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找他?"
 
車上,在厲旭坐上車,車裡靜空幾分後,厲旭問了~
 
"什麼?"
"你知道我在說什麼。"
"哦~你指那小子?我不是說了嗎?我繞過來打算順便載你,看見他就站在那,就...順便跟他打招呼囉。"
"還騙我!"
"我哪騙你了。"
"我見你跟他在那裡待了十幾分,說的也不只一句了,你根本就是特地來找他的!"
"話題一來,就多聊幾句嘛~"
"還不承認?回去我問大哥就知道。"
"ok,你問吧~"在不確定厲旭的想法,大云暫時把話保留了
 
晚上,四兄弟齊坐一堂,雖然這屋子少了已故的父親,也不見方年前出家入住佛堂的母親~~
所謂長兄如父,一直以來大云都是這麼帶著弟弟們,維繫這個家的溫暖。
 
不過現在在餐桌上,這氛圍~~
在厲旭提出的質問後,有如桌上熱呼呼的鍋湯,慢慢冷却...
 
僵持著,哥哥們顧左右言其他的說辭,厲旭根本聽不進耳,他不喜歡這些敷衍的解釋,雖然他知道那是出自疼愛的謊言。
 
"小旭,你夠了哦,不管是什麼原因,大哥都是顧著你的感受,看看你這是什麼態度。"冷眼淡看厲旭擺那沒耐煩的眼神,既不吭聲又不滿意的模樣,坐在對座的希澈這是愈看愈有氣,凝起圓圓大大的眼瞳,斥聲拖出嚴利的氣語。
"我知道,我沒有想責怪的意思,我只是想知道真正原因,都一個月了,為什麼你們還要找圭賢?"
"這很重要嗎?你想那麼多幹嘛。"
"既然你們覺得不重要,那為什麼不說?"即使被希澈訓了話,厲旭的腦子還是很清醒,向來呵護他的哥哥,他是能感覺難以其齒的隱瞞,是為了顧及他。
 
"你就想知道是不是!"
"希澈。"喝一聲,英云還是顧忌著厲旭的感受
"大哥,我也真是搞不懂你,小旭已經長大了,你別老當他受不起。"不想再寵護厲旭小心靈的希澈,忍不住對英云唸一句囉嗦。
 
希澈說的是,身為長兄,在英云心中這最小的弟弟,厲旭永遠都是個孩子,可卻忘了這弟弟已經是過了二十歲的成年人了。
 
"之前你每天悶悶不樂,吃得少又睡不好,為了讓想你開心,我們給那小子一個月的時間去哄你。"
"你們這是幹嘛,我都說了,我不開心關他什麼事。"
"你敢說不是因為圭賢嗎?"
"我。。。"心虛的厲旭,沒來得反應希澈直指的癥結
"整天關在房間,以為我們什麼都不知道看不出來嗎?"
"難道你叫圭賢來我,我就會好嗎?"
"那我們可不管,那小子要是做不到,就───"
"別說了。"英云打住話要希澈別再說下去,愈漸心慌的目光,他知道厲旭心情已經慢慢往那谷底盪。
 
希澈沒再說下去,大云一直表著沉默,哥哥們都在等著厲旭來反應...
 
要反應什麼?厲旭的心情確實盪到了谷底,擺在腦子裡的畫面突然很模糊,眼神失了些自信,在疑愣中壓著退縮的心問了一句他想肯定事~
"那今天滿一個月了...是嗎?"
"差不多吧,我們哪有空去算呢。"
"如果...圭賢做不到,他就會被你們又打一頓,是嗎?"
 
這聲問,三位哥哥都沒有回答,而事實上他們也沒想過要怎麼給圭賢來點教訓。
厲旭無力的垂下眼慌擺低了頭,難掩心裡受挫的情緒點,他需要立刻縮回房間,不在有任何人的空間裡,消化接踵而來的亂子...
 
打開門走進臥房的厲旭,這雙腳像是跟腦子離了線,僅僅靠在門板上,沒有焦點的呆掛那對眸子,滿腦子裡都盤璇在圭賢身上~
才有的擁抱卻感覺不到心口殘留的溫暖,圭賢句句有愛的表白,看到了聽到了,可轉眼間變得好虛擬。
這一夜,圭賢打了三通電話,厲旭一通也沒接,他不是不想接,只是他真的不知道要用什麼心態去面對圭賢。
 
種種身體的觸碰,圭賢回應的情意...還有那些繞在周圍的女同學,到底有沒有一個是圭賢喜歡的呢?
那...自己是什麼呢?而圭賢到底是不是真心的?
如果真心的,為什麼要等到一個月後才恍然,而不是在那一夜之後?
但如果是假意的,難道就只是為了自保才這麼對他嗎?
 
天~厲旭覺得好亂,真的好亂...他已無法分辨是真還是假...
 
-------------------------------------------------------------------------
 
沒打算接電話的人,在三通之後圭賢如昔擱下電話不再追打,他不想像個笨蛋做這無效之舉。
 
圭賢也是生氣的,他很不喜歡厲旭不清不楚,什麼解釋也不給的反應。
忍著一晚,待在隔天的早上,圭賢即便坐在校口前的涼椅坐等,他要找厲旭問個明白,不管是什麼原因,心中的問號他不想留。
 
一小時過去了,校課早在十分鐘前也已經打了,還是不見的踪影,不會連課都沒打算來上了吧?
圭賢心愣了,他不想認為厲旭是為了避開他才沒來學校,他覺得要真是的話,那太離譜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再看一次錶上的時間~~
八點五十分...
 
