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瑜大班至銀座廳訪客)))
 
"什麼,是 king哥?"
"是啊,而且只有點你一個大班。"
 
進包廂之前,子瑜慣例的向經理請示了解一下,聽著來訪的客人名單,早在二年前就將她果斷封殺的人,現在竟然自己找上門了~
呵~子瑜心裡有著寒笑,king哥是為何而來?這是不需要探索的源由。
威風凜凜,原則在首的 king哥,也一樣的捱不過這情關嗎?
疑愣之中,子瑜的眼裡漸漸流出了一絲笑意~
 
走到銀座廳的門外,子瑜理了理思緒,也整了整衣著。
這開門~即見 king哥就坐在右側方位,中間是大云哥,左邊是李sir
 
"這麼久不見,子瑜還是那麼漂亮。"子瑜一走進,鍾云先行主動脫出一聲招呼
"大云哥你客氣了,怎麼今天這麼賞臉,我真是受驚了!"
"呵~~偶爾見見老朋友,挺好的~"
"那也要有人不嫌棄才行哦~"說著這話,子瑜挑亮雙眸,意味深厚的向著右邊的人影瞥了一眼。
 
鍾云沒有接話,已經替圭賢打開了場面,迎著子瑜抛出的一絲為難,是該由圭賢來接取。
圭賢沒有吭聲,蓋著內心那抹尷尬對子瑜輕輕點了頭,輕露淡淡的微笑~
子瑜冷冷的收回目光,不屑這讓人看著都覺得吝嗇的誠意。
 
”我看還是別客套了,開門見山吧~”二年來因為封殺所堆積的心結,看不見 king哥的誠意,子瑜壓根都不想多拖磨的開堂把話端上口。
 
叩叩叩~三聲敲門聲,這時少爺把酒送來了,也暫時打破了此刻冰封的氛圍,直到少爺慣例的把酒一杯杯呈上都退出包廂後~
 
”我知道這麼來,很冒昩...記得上回我請少爺向妳詢問厲旭家住哪裡時,妳表示要我親自來問妳...”
”是啊,我是這麼說過。”
”那麼...妳現在能告訴我嗎?”
”呵~你現在算不算是在...求我呢?”
 
圭賢啞口停頓著,二年前誇口把人封鎖,而今坐在此地,是不是就為了厲旭要自己打破原則來回應這一句請求?
 
”這麼為難,我看你還是省了吧!”
”那你告訴我,怎麼做妳才肯告訴我?”
”你算了吧!說穿了~厲旭要是願意見你,你也犯不著拉這臉來找我了是不是?既然這樣...我有什麼道理要幫你出賣他?”
 
”看來子瑜是個重情重義之人,阿king,你還是別白費心機了。”一旁,留意著...看出子瑜的堅持,鍾云厚道的插上一句
”你別把話說死...重情重義偶爾也會視情況而定的嘛~子瑜,你說是吧?”銀赫說
”呵~也許吧...不過照目前這個情況...我感受不到有什麼可以大過情義。”
”阿 king,你聽到了~有什麼趕快搬出來,讓子瑜姐好好感受一下。”
 
聽著,圭賢很沉重的打開桌前那瓶尊爵倒上了一杯滿酒,而後端起了酒杯對著子瑜,眼裡流出一絲歉意,擺著嚴肅正視將要說出的話語~
”這杯,不提過往,單純是為厲旭送上的誠意。”語末,圭賢昂首乾盡這杯滿酒.
 
洋酒42%的酒精濃度,在沒有稀釋下這麼直入喉間,圭賢難熬的鎖住眉頭承受酒精帶來的灼熱,為表誠意一滴不流也不滴落的乾下這杯烈酒。
圭賢暗咳了二聲,緩著喉嚨燃燒的痛感,吞嚥一口唾液冷却被這灼熱拉緊的聲帶後,再吐出一口氣款款道出~
 
”我不知道厲旭跟你說了多少,或是妳了解了多少......十五年前在,厲旭走進我的生活,過去我很感謝他在我人生最黑暗的時後,給了我很多溫暖,失散了十年再見面,我很高興有機會回報他曾經所給的一切,而今...我才知道不是只有感激...”吐出的話語到這頓了下來,圭賢吞了一口口水,呼吸一道氧氣鬆緩心口的鬱結,而後說~”能不能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告訴他?”
 
”你說的這些我真不知道,不過---”
”情義變真愛~呵!難得~~”鍾云適時把話搭上,打斷子瑜還沒說完的話。
”是啊,失散了十年都能重遇,這緣份真是注定來的哦~”銀赫也湊一句說
”我知道過去為了喜兒讓妳難堪了,妳開個條件,只要我能做到...我只求見厲旭一面,跟他說清楚。”
”還以為你會為了厲旭放下身段酙酒來跟我道歉~呵!沒想到你拿條件來跟我談?”子瑜笑呵一聲,沒想到在這節骨眼,king還是守著原則
 
”如果我真這麼做,那麼這份道歉,絕對不是出自真心。”圭賢坦白直言的表出真意,而事實上,在喜兒這件事上,只能說是心結,並無對與錯
”你還是認為封殺我是合情合理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
”有些虧吃了就是吃了,你可以不點我的班,但你卻開大口把我封殺,知不知道我被多少人看笑話!”
 
