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king哥,我是小海。”
”小海?厲旭怎麼了嗎?”
”今天是公司尾牙宴,厲旭喝了些酒,他現在很不對勁,我們壓不住他,你快來吧~”
”好...在...在寶藍嗎?”
”是啊,我們在後門等你,你快來,他現在很難受...”
”我這就去。”
 
速速的,結束這通話後,圭賢這是完全無視在場的友人,滿腦子都還停在小海電話裡所傳來的訊息,外套一提鑰匙一拿,就把門直拉開
 
”阿king,這麼急,你要去哪?”
”厲旭出了點事,我去看他,你們...自便吧,我先出去了...”不等銀赫回應,圭賢沒多一刻停滯的匆匆出了門
 
”呵~這小子,好像忘了這裡是他家哦~”
”挺好的...差不多要開竅了。”
”啥?”
”沒事~~走吧,咱出去吃頓飯~”
 
--------------------------------------
 
十萬火急的這心頭,踩著高速駛過條條大路,靈敏的操控方向盤穿梭在街道,在原本半小時的路程,圭賢僅僅只花了十五分就到達了寶藍。
 
開到寶藍後門,圭賢立即下了車,朝門走進~
”king哥,這邊~”早已待在後門口等候的強仁,一見身影趕緊呼了聲。
一踏進後門就見厲旭靠坐在牆邊,雙手雙腳都被童軍繩捆綁著,圭賢心頭一揪,鎖住眉頭的質問了一聲”為什麼綁他的手?”
”不綁不行啊,我們壓不住他。”
 
"厲旭?"看著厲旭一臉難受的模樣,圭賢滿是心疼的蹲下身,提起兩臂輕手搭撫在厲旭的肩臂上。
在圭賢一聲輕喚下,厲旭撐起頭來,有力的緊緊縮著兩道眉梢,掛著一雙意識喚散的眼眸,胸口一陣一陣有一聲沒一聲的頓喘,艱難的從喉間哽出了一聲king。
如此折騰的面容,圭賢好心疼的加重了手掌力,內心有著強烈想保護厲旭的使命,可這雙手却不知內心的渴望,盡是傻傻的只懂得釋出掌心裡的疼惜
"怎麼會這樣?"
"不知道,本來看他還好好的,後來他說要去趟厠所,我看他樣子好像不舒服,就叫晟晟去看看他~結果就~"強仁說
"我在包廂找到小旭的,看見他就蹲在沙發那裡,他說他不舒服,頭很暈很脹,一會又說想吐,可是又吐不出來~"被厲旭的樣子有些小驚,晟晟心有餘悸的重述了一次
"他是吃什麼不乾淨的食物嗎?"
"他今天心情是有點不好,喝了不少酒,不過要說酒量差也不至於這樣吧!你看他下面小弟弟脹得很呢,你們說會不會是小昭搞的鬼?"小海心存質疑的回應著
 
"小海,別亂說~" 
"可是你們不覺得奇怪嗎?好好的怎麼突然變成這樣,要說吃到不乾淨的東西,我們也都吃了啊,不是嗎?要我猜,一定是有人偷偷給他吃了什麼壯陽藥的~~"
"別說了~沒證沒據的,有什麼誤會都不好!"雖然小海的推測令人懷疑,但沒有實質證據為避免不必要的事端,身為組長的強仁只能端出事實,照理勸說。
"我還是先把厲旭帶走吧,你們~~這事別讓人知道了。"
"那當然了,不然也不會趕緊叫你過來啊。"
 
結束了對話,圭賢一手伸過背身,一手搭在胳膊,使力一撐的站起身子,將厲旭抱在胸前。
再看一眼,懷裡的人微微顫著身骨,把頭埋縮在胸膛裡尋找一絲暖氣,圭賢的心又是一陣揪疼~不再拖磨的趕緊將厲旭抱上車~
 
