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眼前出現的人,厲旭很驚訝的煞住腳步,兩眼珠子圓圓透亮,呆呆地動也不動的看著

"呵~怎麼樣,驚不驚訝,有沒有嚇你一跳!"
"小植...怎麼...你也來這讀了...我怎麼沒聽你說呢?"
 
(男的?誰呢,聽口氣厲旭好像很熟呢。)楚在原地豎起耳根悄悄聽的圭賢,自顧在腦子悶著想
 
"我上個星期才剛轉進來的。"小植說~
 
(原來是新轉來的同學)圭賢想...
 
"好好的幹嘛轉校呢?"
"還不都是因為你,一聲不響的悄悄轉了學,我還是上個月才知道,你真是不夠意思了。"
 
(人家轉你也轉,真是沒原則的人。)圭賢加一分鄙視的想...
 
"對不起,我怕跟你說了,你會捨不得,所以才..."
"我當然捨不得。"
 
聽見這你一句我一句的捨不得,圭賢再也耐不住好奇的把頭轉,看見站在厲旭身旁一位高高瘦瘦的男孩~。
 
"咱倆在一起那麼久,突然少了你,我怎麼會習慣呢。"
 
(Shit!竟然還在一起了?那我是什麼!!!)壓不住被蒙在鼓裡的感覺,圭賢氣不過踏開腳步,瞪掛那雙大大的眼瞳直直走向厲旭
 
"別這樣,這是大哥的意思,來到這什麼人都不認識,我也不習慣。"
"那至少也跟我說一聲,像你這樣靜悄悄的,要不是我夠了解你啊,換作別人鐵定以為你是存心避開了。"
"我怎麼會躲你呢,我們都───"話到一半,身旁突然插進了一個人,厲旭頓下話語轉頭一看,傻眼的,五天來不再找他的圭賢,竟然走過來了?
 
正在談話中的倆人,踩著重重步伐迎面來的圭賢,直接站到厲旭身邊,也介在倆人中間...
故意的嗎?是呢,就是故意!
就想讓這個男同學知道他的存在,也想看看厲旭怎麼交代他。
 
"嗯?這位是..."看著突然插來到厲旭身邊的男同學,小植定愣目光一臉狀況外的問
"厲旭,不跟你朋友介紹一下嗎?"不知打哪來的厚臉皮,圭賢就這麼把自己端過來...
那些什麼原則,骨氣,在看見聽見這兩個...奸夫淫...夫時,圭賢心頭那團火早就把它燒光光了。
 
突然出現的圭賢,讓厲旭有點緊張,亮著那雙看不明的雙眸,咀僵眼僵吐著呆頓的口語,向烔植簡略的介紹了一下~"他...他是我新認識的...同學。"
 
(啥?同學!)圭賢兩眼一小愣的,不過心裡可是一大愣,厲旭竟然以同學來介紹他!?
 
(不說同學,不然要說什麼呢。)眸眸眼角的余光,厲旭心虛的瞄著看,感覺圭賢投出的眼神對他回答很不滿意
 
"哦~~同學你好,我叫烔植,你叫什麼呢?"
"誰跟你是同學!"
"呵~也是,也是~那你跟厲旭是同科班的同學嗎?"
"關你什麼事。"
"呃...那..."
 
烔植還想說什麼圭賢根本懶得多理多聽,煩耐地瞪眨一記不屑的眼神後轉過臉,不客氣地說
"你就這麼介紹我是不是?很好..."對向厲旭瞥垂犀利的目光,圭賢帶那冷冷口語對著厲旭落下一句,在語末後撇了一聲氣,跩身離開。
 
圭賢走了,就連慢慢走遠的背影厲旭都沒有看他一眼~
他不敢看,不論是口氣還是嘆出的那聲喘,都和上次圭賢質問他時都是一樣的,
厲旭知道,圭賢真的生氣了。
 
一旁,聞出淡淡火藥味的烔植,小眼愣愣的,看看那頭消失在體育館內的圭賢,再看看厲旭呆木失神的模樣...烔植豎豎兩端眉梢,眼裡有著疑惑。
 
"怎麼了?"烔植彎著頭擺揮了揮,挑眼探看還愁著一張臉的厲旭
"沒...沒事。"
"你確定?"烔植多一聲質疑的問,如此敗露怎會看不出端倪呢
"你肚子餓不餓?"欲言又止的小口,厲旭還是轉移了話
"嗯?"
"去餐廳,我請你吃一頓,當是賠罪?"
"請我啊,當然好囉~最重要是你開心。"
"走吧。"
 
 
到了餐廳,烔植滿滿笑臉嘩拉拉的說了很多,在得知厲旭轉到了寶藍學院後,不惜路途遙遠轉到了寶藍就讀的烔植,是為了厲旭而來嗎?
 
