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再回到寶藍上班,面對同事們的關心問語,厲旭都是同樣的一句回應
"我只知道醒來時,已經在床上了。"
問他知不知道是誰送他回去,厲旭也只是簡單的一句"我不知道~"帶過
 
不過真不知道,還是有意隱瞞,大家也只是暗自猜想各種可能,但唯一肯定的是~在 king哥將厲旭抱走的那一刻,那雙心疼的眼神,可真是有目共睹呢~
 
至於是誰下的藥,就算沒有證據,在寶藍還能有誰會跟他過不去呢?
怎麼說都是件丟臉的事,厲旭沒好意思也沒心思要自己去質問小昭什麼,
事情傳開了,也只會讓厲旭更沒臉待在寶藍。
就當是神不知鬼不覺,沒有人會再去猜,又或是怎麼來看他~
 
這天圭賢沒有出現在寶藍,厲旭也沒有去期待 king會不會來,
 
”歡迎光臨~”
 
站在二樓吧口,傳來一樓大廳領檯的招呼聲,強仁習慣性的都會走到樓梯桿邊向下探視,看看是哪位客人到來,而其他少爺則是各自忙的忙,沒事的就會站在吧口待命。
 
走進來的是一位年輕人,手上還捧著一束花。看來是小姐的傾幕者讓人送來的花束...
心想著,強仁瞥一眼沒有多留心,在這裡上百位的小姐,那是常有的事~
年輕人捧著花束走上來,直接找上強仁問著
”請問金厲旭在嗎?”
”啊!小旭?”
”呃...是金厲旭...”送花的少年沒聽懂,拿起小卡看一眼,再向眼前的少爺確認一次
”哦~就是小旭啦,怎麼~~這花~~是給他的啊?”質疑著,強仁當真有些傻眼,在這行少說也四年了,從來就不曾遇過有人送花來給少爺。
”是。”
”呃,他在那裡。”強仁轉了個半身,提手指向吧口。
 
正站在吧口的厲旭,見強仁指著他時,兩眼愣了愣,暗自猜疑的想著(不會是我吧⋯⋯)
但也只是完全沒有預警的猜想,壓根都沒想過捧花的少年就真的走到他面前來~
”請問你是金厲旭嗎?”
厲旭僵著錯愕的臉小小聲應了聲”嗯?”
 
從少年手中接下花束和小卡,厲旭真是尷尬到了極點,尤其是少年盯他的那一眼,簡直把他當成異類,充滿好奇的看著一個稀有動物似的~
接著湊過來的,不外乎就那幾隻八卦貓了,當下,厲旭巴不得想立刻挖個洞把自己塞進去...
不對!是挖個洞把花塞進去!
 
”你們幹嘛!”掃過身邊兩旁圍過來的晟晟,包子,小海,神童,厲旭不客氣的問
”等著看小卡啊~看是誰送的啊!”神童果然是八卦之首,逞著好奇馬上就回答
怎麼可能當著大家的面打開小卡,厲旭拿著花束走到大垃圾的面前,抽出小卡猶豫著~
厲旭還是打開了......
 
(這是我最喜歡的花,送給我最喜歡的人-厲旭    圭賢)
 
厲旭看著小卡裡的文字...該感動嗎?
冷漠的目光取而代之的即是鄙視~鄙視這心意,鄙視這行為,鄙視小卡裡的圭賢二個字
厲旭沒有多留戀的往垃圾桶一扔!並將小卡撕了二回一同丟棄
 
------------------------------------
 
待在遊藝場的辦公室,圭賢還在看著他還沒檢視完的監視記錄,
乏味的畫面耐不住打了個大哈欠,圭賢按下了暫停鍵讓自己歇一會。
空下的腦子很快的就飄進厲旭的樣子,想著~厲旭收到花了嗎?
 