"king哥,你幹嘛~"跟上的小海,見 king哥一坐回到駕駛座後,就想拆開厲旭手上的繩子,小海連忙的伸手擋下
"這麼綁著,他很難受的。"
"他現在可是慾火婪身耶,你要是解開的話,這車子你想都別想開了。"
"呃~那好吧~"
"趕快帶他回去,看看有沒有什麼鎮定劑,先讓他靜下來,應該會好點的。"
"好~小海,謝了。"
"別客氣了,快走吧~"
 
車子開走了,可要開去哪呢?
king 並不知道厲旭的家住在哪,如果直接載他回自己家裡,厲旭一定會生氣...
畢竟不輕易讓人知道家住哪的人,自然不是隨便的人~
可是聽著身邊厲旭痛苦的唉叫聲,圭賢顧不了那麼多,還是選擇開往住家的方向,就算厲旭生氣,也等他清醒再解釋了。
 
車子駛進了大樓停車場,圭賢將厲旭騰抱在懷裡,按上內門鎖後,搭乘電梯上了樓。
"好難受..."使著小小力氣的掙扎著,厲旭渾身不適的在圭賢的懷裡扭動著身軀
"厲旭,再忍一會,回到家我再給你解開繩子好嗎?"揪滿愁容,盯著樓層顯示,圭賢心急的要電梯加快些。
 
總算來到了13樓,走到家門外,看著騰抱在懷裡的人,圭賢困擾著空不出一隻手來插上鑰匙把門開~~看了看,圭賢俯下身軀,只好先將厲旭放在地上了
不過這手一鬆,厲旭滿是驚恐的扣住圭賢的頸脖"不要,不要把我丟下。"
"只是開個門,我不會把你丟下的。"
"不要!"似乎,厲旭的意識並不清晰,僅僅靠著肢體來反應,不管圭賢說了什麼,怎麼也不肯鬆手。
"好,好...我不走開。"哄著不帶安全感的厲旭,圭賢沒擇的維持這不動身也不離身的姿勢,試著把手伸高高的插入鑰匙將門打開。
 
咔擦~門開了,圭賢鬆了口氣,把厲旭再騰抱起來,抱到沙發前輕輕把人放下,而後回頭將門關上,走進小吧枱端了杯溫開水放在沙發桌上,再到浴室滾了條熱毛巾,幫厲旭擦了擦冒了不少汗的小臉後,圭賢這才鬆開了厲旭手腳上的繩子。
 
呈著像似沒睡飽的眼眸,在手腳得到解脫後,立即揪住眼前的人,渴望似的貼上身,把頭埋在圭賢的頸脖裡蹭著,吻著...
圭賢沒有慌了心,很淡定的把厲旭撐離胸前,架著手臂將他棲在自己的胸前。
"厲旭,來~多喝些水,你會清醒一點。"
以厲旭的身體反應,就算沒有實質證明,也大概能斷出應該是吃了類似迷魂藥或是威爾剛之類的壯陽藥~對這樣的情況下,除了讓厲旭多喝些水,沖沖體內藥性發作之外,圭賢是別無他法・
 
可是真能束手無策的呆看厲旭幾近崩潰的死撐著嗎?
圭賢的冷靜怎麼抵得住一個擺明是失去理智的人
端到咀邊的這杯水,根本沒有喝的念頭,頭一掙手一揮,撥下杯子灑了一身水
厲旭小憐楚楚的揪抓著圭賢的衣領,張那渴望的雙唇伐討般的吞著唇裡的乾澀,索求唇口上的滋潤~
 
"厲旭..."疑愣的,看進厲旭迷眸的雙眼,雙手打顫的抓著自己,圭賢心慌的抱著懷裡的人,不知所措 ⋯⋯
厲旭自己貼上咀不等人來回應唇上的渴望,貼著不帶反應的唇口親了親。
圭賢愣著雙唇,在厲旭不帶清醒的意識下,如何教自己來反應這一吻?
 
