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叮咚叮咚!!!!!
 
緊湊的門鈴聲,在室內的空間一響一響的隔外刺耳,昨晚在清吧喝了些酒的圭賢,從房裡懶懶的走到門口把門開...眼一撇,對門外出現的鍾云,圭賢一點也不意外,因為錘云就住在他樓下11樓,沒多理踩或一聲招呼,這就轉身走到小吧檯給自己倒了杯開水喝~
 
"咖啡,謝謝。"來到圭賢家,鍾云就像走進自己家一樣,一入門就走到沙發上坐下來,瞥見圭賢走進那小吧檯,也不客氣的順帶吩咐一聲。
雖然是八百年就有的毛病,可每一次聽見鍾云這麼不請自討,圭賢依舊改不掉那小愣眼,控制這雙不是很情願的手,還是把咖啡給沖了。
 
"剛剛收盤,那小子被逼斷頭了~你說他是沒錢了,還是被他老爸發現了呢?"
"你這是明知故問。"
"呵,不錯啊,腦子挺清醒的,還以為你被愛沖昏頭了。"
"你~~為什麼這麼說?"一個字(愛)頓時讓圭賢有些訝然的撇一頭看向鍾云,明明是身邊沒有女朋友的自己,不明白為什麼鍾云會把這字眼放在他身上?
"沒感覺?"擺著一雙再明顯不過的質疑眼神,不以為然的看著圭賢這副還處在不知所以的模樣,鍾云挑挑眉梢,輕動咀角夾藏著一絲嘲諷的笑意說"呵,那就當我在跟你開玩笑吧~"
 
開玩笑!總是拐彎末角的明指暗諷,圭賢又怎麼會不清楚鍾云話中指意。
有所謂無風不起浪,支字不曾提起的感情事,有此一說是否代表自己的行為像是一個戀愛中的人?
 
"云哥,我~~真的讓你以為在~~談戀愛嗎?"
"呵~都跟你說開玩笑了,你當真嗎?呵~~莫非是被我說中了呢?"鍾云潚灑的笑著說
"不是。"圭賢雖然很肯定的回答,可這聲不是卻不自覺的藏著心虛
"那就好了,何必在意呢?"既然圭賢肯定了,鍾云也不多反駁的迎和他。
 
鈴鈴~~鈴~~手機響起了來電鈴,切斷了圭賢還想說的話語。
看了看桌上擱放的手機,圭賢吞一口咀裡的唾液把話暫且嚥回了喉裡,拿起電話瞧一眼,是銀赫打來的?
"嗯?"
"起床了沒?"
"有事?"
"青青來這找我,說要親自跟你道謝呢。"
"上來吧~"
叮咚叮咚!!才結束了通話,這手機還沒來得及擱放,門鈴聲就跟上了。
瞥一眼那道門,沒意外應該是赫哥和青青早就來到門外才打了這通電話~
 
" king哥!"這開門,青青揚滿甜甜的笑容,對著她心中所景仰的哥哥打了聲招呼。
對這抹笑容 king並沒有回應太多的熱情,僅僅淡淡的微笑一下
"瞧你一副沒氣的,剛睡醒?"難得青青來一趟,銀赫對 king這冷漠可不滿意。
圭賢沒有多回應,直接走進小吧檯,順口問了聲"青青,咖啡要嗎?"
"好啊。"
"我奶茶,謝謝。"和鍾云一樣的,銀赫也不客氣的不請自討
 
"云哥,這個是送給你的~"青青將手提的二紙袋,拿了一個亮在鍾云面前,鍾云接過手後,青青又再走到小吧檯,隔著桌板將另一紙袋騰至圭賢面前~"~ king哥,這個送給你~"
"幹嘛這麼客氣。"
"多虧你們用盡人脈幫我媽找到一顆腎,又幫我付了所有的醫藥費~這只是我的小小心意,你們可別嫌棄哦~。"
 
青青是銀赫旗下的小姐,從事這個行業無非是能讓自己方便照顧需要天天洗腎才能維持生命的母親,剛開始銀赫對青青使有好感,很欣賞青青有顆善良孝順的心,因此銀赫懷著想幫青青的心,請求圭賢和鍾云幫忙搭線,看看能否找到一顆腎,好讓青青能減輕身上的擔子。
 
青青得知後,對母親的病情充滿希望,因為她知道以圭賢和鍾云的人脈,一定可以找到適合母親的腎~~銀赫沒有看錯人,青青的確有一顆善良的心,在一次無心聽見銀赫講電話的內容裡,圭賢要銀赫找一個信得過的小姐去媚誘一位叫陳家揚的人,為此~青青自己向銀赫提出做為交換的條件,如果銀赫不接受,她也不會接受他們來幫忙找腎的事。
 
