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藥性似乎還遊走在血液裡,讓厲旭慾求不滿無法自制的貼上吻唇也貼上了自己的身體,環扣的雙手慢慢滑到厚厚的背胸,掌心裡釋出那份渴望~
"給我~~"
"給....."圭賢有些傻眼的,厲旭要他給他?
再次披著滿身慾火,厲旭心急的解著圭賢褲子上的腰帶。
"厲旭..."慌神的,一時間圭賢還沒能反應著
"我要~~~"擱在咀邊的唇口再次貼回,探出小巧的舌頭鑽入唇縫裡,放肆的在圭賢唇腔裡親舔吸吮,解開的褲鏈,厲旭大膽直接把手伸進褲底,撫摸著圭賢的下體,如此觸碰讓圭賢忍不住發出一聲低沈的嗯喘~
 
圭賢深吸一口氣,捧著厲旭的小臉把吻瞥離,吞下唇裡厲旭殘留的甘露,沉重的迂出一道長長的氣息,握住那小手,輕呢一聲~"厲旭,不要這樣~"
厲旭沒聽進去,將瞥離的唇口順著咀角一親一舔的滑至脖子,鎖骨,吻著結實的胸膛,厲旭惹火的不斷挑逗圭賢敏感的身體,含著耳根,溜出小舌在耳垂上挑著吻著吸著,小手更放肆的撫握在圭賢的尖挺上擺動。
 
怎麼能忍得住如此誘人的愛撫?幾經憋悶著低沉的喘息,難忍被厲旭擦出的慾火,圭賢不再矜持的提手捧回厲旭的臉龐,一口含住一再玩火的小咀,探出舌根鑽入唇腔狠狠的纏住小舌。
 
"唔~~嗯~~"突如其來的攻勢,厲旭禁不住的嬌喘,惹火的聲線激著圭賢再也壓不住憋蓋的慾火,伸手插入底褲退去厲旭身下的衣物,也脫下自己的褲子,圭賢跨進一腳將厲旭的兩腿頂開,捧握分身找到那私密的洞穴,不帶心急溫柔的頂在穴口揉搓著。
 
"嗯..."從來不曾被觸碰的地帶,厲旭敏感的嗯了一聲,不自覺的拱起了小腹,抵著分身飽滿的小頭~
"我要..."等不及的空虛,厲旭吐出一聲渴望,等著人來將自己填滿
圭賢不拖磨的把腰一挺,將分身推入厲旭的身體裡~
"啊~~嗯~"厲旭揪著眉間痛快的叫了一聲,在藥性的催化下,麻痺了初次被侵入的痛楚。
 
感受著埋入的分身被肉體緊緊捆綁扎實,這是厲旭的第一次嗎?
浮起的念頭唯恐弄傷了厲旭,圭賢不再推進更深的內壁,慢慢在厲旭體內輕微的抽動著
 
"嗯~~嗯~~king~~"圭賢溫柔的輕推,讓厲旭覺得很舒服,滿足的嗯著飄柔的歡愉聲
"厲旭...痛嗎?"
"嗯~~"吐著嬌柔的聲線,厲旭輕遙著頭,沈醉的享受慢慢深入的快感。
 
感覺厲旭的身子慢慢鬆軟,圭賢放心的將分身埋進更深一尺,開始加快的在體內進出
"嗯~~啊~~~嗯~”陣陣酥麻的快感,厲旭忘情的叫喊著,躺在沙發上讓厲旭完全沒有脫逃的空間,任由圭賢托著腰肢來回的在穴內放肆~
”嗯...king...不要...啊...”聽著厲旭哀出了求饒聲,圭賢慢慢的停了下來,傾下身子輕撫著小巧的臉龐,圭賢帶著濃濃的情絲深深吻了一口後,退去分身將厲旭騰抱起來,進到房裡去,讓厲旭舒服的躺在柔軟棉床上
 
”king...我好想你...”平躺在床上,厲旭亮著迷眸的雙眼似有若無的看著身上的人,吐出內心思念的話語。
滿足著從厲旭親口說出的想念,圭賢情不自禁的烙下吻唇,溫柔而深情的吻著身下人兒,圭賢把吻帶得很溫柔,輕磨著二片柔軟的唇瓣,微微探出舌尖遊移在唇縫中,親一口吻一下,再慢慢的伸進唇腔裡,吸舔甘甜的唇液,挑挑小舌邀著它和自己在唇裡相會,煽情的交纏著。
 
圭賢一邊包圍著柔軟嚐著小咀裡的美好,一邊輕手擱在厲旭的胸口上,由上而下一粒一粒的將衣釦解開,有一下沒一下的輕觸,厲旭不自覺的縮起小腹,頂著心口索求這輕微的貼靠,圭賢把手伸進領口滑至肩臂往下一撥,褪去厲旭身上的衣服,摟在腰間輕柔的撫摸著厲旭的背椎,腰臀...
 
