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接通了,嘟嘟嘟響了三聲,已想好了第一句的圭賢,卻在接通的當刻詞窮了...
僅僅落下單一聲後,厲旭安靜著,不知道對方是誰,也沒心思去猜,他只打算等幾秒後,切斷這通來路不明的電話。
 
一秒,二秒,三秒......
 
"厲旭,我..."豈止詞窮,根本是頓了腦,擠出口的一聲,圭賢又多掙扎了二秒
 
不確定這聲音,可在心裡是驚然的,誰呢?
耳邊貼著手機,其實在心厲旭早有答案,再給點時間只是想更清楚的確認是不是
 
"我是圭賢,你...你好嗎?"
 
(不好,一點都不好,為什麼你要打來呢...)厲旭並沒有把心裡的聲音吐出來,好不容易稍稍不再動盪的心海,他不想再有起伏。
 
"可以見見你嗎?"
 
又是一秒,二秒,三秒...
拉鎖的眉間隨著一秒秒愈縮愈緊,厲旭很猶豫,他害怕再踏一步讓自己多惹一次揪疼,可是潛意識裡的貪戀,總在分化他的理智。
 
(圭賢,別再騷動我的心了好嗎?)喊不出的心中話,厲旭不敢說...
 
為什麼不敢?
人就是這麼虛偽,就連自己都要瞞騙,已經說好不要再有的期望,混進潛意識裡都只是想想而以~
 
"或是你在哪,我去找你,好嗎?"
"不好。"違背心意的話厲旭還是賭上倔氣說了
"那---"
"你別再打來了。"厲旭插上話,不想再聽這些讓他倦累的話語
"等,等等...別掛,厲──"
 
嘟────
來不及咯出的話,這電話另一頭果斷熄了音...
呆著一臉悶,沒想甘心的圭賢,隨即再撥了一通,可這一回響了很久,也進入了語音信箱~
圭賢有點帶氣的放下電話,沒打算再接的人,這電話他也沒打算奪命似的追打。
 
 
另一頭......
 
冷看手機苦揪那道眉的厲旭,打住湧在心頭浮浮沉沉的悸慟,忍著不斷來勾動心房的每一聲...
響聲沒了,可這雙眼還在看著手機,而心...突然覺得很空落
(不打了嗎?為什麼你不再打一次呢?)厲旭傻傻撐著酸澀的眼眶,在心裡無奈的想。
 
矛盾是嗎?
明明就很想接,卻死裡的為那分堅持,等在消逝時才能聽見內心真正的聲音。
 
 
 
下午二點,還有一堂課的厲旭,根本沒心去上,一個人拎著背包漫步無力的朝著校門口走,被擾亂的心,他想出去透透氣,想上街逛逛,想吃些甜品,想看場電影,想回家歇一歇...其實,最想要的,是想看見那個人
 
............圭賢
 
呆愣的,厲旭傻傻的看著前方,距離自己十來步遠的他...
他待在這做什麼?為什麼會在這?是存心來找他的等候嗎?
 
"厲旭。"
 
厲旭繼續呆愣兩眸,不知道他還要說些什麼,也不知道自己該給什麼反應
 
"找個地方...我們坐著說,好嗎?"
 
看著圭賢,去與不去的折一,厲旭在心裡反覆的問自己
 
"不好。"又是違背心意的回應,厲旭不是不想,只是...就算把話說清楚,可以得什麼結果?
 
圭賢愛他?
呵~那是不可能的,不過是才認識一天,若不是酒喝多了,他和圭賢根本什麼都不是。
再見還是朋友?
更不可能,從一開始圭賢對他來說,就不可能是朋友。
 
"再給我一次機會把話說完好嗎?"喜於盼見的人,圭賢那雙眼亮起了期待,帶上擱在咀邊準備很久的話語,徐徐走向厲旭~
早早等在午休過後就來到校門口的圭賢,只是抱著等等看的念頭,沒預設何時能等到人,
即使...已經等了二小時。
 
"不管你是什麼想法,我都不想再聽。"不是想固執,只是厲旭很怕再聽見會讓他心傷的話
"事情總要說清楚,擺在心裡,你不難受的嗎?"
"那又如何,重要嗎?"
"怎不重要?你完全誤會我的意思,我當然要把話說清楚。"
"好,就當你說清楚了,那之後呢?"
"........."
"算了圭賢,就算讓你說了又怎樣?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堅持什麼。"語末,再看看圭賢神情上的反應,茫然和恍然的距離,厲旭更確定了這番話的真實...
 
圭賢.....真的不知道。
厲旭是清醒的,他不想再去眷戀沒有愛的那一夜~
也不想去爭取這一顆模糊的心。
 
沒再接下的話語,厲旭沒有多一分期望的擺下目光,在圭賢還沉迷未理清的思緒中,默默離開了。
 
 
很快的,一個月即將過去了~
厲旭回到他平靜的生活,他不遺憾什麼,只是覺得可惜,當然~心裡偶爾難免會有折騰。
 
而圭賢...
即使經過了一個月,心依舊是懵懵懂懂的原點,他不是沒有好好去想過,無奈這懸在心頭的感覺,
一句"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堅持什麼。"的話語,至今還是找不著一個所以...
 
所以呢?
就這樣當什麼都沒發生過?
所以...那些揮不去的畫面,還有扎在心裡的感覺,也一同無視掉嗎?
 
