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著二天,來到了星期六,一早遲遲不見的人影,眼挑右盯的,看看坐在前頭正在指劃IPad的二弟希澈,再看看攤著報紙看的三弟大,懸在咀邊的話終於忍不住的問~
"你們二個,知不知道小旭最近怎麼了?"
 
"嗯?小旭他...怎麼了嗎?"大云抬眼一小愣,狀況外的回問,一旁希澈像沒聽見似的繼續逛著他IPad裡的網頁
"你們沒發現小旭這陣子都不笑的嗎?"
"有嗎?沒注意說。"大云並不是不關心這唯一的弟弟,只是向來厲旭本來就不多話,除非是哭了還是發脾氣,不然還真是不易看出心情上有什麼不妥
 
"二弟,你覺得呢?"
希澈沒作聲,頭也沒有抬一下,專注地繼續逛他的網頁,英云有點不高興,憋起了悶臉盯看完全沒理他的二弟,並毫不客氣的直接取走Ipad
 
瞬間眼空手空的希澈,沒好氣的對大哥瞥使了一記眼神說"喂,我正在看粉絲投稿的紙條,一會我還要去電台準備耶。"
 
從事廣撥DJ的希澈,雖然父親擁有龐大的事業等著他搞,可獨斷獨行,我行我素的他,只想利用年輕時代做自己想做的事,他說~如果現在不做,以後更沒機會做,畢竟將來遲早都要回金氏企業幫忙打理父親的事業~
 
怎麼說呢~~大哥也確實辛苦了,這點希澈是知道的,也因為英云犠牲了自己的理想,才讓僅僅只是相差一歲的希澈,對這位大哥始終都有份尊重。
 
"我在跟你說話,看看你是什麼態度。"
"耳朵聽見了,只是咀巴沒動嘛。"
"你認真點行不行,現在在說小旭哪,這幾天我都沒見他笑。"
"我哪不不認真了!他不就那個樣嗎,好端端的你要他笑啥啊?"
"不笑就算了,話也少了,就連飯也吃得很少,他這個樣子已經好幾天了,你們都看不出來嗎?"
"看出來又怎麼樣?那麼大人了,要有心事自己還不能調適嗎?"
"二哥,大哥也是關心小旭。"
"擔心的話去問一下不就得了。"
"不是啊,小旭的個性,就算問也要他肯說才行。"大云又接了一句,經英云這麼一提之後,他也開始擔心起來了
 
"我說你們,別老那麼死腦筋,問不出來就用別的方法不會嗎?"
希澈這話一拖,英云和鐘云兩人都熄了音,兩對四目直亮亮的對著他看
"幹嘛,這麼盯我,是要我說,還是想直接叫我去做?"
 
自知之明的一句話,擺明是多餘了,單看大哥英云豎著那兩道眉,給了一記再明顯不過的眼神...
 
對,就是要他去!
 
希澈也沒什麼好推拖,怎麼說都是自己的弟弟,又怎麼會樂見他悶著心事,只不過大家關心的模式,和處理的方法不同罷了~。
 
來到厲旭的臥房,希澈有點無奈的喘了口氣後才敲門~
 
"二哥?"
"看你的樣子不像在睡覺,怎麼還不下來吃早餐?"
"沒什麼胃口。"
"那就是不打算吃了是吧?"
"二哥找我有事嗎?"雖然不在睡覺,不過厲旭看起來也沒什麼精神,不想多費力來回應的直接挑話來問
"我是來告訴你,要是不想大哥來對你問東問西的,就趕緊下去吃早餐。"
"哦。"
 
說完,希澈退一步走向自己的房間,靜待一會,不想被大哥囉嗦的厲旭,也真是乖乖下樓去吃早餐了。
 
隱約聽見扣扣的二段把門聲,希澈隨即從自己房裡探出頭來,兩眼詭異的朝那樓梯口瞄了瞄,確認眼前毫無身影後才跨出腳,而後悄悄的私自擅入厲旭房間裡。
 
不想這麼做,不過既然大家都不放心,又挖不出小旭的心事,那麼...也只好對不起厲旭了~
 
踏進臥房,希澈沒有趕忙的作出任何動作,僅僅亮著那雙精曼紗靈的雙眼,由左至右掃過房間,以目測搜找他眼裡鎖定的東西...對了,就是這個!
瞧見了標的物,希澈走前幾步的來到書櫃前,抽出一本又一本的相薄,不慌不忙簡略的翻閱,最後翻到第七本相薄後,希澈漸漸打愣了兩眼,看進眼裡的相片可說是讓他慢慢起了驚嚇,怎麼這本相薄全都是.......同一張臉的男人...
 