這是圭賢第一次撫摸男人的身體,感受著手裡的觸感,沉醉著~厲旭光滑的肌膚一點也不輸女人的柔嫩,圭賢一點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同~
暖暖的大手慢慢滑至大腿,圭賢試著像愛撫女人一樣,順著大腿往裡觸碰,摸索著神秘的洞穴,感受扭動身體的反應,探入一根手指~
"嗯~"厲旭好敏感的喘著輕吟的聲息,彎著膝蓋拱起小腹想要的更多,圭賢再伸進一指,再加一指,試著讓厲旭適應指上張力,輕柔的在內膜裡抽動
 
"啊~嗯~~嗯~~"陣陣酥麻不斷的飄上腦門,讓厲旭意識喚散的不斷發出忘情的呻吟
"我要...嗯...king...我要..."聽著厲旭求愛的話語,圭賢將手指抽出,跨進大腿間,往裡挺進,用自己的肉身滿足厲旭的慾望,讓分身溫柔的埋在體內律動
"啊~~嗯~~啊~~嗯~~嗯~~"止不住的吟呻,飄然昏炫的聲聲叫喘,厲旭完全浸在圭賢肉體的駕馭上,幾進深入幾經淺出,抽著厲旭柔嫩的內壁頂在深穴裡的敏感,
直到厲旭再次洩出白白的晶瑩
"嗯~~"看著厲旭滿足的面容,等著厲旭軟下身骨,圭賢這才開始滿足自己,慢慢加快速度也加大了擺動,有些粗魯的在花穴裡推著頂著
"啊~~嗯~~不要~~嗯~~不~"嬌柔的呻喘和著低沈的吼聲,圭賢帶著分身推進更深處,把愛的晶瑩注入體內
 
"厲旭..."輕呢一聲,圭賢俯下身親吻那只還在微微喘息的小咀,吻了好一會,感覺到小舌不再來反應,圭賢鬆了口退開吻唇後,才知道厲旭已經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小心呵護的輕手輕腳將厲旭捧抱在懷裡,貪心的多親了幾口,而後抱著他走進浴室將他輕放在浴虹裡,圭賢貼心的給厲旭洗了個澡,沖去白白晶瑩流在身上的黏稠,
抹著紫蘿蘭芳香味的沐浴乳,不止厲旭的身上充滿著紫蘿蘭獨有的幽香,整個浴室也充滿著香氣,而圭賢~最喜歡這種淡淡的幽香,讓他聞著很輕鬆很舒服。
 
能感覺厲旭真的很累,僅管這麼揉搓著沖洗身體,厲旭依然睡得沈穩一意識也沒有?
這讓圭賢更心疼了,看樣子厲旭吃進的藥力真的不淺,也思索著究竟是誰給他吃了這些藥?
倘若真如小海所言,小昭為什麼要這麼做?是想讓厲旭出糗嗎?熟不知這樣做對厲旭來說有多難受,要是那班少爺不在場,厲旭又將會變成什麼樣~
想到這,圭賢真是不敢再想像那些可能,也慶幸厲旭有這班同事看著,才能讓厲旭平安的在他身邊~。
 
時間,晚上6點........
 
幫厲旭沖洗乾淨後,圭賢暫且讓厲旭泡在浴虹裡,而自己也順便洗個熱澡。
沖洗時,圭賢不時的看著厲旭,就怕一個不留神,讓厲旭不小心滑至水裡嗆了鼻。
一會又擔心浴虹裡的水不夠熱,怕厲旭著了涼,圭賢打消想洗頭的念頭,速速的洗完一身澡後,先是自己披上睡袍,再把厲旭從浴缸裡抱起來,趕緊再用長長的浴巾裹著懷裡的人。
冷熱的溫差為取一絲溫暖,厲旭不自覺的埋縮在圭賢溫熱的胸膛裡蹭了蹭,拉著圭賢身上的衣袍撫在小臉上取暖。
圭賢停下腳,看看厲旭磨著胸口小巧可人的模樣,萌然一笑這心頭好暖,深遂的眼瞳裡流露的全是寵溺~
 
抱回床上後,打算拿件睡袍幫厲旭穿上,可這手一鬆,揪抓在衣袍上的手拉得更緊了,圭賢揚著深情眼眸微綻笑容,握著些許冰冷的小手揉了揉,脫下睡袍反穿到厲旭的身上,再鋪蓋保暖的棉被後~圭賢這才輕手輕腳的慢慢退開身子
 
感覺到身邊的溫熱漸漸不見了,厲旭像個孩子似的挪著身軀把手一披,蹭著蹭著又窩進了胸膛裡取暖~圭賢沒擇,只好暫時讓自己光著身子一起窩在棉被裡,由著厲旭纏著他的身體
 
時間7點.......
 
