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旭愣著那口唇,定住目光一動也不動的對著他看,他不知道圭賢為什麼回頭,可在心裡還有份期望,希望圭賢會來告訴他,那一夜不是無心,他是有感覺的。
 
為什麼再回來?再回頭的理由是牽掛,在離開的那一刻,圭賢他看見了厲旭眼裡的光,閃出的光婉如一道冰柱紮進了心頭,也釘住了這雙腳...
"你怎麼了?"圭賢走近了二步,揪著他自己才知道的心疼,再問一次
 
厲旭愣了愣,還是一樣無力的遙了遙頭,要怎麼告訴圭賢,他是為了他在心傷
 
"你真的...沒話跟我說嗎?"
"為什麼回來?"這聲問,厲旭想了一下才說出口
"我剛才搭電梯下到一樓後,才想到我話還沒說完。"
"不用說了,一句無心已經夠了。"心裡想的根本不是那回事,可是厲旭還是賭著面子,他已經沒有足夠的勇氣再聽見任何會讓心崩跨的話語
 
"這話你可以不聽,但是我不能少說。"厲旭沒吭聲,也沒有抱著期望,安靜的等圭賢說下去"那天,我突然回去不是存心逃避,我只是不知道要怎麼向始源交代昨晚我去了哪..."
這聲解釋,勾起了厲旭那對沮喪的眼簾,這才稍稍恍然於圭賢那一句無心
"這...這是你...無心的理由?"真的是這樣的嗎?吞吐的問著,厲旭還是有點不敢妄下斷語,就怕是曲解了圭賢的本意
 
再進二步,圭賢走到厲旭身旁的空位坐了下來,兩身的距離,圭賢揪著一臉愁容,眉縫裡每道凹痕都是從內心壓出來的一分疼~
對厲旭,他真的很抱歉,尤其是看著他面掛心事咀邊卻不說,擺出沉默的模樣,怎麼也無法要自己當作什麼都不知道,自顧潚灑的離開。
"對不起,我無心丟下你,我也不知道你怎麼想?"圭賢還是希望能把事情說清楚,他不喜歡這種模稜兩可的關係
 
厲旭一直呆愣小口聽著圭賢,於心裡有小小的雀喜,至少那一夜不是只有自己深陷的激情
 
"可以告訴我你是怎麼想的嗎?"
"你先說。"不想敗露情意讓自己再丟一次心,厲旭固執一句,把話推回去
"好,我說...我...我承認在回去之後...我很亂,我確實不知道要怎麼做...我找過始源,想問他你在哪裡,怎麼才能找到你。"
"你找過始源?"厲旭抬起頭,臉上退去了黯然,亮起小小的喜目,內心裡他真的很欣慰,圭賢並沒有當是一夜情,沒有當他是個過客
 
"嗯,我想知道你的情況,你怎麼想...可是對著始源,我開不了口。"
"為什麼?"
"畢竟我們第一天才認識,相處也就只有那麼一天,我怕他想歪了。"
"......."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去逃避這個責任,但是每次找上始源時,我就什麼話也說不出口,我怕問多了,他會───"
"你不要再說了。"厲旭擋下話,他已能感覺到接下來的話又會一次讓他心傷
 
可是...一心想弄清感覺的圭賢,這未說完的話語,卻不知厲旭的敏感
"我知道,我不該顧忌始源怎麼看我,不該介意那些異樣眼光,到底我們也確實發生了...關係,可是...我們是男人,這種關係在正常人的眼裡───"
"夠了,我叫你不要再說了!"聽不下去的厲旭,憤力頂開椅子站起身,激動的烙下一聲怒斥
"厲旭..."
 
"你覺得很丟臉是嗎?我知道!"厲旭緊緊揪著泛有淚光的怒目,正視著圭賢,字字加重語氣的說
"我....."
"跟我做那件事很噁心是不是?"
"我不是這個意思。"
"你是!你就是這麼想...我不需要你來跟我交代什麼...就當.....就當那一晚...我們都被鬼壓了!"哽著不斷湧上的酸澀,厲旭很辛苦的才把話說完,哽到最後一聲語末,無力再支撐的雙眸,厲旭瓦解那期待,失望的蓋下淚光,側一身不再回頭的從圭賢身旁走過,離開了會客廳
 
(就當...就當那一天...我們都被鬼壓了!)聽著厲旭留下的最後這句話,圭賢傻傻愣在原地,目光像沒了魂,呆呆張著雙眼不落一處...
 
人走了,可這句話婉如迴音般,清清楚楚的還在耳邊盪...
 
"厲旭..."咀裡打出心口的呢喃,遲頓只是幾分秒,失了神的圭賢很快抓住這刻恍然~
錯了...真是錯了,還沒說完的話,不是那回事,真的不是...
恍然中的圭賢把身一轉,想追上腳,想告訴厲旭他想錯了!
 