(這個人...誰呢?)
希澈心裡唸了一句,接著拿出手機拍下一張面貌清晰的相片後,當沒來過看過的把相薄完好擱回書櫃裡。
 
 
--------------------------------
 
 
"說,這個人是誰?你認不認識?"一手捉起衣領,一手示出照片,眼帶怒光烙下擺明是警告的話語後,把手一掙,將人跩退了二步
 
深吸的喘一口,莫名被找上的始源,這氣吐得很無辜,撩眼淡看找上門的二個男人,始源的眼神並不陌生,那是厲旭的哥哥希澈,大云。
"我還以為什麼事,不就問個人嘛,老不客氣的,一點都不懂得斯文一點。"似乎,對厲旭哥哥們這些失禮的待遇,始源並不感到詫異。
 
"那還不快說?他叫什麼名字?"
"曹圭賢,是我同班科的同學。"
"那就是認識了?"
"怎麼了,他闖什麼禍了嗎?"
"我問你,他和厲旭現在是什麼關係?"
"啊?什麼關係?"差異的,始源掙大了一眼,暗暗地為希澈這一句問既是多餘又無謂
 
"是啊!"
"算是...朋友吧,上次的連誼會時,我看他們倆個相處得挺好的。"
"就只是朋友?"希澈有些疑質,也搞不明,倘若只是朋友,那麼厲旭是打哪來的沉默點呢
"不然是什麼?之前他們又不認識。"暗裡,始源又納悶了,實在是搞不懂這二位的問法究竟想得到什麼答案
 
"你是說他們本來不相識的?"大云也帶了一句,同樣和希澈質疑始源的答覆
"應該是吧。"
"也就是說他們是因為連誼會才碰面了,是嗎?"希澈踩近一步,挑亮目光向始源確認著,想知道厲旭和圭賢相識的時間點
"我想...是的吧。"
"該死的,你沒事辦什麼連誼會,搞得我弟弟整天不開心!"
 
"呃...這...是你大哥交代我要帶厲旭的耶。"
"啊,我大哥?"
"是啊...他說要讓厲旭多出去走走,我才..."
"那你說說,在連誼會的活動裡,這個~這個誰,他和厲旭發生了哪些事?"
"也沒什麼,就第一天晚上和大家玩吹牛罰酒的遊戲,我看他們倆個玩得很開心,酒也喝了不少。"
 
"然後呢?"
"我看他們一個個差不多都醉了,就趕他們回房睡覺了。"
"那我弟呢?"
"他...就圭賢背他回房間去了吧..."
"什麼,圭賢背他回房?"希澈驚著兩顆大大的眼睛,聽到始源這麼一提,再想到厲旭相薄裡都是圭賢,直覺上就不得不教自己亂想不該有的可能
 
"然後呢?"大云始終都沒想多心去猜,只想直接問出結果
"啊,我不知道啊,半夜我看圭賢都沒有回房睡覺,隔早我就四處找人,後來他說有急事先回家了。"
"哇操,你信啊?!"這句,希澈不算是生氣,不過是對這理由非常不滿意
"幹嘛不信,他都交代了,還叫我幫他拿行李回去呢。"
"那他有沒有喝醉?"希澈接著再戳一句他認為很關鍵的問題
"應該有吧,我看他步伐踩得不是挺穩的。"
"他媽的,那就是酒───"話到一半,差點就要爆出口的一句酒後亂性,站在身旁一樣看出端倪的大云,趕緊堵一句"二哥!"適時的把話壓下,打不住希澈這欠缺周詳的話語
 
已經端出事情始末的希澈與大云,為顧及厲旭的嚴面,確實不便在外人面前拖出任何揣測,畢竟這是還未證實的可能。而接下來要怎麼做才能讓弟弟小旭再現笑容呢?
 
看來必須先把這位曹圭賢同學找來好好聊聊,溝通一下!
 
"你...把這個...誰,約出來。"
"啊,約出來?你們要幹嘛?"
"你別那麼緊張,只是找他談一談而以。"
"呃~那你去找他就好了嘛。"
"你是想我進學校把人揪出來嗎?"
"叫我把他約出來,那豈不是要我出賣他?"
"幹嘛,不行啊!"希澈瞪一記大眼的說
 
"呃..."
"又不是叫你去騙他,是叫你直接告訴他,說我們在外頭等他。"相較希澈,大云口氣算好了一點,平心氣和的把話再解讀一回
"哦..."始源呆呆的應著,自知不管願不願意,以過去厲旭這二位哥哥護弟心切的模式,就算他不把人帶出來,也勢必絕對會進校門把人給捉出來的了
 
(唉,圭賢啊~你到底幹了什麼好事呢?)其實始源也很好奇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