厲旭依舊睡得香熟,沒有一絲睡意的圭賢,就這麼靜靜抱著懷裡的人,偶時撫撫厲旭的後腦勺,偶時輕捧著小臉,滿足的看著厲旭沈睡模樣,每一眼每一觸,對厲旭的愛都在內心一點一滴的加溫。
 
凌晨2點........
 
原本就不帶睡意的陪著厲旭躺在床上,圭賢在小睡了幾小時後,不變的姿勢讓他不太舒服,也趕走了睡意~
圭賢輕輕迂吐胸口的氣息,看了看懷裡還瞌著眼睡的厲旭,又一次的寵溺看著,撫著,輕摟著~擱淺在背腰上的手漸漸起了貪戀,愛不釋手的輕輕撫摸厲旭光滑柔軟的身子,這只唇口情不自禁一傾一傾的貼上小咀,一張一合磨著乾滑唇瓣,慢慢的挑進唇縫裡,厲旭似乎有了些微的反應,微微張開唇口放著舌根來騷擾小舌。
 
圭賢吻得很保守,淺淺的挑舔著小舌,吸著唇裡的香甜,雙手極微輕柔的撫在厲旭的腰間,
漸漸的厲旭的小咀停下來了,垂蓋的眼簾也慢慢的撩起...
迷眸的雙眼愣了愣,驚見於一張大大的臉近在眼前,而自己的咀巴正被這張臉親著...
 
瞬間!厲旭放大眼瞳瞪愣短短的一秒,撐起兩手大力一推
"你...你在幹什麼..."恍忽傻眼的,沒能反應圭賢就在眼前,還吻著他?厲旭慌慌亂亂的急退身子
"厲旭,我⋯⋯"
"你怎麼會在這!"厲旭驚慌的撐著兩手想坐起身,這一坐赫然感覺到腎骨刺痛著,闷不住唉了一聲
"怎麼了,是不是痛著了?"
"你...你對我做了什麼了!!"問著,厲旭低頭一瞧,提手拉拉身上的衣袍,看見袍裡一身赤裸,依晰的畫面頃刻間掃回腦門,以為只是個夢,不敢置信自己真的光著身體和 king...
"我...我們..."一時間,厲旭呈現如此激動的反應,讓圭賢這當下不知道該怎麼來解釋。
 
嚥著哽在喉裡的唇液,厲旭一愣接一句的凌凌亂亂斥著聲聲話語~"你~你看你光著身子好噁心啊~~你還碰我~你~~你怎麼可以~~下流!"
 
心雖然急著想解釋,可看自己一身赤裸,圭賢一邊走到衣櫃拿衣服穿,一邊解釋著
"厲旭你冷靜點,昨天你被下了迷藥,所以---"
"你~~你怎麼可以對我做出這種事~~~"
"不是我給你下藥的~是小海通知我,我就先載你回來。"
"那你就是趁人之危了,卑鄙!你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就碰我~你~~"
"你不要誤會,我沒有那個想法,只是你迷迷糊糊的一直親我,抱著我不放,我才---"
"不要臉!你碰了我還這麼說。"
"我真不是有心要侵犯你~但是你~"
"你都做了還不承認,無恥,無恥!"沒留意的,退到床緣的厲旭一個倒傾直向後栽
 
"厲旭..."看見厲旭整個人連同手抓的棉被跌下床,圭賢下意識的連忙爬過去~"怎麼樣,你有没有摔傷?"
"走開,你不要過來!"
"厲旭~"
"你再動我叫了!"
"OK,我不動。"圭賢垂一眼嘆了口無奈,不想再被厲旭誤解,甚至看成了無恥之徒,圭賢耐心的解釋著
"如果我真的心懷不軌,我身上怎麼會有你的吻痕?"
 
聽著圭賢的解釋,厲旭恍然一看,傻愣的看著自己留下的.....吻痕...厲旭又羞又難堪的僵著泛紅小臉,拉長音的大叫一聲"啊~~~"
突然的大聲吼叫,圭賢為這忽來的震憾小驚了一下,緊接而來的即是厲旭又扔又丟的隨手物
"你走~~~你走啊~"
"厲旭,你不要激動,我會負責的~"
"誰要你負責,我才不要你負責,你也休想要我負責,你給我出去,出去啊!"
"好...好...我出去,你不要生氣了。"見厲旭又激動起來,圭賢真是沒擇的,乖乖退出房間,好讓厲旭先冷靜下來。
 
也許,當厲旭冷靜下來了,就會想起昨天下午發生的事,想起他是怎麼照顧他~呵護他,滿足他...
 
關上了房門,站在門外,隔著門板想著裡頭的人
這刻~僅管吃著悶虧,這心頭並不悶,不論厲旭怎麼想,圭賢只知道他是他的人了,他會負責,會好好補償他,疼他,愛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