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五點.....在子瑜開車送若雨回家的路上~~
 
"突然覺得車上好冷清呢,厲旭哥沒做了,小植又休假~~"
"對了,King哥後來怎麼樣?"
"最後啊~憋著一肚子氣離開囉~不過子瑜姐,為什麼你這麼肯定他不會對我怎麼樣啊?"
"我不知道該怎麼跟妳解釋,以後你會知道的,總之妳記住,可別對 king哥有任何愛慕之意,他不會對妳有興趣的。"
"切~他這人悶死了,我才沒興趣呢。"
 
車子轉進了街頭,遠遠的子瑜在反向車道的路邊,看見了厲旭的身影~"小旭?"
"咦,是厲旭哥耶~怎麼這個時後還在外頭,他出去了嗎?"
"會不會是跟小植出去了..."子瑜直覺的連想到今天放假沒上班的烔植,索幸轉著方向盤,迴車開到厲旭一旁,拉下車窗呼了聲"小旭。"
"嗯?子瑜姐!"聞聲撇頭看了一眼,厲旭煞住腳,眼神有些驚愣
 
"都快天亮了,你要去哪?"子瑜停下車,坐在車上問著
"呃~~我~~我肚子餓,想去吃個早餐~"厲旭吱唔的回應著
"還以為你跟小植出去玩了。"
"啊,沒有啊~呃,你們要吃嗎?要不要我多買幾份?"
"不用了啦,累死了~我想早點睡呢!"若雨說
"那你們先回去吧,我吃完才回去了~"厲旭特意的拖出話語,好讓自己有份理由在外頭多待一會,等著子瑜姐的車子開走後,厲旭這才鬆了口氣,也似乎~早餐只是個恍子。
 
是的,說肚子餓是騙人的,幾分鐘前,和 king在街口分手後,接到了烔植打來的電話,在電話裡烔植挨叫著要厲旭去帶他回來。
走出街口時,厲旭朝著遠處的路口望一眼,king的車子已經不在。
人就是這麼矛盾嗎?
總是鬥不過那固執的性格,垂手可得的人,感受不到踏實的愛,都教自己無法去遷就去無視~
 
搭上計程車後,一路上擔心著也氣著,不知道烔植這小子又闖了什麼禍,不過幾年來厲旭也真是應付慣了,而每一次也總能幫烔植暫時擋下來,對這一回厲旭並沒有太多的預設,也想著了不起就像以前那樣,賠賠錢罷了~
 
-----------------------------------
 
在凌晨5點的時間點,接到公司打來這麼一通,圭賢沒有一絲推托,畢竟這是公事,僅管有再多的私人感情,也只能是個人情緒。
公私分明的圭賢駕車離開了,可在開往遊藝場的路上,滿腦子還是厲旭對他發洩的話語,圭賢的表情有那麼點無奈,也有那麼點甜逸,厲旭生氣離開了,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厲旭還是愛他的...
開趕到了遊藝場,圭賢一走進場子,看見經理即是迎面走來的告訴他情況
"是誰發現的?"
"李總,不過看情形李總好像早就知道了,只是在等他們再來搞一次而已"
"那現在人呢?"
"在李總的辦公室~"
 
其實,圭賢實在沒有什麼心情去應付這些事,說白點那並不在他的職責內,不過到底是李總交代,為了份尊重,再不願意沒心情也得應付一下。
 
走進李總的辦公室,圭賢不帶正臉的向右邊被人壓跪在地上的三名男孩瞥了一眼
三名男孩一看見有人走進門,隨即抬起那張又青又踵的狼狽臉龐,對著眼前出現的這位不知明的人物~而三人裡,其中一位是烔植...
因為放假,和友人一同來到遊藝場娛樂的烔植,幾個月來相安無事的技倆,可沒想到今天卻被逮個正著。
被壓跪在地上的烔植,眨著有些紅踵的眼睛,留意著眼前走進來的身影,因為側著臉,烔植還未能認出圭賢的模樣
 
"李總。"禮貌性的,圭賢稱呼著,走到一旁沙發坐了下來
"大清早的把你叫來,還想說你會不會還在睡覺。"指縫中夾著一根菸,李明吸一口吐出長長煙灰後,說出一句有意挑出的話語
"能讓你開口叫我來一趟,想必是重要的事情。"
"這三位小子,你應該知道吧?"35歲的李明,擺著前輩的姿態,對著面前這位總讓他失色不少的後輩,畢竟無論是在職位還是年紀都在圭賢之上,更無道理要自己因為圭賢在公司的重要性,而有所謙讓
 
"知道。"應著,圭賢向著三名男孩看了一下,暗自打量的李總將會如何處置這三人
"雖然之前你向經理交代,這事讓我來處理,不過我想想還是告訴你一聲,讓你了解一下。"
"嗯,不知道李總有什麼發現?"
 
