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過一夜激情...四射...的纏棉,伴著柔軟的貼靠,相擁相抱沉入夢中的兩個人,倒入腦海裡的酒慢慢蒸發後,疲憊迷醉的面容也漸散了~
躺在棉床上,圭賢早厲旭一步醒來,他慢慢的深吸一口氣,壓在左胸口上的人,讓這口氣只能輕輕的迂出,他還不想吵醒他。
 
圭賢壓下目光,看了看趴在他身上的厲旭,有些疑惑的慢慢撩起那雙眸,默默想著,靜靜的憶著,他並不是在搜尋昨夜的畫面,也不是在追索畫面裡的真實,和厲旭發生了什麼他知道,只是一切來得太快...
呆呆撐掛的眼眶惹來乾澀,圭賢踏實的眨閉一眼,輕輕深吸淡淡迂吐,小心的喘就怕震醒了還處在沉睡狀態摟著他的人兒~
 
(厲旭...)此刻很靜,圭賢靜靜的把他名字擱入腦海中,靜靜再看著他,還放在腰腹上的大手輕輕地貼撫一下,滑摸一下,很小很小的力道,暫時還是不想吵醒厲旭,他需要再多一點時間來沉澱思緒~
這麼抱著,圭賢清楚知道,在心在身他都沒有任何的抗拒,貼靠的身體讓他覺得很溫暖,很踏實。僅管在厲旭身體還有著未退的酒氣,卻教圭賢忍不住去呼吸他的氣息...
 
這時,厲旭小小扭了一下身子,圭賢趕緊抽回手力微微的把手抽離,就連呼吸也收著力,安安靜靜等待下一刻反應...
 
厲旭雙眸是垂閉的,還沉在睡夢裡的他,柔柔蹭蹭地在圭賢身上尋找讓他覺得最舒服的貼靠。
圭賢覺得厲旭就像無尾熊一樣,兩只小手懶懶的摟著他抱,小臉蛋也好灑嬌的往他頸脖裡鑽。
是呢,厲旭就像無尾熊一樣賴在大樹身上,不過他不是當他是大樹在抱,而是把他當作家裡那隻長頸鹿娃娃,長頸鹿娃娃毛戎戎長脖子讓他覺得很舒服,每晚他就是像這樣的抱著它睡...
可是...這抱在手裡的感覺...
 
感覺到不一樣的貼靠,厲旭下意識的微微撐起頭,慢慢的撩起眼簾,柔柔打亮眼眶裡的視野,頓著一秒,再過一秒,厲旭吃驚的睜著眼~
 
一愣,縮起雙肩。再一愣,撐起了上半身,訝異地呆愣了兩顆清透的眸子,目光不確定的在肯定身體摟抱的眼前人...
他不是完全不記得昨夜發生的事,也不是驚訝於圭賢出現在此,只是...他...
不對,他確實是不肯定的,腦子裡極速抓回的畫面,是很真實的感覺,但又好像摸不著知覺,一切都好像只是在夢裡發生而以,可是他真的就這躺在他身上,厲旭抓了抓棉被,能感覺身體沒有衣掛的負擔...
是的,昨晚他和圭賢...
 
確認了這真實,厲旭心虛的縮回目光,飄移的眼珠子,生起羞澀的把頭撇向一邊,不敢對著圭賢看,這刻這幕,他一點都不知道要如何來反應。
 
"厲旭。"其實圭賢也不知道這第一口要怎麼來開,一聲厲旭也是從心裡流出的聲音,從面容上厲旭流露的神情,他知道他也吃驚了...
 
忽而~門外恰巧也不巧的傳來始減的叫名聲,就在誰都還沒來開口說出第一句話的時後。。。厲旭顫愣一眼,擺頭看向那塊門板,隨即又轉回頭看著圭賢,他是很自然的敗露出"怎麼辦"的表情,而圭賢卻用食指做出"噓"的消聲手勢,還對他遙遙頭。
厲旭看得懂他的意思,可這意思也讓他的心緊緊縮了一下,然而失望的目光只是小小一閃,厲旭很快的抹下眼神這一記落空,拉走棉被掩著他光裸身體,在遮掩的被窩穿上內褲,拿散落在地上的襯衫簡約的套上,草草扣上二個釦子後走到門板前
 
"有什麼事嗎?始源。"
"哦~沒什麼,想問問你圭賢有沒有在你這裡?"
"沒...他不在這。"
"啥,他不在你那啊?"
"是啊,怎麼了?"
"他沒回房間睡覺呢,昨晚他喝得那麼醉,又不在你這的話,那會去哪了呢。"
"我不知道,要不待會我跟你一起去找找他。"
"不要緊,我再去其他房間問問好了。"
 
語末,倚著門板厲旭細聽始源漸漸離開的腳踏聲,小呼一喘厲旭抿抿雙唇,小小頓思後,轉身回頭朝床位看去,看見圭賢已經下了床穿好了褲子,也套上了襯衫...
厲旭沒想再看下去的默默走進浴室,因為他知道接下來會是什麼...
 