沉默著,到底子瑜說的也是事實,在這件事上,圭賢沒想反駁,也無謂辨解些什麼。
 
”OK~跟我談條件是嗎?很簡單~~給我一個理由,真正封殺我的理由。”
”..........”
”別告訴我只是因為我隱瞞了實情,要知道我身為小姐的大班,是有義務也是必要守住小姐的隱私,你自己做為一個經紀人,沒道理不知道這是最基本的操守,看錯喜兒是你自己不長眼,把我也封殺了,會不會矯枉過正了呢?而真正的理由又是什麼?”
 
對子瑜這番說詞,圭賢真是啞了口,唇口連稍稍微張的反應也沒有,漸漸拉近的眉間,很明顯那是為難的,子瑜就像一把刀,威脅內心那道深鎖的心門,逼著你開與不開
 
”說不出口嗎?呵~每個人都有他的死穴~看來小旭在你心中的影響力還不足以讓你來打破原則,這所謂的愛,何來之有?失陪了!”
 
每個人都有他的死穴...
 
子瑜離開了,可這句卻還停滯在圭賢耳邊迴盪著,字字深入腦髓,
勾著記憶中不想再挑起的區塊,一幕幕殘忍的在腦海中肆虐,
失神的目光,沒了焦點的眼瞳,在被喚起的影像變得驚懼,變得悚然,也漸漸變得害怕,無助...
 
”阿king...”銀赫輕聲喚一聲,小心的護著圭賢的情緒,可一聲無效再一聲~”阿king?”遲疑的呼著名,銀赫的眼裡有著擔憂與掛心
”圭賢!”這是鍾云顯少會以本名這麼叫著阿king
 
耳邊.....圭賢二個字像指令般,拉著圭賢退出那畫面~
圭賢頓愣的回了神,一愣一愣的移著頭,看了看鍾云,也瞥了一眼銀赫
”沒事吧?”
有些為難又帶些尷尬的,圭賢透出藏不住的無奈遙了遙頭,以鼻迂出了一道長長的酸氣
 
”喂,到這都坐這半天了,咱三兄弟還沒乾一杯呢。”
”好像是哦~嘖,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我有點想喝醉呢~”迎和銀赫有心營造的氣氛,鍾云自然的把話接過
”這樣啊,那我們今天就...不醉不歸吧!阿 king,來~咱先乾一杯~”再推一句話,銀赫把酒當歌的試著打散圭賢惱人的思緒。
 
杯酒當歌,人生幾何嗎?無奈這憂從中來,不可斷絕的記憶,豈是酒飲就能一解憂傷...
欣慰身旁這二位知友暖情相送,圭賢輕吐笑意的,接下這份溫暖,一飲手中這杯酒
 
一會~子瑜安排的三位小姐進來了,若雨一樣搭坐 king哥的檯。
再次坐到這位悶客身旁,比起上次,能感覺今晚的 king哥,讓人看著都有種透不過氣來的沉重。
圭賢空著目光,深鎖著眉間,眼眸裡...藏不住的悵然...
飲一杯愣一會,呆一目再飲一杯,反反覆覆重蹈著將酒杯拿起又放下~
坐在身旁,看著 king哥這愁容,彷彿內心捱著某種艱熬,無法自拔。
 
”有心事?”忍不住的,楚在空坐的若雨多咀問一句。
 
聽著~圭賢撇過頭單單只了瞄一眼,而後把頭撇回來的,沒理也沒應...
對上這種冷到爆的客人,若雨真心沒擇,就算是想要試著挑開興致,單看那張充滿傲氣凜然的面容神色,尤其是那雙充滿不屑的眼神...
(媽呀,這人到底是什麼品種啊~)心裡,若雨暗自咒罵著
 
”呃~~你...都這樣抒解心情的嗎?”
”有問題嗎!”
”呵~當然沒問題呀,你這樣發洩情緒很正常,像我哥那種才叫不正常呢~”
”怎麼個不正常?”
”他啊,每次心情不好的時後,就會洗一大堆衣服哦。”
 
圭賢沒接話,不過是他不知道要說什麼,甚至是根本懶得回應。
 
”而且啊,他是拿衣櫃裡面那些乾淨的衣服在洗哦~~是不是很自虐呢?”
”有意思...”
”啊?有意思啊?!我說這是自虐,心情都已經不好了,何苦再傷身呢~~”
”......”聰明的圭賢豈會聽不出指槡罵槐的影射話語,聽著沉默著,倔將的再乾了一杯,就算是自虐也是心甘情願。
 
”就像你這樣藉酒消愁,也是在傷害自己呢!”不知上哪找來的膽子,若雨一句完又一句的,似乎有意激著 king哥來反應
”如果妳不想我發洩在妳身上,我勸妳還是安靜一點。”
”你不會是想把我轟出去吧?是子瑜姐特地叫我坐在你旁邊的,她很肯定的說你不會對我發脾氣的呢~”儘管被king哥放出一聲戒言,若雨還是毫無畏懼的再加一句。
 
很明顯,讓圭賢馬上表出吃鱉的臉色,不耐煩的再拿起酒杯一口乾盡。
若雨挑著眼眉,處之泰然的留意 king哥敗露的情緒。
 
叩!一聲~
突然的,再乾下手中這杯酒後,圭賢使出手勁,握著手中酒杯掛上怒目之光,大力的扣放在桌上~
這一聲震醒了包廂裡,還在一旁和小姐唱歌的銀赫,以及和小姐玩著骰鐘的鍾云,場面凝聚了嚴肅而冰冷的氣息...
 
若雨嚇到了嗎?
雖然有著小驚嚇,若雨並沒有呆傻眼,撐著膽子等看 king哥下一刻反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