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的~在約定的星期六早上十點,男男女女大概有十幾位,始源安排得很周全,不僅從父親的公司調派一輛中型小巴士,還另位請了一位專屬導遊...
二天一夜的行程,與其說是社團連誼會,還不如說是社團旅遊呢。
 
圭賢帶的行李很少,僅僅只掛著一只側背包,懶懶的站一旁等候上車之時,圭賢簡略掃過幾眼,目測相繼到來的同學裡,這些面孔他並不陌生,也不得不佩服始源真的很有辦法,邀來的人也正如他口述中的各大企業千金,二代富少...個個大有來頭...再看看自己...
 
呵~~這像什麼?偽裝富二代混進貴族學校的小老千?
圭賢暗底笑了笑,這笑隱著酸氣,淡淡悲哀,淡淡淒涼,笑嘆自己的身份,在這人群裡,自找卑微。
 
在始源的分配下,看著同學們一個接一個踏上小巴士,圭賢的眼神裡有些退縮,感受心思沉澱的他突然不想去了
 
"圭賢~你還在站在那幹嘛,到你上車了。"
"呃~始源我..."
"怎麼了,你不會也一樣是臨時有事吧?"
"嗯?怎...怎麼...你知道?"
"你不是吧,還真的有事啊!唉~剛才已經有個人跟我說他臨時有事不能來,你又~~"
"對不起。"
"少了二個男的,八女對六男,那多尲尬啊!"
"真的很抱歉,我也不想。"
"算了算了,難不成我還壓著你去嘛。"
"SORRY~"
 
圭賢攤著心虛的雙手,一聲SORRY後,沒好意思再空對始源的轉身邁開腳步踏去~
 
"小心!"
 
為臨陣爽約無奈垂下頭的圭賢,在這轉身跨出步伐中,一個正面迎頭撞上了眼前不著眼的人影~
匆匆而來的人兒,小一號的身軀這麼一撞,彈回的身子抓不著這重心...
趕緊的,圭賢反射下意識捥護的動作,趕在那人踉蹌跌落時兩手一騰,俯身彎腰把人架在手裡,鎖住雙手再多些牢靠的框進身,急忙一聲小心後,想再多一聲的問上時...
 
愣著,咀邊正要脫出口的話,在看見眼前人兒定住的小慌臉時,圭賢的眼神也慌了,剛才想要說什麼他已經忘了,他知道這張小慌臉...好清秀,也好...美?
 
不知道這四目定住的時間有多久,直到了彼此都顯出了尲尬後,才各自小愣愣的收回目光~
他,不自在的站好身子,退出被他框在身前的範圍,尲尬令他不自覺的低下頭縮回雙手。
忍不住悄悄的多盯一眼,羞澀的小慌臉讓圭賢覺得很有趣,也...很可愛?
 
"金厲旭?!你不是說有事嗎?"
始源湊來的一句話,拯救了這抹羞澀的小慌臉,厲旭彆扭的繞過圭賢身旁走向始源,回應著~"我...我想想也沒什麼要緊事,就...就來了。"
"呵~你能趕來就太好了,快上車吧,對了~你會暈車嗎?"
"不,不會...怎麼?"
"沒什麼,車上就剩最後頭有空位,你要是會暈車的話,我再幫你換位子。"
"哦,那沒事的話,我...我先上去了。"
"OK!"
 
順著背影待看厲旭上車後,始源轉回頭,見圭賢一臉傻呼的站在不動,疑悶的帶上一聲問
"喂,你不是有事要走了嗎?怎麼還在這?"
"呃...那個,他也是你們柔道社的人嗎?我沒見過呢。"
"那個?哦~~你說金厲旭啊?"
"是,是吧..."
"他是這學期新轉來的同學,前些日子剛進我們柔道社,怎麼了?"
"沒,沒什麼。"
"好了,到時間要發車了,等我回來再call你吧。"
 
"等,等等....."
"幹嘛?"
"我...是這樣的...其實想想也沒什麼要緊的事,我...還是跟你們去吧。"
"呵~~~怎麼你也改變主意啦!"
"呃,就..."
"好啦好啦,不問那麼多了,能去就行,快上車吧~"
 
