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望著厲旭離去的背影,愕然的眼眸裡盡是惘然~
圭賢疑愣的退了二步,嚥下口裡帶有酸澀的唾液,緩緩坐在台階上靜靜地一個人理著凌亂的思緒,也回送一幕幕幾個月來和厲旭相處的點點滴滴。
 
圭賢慢慢的明白了~~初見厲旭的反應,盯著他看的反應⋯⋯
在厠所看見他而羞澀的反應⋯⋯
總是莫名的避著他躲著他,卻又對著他害羞的模樣⋯⋯
這是喜歡一個人的反應了是嗎?
 
而在更衣室外看見他和小昭相吻的冰冷眼神;和在停車場斥聲指罵他的鄙視與不屑;
因為喜歡所產生的在乎才讓厲旭針對被自己一直帶出場的小昭?
原來厲旭喜歡的不是小昭,是自己⋯⋯
 
沒想過厲旭會是帶著這樣的心和他相處,可自己卻完全沒有察覺到,一再的獻出誠意,才讓厲旭產生了錯覺,誤以為是⋯⋯
懊惱著~圭賢加深了眉間的皺痕,為自己的大意而自責,為自己的無心傷害感到愧疚。
 
厲旭的眼淚扎扎實實滴在腦海中,攪和著圭賢原有的認知和潛藏的情絲。
恍然的~~厲旭的笑容帶來了溫暖~~然而,厲旭的眼淚卻也讓自己痛了心?
 
--------------------------------
 
(為什麼是小賢!)
 
速速徹離圭賢的視線,抱著心慌心碎搭上了計程車,這短短的十幾分路程厲旭坐得很辛苦,沿路鎖住鼻腔咬牙緊閉的,就算是管不住眼裡的淚也不讓自己發出一聲啜泣~
直到回至家裡踏上二樓,在撲上床裹著棉被把頭埋進枕頭的那一刻,厲旭開始放聲哭泣。
 
縱然一直告訴自己嚐過就好,擁有過就心足,可依舊逃不過那個貪,貪心的想佔為己有,貪心的以為那是真實的~~
如此真實的感覺,到頭卻只是一場空,緊握的手掌裡真是什麼都沒有嗎?
King 只是當他是朋友,是朋友!
重頭到尾都跟愛無關的,重頭到尾都是自己一廂情願不是雙方的⋯⋯
怎麼可以~~為什麼是小賢不是 King!
 
趴在床上,厲旭這麼的從哭泣,啜泣,到哽咽~捱著心痛的感覺對自己無聲傾訴著,
在這刻他好恨,好難堪⋯⋯難堪於自己的自作多情,更恨這一切根本不屬於自己。
 
(小賢.....怎麼會是你。)矛盾著,愛的人是king,可沒想過 king就是小賢,更沒想到 King所做的都只是為了小時後的自己!
想到這厲旭又哭起來了,淚流不止的揪著厚厚棉被掩面哭泣。
 
過了好一會~慢慢的,聲音靜下來了,厲旭撐著紅紅的眼眶窩坐在床上,拿出那手機打開簡訊畫面看著每一通 king所打來的簡訊⋯⋯
假的~全都是假的!全都是為了小時後的自己...
所有的簡訊在這刻看進眼裡是如此令他感到可笑,諷刺!
再次~厲旭哽淚咬唇的,揪著一臉委屈,按著手機鍵將所有的簡訊一個個刪除。
在心裡,King過去所做的,如同這些簡訊,不再真實也不再存留~
 
--------------------------------------
 
下午2點~~
 
鈴鈴~鈴~~~鈴~~~手機傳來了聲響,擾著沉睡中的耳根,挑醒瞌睡的眼簾,圭賢小驚醒的眼一掙,早上為著厲旭而憂心,想著想著沒想到就坐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圭賢接聽了手機,是電子遊藝場的經理打來告知,要圭賢返回公司一趟...
這是份內事,除了每星期固定回公司看看損益比例,調整機台之外,如果有任何現場幹部無法處理的事,圭賢還是得親自回去解決難題。
 