可下一秒,才跨出的二步腳,就見厲旭的哥哥們相繼走進了會客廳~
圭賢停滯再向前,不知道他們要做什麼,慌愣的定住那雙眼動也不動,等著下一步動作
 
"媽的臭小子,你這該死的,吃了我弟弟很委屈你嗎?"先踩進門的大云,隨即上前兩手一揪,把抓圭賢的衣領,咬牙切齒憤憤不平的罵~
"怎麼,我弟弟配不上你嗎?讓你很丟臉是嗎!"滿腹氣火的大云,難忍緊緊抓握的指掌無處洩,想一拳狠狠爆發時...
 
"大云!"站在門邊的大哥英云,突然的落下了喝止聲,大云煞住了就快種下的拳頭,未退離把抓的衣領,大云這氣頭尚未冷靜"放開他。"
"大哥?"大云不太明白,英云要他放過圭賢的指意。
 
英云沒有多解釋,平步淡然的走向圭賢,把手搭上他的側肩,壓著他坐回椅子上。
雖然看不明白,大云也沒有多問,默默走到圭賢對面的位子上坐了下來,而希澈則傭懶的退到一旁空位子上坐著,翹著二郎腿,像事不關己的旁觀者,靜看一切...
 
圭賢不作任何抗言抗舉,靜觀待看自己又將接受何種禮遇。
怕嗎?他真的不怕,厲旭那一句話早已佔滿了他的知覺...
 
此刻很安靜,誰也沒有再開口,一切都等著大哥英云落下第一句,
英云拉拉衣擺,挑坐在與圭賢垂直的方位,平靜的看他一眼,再一眼,莫奈嘆了個息,流露的眼神既是不樂見但又沒擇...
 
"你叫...曹圭賢,是吧。"
擺著正眼愣看身旁這位總栽級人物,對這聲問圭賢依然沒有回應
"首先,我暫時不追究你侵犯我弟弟,不過~既然做了,就要承擔。"
"什麼意思。"
"厲旭讓你搞得這麼傷心,你說該怎麼辦?"
"......."
 
"我不管你喜不喜我弟弟,還是打算怎麼處理這件事,我只給你一個月的時間,如果一個月後我還是看不到厲旭開心的樣子,我想~~我也會讓你很不開心。"
"這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他要是不肯原諒,我做什麼也沒用。"
"那是你的問題。"
"......."
"話,我說完了,你可要留點心,別怪我們又找你麻煩,我們都很忙,沒有太多耐心等你慢慢來。"
 
把話交代完,英云就起身離開了,大云和希澈也跟著退出會客廳...
至於圭賢~~接不接受呢?
他不屑這種威脅的方式,一個月的期限他根本不放在眼裡,而擱在心裡的依然還是逗留在耳邊的那句話...
 
(厲旭,你真是這麼想的嗎?)圭賢無奈的在心裡問
 
----------------------------------------------------
 
哽著酸澀忍在踏出金氏大樓的那一步後,厲旭再也管不住那對眶滿淚液的雙眸,滴滴直落刷下了兩行淚...
難堪於圭賢那所謂的顧忌,原來真是一廂情願的激情,原來在他的認知裡是這般的醜陋!可就算是的,這把淚也只能流給自己看。
 
丟了矜持,沒關係的~
丟了心,反正本來就沒有!
但是尊嚴,不能丟...
 
這晚~躺在床上,厲旭不露任何縫隙的緊緊閉著雙眼,努力的蓋下所有畫面,不讓它有機會在腦子裡出現任何影子。真的,他真是努力的教自己不要去想,但是~他真的很難過...
渴望的心,好辛苦,為什麼要去期待?
厲旭突然好懷念以前的心,那份僅僅只是看著就滿足的心。
 
-------------------------------------------------------
 
回到寶藍學院的隔天,圭賢一早利用下課的空檔,向始源詢問了厲旭選讀的科系還有手機號碼...當然,把臉鼻青瘀紅的糗樣,免不了讓始源被調侃了幾句...
可以反應的也只是背著悶鍋把話打包。
 
得知厲旭所屬音樂系後,二次圭賢前至該科教室,也去了空曠的禮堂,那是音樂系經常借用的場地,在沒有探知厲旭上課的時間點之下,二次圭賢都落空了。
 
站在禮堂外,悶看來來去去始終不見的身影,圭賢有些煩悶的迂吐嘆息,不想浪費時間的他拿出了手機...
趕忙的找人並非牽掛那所謂的一個月期限,而是厲旭那句話讓他失了眠,未說完的話,他不想糊模的在心裡攪和不出一個果。
 
可這電話撥了,第一句話要說些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