幾下唇上的柔軟貼靠,承受體內不知明的藥物作祟,厲旭難受得退開唇口,垂下頭無力的窩縮在圭賢的懷裡,抵著一身慾火一陣一陣的迂喘,無力的喘著,晃著就要令他感到窒息的腦門,幾近瓦解的意識使命抓捏圭賢的衣服,呈著水汪汪的眼瞳痛苦的哀求著~
"我好難受,幫我...幫我..."
"我~我怎麼幫你?"
"幫我,幫我啊~"厲旭慌亂的扯開圭賢身上衣服,歇斯底里又哭又喊的發洩著體內血脈噴張的灼熱感。
"好,幫...我幫你...別急..."圭賢嚥下唇裡的唾液,看著捧在手裡的厲旭,雖然咀裡說幫也真的想幫,可要怎麼幫?
 
目光往下看,厲旭的分身脹得直挺~
遲疑的,圭賢遲疑的把手一愣一愣的貼在厲旭的硬物上
(可以這麼碰他嗎?)猶豫著,不敢大膽的直接撫握,圭賢隔著衣褲輕柔的撫著厲旭的尖挺
"嗯~~"輕柔的觸碰下,厲旭好敏感釋出一聲嗯喘,揪抓在衣服上的手拉得更緊了。
 
不忍心看厲旭一再痛苦的承受這一身火熱,圭賢不再遲疑的解開厲旭的褲頭拉下褲鏈,把手伸進底褲撫握著尖挺,慢慢來回的揉搓,試著幫厲旭傾洩爆張的分身
"嗯~~啊~啊~~"感受被愛撫的快感,禁不住的一聲喘一聲叫,厲旭發出毫無掩飾的呻吟。
 
這樣維持了好一會,遲遲無法洩出血液在體內不斷瘋狂的竄流,圭賢的愛撫所帶來的灼熱反讓厲旭愈來愈難受⋯⋯
"不~不要,我出不來~~好難受~~"厲旭揪著一臉委曲,閃著淚光,顫著啜泣聲,頻頻遙頭的哀求著"不要~~你不要再用了!"
 
納悶地,不明白為什麼無法讓厲旭一解而洩?
看著厲旭更加難受的面容,圭賢有些心慌的將人緊緊擱進懷裡,深遂的眼眸溢滿疼惜,無助的小臉讓圭賢看著好心疼,貼著小臉不自禁的在臉夾上親了一口
冷靜的,圭賢再次撫握厲旭的分身,試著以愛撫的方式,親親厲旭的小臉,耳垂,脖子~
 
”嗯...”能感覺厲旭的身子放鬆了一些,圭賢多加幾分溫柔,讓厲旭能感受身體被愛撫的觸碰,加深情慾來洩傾這團慾火。
”嗯...啊...啊...”厲旭開始急促的連聲叫喘,圭賢沒有鬆懈,由著厲旭揪抓胸口,繼續套弄分身加快節奏。
”啊...啊.........嗯...嗯...”高至雲端的快感,止不住的撩人吟聲線,一聲比一聲更飄渺更銷魂~~厲旭定住了身子,夾著快感釋出白白的晶瑩。
 
慢慢的厲旭軟下了骨子,喘著柔弱的氣息棲在圭賢的胸懷裡,細聲吐著滿足含蓄的悶嗯聲,圭賢輕手捧起厲旭的臉龐,凝視一雙喚散嬌媚的眼眸。
(厲旭……)圭賢幾吞口裡的唾液,壓著身體暗自燃燒慾望,在心裡圭賢警示自己,絕不能在這個時後做出任何傷害厲旭的事,但是...抱在懷裡的人...
 
"嗯~king~~"慾火還未退散的厲旭,再一次的勾著圭賢的頸脖,不害羞的迎上雙唇,親著吻著,小露舌尖的挑著圭賢的唇葉。
面對厲旭再次送上的柔情,到這一刻圭賢已經無法再瞞蓋自己內心裡對厲旭早已存在的情絲。
這一吻,圭賢吻得保守但也吻得深情,一張一合都在釋出對厲旭所堆積的愛戀~
圭賢矜持著,忍著想伸入唇裡的慾望,這才知道自己有多想擁有厲旭的一切。
僅管如此,圭賢還是壓下了想佔有的念頭,到底厲旭還處在不清不楚的意識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