深呼吸一口氣吐出,睡姿讓圭賢不免筋麻酸痛,扭扭脖子站起身,把手撫捏在蹦得死緊的頸肩上,傭懶的走進浴室洗了個熱水澡。
過會~洗完澡,圭賢圍著浴巾在腰上走出來,打開衣櫃找著衣服穿。
圭賢很順手的拉開抽屜取了件內衣套上,之後從吊桿上抽了件襯衫穿上,手指扣著衣釦,腦子思考的是公司經理在電話中提及的賭客情況...
雖然心頭還纏繫著令他心疼的厲旭,然而~有公務在身圭賢是專業而敬職的,不浪費一刻的利用時間,想著待會該如何處理~
 
衣服紮好了,皮帶也扣上了,關上衣櫃前圭賢小頓了一下,眼裡映入了那件當初買下的外套...
(厲旭...)僅管思考著公事,可在賭物當下,腦子裡的思想立即被厲旭所佔據...
短促靜了幾分秒,圭賢果斷的關上衣櫃,暫且將心事擱放一邊,提上外套取了鑰匙,不拖拉的駕車開往公司。
 
難以揮開厲旭傷心欲絕,滴下眼淚的模樣...說是暫擺一旁,可這胸口像被顆石頭重壓著,僅管吸進大大的一口氣,還是無法暢快的吐出~
圭賢真的很擔心,很擔心現在的厲旭,心情怎麼樣,是否還傷心著,甚至...還淌著淚?
 
駛在馬路上,圭賢一時起了念頭,突然的將車子移到了路邊...
看向前方亮著一雙沒有焦點的目光,從褲袋裡拿出了手機~
這掌心上的手指,很猶豫...想打通電話關心厲旭,可是...妥嗎?
自己該以什麼立場來打?
 
(厲旭...)擱淺在手機按鍵上的手指,劃出了厲旭二個字後,圭賢不知道可以再寫些什麼字語,也似乎在這時後說什麼對厲旭來說都是多餘...無奈也無力的,圭賢退出了手機畫面。
 
-----------------------------------
 
走進遊藝場,外場開分員一看見圭賢,個個都點頭行個上司禮,不忘喊一聲”副總~”
對現場人員的招呼,圭賢僅僅以眼神帶過,臉上沒有明顯的笑容。
身為一家大型電子遊藝場的副總,雖然沒有擺出高層的架子,但也不失拘禮,對下層的要求與管束,並不在他的職責內,每每回到公司,圭賢大都不會去留意現場人員在做些什麼,而每個月的盈利虧損才是他首要關切的事務。
 
走上二樓,跟在身旁的該班經理,圭賢朝著辦公室走去,咀邊不忘吩咐著~”李總呢?”
”李總今天還沒來。”
”那你先把這個月的三班所有明細表,還有每日總結盈收表拿來給我。”
”好的。”
 
很快的,經理就把圭賢要的帳目全都拿到了辦公室
 
”關於你說的那幾位年輕人,是什麼情形?”
”一共是三個人,幾乎在晚班的時間點出現,每次來大概都贏個二萬多塊錢就走了。”
”這數目不誇張,為什麼會覺得有問題?”圭賢小聳兩肩,擺個手不以為然,在他的理念上不怕客人贏錢,就怕客人不上門,要是客人有本事,只要是正常途徑,贏錢也是沒什麼,站在莊家立場,唯一能做的,只能把機台稍作調整罷了。
 
”除了第一次輸了一萬塊之外,他們就再也沒輸過了。”
”多久時間了?”
”有三個月了~”
”李總知道嗎?”
”嗯,知道的,不過從監視記錄還查不出有什麼問題。”
”既然這樣,我想我不方便插手,這還是由李總來處理吧。”圭賢小頓了一下,思量著職位上令人敏感的權限,退而保守的帶過經理向他滙報的狀況。
”哦,那好吧,沒事的話,我先出去了。”
 
經理離開後,圭賢走到監視機台一旁的櫃架上,取出每日存取的監視記錄。
雖然台面上說好的不便插手,不過圭賢還是會讓自己了解一下情況,哪天要是有什麼突發事端時,好歹不會處在狀況外~
 
碟片拿在手,暗自想著~這下子想看完所有的記錄影像,就算不眠不休也要花上幾天的時間了~
吐一口鬆鬆氣,圭賢沒想偷閒,王老闆如此厚待,為公司多付出心思都是應該的。
 
碟片穿在食指上放入DV 機,按上了play,而後拿起遙控器轉換畫面時,不經意的,在現場的監視錄像屏幕裡,掃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圭賢控制遙控器將鏡頭再拉近的確認著~~若有所思的想了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