"厲旭...始源急著找人,我...我先回房間去了。"
 
果然,和自己所料的一樣,圭賢走了,匆匆的離開了他的房間...
待在浴室裡,聽著外頭門板扣上的聲音,厲旭的心也被門扣了一下,有那麼點痛,
要說失望還是落空嗎?
理由呢?
追朔的畫面裡,有自己告訴的那一句...我喜歡你。
而這也都是心甘情願的不是嗎?
 
洗完澡,理好儀容整好行李後,厲旭前至始源的房間,站在門外猶豫了一下才敲門
"厲旭,不好意思哦,那麼早去給你敲門~我連絡到圭賢了,原來他半夜臨時有事先走了,還叫我幫他把行李帶回去呢,真是..."
"是嗎,找到人就好了。"厲旭順口迎和,沒想多說,接下來的行程,圭賢沒有參與也不沒再出現,始源沒有來問他些什麼。
 
到了晚上,結束了二天一夜的旅程回到家裡,為一天塵埃厲旭再洗了一次澡,昂首對著蓮蓬頭,眉頭微微揪了揪,隱隱抽痛的知覺,那是一夜歡愉留下的傷口。
緊閉的雙眸裡看不著淒黑,腦子裡浮上了一幕幕和圭賢躺在床上相吻的畫面...
 
身上的衣服是怎麼脫下來?
他不記得了,他只知道圭賢戳入他的私密處時,他很痛,酒精帶走的意識,讓圭賢失了分寸,也讓他沒了抵抗的能力,在深進淺出磨擦的火熱中,承受了撕裂的痛覺,但也嚐到了達至雲端的快感。
 
雖然圭賢失了分寸卻不忘溫柔,厲旭還記得在彼此滿足了之後,圭賢撫著他的臉夾,吻了他一口,對他說一句"我有沒有弄疼你了?"
畫面飄到這裡,接下來自己回答了什麼,做了什麼,厲旭已經想不起來了...
 
坐在床上倚靠床頭,厲旭對著擱放兩腿上的一本相薄輕輕指劃,垂落眼簾的縫裡流露出點點情絲,滿足地勾上唇角...
緣份是這麼巧妙,猶記得剛進寶藍大學時,一次偶然間,在自己所拍下校園美景的相片裡裡,他看見了他~
他和這幅風景一樣美麗,和華麗建築體一樣有著高貴的氣息,俊俏的外觀,
還有那雙不屑高攀的龍眉大眼。
 
沒想過會和圭賢就這樣見了面,更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夜...
想到這裡,愁悵湧上心頭,鼻間竄癮了一陣酸,清澈的眸子蓋一層水膜,厲旭莫嘆的笑了笑,為自己心中那份期待感到可笑,幾次在副修課堂上碰上始源時,都想著圭賢會不會對始源交代些什麼想轉告他的話語?
 
圭賢需要交代什麼?而自己又期待什麼?
呵~要他負責嗎?不過是一夜之歡你情我願,說出來那真是太可笑了!
 
可是已經過了五天了,不聞不問無聲無息的圭賢,怎麼能夠如此潚灑的完全不當一回事呢?
厲旭失望了,真的失望,一天過一天,不該有的期待卻又忍不住去期待,原來自己只是一夜情的過路人,沒有放在心裡的價值...
 
叩叩叩~!
門板擾進了敲門聲,厲旭趕緊拭去濕潤了眼角邊的水珠,小吸一口吞下哽在鼻間的酸澀,抿抿咀拉拉角,速速退去黯然的面容才把門開
"大哥。"
"你最近怎麼了?"
"啊?我...我沒事。"
"剛才吃晚飯時,每道菜到你咀裡都像苦瓜似的,還說沒事?"
"真的沒有啊,我只是吃不下而以。"
"是嗎?那為什麼吃不下?"
"吃不下就吃不下,哪還有為什麼。"
"可是....."
"唉呀~你好煩耶,大哥。你明天不用早起去公司,我還要早早去學校耶。"厲旭半推半就打發了最疼他的大哥金英云
 
說是最疼他的大哥,又豈會因為厲旭的一,二句就放心呢?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