接著,李總抬頭擺手的,向著身旁的經理使了個眼色,總理在接收到指示後,將一片光碟放入錄放機裡。
一會,螢幕開始播放,李明拿著遙控器按下快速鍵,而後停在三名男孩出現的畫面
"你看這~"李明指著螢幕,也拉近了鏡頭焦距,畫面帶出了男孩的手貼著機台,彷彿在搜索些什麼,又或是感應什麼。
一旁圭賢將畫面看在眼裡,而事實上這個跡像圭賢心裡是有數的,只不過就如自己所言,在沒有實質證據下不想多插手。
 
"看出來了嗎?"
"你是指他們手放的位置不對嗎?"
"我想你應該也看了不少錄像記錄~"
"是,我是看了。"
"這麼明顯的跡像,你怎麼會忽略了呢?"
"我看我真的是忽略了~不過~這手又代表什麼?"
"問題就出在他們手上載的那只手錶。"
"手錶?"圭賢下意識的轉過頭,看向那三名男孩,目光朝男孩手捥上的那只手錶盯了一眼後,好奇的走了過去,就想看看手錶有什麼不同。
 
圭賢這麼正面走向前,這一靠近,烔植清清楚楚的看見了圭賢的樣子
"king哥!"烔植立即打亮雙目驚呼一聲,這一聲不僅是圭賢擺出疑惑,楚坐在辦公桌前的李明也打愣了一下
"嗯?你?"圭賢呈著一雙似曾相識的眼神,看著眼前叫出自己名字的男孩
"原來你認識這小子"
"不,我不認識~~"聽見李明這一聲質疑,圭賢馬上反應的否認著,而後回頭看著叫他名字的男孩~"你為什麼認識我?"
"我是寶藍酒店的少爺,你不是認識厲旭嗎?我跟他很熟的,拜託你幫幫我,我保證下次不會再做了。"
 
聽著眼前這男孩的解釋,圭賢慢慢想起來了,想起了當時站在門口扶著子瑜,叫喊厲旭名字的,似乎就是眼前這名男孩了~
 
"我說阿king,要是認識的話儘管說一聲,顧理也得看情面,怎麼我都會賣你面子。"
"你不要誤會,我真的不認識。"
"king哥,我求你了,幫我說個情吧,他要我賠十倍,我真的沒錢啊~"
"你給我住口!"
 
叩叩叩!!!
門外傳來敲門聲,經理主動上前開了門,辦公室裡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看向了那道門,等著看下一刻走進來的人影
 
"厲旭!"震驚著,圭賢傻眼的叫著人名,沒想過厲旭會這麼來,會出現在此刻...
聽見這一聲呼名,和圭賢一樣驚愣著,呆傻眼的擺愣對視的眼眸。
"厲旭哥,你快求求 king哥,叫他放了我們啊~"聽著,厲旭轉頭看了烔植,看見烔植被打得鼻青臉踵的模樣,不禁揪起了眉頭,眼裡流出一絲小小的心疼...
 
烔植主動攀著關係,加上厲旭突然的出現,讓圭賢思緒完全亂了套,也無法做出任何應變,只能淡定的靜待接下來的狀況。
不過看著厲旭揪容滿面的走到烔植面前,清澈的眸子裡,似乎有著不捨?
看進這一幕,圭賢心頭不禁隱上了一股醋意,暗自想著究竟這名少爺和厲旭是什麼關係?為什麼獨獨找厲旭來幫他,而又為什麼厲旭義不容辭的來?
 
"你們為什麼這麼打他?他犯了什麼錯嗎?"厲旭對著楚在辦公桌的李明質問了一聲
"這是近三個月來,他們三個在這裡詐賭所贏的數目。"李明亮出了一份報表抛至桌上靠近厲旭方向的桌緣上
"什麼~詐賭?"
"是啊,他們使用改裝有電波的手錶,企圖干擾遊戲機台的電子面版,詐取機台所贏的金額。"
"你說,是不是真有這回事?"聽著眼前貌似主管級的人這番解述,厲旭有些吃愣的擺回頭向烔植確認。
 
烔植滿臉心虛的縮回目光,沒敢對著厲旭的點那顆頭,默認這事實。
看著烔植這反應,厲旭真是好氣又無奈的垂閉了一記眼簾,輕嘆一口氣,吞嚥一口口水,遲疑了一下後,再把頭擺回的對坐在辦公桌前的人問著~
"那...你們...打算怎麼處理...才肯放了他們?"
"很簡單,他們贏了多少,就依公司規定的比例做出賠償就行了。"
"那是多少?"
"這份資料寫得很清楚,你自己看吧~"
 
厲旭遲疑拿起擱在桌上的資料翻看,而圭賢依舊不動聲色的站在一邊靜觀一切。
翻過一頁過一頁,厲旭速速掃著頁面裡所圈注的金額,眉間也隨著這數目愈鎖愈深遂,直到末頁上加總下來的金額~~
 
380萬!驚人的數字落至目光中,厲旭瞠目乍舌的,完完全全傻了眼,呆愣著一動也不動的再吞一記口水,哽著就快打結的舌頭,難以接受這數目的脫出一聲質疑"380萬?怎麼會這麼多,我剛才心裡算過了,連50萬都不到,怎麼會?"
"這是依公司規定的比例,凡是詐賭贏來的金額,賭客都必須以十倍的倍數做出賠償。"
"要是付不出這筆錢呢?"
"那我們就只有交給警局查辦~不過公司還是有權向你們繼續追討這筆錢,所以我勸你還是乖乖認帳。"
 
進退二難的,厲旭真是空了腦子,一點辦法也沒有,別說是380萬,光是尾數80萬,就算叫上子瑜姐,也一樣無法拿出來~
可是~真要眼睜睜的讓人把烔植送到警局去嗎?
雖然烔植經常闖禍,但也從來就不曾踏進警局一步,又怎麼讓烔植就這樣抹上黑點,留下不良記錄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