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藍學院
 
上至名門望族,下至中等小康,只要付得起,有錢有人脈,就能進入這所傳說中很貴的貴族學校-寶藍學院。
 
學校花園步道邊,曹圭賢開著兩手懶懶的撐坐在石椅上,兩目深遂不著點的掃過右邊方向,眼神沒帶上期望,傭懶地看著三五成群和自己一樣穿著校服的男男女女...
 
左看看,右掃掃,落下的焦點,女孩的小臉蛋,小身板...
男孩的臉龐,體魄...悠黑的深遂裡怎麼也打不著眼瞳的亮
 
唉~
 
鼓胸嘆吐一口氣,臉上圭賢不帶期望的目光更沒力了
 
唉~!
 
又一聲,這一眼圭賢瞥得好無奈...腦子裡,想起了老媽的諄諄教誨...
 
(小賢啊,眼睛要放亮點,別看著漂亮就丟了心,要先了解對方的背景,看準了再付出,知道嗎?)
(為什麼還要查背景,你不是說那是貴族學校嗎?)
(我兒子長得這麼帥,體格,口才,頭腦,樣樣都這麼棒,肯定會有很多女孩自動貼上來的嘛~有的挑當然要挑一個家世背景好,有錢有勢的女人囉!)
(要是她長得很醜,可是很有錢呢?)
(怎麼會呢,你沒聽人家說嗎?世上只有懶女人,沒有醜女人,她要是喜歡你,一定會把自己弄得漂漂亮亮的了,是不是~)
(反正要是我看不順眼,再有錢都一樣。)
(別傻了,幹嘛跟錢過不去,娶個富家女少奮鬥三十年呢~)
(........)
(你聽話,老媽可是花了很多錢,又透過關係,才把你弄進貴族學校的,這可是咱家翻身的機會,以你的條件,絕對可以挑一個漂亮又有錢的女孩,放心吧!)
 
 
有錢又漂亮?
呵~~真是痴人說夢,來到這所學校已經都半年了,還真不知道什麼才叫美女,就算來個帥哥也行吧?
 
(別說是看不著美女,我看想找個帥一點的男孩都很困難。)在心裡,圭賢默聲嗤諷這所謂的貴族學校,原來不過只是如此而以...
 
雖然圭賢不想白費老媽投資在他身上的心血,但又無法教自己屈就於錢的份上,到底這是將來日夜相對的人,怎麼也得找個順眼的吧。
 
很無奈的...不知道是自己眼光放得太高,還是潛意識在作祟,每張面孔看進眼裡,怎麼看就怎麼個不順眼!
看看,晃過自己眼前的男同學,已不下數十個,每對眼睛看著他時,眼球的動向不是不屑一顧,就是冷眼一撇。
並非是想往自己臉上貼金,然而這些眼神看多了,圭賢真的很納悶,偶時也難免在心裡OS的想...
(我他媽的是欠你錢,還是搶了你的女人了?)
 
再看看...右方來了兩位併著走的女同學,經過時女孩們勾起了含蓄的笑容,小側一臉地轉過來看他?
然後又面帶羞澀的對他微微一笑後把臉側回去...
 
(這是幹嘛?在勾我去注意她嗎?)圭賢僵著一抹苦笑臉,默默在心裡對自己說話~
而事實上女孩子投給他的這類的眼神,這半年來也已經看了好多,好多...
可無奈沒有一個能讓圭賢看對眼,他覺得這些女孩都很...很不自然,尤其是在他面前,更加不自然...
 
這叫什麼呢?作做?故作矜持?應該是吧...隨便了。
度過這半年,現在對他來說,真是沒什麼心情去理會老媽的諄諄教誨。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
 
方外課鐘響起,20分鐘的下課時間過得很快,感覺好像才剛坐下來,這屁股還沒熱就要悲催的回到教室去...
 
怪怪,聽了那麼多年的鐘聲響,明明是一樣的節拍,一樣的響,怎麼老覺得上課鐘聽起來哀怨多了呢~
 
唉~~
 
再嘆一口吐出那沉重,圭賢站起來,手抱書本一臉哀怨的走向教室...
踏進教室,圭賢習慣的先掃一眼,看看陳陳排列的位子哪邊空著,尤其是兩邊角落,他喜歡坐在角落,因為...
 
