揪怒的眼眉直到圭賢退出了房間,厲旭這才慢慢放鬆了僵硬的身軀,吞吞口水喘喘氣,抬眼掃著眼前這空間的擺設~
這是 King的家嗎?擺愣沒有焦點的目光,憶著腦海裡凌凌落落迷迷糊糊的畫面,這眉間又慢慢揪了回來,他和 king...怎麼會...
 
厲旭開始回頭追溯過程,回想到在寶藍喝了些酒,中途覺得不舒服,精神不太好,就去了趟厠所洗把臉,覺得身體很熱,很脹,頭很暈,想吐~
後來看見同事晟晟,漸漸的頭愈來愈暈了,身體也愈來愈熱,意識愈來愈模糊,看見了同事一個個來抓著他,綁著他的手,也看見了king...
 
是~真的看見 king了~~king抱著他上車...
激著腦子將畫面送到這,厲旭吃力的閉上眼輕輕把頭晃了晃,試著想要多抓些畫面⋯⋯
然而~在上車之後,厲旭就再也想不起來後面發生的事了。
 
和 king的相吻,還有身體的接觸,那些感覺和畫面是那麼的不真實,這意境就像做了場夢,那種抓不著觸不到的感覺,可是~~
厲旭試著挪挪身子,感受下體的不適,還有這身光裸,這是鐵一般的事實了,是嗎?
和 king發生的是真實的,不是夢...
 
隨著腦子裡複送的畫面,厲旭不自覺的抿著雙唇,這只剛剛還被 king親吻的咀巴,想著~難掩那羞澀,這是厲旭唯一僅存的真實體驗。
然而,就算所有一切都是真實的又如何?
說到底一切都是為了小時後的厲旭而起...
這算什麼?因為想報答他,所以連這個都幫了?荒繆!
這根本是一場毫無意義的性關係,可笑這所謂的負責,他才不屑這種施捨,更無謂報恩!
 
想著,厲旭情緒又起伏了,站起來慌著兩眼,搜找周圍屬於他的衣服。
衣服找到了穿上了,褲~~褲子呢?還有...內褲...
左看右看怎麼也找不著。
 
"厲旭,你餓不餓?"這時,門外傳來 king的一聲問,讓厲旭猶豫著要不要問 king他的褲子在哪...
"厲旭?"
"我的褲子...還有......內褲...你拿去哪了~"
"在客廳,你等等,我拿給你。"
 
在客廳?有沒有搞錯,竟然在客廳就把我的褲子脫了,那~~豈不是在客廳就...
想到這,腦子隨即浮起想像的畫面,厲旭覺得真是丟臉死了。
 
"厲旭。"站在門外,手掛著長長一條褲子,手裡抓著一條內褲,圭賢喊了聲
"你把衣服丟進來就好了。"
圭賢沒有把衣服用丟的丟進去,也沒有失禮的闖進來,僅僅將手伸進門縫讓厲旭自己拿。
看著 king的手上抓著他的內褲,厲旭有點難為情的速速把褲子取走。
圭賢把手縮回,厲旭也不客氣的再把門關上。
 
"厲旭,你餓嗎?待會我帶你去吃東西?"圭賢沒有離開,停在門外帶上溫和的口語問,
等了一會,房裡的人始終一句也沒回應。
"厲旭?還生氣嗎?"
”........”
”我真的不是有心要侵犯你,當時你很難受,我不忍心看你那麼痛苦才會...”圭賢確實是無心的,每一句也都是事實,可聽在厲旭的耳裡,每一句都在告訴他,king是為了幫他解脫,才會跟他做了那件事。
 
貼靠在門板上,厲旭愈聽心裡愈難堪,禁不住的紅了眼眶,也閃出了淚光~
可悲是嗎?king就連跟他發生關係,還是與愛無關...
 