"不會真是為了我吧?"
"你說呢?"
"伯父允許嗎?"
"沒原沒因當然不允許了。"
"那......?"
"呵~放心吧,能來當然是有充份的理由囉!"
"那就好。"
"怎麼了你,有氣無力的,那麼久沒看到我,一點笑臉都沒有,是不是不喜歡我來呢?"
"怎麼會,我只是...我只是昨晚沒睡飽。"
"是嗎???"烔植瞪大雙眼,擺露質疑的目光
 
"幹什麼。"
"你那雙眼好像不是這麼說的耶。"
"你哪隻耳朵聽到我眼睛在說話了?"
"有啊,二隻都聽了啊。"
"神經。"厲旭小瞥一眼,不理烔植這無厘頭的話
 
"認識你都幾年了,別怪我把你看穿了,剛才那位~~嗯?"說著這話,烔植挑眼勾咀,暗示意味深厚的扯了一個腐笑。
 
這一目神情,彷彿看穿了什麼,心虛的厲旭,逃不過自然反射的愣晃,小頓一下後,哽言哽氣連忙打住烔植的以為~"你...你別想歪,我跟他只是...只是朋友而以。"
"我想歪了嗎?你剛才不是說只是剛認識的新同學而以嗎?"
"是啊,是同學。"
"真的只是同學?"
"你幹嘛,你好煩。"
"說吧,還不了解你嗎?如果只是個同學,又何必怕我想歪呢~這麼明顯的反應,別污辱我的智商了你。"
 
是呢,人是個感情動物,有著情緒~
因為在乎,所以敏感;也因為心虛,所以敗露...
 
在烔植三勾四挑的殷勤關切下,厲旭還是說了,幾年心繫的默契,他知道自己瞞不過烔植對他的了解,而事實上,他真的需要有一個傾訴的對象。
 
"你也真是太不給面子了!"在聽完厲旭吐完了心事後,耳聽兩男親蜜關係的烔植,不但沒有流露一絲驚奇,反倒擺出不慎滿意的神情。
"我?我怎麼不給面子了?"
"我們認識四年耶,他才認識第一天你就...早知道就把你灌醉比較快。"
原來,烔植吃味了呢,不過說出這話也只是小小的埋怨這別待遇,一直以來喜歡溺在厲旭身邊的他,縱使心有愛慕,但也自知家世不可為,沒敢想有進一步的發展,對至今能保有這份情誼,和厲旭成為摯友,做個死黨,對烔植來說已經心足了。
 
"喂,你說什麼呢~"
"呃~~沒什麼啦,那你現在怎麼想?"
"我不知道。"
"你想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真心的,對吧。"
"嗯。"
"如果他不是真心的呢?你會怎麼樣?"
厲旭頓愣了,對這問題,他沒想過,也不敢去想。因為那是會讓自己心痛的想法。
"傷心,難過,放棄?"
"你很廢話。"
"呵~是有點...那如果他是真心的呢?你又會怎麼樣?"
"我...我不知道。"被動的人總是擺不了矛盾,想要又不敢要,真的有了又不敢領
 
"我說你臉皮別這麼薄,喜歡就去爭取嘛,像你這樣既不說又不做,我要是那個男的,我也捉不定你。"
"難道你就好意思嗎?"
"怎麼不行,我不就跟你表白過了嗎?是你不接受而以。"
"都跟你說我不喜歡年紀比我小的了。"
"那他比你大嗎?"
".......我不知道。"
"呵~~你不是吧,你對他的了解還真少,竟然可以這麼一頭栽進去,我真是服了你,他有沒有這麼大的魅力啊!"
"喂,你夠了哦,再這麼消遣我,我不說了。"
"OKOK,這樣吧~要不我幫你去試試他。"
"你?你要怎麼試?"
 
話到這頭,烔植又是一個腐笑勾過,若有所思地閃著精靈的兩眸...
怎麼試?呵~他知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