"Hi,圭賢。"
"Hi..."
 
走到右邊最末端的角落坐位,圭賢擱下書本,禮貌性的點點頭,勾著牽強的笑容,對前坐與左邊旁坐的女孩簡單回應一下。
左邊的女同學,勾著兩端咀角揚起的笑容,圭賢不否認,這笑容很甜也很可愛,她的話很少,每次都只是靜靜的對他笑,偶時會默默遞一些知名百貨百商的禮卷給他,說是父親公司客戶免費贈送的,因為用不完,分一些送他...
 
是這樣的嗎?
圭賢沒空去查證那些,既然對方都把理由找了話也套了,他會欣然的收下,當然也會不忘客套的帶一句
"給我?這怎麼好意思。"
"沒什麼,反正不用也浪費了。"
"也是...那我收下了,謝謝。"
 
圭賢收下了禮卷,女孩也許不知道,其實像這樣的禮遇他已經多不勝數,也見怪不怪了~
 
應付完左邊的女同學後,輪到了前面的女同學,感覺就像在等著接過棒子,隨即轉了個半身,拿出了一本筆記薄擱在桌上,然後告訴圭賢..."這是上一堂的筆記,已經都整理好了,我自己也有留一份,你不用另外再抄下來。"
"呃...這怎麼好意思。"
"沒什麼,多寫一遍我當是複習嘛~"
"呵~妳真勤快。"
 
比起左邊溫和恬靜的女孩,前頭這位更為細心體貼,不僅是幫圭賢整理筆記,還會時不時帶些茶品請他喝,
甚至.....
 
"這個給你。"女同學拿出一枝鋼筆擱至桌上
"嗯?這..."
"你看~"手裡亮出一枝比剛才那隻更細一些,看似同系列的鋼筆,然後女孩接著說"這是一對的哦!是限量版的呢。"
"一...一對的?"
"是啊!"
"呃~不好吧,你不保留完整的一對嗎?"
"我只是喜歡這枝細的而以,可是它是特殊紀念款,必須一起買才行,你當是紀念品收下就好了。"
"哦,好吧~這次我收下,不過..."
"別再有下次了是吧~"
"嗯。"
"你不用跟我客氣嘛,這個又沒多少錢~~~~~~~~"
 
接下來,女孩說的都是客套話語,句句都在傳達她並不是刻意買來送他,這類的話圭賢也真是聽多了,雖然他不會欣然的接受,不過對方要是執意的話,圭賢最後還是會收下~~
 
圭賢並不想白白的貪佔便宜,但這對他來說,有了這些女同學主動送上的禮物在手,在無法順應老媽的意帶個富家女回來交差之下,那麼~~至少還有東西可以拿回去暫時堵堵老媽的咀,也省下大篇長論的諄諄教誨!
 
 
某天...
主修班科系的同學崔始源來找圭賢,熟烙的搭掛肩膀對他說...
 
"圭賢,這星期六我們柔道社舉辦─────"
"你還來啊,算了吧你!"
 
一句話才剛溜出就被圭賢給頂了回去,這已經不是頭一遭,即使話沒聽完,他也知道始源找他要做什麼...
 
始源找他做什麼呢?
 
"別這麼嘛,這次的女孩比上次好多了,有象品集團的二女兒,大友百貨大股東千金,還有.............."
始源趴拉趴拉沒停口的逐一列出各家女孩家世背景
"喂,停,停~~你知道我要是看不對眼,再有錢也一樣。"圭賢不想聽下去,又一次的把他的話擋下來
"你不怕你老媽碎碎唸的罵你嗎?"
"怕又怎麼樣,我娶的人將來是要跟我過日子,又不是跟我老媽。"
 
身為柔道社社長,擅於交際的始源,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舉辦連誼會,過去不只是柔道社,其他羽球社,攝影系,美術系,音術系,外語系等等等,始源都素有往來,而每一次舉辦連誼會時,都不忘帶上同窗三年的好友曹圭賢,他知道圭賢的背景,也知道他有個勢利眼老媽。
 
"你看看你,都還沒看到人就把心給滅了,要是真有個順眼的在你眼前,你也看不上的了。"無氣單看圭賢一副興趣缺缺的反應,始源納悶的說
 
真是這樣的嗎?圭賢愣了愣,沒有再回應什麼,始源也當他答應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