 
二次,走在校園無意巧遇遠遠迎面走過的厲旭時~
那對清透秀緻的雙眸,總能安然無羔把他從眼裡掃過,圭賢不得不承認,他真是輸了,在厲旭的眼神裡,他完全看不到一絲情意,也看不著他一絲尲尬。彷彿一切好像從來都沒有過?
 
這樣的厲旭,圭賢更模糊了,他很想問他...
是不是真可以說放就放?
是厲旭你看得太輕,還是我自己看得過重了?
 
不過這樣的巧遇,多了幾次之後,難憋心中還擱著沒說完的話語,和那張不當一回事的淡然,圭賢再也管不住這雙腳,怎麼也要把話說個明白!
 
待在學校附設的餐廳裡,和二名女同學有說有聊吃著午餐的厲旭,忽見眼前豎立二條修長的腿,抬頭一望,原來是圭賢走來到了他面前。
 
"你要出去跟我說,還是我坐在這跟你說?"來到面前,圭賢哪都沒看,直盯盯的定在厲旭身上,他很認真的說。
這麼當著還有女同學在旁的場面,坐無虛席的餐廳,厲旭覺得很尲尬,不知道圭賢有多少打算,還是由他選擇哪一邊,都讓厲旭想立刻刷去當下凝結的氛圍,他徹下目光也撇開頭,不想看他也不想面對他。
 
 
"跟我出去!"圭賢帶氣的把手一扣,將厲旭的手捥銬在他手裡,拉起他,沒有收著力更不帶溫柔的拉起他...
對厲旭沒打算理會他的態度,如同不肯接電話的反應,圭賢也一樣,他也沒打算多耗時間在這浪費唇舌。
 
"你幹什麼!"挨著被狠狠鎖銬的拉疼,厲旭很痛,下意識抽一手呼一聲的反抗著。
可是沒有用,圭賢根本不理他的聲音,自顧緊緊揪著小手,沒停腳的向餐廳出口走去,走向學校最偏遠的後棟長廊,直到末端的盡頭才放開他。
 
"知不知道你這樣讓我很難堪。"厲旭揉揉手捥,生氣的說
"那你又知不知道你這樣讓我很難受!"
"我怎麼了,我做什麼了?!"
"你就這麼潚灑可以當什麼事都沒有嗎?"
"不然你要我怎麼做?纏著你?要你負責?呵~怎麼你不覺得丟臉,不覺得噁心了嗎?"
 
"都說我不是那個意思了!"
"那又怎麼樣?你知道自己的感覺嗎?"
"如果我說我知道呢?你要不要聽?"
"太遲了,我不需要。"
"呵~~你不需要?那我呢,那一晚怎麼算?你真當是被鬼壓嗎?"
"對,就是被鬼壓,你滿意了嗎?"
 
這聲,圭賢聽著很傻眼也很生氣,冷掛那抹深遂的充斥那股氣,勾著內心湧上的衝動把手一抓,將厲旭攬進身前,不歇一刻的覆上雙唇,封住那口充滿倔氣的小咀
 
"唔--"突如的一舉,厲旭完全毫無防備的來反應貼上來的吻,圭賢摟得他很緊,提上的雙手找不著縫隙來推開他
 
不論這一刻是不是一時的衝動,厲旭傲驕的口氣,表情,眼神,態度,都激出圭賢潛意識裡馴服的慾望,他不想聽見,不想看見...
為什麼?他沒去想,但相信在這一吻之後,他會知道為什麼。
 
 
圭賢吻得很深入,挑著厲旭唇裡的小舌,不讓它逃也不讓它躲,口口牢牢的捲抱吮入唇中
"唔~~嗯,唔---"厲旭掙扎著,但沒用,圭賢像要把他的舌頭吞盡肚般狠狠的鎖在唇裡,愈漸稀薄的空氣,厲旭很難受,他不再試著掙脫的放軟了身子,由著圭賢這一吻放肆
 
不再揪抓的小手,這一幕看著很和諧,很美~
圭賢不再粗魯的把厲旭往死裡摟,也不再發狠的吻著他,
這是很真實的感覺,沒有酒精來攪和他的認知,心裡有沒有,是不是,對不對,可不可,他完全清楚了...
 
"你瘋了!這裡是學校!"被禁箇的柔軟這一鬆口,厲旭不退那傲驕,生氣的對圭賢發一句脾氣
"那又怎麼樣?"這聲罵,圭賢不在乎
"放開我!"
"你不是認為我覺得丟臉嗎?現在是誰覺得丟臉了!"圭賢反諷一句,用著厲旭的話堵上他的驕氣。
 
厲旭愣了愣,移開眼裡那抹心虛,掙一手抵開圭賢撫在他背上的雙手
 
"你說我不知道自己在堅持什麼,對...我確實不知道,我只想把話說清楚,想知道你怎麼想,也想知道...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樣會想起那一晚?"
"......."
"厲旭,你知道嗎?這是很奇怪很矛盾的感覺,明明你是個男人,我卻忍不住想起你,想看看你的樣子,沒有把話說清楚,我整個就不舒服。"
"現在說完了,你可以走了。"
"這是你的心裡話嗎?"
"......."
"如果是,我立刻走。"
 
厲旭低著頭,沒敢正眼看圭賢,也沒想再脫任何驕氣的話語,雖然表面裝作不在意,可在心裡他還是很在乎,一直都是
 
"厲旭,我們...都不要再逃避了好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