針對這件事,圭賢心裡對銀赫是有愧的,不過銀赫也沒有任何怨言,只怪自己講電話的時後,不小心被青青聽見了。
到底在情理上青青是自願的,而且重頭到尾三人都沒有讓青青花到一毛錢,這對青青來說,已是莫大的恩情,更無謂犠牲。
 
"怎麼會~~來,你的咖啡,還有~"圭賢順帶的將泡給銀赫的奶茶也端上桌,並給了青青使了個眼色,要青青端給銀赫,而圭賢也給自己泡了杯咖啡,來到沙發和大家一同坐在客廳閒聊。
"赫哥,你的~"
"泡好啦,呵~謝謝。"每每對著青青,銀赫總是洋溢著充滿朝氣的滿足笑容
"看看你這丫頭買什麼給我。"鍾云取出手提袋裡的方盒子,拆開一瞧~"哇,是圍巾啊!"
”我想了很久呢,天氣冷了~圍條毛巾也暖和多了,還有啊~云哥你這麼會穿衣服,我怕自己挑的不上眼,所以就挑圍巾囉~怎麼樣,喜不喜歡?"
 
"妳送的,再難看都要說喜歡囉~"
"討厭啦!到底怎麼樣嘛~"
"漂亮,真的很很很很很喜歡,這樣夠不夠誠意?"
"這還差不多~~~king哥,你也看看啊。"
"好。"迎和這氛圍,圭賢也拆開了方盒,和鍾云一樣的,也是一條圍巾
"king哥尤其是你,每次看你穿的衣服都是素面的,要是有條圍巾搭配一下,就不會那麼單調了~”
”青青真細心...”
 
"可是~青青,為什麼你送他們的是圍巾,我的是背心啊?"銀赫拉了拉已經穿在身上的背心,沒有多想,只是單純好奇的問問
"呵!這你都不懂?送你背心就是想你把她穿在心上囉~"鍾云笑呵一聲,掛著腐笑眼眉,語帶調侃,逗得青青一臉羞澀
"什麼啊,你別胡說啦~我只是隨便買,沒那回事~"青青僵著一臉尷尬,小揪眉尾連忙否認著,不過鍾云的解釋可讓銀赫僵了一臉的暗爽來著。
 
青青挑選的禮物,讓圭賢不禁想起了厲旭在服飾店時,幫他挑選的背心與圍巾。
圍巾讓人繞著暖心,而背心...是否...厲旭也懷著像鍾云所說的心意?
 
"喂,老掛著這張頹廢臉,怎麼,失戀被甩啦?"看著圭賢老掛著一臉愁容,銀赫這手一擱,搭在圭賢肩上,咀邊無心的溜出一句,可這句再讓圭賢又一次小愣愣的,亮著疑愣的目光看了看銀赫,又看了看鍾云。
鍾云聳聳肩挑挑眉,回送給圭賢一個笑臉,意味濃厚的表達著(不關我的事)
 
圭賢真的納悶,是否在旁人的眼裡,自己所表現出的行為,真的讓人以為他在談戀愛嗎?
倘若真有其事,那麼~讓厲旭產生愛意,自己是不是該負最大的責任?
 
"king哥,你是不是~~有心事?"到底還是女人心細了,青青馬上就看出了圭賢的心煩意亂
"我~~我真讓你們覺得我在談戀愛嗎?"
"啥,談戀愛?呃~~我剛剛只是隨便說說的耶。"
 
一旁,坐在左側單人沙發上的鍾云,禁不住的僵著皮動肉不敢動的笑臉,端上咖啡輕輕遙了一下頭喝上一口,藉這口咖啡把憋滿的笑意吞進肚
 
”你真的在談戀愛啊!”銀赫問
”我...你看過我身邊有女人了嗎?”
”那倒沒有,不過你為什麼這麼問啊?”
”呃...就...”
”king哥,是不是你有喜歡的人啊?”端倪 king哥的表情變化,青青試著猜問
”不...不是...”
”那...是有人喜歡你嗎?”再一句,青青赤裸裸的把問題端出口,而這回~被猜中的圭賢真是啞了口,吱吱唔唔的口型一個字也哽不出來
”呵~那就是有人喜歡你囉?然後你覺得有些困擾是嗎?”看著圭賢這反應,青青露出了輕鬆的笑臉,繼續接著問說
”嗯,是。”一個嗯一個是,圭賢以低沉的聲線又帶點難為情的來回應青青
”那你說說看啊~我也是女人,說不定我可以站在同樣都是女人的立場和心思,給你一點意見哦!”
 
