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真的要我說嗎?)
"沒關係,你照實說~"
 
待在辦公室,圭賢撥了通電話給小海,想知道厲旭幾天來收到花的反應。
 
(那...我說了你可別生小旭的氣哦。)
"放心,不管厲旭做什麼我都不會生氣。"
(好吧,我真的說了...你送的花小旭全都扔到垃圾桶去了。)
"........"雖然知道厲旭不會給他什麼回應,可圭賢真沒想過厲旭會如此鐵了心,選擇直接扔掉他的心意。
(你~~很失望吧?)
"我只想知道厲旭有沒有打開小卡看?"暫且將失望擺一邊,圭賢只剩下厲旭能看小卡一眼的希望。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king哥,其實吧~怎麼說厲旭都是男孩子,你這麼叫人把花送來讓他多尷尬啊,要說把花扔了也是很正常的。)
"我沒有想到這些。”
(不過那盆花小旭有帶回家哦~)
”真的?”圭賢綻出一笑,欣喜著總算還有一樣心意能牽動厲旭的心房
(是啊,所以你也不用太灰心啦。)
”謝謝...對了,我想問問為什麼你會覺得是小昭給厲旭下的藥?"
(其實我也是猜的啦,就之前小旭不是被客人圍毆嗎?小旭告訴我是因為小昭絆了他的腳才會打翻湯鍋...還有倒紅酒潑到你那次,小旭也說過是小昭頂了他的手,所以我才會覺得...)
 
耳聽小海的解釋,恍然中圭賢這才明白...
沒想過自以為單純用金錢買來的溫柔,會惹來複雜的情感糾結,間接造成厲旭的困擾,甚至是傷害到他。
對這始料未及的過程,要如何來自責小昭給厲旭帶來的麻煩全是因自己而起...
 
 
--------------------------------------
 
這晚,在事隔六天後,圭賢約同鍾云,銀赫以及青青來到寶藍~
知道 king遲早會出現,六天的時間裡,已經足夠厲旭來調適如何去面對。
 
走進大廳,圭賢提著二袋物品,在走上二樓時將手中物品交給了少爺~
”這些是我一點心意,謝謝你們那天看著厲旭,才讓他沒有發生意外。”
”啊~呃~~不用啦~~大家一場同事應該的嘛。”
”我已經買了,這都是剛出爐的蛋塔,這家很有名,你們嚐嚐。”
”這樣啊~~那好吧,謝了。”
 
交過手後,圭賢不忘向周圍掃一眼,落空的目光閃過那失望,僵著臉撇下淺淺一笑後,轉過落漠的身影,進入包廂的走道
 
”厲旭,你不去嗎?”小海提著 king哥交給他的袋子走進小吧枱,走到厲旭身邊將東西擱放在櫃上。
 
幾天下來,看著厲旭一次次把花給扔了,雖然不知道他和 king哥之間發生了什麼爭執,但唯一肯定的,對king哥的出現,厲旭反應是冷漠的,和以前一樣的只想避開這個人。
 
小心探問一聲,小海關心著
”對不起,不能再幫你們拿大筆小費。”
”說什麼話呢,有當是賺到而已,誰在乎!我只是有點不明白,現在他對你這麼好,為什麼你不反而不要了呢?”
”我不想解釋...”厲旭垂下頭,默默拿出毛巾機裡的熱毛巾。
 
小海沒有再問下去,怎麼說都是讓人敏感的話題,既然不想多提,大家也只是尊重厲旭的意思,也重頭到尾都沒讓厲旭到 king哥的包廂服務。
 
(((小昭,紫兒請至銀座廳)))
 
令人詫異的,沒想到從包廂走出來的經理,會傳達了這樣的名點......king哥點小昭的檯?
站在小吧檯裡,正在準備酒杯的厲旭,這心頭不禁打愣了一下,要說去糾結些什麼,是不是因為拒絕了king哥的心意,才讓他回頭找上小昭?還是故意藉小昭來氣他,好讓他吃味呢?
隨著腦子所猜想的可能,厲旭倍感不屑的流露出那鄙視神情,不管是哪一種,對厲旭來說都教他生氣,也讓他更加看不起 king哥這種敷淺的作為。
 