踏上小巴,圭賢就朝向前方那後頭,掃著那張讓他看了還想再看一次,那個對他流露羞澀小慌臉的男孩~
正如上車前始源帶上的話,車上的空位也只就剩最後一排了,而金厲旭只能選擇坐在那兒...
臉上,圭賢僵著看不出的笑,步步期待的慢慢走向厲旭所在位,這踏出的腳步,抱持的心情,不論當下一刻是否驚覺到,還是事後才恍然~圭賢都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麼~
 
"Hi~"來到厲旭旁邊的空位,圭賢很自然的坐下來,也很大方的打了聲招呼
 
感覺身邊多了個人,這位子突然覺得好擠,空氣也變得稀薄了一些,厲旭好不自在的擺過臉看著他,沒有吭一聲來回應,僅僅只勾上了尲尬的一個笑,尲尬的徹回目光看回那面窗戶,擱在背包上的兩小手,不自覺的縮了縮指掌,厲旭就像是沒了安全感一樣,將背包往裡抓塞,遮抱在小腹與胸口前...
 
(呵~這.....)看著這動作,厲旭的反應讓圭賢有些納悶,暗裡嘆笑地想~
(這是生人勿近嗎?我有這麼大壓力嘛...)
不過不管是什麼都好,都更加牽動了圭賢莫名而生的期待,想多一句問,想多看一眼,想多一步認識他,想知道他會有什麼反應...
 
可要先說什麼好呢?
 
"你好,我叫曹圭賢。"客套的開場白雖然自己都覺得悶,圭賢還是壓著悶點擺上話
"哦,你好。"
(沒了?)愣看身旁的他,就丟了一句如此簡短的應聲後,這頭就擺回去了。
小愣一下後,僅管傻眼,圭賢不忘扳住這已經敲開的門,再接一句"你呢?不告訴我你叫什麼嗎?"
"金...金厲旭。"
"那我叫你厲旭OK嗎?"
"嗯。"
"........."
話又沒了,那個臉又擺回去了,而圭賢這張臉可悶了!
 
(好歹多吭一句他也好接話呀~)心裡這麼想著,眼裡悄悄瞥看厲旭那雙手還揉著背包,指掌未退鬆軟的抱在手裡,看似緊張又害羞的模樣。
圭賢又笑了,依舊僵著那抹看不出的笑容,他真是見識了,從未遇上如此生冷的男孩,比起那些女孩...論及羞澀,還真是得有比~
 
本是害羞的性格嗎?還是因為對著他才害羞?
不過...為什麼會對他害羞了呢?他們不是都男人嘛...不是應該對女人才...
圭賢愈想愈覺得有趣,也萌起了好奇,想多知道一些來證實...
 
想證實什麼?為什麼要證實?
(呵~~)圭賢又暗暗嗤笑了自己一下,他自己也不知所以~
管他呢,他就想知道~!
 
"你第一次參與這種活動嗎?"圭賢問,厲旭慢慢把臉移向圭賢,淺淺的點了那顆頭當是回應
"不習慣?"圭賢再問,厲旭又一樣用點頭當回應
"放鬆點,這沒什麼的,一回生二回熟嘛~"圭賢打一句暖話,不過厲旭這次連頭都沒點,小臉也慣例的擺回去了...
 
(唉,真是...)圭賢默默心裡小小OS了一下
 
"呵~你好像不愛說話。"圭賢呵笑一聲,為自己解除接不著話的尲尬
"我...我不知道要說什麼。"這回,厲旭總算肯賞臉的多吐幾個字,雖然這話沒什麼內容,但也總比沒有的好
"你平常也是這樣的嗎?"
"嗯?我不懂..."
"就是...對...任何人都不知道要說什麼?"
 
厲旭愣了愣,微微抬起頭向著身旁的他,目光有些閃爍,相處至此,僅僅的十幾分裡,似乎...厲旭始終沒敢多用正眼來看他~
 
"嗯?"圭賢撐撐眼,等著
"我不知道。"厲旭慢慢擺下頭,話說得有點小聲,他不是不想吭聲,他是真的害羞著...
害羞令他不知道要擠些什麼話來回應
"........."
真是夠了!好不容易把火給點著了,這頭又給滅了!
 
悶鍋是嗎?看來需要大火烹煮才行~
納悶到極點的圭賢,眼一愣眸一亮,把下心不想再耗費唇舌的他,乾脆就...
 
"這樣吧,這二天你就儘管跟著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