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過後,圭賢擱下手邊工作,走下樓,走到剛才瑩幕看見的人身旁
 
”HI~”
”嗯?咦~ King哥!”
”沒記錯的話,你叫小海是嗎?”
”是啊,你也來這玩嗎?”
”不是,我在這工作~”
”哦。”
”抽嗎?”圭賢拿出一包煙,取出一根煙端在小海面前問了聲
”謝謝~”對會抽煙的人來說,接受別人的請煙也是一種禮貌,小海沒有豫猶的接下 king哥遞上的香煙,圭賢誠意做到家,點了把火讓小海起煙
”常來?”
”偶爾啦,一個人無聊就來這玩個幾把,當消磨時間嘛~”
 
圭賢沒有接話,把手一揮,把負責該機台的開分員叫過來
”副總,什麼事?”
”給這台機子開二千分~單子待會拿給我簽就行了。”
”哦,好的。”聽著副總交代話語,開分員沒有一絲遲疑,即刻騰出鑰匙在小海的機台上加按了二千分...”
 
”呃~~這個?”
”你就當是我招待你的。”
”那怎麼好意思。”
”放心,不會扣到我的薪水。”
”真的?那我就不客氣囉~~原來你是這家遊藝場的副總,這麼高的職位啊!”
”只是個職位,和大家一樣都是開工領薪水,沒什麼。”
 
圭賢沒接話,兩人之間又靜了一下下~
小海自顧玩著,押了押機台,花了一些積分下注,感受著 king哥坐在身旁的不自在,小海用余光瞄了瞄,再轉過去看一眼,能感覺 king哥似乎有話要說...
”king哥,你是不是有什麼要跟我說?”
 
圭賢微張著口型欲言又止的,似乎還在考慮著該如何把話說
 
”要是沒猜錯的話,你跟小旭吵架了,是嗎?”
”你怎麼知道?”
”昨天小昭跟小旭說了一些話,我猜小旭應該會質問你一些事吧。”
”嗯...”圭賢無力的應了聲也靜了一下,擱著咀邊還未開出口的話語
”你是想跟我幫你傳話嗎?”看 king哥有口難言,好奇的小海主動試著猜問
”不~不是,我只是擔心厲旭的心情~~不過這幾天我可能會忙一點,我想請你...”
”你想我幫你看著他是嗎?”
”嗯...如果他有什麼...可不可以麻煩你告訴我一聲。”
”OK啊,要是我知道一定告訴你。”
”先謝了~”說著,圭賢拿出皮夾抽出一張名片交給了小海~”這名片上面有我的手機號碼,有什麼事直接打這個號給我。”
”嗯,我會的。”
 
就這樣,礙於有公務在身,圭賢留下了小海這條線,暫時讓人幫他看著厲旭,好讓自己在這幾天一方面好好處理公事,一方面也讓自己能放下心。
 
始終,在處事上深思熟慮的圭賢,如同小昭對他表出的情意,而今面對厲旭...圭賢更加謹言慎行,就怕說錯了做錯了,加深了多一次的傷痛。
 
---------------------------------------
 
傍晚六點半。。。。。。
 
站在衣櫃前,厲旭依如往常的打理著儀表,可對著鏡子裡的面容,不但少了陽光的氣色,還多了些微的憔悴。
並非是不足眠造成的疲憊,而是心頭這失落的心讓厲旭根本笑不出來。
 
厲旭對著鏡子告訴自己,今天起一切都回到原點,日子還是一樣的過,身邊還是徘徊著一樣的人,沒有多也沒有少,而事實上本來就沒有,不是嗎?
除了這麼想還可以怎麼說服自己,教自己欣然的接受這真相?
 
回到工作的桿位上,待在這家聞名四方的寶藍,這是厲旭踏進夜生活的五年來最高級的一家酒店,所有存在的都是相當美好~
華麗的建築體,璀燦的燈飾,氣派的裝潢~不管看了多少次,還是那麼美~
畫面只能是停留在記憶裡,摸不著也帶不走...
站在二樓廳口,厲旭從二樓掃過眼前的美麗,寫照著自己內心的痴心妄想,很可笑...
 
(A區松柏廳準備,王理事到客..............)
 
一晚下來,對講機每回傳來的呼叫聲,厲旭的臉上不再有任何的期待,安份的轉身準備就緒,踏實的做好份內事,沒有太多的笑容,也沒有流露憂愁的一面。
 
期待是不敢再浮現的貪求,這是很痛的教訓,因為期待才讓自己吃盡了失望,厲旭痛恨這期待,再三提醒自己不要再懷有任何的奢想~
 
(A區銀座廳準備,楊大哥到場...............)
 
時間凌晨二點半
(king...不會出現了是嗎?)
儘管逼自己滅掉那期待,但腦子還是很沒用的被思想牽制,埋蓋的愛還在內心深處卑微的奢望著⋯⋯奢望 king會來肯定的告訴他,他也愛他...
呵~到底還在傻些什麼,為什麼要愛得這麼卑微?
 
隨著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對 king的愛也在厲旭自我告戒中,一滴一滴的冰封。
 
--------------------------------------
 
三天過去了~
在這短短的三天裡,不再出現的 king哥,對厲旭來說,每度過一個小時都在承受著被撕裂的感覺,一次比一次痛,一次比一次麻木...
 
而 king呢?遲遲按不出去的簡訊...
這晚~圭賢暫時擱下手邊的工作,一個人去了清吧,藉酒解解這口鬱悶,靜靜的沉思...
 
在心裡,圭賢是知道對厲旭依然是不變的珍惜,想對他好,想回報他曾經所給予的溫暖與關愛,所做的一切,出發點不在愛的界線上~
可是...厲旭是愛他的...
 
這是自己從沒料想過的變化,明白不再只是單純的友情,
是不是無法再做些什麼,難道就這麼算了嗎?
想到這裡,圭賢即便是拿起了酒杯一口吞盡杯裡的半杯酒,也把浮上的念頭給吞進喉裡去...
要怎麼教自己就這樣算了?
 
在他曹圭賢的生命裡,不論世事變化,還是時間洗禮,都會有個金厲旭獨佔的地位。
以 king的名字在社會闖蕩無非是提醒自己,這個勇氣是來自金厲旭,沒有這個勇氣就沒有今天的 king!
 
圭賢是多麼希望厲旭可以和他一起分享成果,可是...厲旭是愛他的...
愛情...不可以是回報,不論是對厲旭還是自己,都是絕不允許的污辱。
可是...厲旭是愛他的...
 
反覆的複送著,似乎~”厲旭是愛他的”成了圭賢最大的死結,這結~該怎麼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