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趁著公司沒事,圭賢找來銀赫與東海出來喝二杯...
不過說是喝二杯,但這酒一飲話一吐,一杯接著一杯來,坐在眼前的倆位友人雙眼愣了愣,彼此不約而同的互瞄幾眼,表情上有些小驚訝的,因為要聽到圭賢與厲旭吵架,這還真是二年來的頭一遭~
 
”你們說,我這哪錯了~我這堅持不對嗎?”說著,桌上一杯又往咀裡吞,圭賢沒好氣的述出這二天與厲旭冷戰的情形。
 
聽著圭賢說出事情的始末,銀赫的反應上,表面是很認真的為圭賢抱委屈,實際上心裡是憋著笑在聽,不可否認這冷戰對圭賢來說的確有些莫名奇妙,也認同圭賢所堅持的事,不過對於第一次看著圭賢一臉無辜的吃鱉相,真是不自覺地就想笑出來...
 
不過在於東海的看法,就有些話想說了
”Nelson,也許這真是厲旭的本意,不是為了你父親或為了你。”
”就算是,為什麼一定要...總之我沒辦法接受。”
”那你告訴他啊~”
”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跟我提了。”
”也許他覺得你想法會改變,所以就再試試囉~”東海幾乎都是站在厲旭的立場在說話,所回應圭賢的每一句話也都很實在
 
”再多次我的答案都一樣!”這一句圭賢說得很強硬,很無奈很不耐煩的拿了酒杯又是一口吞,似乎對這話題只要聽到想動遙他本意的話,圭賢的反應都很大
 
”好好好~不要就算了嘛,難不成厲旭有本事押著你去啊?”對圭賢的脾氣再了解不過了,銀赫打插一句話適時安撫,不讓圭賢這火氣有機會加大
 
”你也別怪厲旭跟你冷戰,要換作我,我才懶得做飯給你吃,別說你沒賞臉把東西給倒了,搞不好我連盤子都砸了!”
”喂~你要不要說得這麼誇張啊~”
”要不你試試啊?”
”好好的我試來幹嘛呀我~”
”那你還窮鬼叫個什麼?”
”我哪鬼叫了,你怎麼老愛在別人面前損我,給不給我面子啊你。”
”給什麼面子,Nelson又不是外人。”
”阿你----”
”喂,你們還來,我是來吐心事的不是來看你們吵咀。”
”哪吵咀了,這叫調情你懂什麼~”
”.........”銀赫的回應還真讓圭賢自討沒趣,有時看著赫仔與東海這對戀人相處的模式,都讓圭賢望塵莫及的佩服,沒有一天不爭咀的倆人竟然可以吵出感情,不僅如此,每次吵出的火花總能隨時說滅就滅的不當一回事,而圭賢不過是表態自己的意思,卻能惹來二天的冷戰...
 
雖然說是個性使然,相處的互動自然就大有不同,不過處在此刻的心情,圭賢多少還是羨慕著~
更希望和厲旭可以像這樣自在的把事給講開...
 
”Nelson,都快七點了,我看你還是早點回去吃飯吧,免得心結愈鬧愈僵了。”瞥一眼時鐘上的指針,不讓圭賢繼續糾結下去,東海下了逐客令
”是啊,說不定他已經做好飯在等你回來吃了。”銀赫再加一句應和著
”他要是會做的話,早上就不會讓我空著肚子去上班了。”
”你手機沒功能了嗎?”銀赫說
”嗯?”
”嗯啥,打通電話回去不會啊,真是...”
 
圭賢猶豫著,似乎還拉不下這面子
 
”怎麼,你還考慮?男人要不要這麼小氣,你想清楚了,厲旭可是你好不容易才擁有的人,這點氣都吃不下嗎?”東海總是毫不客氣的拿出事實一語道破
 
這一句的確很實在,實在的讓圭賢聽著隨即抹上心虛的眼神...
是的~能在一起的確是歷經萬苦得來不易,又何必在乎面子呢!
圭賢拿起了電話,沒有以他習慣的簡訊留言,而是直接撥出家裡的電話號碼,響了好幾聲都沒人接聽,在圭賢決定切掉電話的那一刻,連線鈴聲突然停止了~
 
雖然電話是有人接了,但沒有聲音來著?
圭賢等了幾秒確認還在通話狀態後主動吭了聲...”厲旭?”
電話裡還是沒人吭聲,雖然心裡是有些納悶,不過既然電話都打了,沒道理想說的話要擱在咀邊
”怎麼不說話?”
 