雖然,圭賢不會知道厲旭將花扔了,但也猜得出厲旭不會給他任何回應
然而~只要能讓厲旭看見小卡,心意和目的也算是達到了。
 
第二天,圭賢又讓人送花來了,一樣是紫蘿蘭,而小卡上...
(紫蘿蘭代表永恆的美麗,就像你一樣   圭賢)
這次,厲旭沒有看小卡就直接把花扔了~
也當然,圭賢並不知道厲旭是這麼對待他的心意,僅管圭賢沒有多大的期待,
可在心中還是有著一絲盼望,盼望厲旭能夠感受他的誠意。
 
隔了二天後,花又出現了,這回送來了滿天星,整束的滿天星...
(知道嗎?滿天星代表思念,夢境   圭賢)
僅管不同的花種捧在胸前,厲旭還是沒想抽出小卡看一眼,一樣的將小卡撕了二半,連同花束帶著堅決的心再度棄置在垃圾桶裡。
 
在沒有應酬時,圭賢不會刻意來到寶藍,僅僅靠著花束傳達心意,表出思念。
可惜落花有心,流水無意...對厲旭來說,愛都不該是因為發生了性關係後...才開始
不管圭賢做什麼,看進眼裡感受在心中都是種諷刺。
 
-------------------------------------
 
隔天,花店小弟又出現了...
不過這回不是拿著一束花,而是端著一只15公分的小花盆~
(看見素心蘭時,就想買下來送給開朗的你  圭賢)垂著淡然的目光,看一眼小卡,再看這盆素心蘭...耐不住好奇,厲旭抽出了小卡打開看了一下。
 
厲旭被小卡挑起了記憶,沒忘記向來所秉持的初衷,教自己懷著豁達,開朗的性格面對所有的困難,委屈...
然而~可有多久不再有的笑容...這轉折又是因誰而起...
一盆素心蘭沒有喚回失去的笑容,厲旭更沉默了~呈著一臉黯然,這小卡依然在指中擰碎。
不過這一次並沒有像花束一樣將花盆丟棄,姑且擱放在小吧檯等在下班後帶離公司,端著它坐上子瑜姐的車...
 
”這是啥?”身旁一塊待在後座的烔植問
”素心蘭...”
”啥,素心蘭?”
”什麼,素心蘭?哥,讓我看看~”坐在副駕駛座的若雨,一聽見素心蘭,眼開眉挑的轉過來瞧了瞧,將厲旭擱在大腿上的花盆拿過手
”瞧妳這麼驚奇的~不就一盆花嘛!”
 
”你懂什麼,這堪稱是王者之香耶,所有的蘭種裡,沒有一個能比得上它的幽香哦~還有啊,我記得在一部電影裡面,男主角就是用素心蘭拿來比喻他的愛人呢,說素心蘭代表開朗,活潑,就像他的愛人一樣,只要看見素心蘭,就像看見他愛人的笑容一樣,真是太浪漫了~”
真是少女情懷總是詩,樣貌平凡的素心蘭從若雨的咀裡說出,不僅多了份珍貴,更加添了唯美的情詩,若雨溢滿甜逸的笑容,沉醉的讚嘆著。
 
坐在後座的厲旭,聽若雨帶上的話語,心頭小愣愣的挑起眼簾,忍不住飄一眼瞄了瞄那盆素心蘭...想著...king莫名的送來這盆花,其用意是否就像若雨所言?
 
”切~都沒看妳種過花,講得像專業似的,什麼時後妳對花這麼講究了啊~”對上跟自己一樣大的若雨,烔植說話自然的少了敬語,也不帶客氣的吐槽著
”花收多了自然就懂囉~”
”是啊,花痴一個。”
”喂,什麼花痴啊,難道像你一樣啊,沒人欣賞!”對烔植的吐槽,若雨也不甘示弱的把話爭回來。
”妳有毛病,我是男人耶,哪來的花收啊~”
”對哦,忘了你是男人了...咦,哥~你怎麼有這盆花啊?”
”呃...我看它擺在小吧檯那沒人要,就...拿回來。”突然被若雨這麼一問,厲旭頓了一下,隨便塞個理由回應
”沒人要啊?那給我吧~”
”隨便...”
”那謝啦~我還沒種過花呢,讓我養養看吧~素心蘭呢,聽著名字就覺得好美好浪漫哦~”
 
當下的割捨,讓厲旭這心頭不自禁的小揪了一下...
不否認被若雨這番解釋而有了些微的感動,然而~始終揮不開自己的影子,就算觸動了心房,還是被這個根深蒂固的影子抹蓋一切知覺,無視這不應該萌生的感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