青青這一句女人,讓一旁才剛把笑意給吞進肚的鍾云,為忍住那噗笑聲,禁不住的咳了咳~
圭賢先憋悶的藏住那抹尷尬,帶上犀利的眼神掃了鍾云一眼,心裡已經不難猜出鍾云早已將自己看穿~
 
沉默著,圭賢揪起了眉間,以鼻微微迂出心口那股鬱結的氣息,依舊是揮不開厲旭傷心欲絕滴下眼淚的模樣...可這張咀要怎麼說出愛他的人是個男人。
 
”king哥,要是說不上口就別說了~況且...又不是第一次有女人喜歡你⋯⋯啊!難道那個女人很難纏嗎?”見 king哥難以其齒的模樣,青青貼心的轉著話來說。
”不是,我...有一個很...難得的朋友,他..............................................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不讓他傷心。”
雖然話說的吞吐,圭賢還是大概說了自己和厲旭的事。
 
”原來是個男的啊?唉~那真是考倒我了!”聽完 king哥的傾訴,得知主角是男孩後,青青像是破了洞的汽球,雙手托著下巴嘟著小咀洩氣的吐出無能為力。
"那,大情聖,交給你了~"見青青沒擇,銀赫隨即將這難題丟給了鍾云
"幹嘛要我說。"
"你...你是愛情專家嘛!"
 
"那你我要說什麼?"鍾云實在不知道可以說什麼,或者應該說,鍾云早就看穿圭賢不自覺中所敗露的情絲,可人在迷霧中,恐怕多言亦是徒勞。
"就...教教他現在該怎麼做啊。"
"很簡單,時間可以淡化,只要他不去找厲旭,等時間久了自然就淡忘了。"擺明是知道圭賢對厲旭有愛,鍾云這話是故意的,就看圭賢如何割捨。
 
鍾云的感覺是對的,這話讓垂喪著頭的圭賢,馬上睜了眼簾,微微傾起半邊頭,小愣了一下,透出的眼神裡,是疑愣,是不願,更是不捨⋯⋯
要自己接受厲旭把他忘了,這是圭賢壓根想都沒想過的做法
 
"啊,這麼做豈不是讓厲旭把 king哥忘了?"往往在這種心境下,女孩子還是比較容易傾心動容,聽見鍾云這麼說得這麼乾脆,青青馬上就搬出了多愁善感,憂柔寡斷的女人心
"不然你想怎麼樣?"鍾云不以為然的把話堵回去
"可是那是 king哥等了這麼久才找到的人耶。"
"這是唯一的方法,要知道厲旭現在是愛上了,再碰面對誰都沒好處。"再一句,鍾云把事端拖出現實面,好讓圭賢更認清事實。
 
這份認知圭賢又怎麼會不知道?但真要教自己從此不再見厲旭嗎?
就在圭賢疑愣慌眼的空檔,鍾云挑眉瞥眼的向銀赫,青青使了個眼色,暗示著,意味著要兩人幫腔激激圭賢的情緒
 
”阿king,看來你跟厲旭還真是沒什麼緣份。”沒什麼主意好使的銀赫,看見鍾云的眼色,反應很快的拖出一句惋惜
"唉~隔了十年再見,就這麼算了,確實好可惜哦~”青青也沒漏氣,擺一張遺憾的臉嘟著小咀說
"想那麼多幹嘛,就當從來沒有這個朋友不就行了。"鍾云不改面色,依舊潑出冷言冷語。
不過這一句讓圭賢有些傻眼,亮出一雙驚愣的眼神
”也只能這麼想呢~總不能要 king哥搞同性戀吧~”
"是啊,看開點吧阿king~反正你本來就跟他失散了嘛,那就當作...你還沒找到他就好了!朋友嘛~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也沒什麼啊,是不是~"銀赫扯得更離譜了,簡直把厲旭評得一點價值都沒有,這讓圭賢頓時豎然起怒,擺上不諒解不允許的面色。
 
"你們在胡說些什麼,我怎麼能不要這個朋友?他對我有多重要你們知不知道!"果然,在三人你言我語的激怒下,圭賢真生氣的站起身,對著三人掛那一雙怒目的眼神,托出一句情急話語。
"有多重要?"牽來扯句就為勾出這麼一句,鍾云這話問得平淡無謂。
”他.....”逼出的情緒,就在迫口而出的剎時間,圭賢頓住了~不是不想說,而是這腦子裡突然空了,不想失去厲旭的念頭埋蓋了所有的思想。
 
此刻,一片悄然無息的,在坐三人都很識相的收了聲,就等著圭賢來自答。
 
鈴鈴~~鈴~~~這時突然響起了手機來電聲,打破了當下被凍結的話題,
圭賢拿起手機看了一眼,眉間有著微微的揪扯,好奇這來電者要對他說些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