手機依舊還是沒發出任何聲音,每一次心裡有事時,厲旭所呈現出的性格就特別固執,這點沒人比圭賢再清楚不過...
貼在耳背的手機拿了好一會,無聲的對話停滯著~
深愛的心沒改變,對厲旭這樣的反應其實圭賢並不生氣,向來自己的心情都是牽制在厲旭的身上,親耳對著厲旭再明顯不過的不開心,圭賢也沒那心思再去顧及那所謂的面子問題。
也許吧...他真是對厲旭沒擇...
 
”我在赫仔這,你吃飯了嗎?”
”......”
”你想吃什麼,要不我買些回去...加菜?”
”......”
”不說話...那我買了哦?”
”不用了。”
 
聽著一句不用了,圭賢立刻就露出微笑,他知道厲旭還是煮了飯在等他,沒多一刻遲疑,圭賢心急地溜出一句”你等我,我這就回去。”
 
很快的簡單丟出一句估的掰,圭賢離開了銀赫家,駕車飛快的開往回家之路~
當然!在這刻絕不能少了這個代表倆人的花語-永恆的愛-紫色鬱金香
就算再怎麼心急,也要帶上這束花,那是圭賢第一次也是唯一對人送過的花,
但願彼此的愛就像這花的花語一樣永恆~
 
回到1365小樓,圭賢一進門鞋子都還沒脫,眼睛就趕著往屋裡掃...
燈是打亮的,但客廳空無一人?而餐桌上如自己所想的,厲旭真的做好了菜等著他回來吃,不過走到廚房為止,還沒見著厲旭人影,圭賢再來到客房外,這回不需要轉著門把,因為門根本沒關著也沒人在
 
(難道回臥房去了?)圭賢心裡有點小爽地,預想厲旭在房間等著他,滿心期待把手一開~
 
厲旭呢?
屋子裡都看盡了,一個身影也沒...
這讓圭賢滿頭霧水,怎麼也理不清厲旭心裡在想些什麼?
 
圭賢擺頭晃腦百思不解地走回到餐桌前,這才看見了厲旭留下了一張字條
 
(我不想再把它倒掉)
 
再看一眼桌上這四道菜和大碗湯,圭賢真有些傻了眼,這不是開玩笑吧,不會真要他一個人吃完吧?
這不擺明了在罰他嘛...
雖然厲旭這要求有些為過,但這也讓圭賢知道厲旭在氣什麼~
 
這頓飯吃得很撐,胃裡塞的不僅僅是這些食物,還塞著一肚子悶氣...
莫名奇妙的搞得自己像做了錯事被處罰一樣,圭賢嘆出二回苦笑嗤聲,為當晚對厲旭生了三小時悶氣,沒想到卻換回自己二天的心裡折騰,這一筆可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不過自知理虧於昨天浪費了厲旭一整天下來的三頓飯,圭賢再怎麼覺得自己無辜也給吞了...
好不容易的,圭賢終於把桌上的菜全都吃光光,吃撐的肚子遲遲嗝不出一聲,圭賢難受的抱著肚子到沙發上靠躺,大吐一口長氣,拿著手機指劃一番後送出了簡訊
(旭,我吃完了,可以回來了嗎?)
 
過了半小時後,門口傳來了鑰匙轉動的聲音,厲旭真的回來了!
身懷鬼胎的圭賢,假裝睡著的闔上了雙眼,就想等著厲旭走過來看自己一眼,好讓自己有機會抓住厲旭把他抱進懷裡~
 
走進屋裡就看見圭賢就躺在沙發上,再看看餐桌上的菜真的全都吃光了,還看見圭賢買回來的花,其實厲旭這時已經微微的露出笑容了...
厲旭一邊盯著在沙發上的圭賢,一邊將餐桌收拾乾淨,最後將花美美的插在花瓶後,厲旭再看了圭賢一眼,眼神中似乎看出了什麼...
沒打算驚動圭賢,厲旭安靜的往房裡走去,這一次沒有再到客房去,而是走進倆人的臥房...
 
關閉的眼瞳看不見任何影子,只能靠著耳朵洞悉周圍的一切,漸漸的聲音愈來愈少了,也愈來愈薄弱,厲旭似乎往走廊的方向去了?
 
(電話打了,這花的心意也到了,要求的也都吃了,竟然還不理我!?)持著這些想法,圭賢真是不服氣,不相信厲旭脾氣真那麼強硬,圭賢這下哪都不想去不想哄,乾脆繼續躺在沙發上裝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