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了五年走過五個階段的波折,最終再一次相愛的賢旭,在同居的二年後某一天...
 
這天,厲旭帶著先前訂好的畫畫材料回到生長的孤兒院,走進學堂,小朋友們全都擠到厲旭的周圍,等著分發裝滿箱的水彩原料與畫筆,每看小朋友們掛滿期待的可愛小臉蛋,厲旭臉上盡是滿足~
發完了箱子裡的物品之後,厲旭前往拜訪院長聊了幾句,並拿出一張支票,說是圭賢捐助孤兒院補貼小孩子們午餐的費用。
 
在離開時...不經意的回頭,在不遠之處的某方,厲旭看見了圭賢的父親曹大東...
而令厲旭更為驚訝的是,曹大東竟然學著當年的圭賢,帶來一整箱的玩具發送給小朋友?
 
厲旭笑了,笑裡帶著溫暖,而心中有著感觸與想法~
 
這並不是第一次在孤兒院看見曹大東,對曾經飽受曹大東折磨的厲旭來說,在圭賢付出的真愛,給予的疼惜與呵護下,心中早已不再有所介懷...
幾次不經意看見曹大東來到這所厲旭生長的孤兒院,探知他捐了一些錢,這讓厲旭免不了猜想著,是心中有悔嗎?
 
站在同理心的立場,不論過去種種的對與錯,面對唯一的兒子跟自己劃清了界線,多少都讓厲旭有些於心不忍,雖然勸過圭賢放下過去,不過圭賢總是不多說的把話帶過,體諒圭賢的感受,厲旭也沒有多一步去為難...
然而~看著倆父子形同陌路,而自己好像成了父子間的一根刺,在情在私厲旭都希望時間可以慢慢沖淡圭賢心中的憤恨。
 
晚上用過餐後,待在廚房洗碗的厲旭,傾著頭若有所思的暗自思忖著,又一會擺過頭看向坐在沙發上的圭賢,似乎有事想告訴圭賢...
 
”圭賢...”整理完廚房後,厲旭走到圭賢的身邊坐了下來,圭賢很順手的搭過肩
”嗯?”
”我今天去了孤兒院。”
”我知道,你不是告訴我了嗎?”
”嗯...我又看見你父親了。”
”是嗎。”飄移的眼神只是一瞬間,原有的溫柔笑靨也收了回來,圭賢很快的就定回目光看向電視,語氣上沒有多理踩厲旭提起的人
”我看見他今天帶了一大箱的玩具送給小朋友。”
 
每次厲旭一提起孤兒院提起父親,圭賢的臉上總是呈現百般無奈,心中的浮燥感也慢慢飄上來,手握的遙控器不自覺的一按又按,電視節目是一台跳過一台...
 
雖是如此,但一直都深愛厲旭的圭賢,怎捨得向他發脾氣,也清楚厲旭再三提起無非也是希望他可以原諒父親
 
”圭賢~你知道嗎,小朋友拿到禮物時,那開心的樣子可愛極了。”
”拿到玩具當然開心了。”圭賢回得很不在意,說是敷衍也不為過
”要是你能多跟我去孤兒院,你就會和我一樣的感受了。”
”.........”圭賢靜著沒有作出回應,其實不管厲旭說什麼,就算再怎麼不想聽,圭賢也會忍著聽下去,唯獨在厲旭提到某件事時,圭賢才會很果斷的把話打住。
 
”圭賢,我知道你不喜歡,可是我想---”這話才說到一半,就被圭賢把話給搶過來插上一句
”你不要說了,我不會去的!”圭賢說的很果斷很堅決,一臉不悅地收回搭在肩上的手臂,顯然~厲旭還沒開出口的話已在自己的預知內
”圭賢,我不是為了你父親,我是真的----”
”厲旭啊,我不想生氣,你別再提了!”說完圭賢擱下遙控器站了起來,自己一個人縮回房裡去
 
究竟什麼話題會讓圭賢馬上變了臉?這麼排斥著?
 
冷戰的三小時裡,圭賢沒有再從房裡走出,厲旭的面容帶上那無奈,悶著氣走進房間,看圭賢側躺在床上背向自己,沒有動靜的身子看似睡著了,厲旭沒有上前搭理,自己默默的洗個熱水澡,換上睡袍後轉身再看一眼圭賢的背影...
腦子似乎在思考著什麼,還是猶豫什麼...厲旭忍下心的退出房間,獨留圭賢一個人待在床上。
 
躺在床上的圭賢其實沒有睡著,原以為厲旭會像以往那樣,頂多只是不吭聲的躺在床的另一邊,那麼只要抱抱厲旭就能解除這三小時的冷戰了~
可沒想到這次厲旭竟然連床都不待了?
圭賢實在沒好氣,自認錯不在己,也不想妥協於厲旭所提出的,礙於面子上心裡再糾結,怎麼也要死撐著!
 
這一晚~
沒有厲旭的溫暖,背著冰涼的床鋪,圭賢翻來覆去怎麼也無法入睡~
並不是為了心頭那糾結才睡不著,而是因為這是二年來第一次厲旭不在枕邊...
早已習慣抱著厲旭睡覺的圭賢,又豈能好好睡一覺~
 
 
隔天一早,圭賢掛著無精打采的面容從臥房裡走出來,掃過客廳跟廚房,都不見厲旭的人影,只見餐桌上擺著一份早餐,還有一飯盒,盒上寫著午餐二個字...
平常厲旭都會陪他出去吃午餐,沒想到今天留了個便當讓他帶去公司自己解決?!
 
