真大意~那還有什麼嗎?"聽著青青這麼一提,圭賢擺著兩眼傻呼,有些慌心的走進浴室看了看,而後再走出來,掃了掃四周,唯恐還有些錯漏的又再問了問。
 
眼前,青青看著那平常英氣十足,處事果斷的king哥,此刻呈現那期待,慌張,小心翼翼的得性,看得青青忍不住摀著小咀,噗嗤一聲笑
"笑什麼?"
"king哥,瞧你緊張的樣子,一點都不像你...平常你好酷的..."
"妳別笑我了,我只是..."
"不~我不是笑你,我是替厲旭哥開心,有你這麼愛他...疼他..."
"如果他也能這麼想就好了~"
"別灰心...我相信厲旭哥遲早會明白的。"
 
青青貼心的鼓勵話語,雖然在目前只能是個安慰,不過對明天開始,厲旭將重新走進他的世界,不可否認的,圭賢真的是既期待又緊張~甚至是滿滿的感動,整晚睡不著覺的在床上翻來覆去,腦子不斷假想厲旭到來的時刻,情景,更幻想著將來和厲旭在一起生活的心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