”我知道突然發生這種事,你很難接受,我會好好對你,不會委屈你。”圭賢試著安慰厲旭,也為這事表出負責的心意。
 
可對厲旭又是什麼樣的感受?圭賢可以說是多說多錯,句句對厲旭來說,都是多餘也是可笑又可悲的話語。
不想再聽下去的,厲旭揉了揉眼眶,吸一口氣喘一口委屈,抿抿咀鬆鬆臉,把門一開
 
”厲旭...”看見門有了動靜,圭賢即是亮著欣喜的面容,但在下一秒映入眼簾的,圭賢再次看見厲旭冰冷的眼神
”你說完了嗎!”厲旭不帶感情的說。
”你去哪?”見厲旭轉身向著門口跨出腳,圭賢下意識伸手勾過厲旭的手臂,這一勾厲旭反應極大馬上撇開,大喝一聲~”不要碰我!"
和昨天風情萬種的厲旭相比,這180度的反差,讓圭賢有些傻了眼。
 
"我告訴你,昨天的事就當沒發生過,我跟你什麼關係也沒有!"
"怎麼可能不當一回事,我們確實---"
"那又怎麼樣,是你自己要做的,我...我完全沒有那個意思。我警告你,不許你再提起這件事!"
"為什麼你要把它看得這麼敷淺?你一點都不珍惜嗎?"
"呵~是啊,我應該要謝謝你,感謝你幫我這麼大的忙解決我的需要,真是辛苦你了。"
"你真這麼看?"聽著厲旭輕挑的話語,圭賢揪起了眉間,深遂眼瞳定住不動的看著眼前人,想起在床上厲旭還不忘叫著他的名字,吐著想念的話語,圭賢怎麼都不相信厲旭是這麼容易的人,是不是在跟他賭氣?
 
逼視的眼神直盯著自己,厲旭心虛的把臉側向一邊避開圭賢想把自己看穿的目光。
"既然你認為我是在幫你,那你是不是應該請我吃頓飯謝謝我呢?"
"你..."圭賢順著話反將一軍,這讓厲旭啞了口,但也為了不讓圭賢有機會藉這件事再滋生任何無謂的糾纏,厲旭放下姿態,順應這要求就請圭賢吃了一頓飯。
 
不過,這頓是讓圭賢傻眼的...
半夜~圭賢開車載著厲旭來到一家鋼琴酒吧,原本希望能藉著這頓飯和厲旭多說些話,告訴他自己的心意,可沒想到在服務生點完餐之後...
厲旭說是要上洗手間,然而這一去就再也沒回到座位上,等了十來分後,圭賢就收到了這麼一通簡訊...
 
(這頓飯的錢我已經付了,以後我跟你互不相欠!)
 
 
--------------------------------------
 
凌晨四點.......
 
回到家裡,站在衣櫃前,厲旭愣了一會,猶豫著要與不要~~
幾分鐘後,厲旭開始一件一件的從衣櫃裡把衣服扔到地上去,兩手抓著大把的衣服走進浴室,
坐在小板凳,厲旭默默安份的搓洗著澡盆裡的衣服,伴隨著心思一件揉過一件
狠狠的厲旭告訴自己,這是最後一次,洗過這一次,不會再為愛讓自己受委屈,也不再為自己傷心~
 
無奈又懊惱的,厲旭洗了第一趟,掠好了衣服,又再進到房間拉開衣櫃的抽屜,抓捧著一大把衣服,似乎~還沒能洗去這煩燥的心思~
再次坐在小板凳上,情緒隨著手中一件過一件像泡沫一樣愈搓愈雜亂,厲旭生氣的抓著衣服使命的往盆裡一砸~"混蛋!"
 
真是一點都不懂愛的混蛋是嗎~
king哥再好,所做一切都不在愛的基礎上,依舊背負著少時的情義,
就算是跟他發生關係,都要扛著所謂的責任...
而自己就這麼下賤的送上門,才逼得 kinr不得不跟他做是嗎!
因為看他難受痛苦的樣子,才逼得 king來幫他是嗎!
這刻厲旭好恨,想著過去和現在,king 都只是為了情義,責任!
 
可是圭賢又怎麼能明白厲旭在乎的是什麼?
待在鋼琴酒吧,在收到簡訊之後,看著瑩幕這串字,和厲旭的眼神是一樣的,一樣的冰冷~
靜著~感受於厲旭的感受~漸漸地圭賢笑了~
 
為著厲旭丟出的冷漠而笑,為著厲旭溫暖的笑容而笑,
為著厲旭害澀的可愛而笑,為著厲旭生氣的模樣而笑,
腦海裡憶著多樣的厲旭,圭賢臉上揚起的笑容變得甜逸~
 
最後,桌上的餐點,圭賢帶著滿足把它吃完了。
不是因為肚子餓著,而是~~順著厲旭的指意,
不拖不欠嗎?那就讓一切就回到起點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