(搞什麼,這是在跟我冷戰嗎?我哪錯了!)圭賢心裡不服氣地想著,帶點生氣的情緒,不只是早餐,就連飯盒也不拿就出門到公司去了。
 
中午回來休息片刻的厲旭,看見了桌上原封不動的食物,厲旭有點小驚,從來圭賢就不曾對他生這種隔夜氣,看來圭賢真的很堅持,想要改變圭賢的心意並不容易...
 
厲旭將早餐倒在飯盒裡,拿到附近的公園餵給野狗吃,傍晚再回到家裡,厲旭沒有改變自己的作習,依然在五點半開始準備晚餐,這頓飯做得有些沈悶,二次探出頭看一眼客廳的牆上掛鐘,看著時針漸漸步向七點方向,仍不見圭賢人影?平常不到六點就回來的人.....
 
厲旭心裡開始質疑,甚至有點想打消那念頭,想著是否不應該去勉強圭賢呢?
飯煮好了...菜也炒好了...而人還沒回來...
 
再瞥一眼...八點了...厲旭心頭那股氣正慢慢蘊量著
(就算是沒空也應該打個電話說一聲不是嗎?)真是愈想愈納悶,厲旭不想再等下去,撐著筷子自己先吃了算
 
填飽肚子之後,厲旭到臥房洗了澡,從衣櫃拿出乾淨的睡衣換上後,提著自己的手提筆電走進另一間客房,反鎖了門把似乎沒打算出來,也不想有人打擾...
打開筆電逛逛網頁,厲旭把電腦當電視挑選喜歡的電影看著
 
不久~耳邊隱約聽見開門聲,應該是圭賢回來了,看看時間已經超過12點,厲旭真的有些生氣了,就算是應酬也應該撥個電話或打通簡訊告知,一句都沒交代不就擺明在生他的氣嗎?
厲旭生氣地關上了電腦熄了燈,爬到床上手一拉將棉被蓋上。
 
 
走進屋裡,圭賢順手將鑰匙掛在牆邊上,鞋子放回鞋櫃,從鑰匙和鞋櫃裡,他知道厲旭是在家的,見餐桌還留著晚飯,就算是冷戰,厲旭還是把晚餐給準備了,這讓圭賢反倒心疼了呢~
擱下公事包忍不住走到客房外,看見門縫沒有透出亮光~
(厲旭睡了嗎?)圭賢伸手輕輕轉了一下門把,想進去看看厲旭時,發現門呈現反鎖狀態...
 
怎麼在自己的家也要反鎖嗎?
這點讓圭賢很不諒解,覺得厲旭不信任他似的,原本想敲門的他打消了這念頭,帶著氣自顧走進臥房去~
 
洗完澡躺在床上準備就寢時,圭賢目光點傻傻的盯著天花板,一會悶一會氣一會無奈著
悶於這無謂的冷戰
氣於厲旭將門反鎖
無奈於厲旭再三提出的話題
 
圭賢一直都那麼深愛著厲旭,又怎麼會真心生氣呢~
(我不肯去也是因為愛你,難道這也錯了嗎?)圭賢心裡真是不明白,為什麼厲旭總是不能體諒他的心情呢?
 
 
半夜,厲旭從房裡走出來,看見桌上原封不動的食物,走到餐桌前沒多遲疑的將一盤一盤全都拿到廚房往垃圾桶倒,臉上有那麼一些委屈,那麼一點氣。
一口氣倒光後,連碗都不想洗的直接扔在洗碗槽~
碰的一聲,厲旭這門關得稍用力了些,一個人退回房裡悶著氣。
 
在另一間臥房裡,圭賢聽見這一聲,處在輾轉難眠的狀態,一下就睜了眼
(旭,在生氣?)
 
厲旭在生氣,圭賢自己又怎麼會好受,連著二晚對著空盪的床鋪翻來覆去的,沒有厲旭散發出來的香氣,兩手沒有著點的踏實感,習慣真是個令人無所遁形的致命點。不就才隔著二個夜晚,對厲旭的思念,想抱著厲旭的慾望,就像堆積了二年般如此強烈~
 
失眠早在自己意料之中,圭賢整整拖到了凌晨五點,才擺脫精力旺盛的腦細胞,等到醒來時已經是早上十點鐘了。
拖著一身僵硬帶點酸痛的筋骨,圭賢起了床,在浴室整理好面容後,站在衣櫃前打理衣著時,打了一半的領帶突然停了手...想起了平常都是厲旭為他打著領帶...
又是一個該死的習慣!
圭賢納悶地將領帶扯下往床鋪一抛,走出房間外~
 
從走廊走出來,圭賢第一個目光就落在那空無一物餐桌上,昨晚的菜不見了,桌上也沒有任何厲旭準備的食物,很明顯厲旭生氣了...
 
上一個想法(這是跟我來真的?)
下一個想法(就你有氣,我都沒嗎?)
 
圭賢嘆出一口長氣,人見不著,有話沒得爭,就連氣也無處洩~
這種冷戰要是一直下去哪受得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