無奈的臉上那雙眼是直愣愣的怒目,圭賢不甘心,愈等愈生氣,這種感覺就跟被甩了一樣,到底他哪邊錯了!厲旭莫名奇妙的反差,他真的很不服氣!
這麼的,悶爆這股氣,在多等半小時後,圭賢不屑再等下去的回學校上課去了。
 
 
下午。。。
 
算算,距離早上已有五小時的時間,可無奈這五小時不止沉澱不了心思,也熄不滅吞進肚裡的一把火,得不到一個解釋,問不出一個果,圭賢就是不舒服!
 
"跟我走!"
 
再一次,重複著昨日的畫面,一樣是帶上火氣把厲旭的手捥拷在手裡,一樣不帶溫柔的拉著人。
 
不同的,是被捉扣的厲旭,沒有掙扎的意思,由著圭賢一路拉著他走,走向和昨天一樣的地方,那最偏遠的後棟長廊。。。他知道要走到末端的盡頭,圭賢才會放開他。
 
揉揉手捥,厲旭眉梢揪起了一字眉,沒有昨天傲驕的斥聲斥語,他僅僅微微低著頭,微微的撇向一邊,避開圭賢那雙不用看也能感受到眼裡射出的怒光,
 
"到底怎麼了?昨天我們不是都說好了嗎?怎麼才一會你整個人都變了?"
沉默著,厲旭沒有微微扯動咀角想來回應的一絲反應
"要是有什麼不爽的,你可以說,這麼避開我,什麼意思!"
不吭一聲,是固執嗎?
不是呢,他是真的不知道要打哪說起。
想告訴圭賢,那些女同學讓他沒了自信,沒了安全感嗎?
想告訴圭賢,在你心中我是你男朋友嗎?
想告訴圭賢,是不是因為一個月期限到了,你怕哥哥找你麻煩,所以才來找我?
 
想說的想問的,這話要怎麼開口?怎麼提?
厲旭真的學不會心口合一,尤其在自己在意的人面前...
 
"好歹一句就這麼難嗎?還是你打算不吭聲一直跟在這站著?"
"圭賢,你不用擔心,我哥哥不會再找你麻煩。"厲旭鼓鼓胸,集著一道氣,強迫自己把話推出口。"什麼?"
"我已經跟他們說清楚了,你不用再照他們的吩咐去做。"
"呵...你以為我是為了怕他們才找你嗎?"
"難道不是嗎?"
"好,那我問你,如果我今天不找你,不問你,你是不是打算就這麼算了?"
"我不知道..."
 
這聲我不知道....
圭賢是失望的,愣看的眼神裡有份錯愕,沒想到厲旭把他好不容易才面對的愛看得如此淺薄。盯愣難以理解的目光,圭賢乾吞一口莫奈的點點頭,咀裡有什麼話這刻他都不想說了,因為他覺得說什麼都是多餘。
 
平息的火氣,停下來的話語,淡看厲旭依舊還是不帶正眼的對著他...
錯愕又失望的圭賢,沒了氣力去辨解,他默不作聲的走了,獨留厲旭還在原地。
 
 
就這過了三天~
 
一個消極的選擇逃避,一個積極的賭著一口氣,誰也不退一步卸下心房。
在這三天裡,好幾次,在思念的底下,把在手裡的這只手機,圭賢都差點把號碼送了出去。
捉不住的感覺,不斷挑勾內心裡的慾望,牽著情絲一次比一次更繁密,他不想就這麼算了,可最難耐的,每每想到厲旭可有可無的看待,圭賢就過不了這口氣。
既然厲旭看得敷淺,自己又何必沒骨氣的去貼冷屁股呢~。
 
這樣的認為,圭賢並不知道,其實這三天裡,一樣在思念底下的厲旭,每晚都在看著相片靠在床頭想他~
好幾次,把在手裡的這只手機,都在待期下一分鐘會響起聲音,亮起圭賢的名字,
可最難耐的,每次都落空。
 
 
僵持著,來到了第五天...........
 
 
在這五天裡,避不了在校園無意的碰頭,外冷內熱的厲旭,總是維持不變不當一回事的安然,看得圭賢兩眼像吃盡灰碳一樣,一次加一次的層層堆進眶裡。
點不著心頭那把火種,有氣無處洩,探不著的冤,夠了,真是夠了!
 
怎麼會有這種人,說變就變,比翻書還快~
不對,這不叫翻書,是直接把書給扔了!
 
這天,上完第二堂課後,兩人又恰巧在體育館碰面了,僅僅只有一眼一秒的對視,在相隔幾步遠的身距相交而過後,眼眶又堆進一層灰碳的圭賢,總在心裡自問自答的自滅那團火。
 
 
"厲旭!"
 
背後,傳來這道呼聲勾住了圭腎的雙腳...是誰在叫厲旭呢?
圭賢愣了愣,豎起耳根子,他還在豫猶要不要回頭滿足心裡的好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