 
在隔了將近二個月再坐回到 king哥的身邊,對小昭來說是感到受寵若驚的。
呈著一雙溫柔的眼眸,在走進包廂的那一刻,目光即是落在 king哥的身上~
圭賢輕輕揚起咀角,給了小昭一個淡淡的笑容,這笑容讓小昭軟下了心房,也暖了久日不見的生疏感。
 
小昭還是一樣的,流露惜日靦腆的溫柔笑靨,嬌羞的坐在 king哥的身邊,靜靜的等著 king哥開口說話
"最近好嗎?"
"還好,你呢?好久不見,還以為你把我忘了~"
"怎麼會。"
"你不再找我,是因為那天我跟你說的話嗎?"
"記不記得第一次我帶你出場時,是為了什麼?"捧上酒杯,圭賢淡淡的品嚐一口
"嗯,我記得~"
"那時,當我開進汽車旅館時,妳很害怕。"
"咳咳,阿king,放我們鴿子的事就講小聲一點吧,不然有人會很難堪哦。"鍾云刻意的咳了二聲,挑著眉梢瞥向銀赫,明槍暗指的提上話語
"什麼放鴿子的事啊?"好奇著,青青處在狀況外的順著話問了一句
"呃~~沒什麼啦,剛剛喊到哪了,我六個三,換你喊了青青~"沒好意思讓尋花問柳的事在青青面前敗露,銀赫趕緊唬弄一句把話帶過,而眼角暗藏的飄向鍾云瞪了一眼。
 
鍾云是故意的嗎?臉上隱隱的挑動咀角,暗自嗤笑銀赫對青青總是擺著不追,卻又默默擱在心裡喜歡~~
 
"那天你給我的感覺很單純,靜靜的,很舒服。"一邊圭賢繼續剛才的話題,面不改色的憶回最初的感覺,道出印象中的小昭,深遂的眼眸裡藏著一絲遺憾~"你說,我的感覺是對還是錯?"
"為什麼問我?你不相信自己的感覺嗎?"
"我一個人出來闖蕩十來年,以為自己眼高識廣,沒想到還是看走了眼。"圭賢迂迴式的在對話中,慢慢帶入了本意
 
"你這麼說~是在告訴我~~你看錯我了嗎?"圭賢這一句讓小昭馬上浮起一股莫名的不安。
"知不知道為什麼我遲遲無法接受妳?"
"如果我沒猜錯,是因為那位十年沒見的朋友,是嗎?"
"嗯,他留下的太多,我無法忘記也不能忘記,我很珍惜他的一切,可是我卻毀了他~"
圭賢心懷感嘆的吐出話語,沒有目光焦點的深遂眼眸滿是悵然。
 
一旁銀赫,鍾云,青青繼續玩著手邊骰子吹牛遊戲,也看似擺出事不關己的模樣,不過各自的眼神中,隨著圭賢慢慢拖出的話語,一打一愣的掛上耳根暗自聆聽著。
 
"什麼意思?發生什麼事了嗎?"
"為什麼妳要這麼做?"
"我?king哥你說什麼?我做什麼了?"見 king哥直接拖出質問,小昭頓傻一眼呵一聲,一臉莫名的把話反問
"厲旭被客人圍毆那次,是不是妳搞的?"淡然自若的,不管圭賢帶到什麼話,所擺上的面容神色,和口氣一樣都是很平淡沒有起伏的情緒。
"我沒有,我為什麼要這麼做?那次我也被客人退檯,激怒客人我何必呢?"聽著,小昭揪起眼眉,一臉無辜的搬出合情合理的解釋
"但是厲旭說是妳害的?"
"你別聽他胡說,他在喜歡你,看到你一直買我出場,他...他心裡忌妒當然跟你這麼說了!"
 
逐漸起伏的對話,在這時後,一旁青青看似幫腔的插上一句,站在同樣是小姐的立場為小昭說了句公道話。
"照小昭這麼說,也有可能哦 king哥,會不會是這當中有什麼誤會呢?我也是做小姐的,這麼做對我們沒好處的。"
"青青,別多事~"身邊,銀赫搭上一句,看似得體的教青青不要介入事端。
 
"知道嗎?他在我最艱苦的時後陪我照顧我,你們說我信不信他?"這一句圭賢面向著青青,正言厲色的說出,而後又再撇向小昭,揪起眉間亮出難以諒解的神情~"你又知不知道他就是我那位十年沒見的朋友,可是你卻在傷害他?"
"什麼?"小昭傻著眼,沒想到厲旭竟然是...
"還不明白?"話到一半,圭賢從口袋裡掏出小小一只透明袋,裡頭裝著幾顆藥丸,圭賢將透明袋放至小昭的面前,接著說~"妳說...如果有人同時吃了這二種藥,會有什麼反應?"
"呵~我又沒吃過怎麼會知道呢?"見 king哥直接端出藥物,頓時小昭慌了心飄閃目光捱著心虛回應著
 
"妳沒吃過?可是你卻讓厲旭吃了,你知不知道他有多難受?"隨著吐出的話語,腦子裡飄上來的,盡是厲旭含著淚光痛苦向他求愛的畫面,難隱心頭那股疼,讓向來冷靜的圭賢這才有了一些些激動
"我沒有,是不是他又跟你胡說些什麼了?"
"有沒有你自己最清楚,但不管你是為了什麼,我都希望是由妳自己承認。"
"我什麼都沒做!"
 
見小昭堅決的否認著,圭賢向一旁三人瞥了一眼,四人彼此的眼神中似乎有著默契
 
"king哥,這事可大可小呢?要是沒證據真是不能隨便誣賴呢~"接到了 king哥的目光,青青立即迎和話題,湊上一句
"妳別插事了"銀赫配合著
"什麼啊,我說實在的嘛~"
"無風不起浪,別急。"一直安靜坐在一邊的鍾云簡捷俐落的搭上話語
"事情沒查清楚,阿king是不會輕易說出來的。"銀赫說出了自己對 king的了解
"啊?你是說 king哥已經有證據啦?"
 
在鍾云銀赫青青三個人盡在一旁看似有譜的搭腔下,小昭愈顯心虛的僵著臉,死撐鎮定地顫晃那雙驚慌的眼眸。
接著三人的話語,圭賢再拿出一塊小小的記憶卡亮在小昭的眼前~
"這裡面有份檔案,是我在前幾天向寶藍索取的監視錄像,很不巧~讓我看到妳走到厲旭的位子,如何掩人耳目的把藥放入酒裡面。"
"真的是你做的啊?"青青小聲的在旁加贈一句,引著小昭來接上這一聲肯定
" king哥,我..."證據在前,小昭哽著咀裡無法再推卸的話語,擺慌眼一動也不動的楚坐在沙發上。
"在你決定這麼做之前,可想過厲旭會有什麼下場?又或是你存心要讓他失態?"
 
被這麼當面揭穿,讓小昭沒臉再待坐此處的站起了身,朝著那扇門跨出腳步。
很快的,青青速速的走到門板前擋下了小昭"喂,妳還沒交代清楚怎麼能就這麼走了呢?"
"你們都知道了我還能說什麼?"
"我們是知道了,但是妳不用負責的嗎?"
"妳想怎麼樣?"
"幹嘛看著我說,受害者是 king哥的人,這話妳應該是對 king哥問。"
 
被青青這麼一擋,沒路也沒擇的小昭,再怎麼不願意也只好死撐著臉,擺出無畏的嬌氣,轉身回頭直視著眼前這位曾經讓自己幻想過將來的男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