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你怎麼了?”
 
眼前這一幕圭賢看得傻眼,不論是電視櫃還是茶几上,物品全都掃落一空,跪倒在沙發邊角落的厲旭,抓著抱枕死死的咬住,捲曲的身軀幾經打顫,痛苦掙扎的不停搥打堅固的水泥牆。
 
為了探知真相,圭賢一早藉故說要回公司一趟將自己支開,留下厲旭孤身留在住所,守在門外耳朵傾在門縫邊,希望能聽到屋內任何有可能的異聲異狀...
果然不到半小時的守候,屋內隨即傳來厲旭微弱的痛苦的呻吟聲,圭賢急迫的插上鑰匙把門就開~
 
"厲旭,別打了,旭..."圭賢揪住反覆砸向牆的小手
”你走~我不要你看到我這樣~走啊!”不想讓圭賢看見自己一身踉狽,厲旭用力的推開直叫喊
"厲旭,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你..."抓不定的雙手,由著厲旭在自己身上搥打,圭賢的心很慌很疼
"為什麼...為什麼你一定要追根究底...你走,走啊..."
"我不走,告訴我,他們到底對你做了什麼了~"圭賢打開雙臂鎖住厲旭的腰圍環抱著,不管厲旭怎麼推打也不肯退開
"毒品,毒品啊~~他要我陪宋仁奐我不肯,一直給我打好多的毒品逼我去,我好難受~好難受~~"滾著眼淚,厲旭痛苦的嘶喊
 
此刻的圭賢完全空了思想,只存著怎麼也不肯鬆手的念頭,任由厲旭在自己身上發洩,咬著他的肩膀,扯著衣服,揪到紅踵的手臂...
 
"厲旭..."得知厲旭被施打毒針後,圭賢再也強忍不下眼眶裡泛起的淚水,扯著兩邊咀角發出無聲的啜泣...
不敢置信父親會對厲旭使出這麼狠的手段,而自己竟然沒有積極的去探知真相,不僅讓厲旭飽受身體上的折磨,還放著他獨自一個人去承受這痛楚,內心這遣責遠遠勝過那心疼~圭賢一句也吭不出聲,持續的迂出陣陣鼻酸,喘著心頭上的刺痛
 
毒癮發作下,惹來一陣噁心反胃,厲旭撐著手臂推開圭賢緊靠的胸膛,將臉擺向一邊連聲作嘔的不斷空吐,圭賢鬆開了力道,讓厲旭自己跪撐在地嘔吐,什麼都做不了的他只能扶著人,輕輕撫拍胸背
 
"給我...給我藥..."厲旭不斷喘著難以呼吸的胸口,打出一次又一次的冷顫,苦苦的哀求
"我知道你很難受,我..."
"拿給我~給我啊!"兩手抓著圭賢的衣領,思想已經呈現模糊狀態的厲旭,顧不得眼前的人,歇斯底里的糾纏著,吼著"給我~我求你~~把藥給我~~我好難受~"此刻毒癮直衝腦門的爆張,厲旭完全失控的不停拉扯圭賢的衣領
 
死鎖的眉頭圭賢遙著頭,怎麼也不肯拿出鎮定劑幫他一把,厲旭憤怒的推開圭賢,叫喊著"你走!走~我不要看見你~你走。"
 
坐倒在地的圭賢,束手無策慌看厲旭繼續痛苦的抽搐身子,想上前抱著人,可卻一再被厲旭胡亂揮的雙手推開一次又一次...
"厲旭,不要。"再一次上前,圭賢緊緊的抱在懷裡"不要趕我走,你讓我陪你好嗎?"寧願挨著厲旭的拳頭也不想再束手無策的呆著
 
隨著毒癮慢慢退去,漸漸的厲旭安靜下來了,身子也軟了下來,圭賢這才慢慢的收回緊緊環抱的力道,輕柔的將厲旭撫抱在懷裡,用手掌不停來回搓著冒出冷汗的身子。
退去一身冷顫後,厲旭無力的將頭靠在圭賢頸肩上歇著
 
"旭,好點了嗎?”
”要不要喝點水?"
”還冷不冷?”
”旭?”
心疼的圭賢連著幾聲問,難堪於圭賢看見自己一身踉狽,呈著沒有目光的失落眼神,厲旭什麼也應不出聲
 
”厲旭,你這樣下去我會很心疼的...”圭賢將頭埋在厲旭的肩脖裡,遍滿淚水的臉龐緊緊貼在側臉夾上,在迂出的痛苦氣聲,哽出心中的痛
 
"圭賢...我是不是很醜陋..."
 
等了好久終於等到厲旭吭了聲,圭賢迫切的撐起厲旭的肩膀,挨揪兩眉心疼的看著在他心中視為最珍貴的愛人,為厲旭的這聲問,圭賢納悶回應著"你怎麼會這麼想,不管你變得怎樣我都一樣愛你。"
”圭賢...”揚起的目光又垂了下來,不敢多看圭賢一眼,更不想看見圭賢看見了自己面黃失色
"旭,不要放棄好嗎?我說過沒有什麼比你更重要,你是我的命,我的生命要有你才會完美你知道嗎?"
 
這一句,完完全全的打進了心坎裡,厲旭感動得什麼話也說不出,徹開身子兩眼汪汪的直看著圭賢那雙再堅定不過的深情眼眸"圭賢..."
"厲旭,我要你知道沒有你我活不下去,不只我的心,我的命也在你手上,你會善待它的是不是?"
 
聽著圭賢將自己視為生命,感動於這一刻,深鎖的眉頭不再糾結,厲旭拉著唇角抿著咀,顫抖的雙唇扯出欣慰的一笑,圭賢的面容也暖了下來,心頭鬆下那口氣,安心的覆上深情的吻唇,送進滿滿的愛,吸盡殘留在厲旭身上的所有痛苦。
 
為了確認厲旭身體狀況,圭賢吩咐烔帶請來家醫陳醫師前來為厲旭診斷。
在陳醫師為厲旭檢查後,帶著沈重的口語說著”Nelson你要有心理準備,他體內堆積的毒素不淺,就算定時施打排毒針,他所吃進的毒癮還是必須靠他自己的意志力慢慢的退掉。”
”這...需要多久時間?
”我沒辦法給你答覆,這方面要看他自己了。"
”沒有止痛藥或什麼的...幫他嗎?”
”鎮定劑只是暫時的,對他沒好處。”
”我也知道,可是...難道要我放著他難受?”
"圭賢,沒關係...我忍得住。"
”聽到了!他自己都說了,你就相信他吧~短短五天捱得住這麼多的份量,我相信他的意志力應該夠堅強的,要戒掉這毒癮應該不會拖太久,你也不用太擔心了!我給你留了三天量的排毒針,你照著時間從點滴針管打進去就可以了。”
”謝謝,對了,這事...”
”我知道你想交待什麼,你會找我也是相信我,放心吧~過二天我再來看他,好好照顧他吧~先走了。”
 
陳醫師走後,看圭賢還擺著擔憂的面色,厲旭伸出雙手溫柔的貼在圭賢臉夾上,帶著一雙清澈的眼眸,雖然飽受毒癮之苦讓面色失去了紅潤,可附上的笑容依然有著靦腆的柔情~
"擔心?"
"不想你辛苦捱著。"
"有你陪著我,就不苦..."
 
圭賢在厲旭的手背上緊緊的親了一口"我出去辦點事,很快回來,要是有什麼事就叫Kevin,他會幫你。"
"嗯~"
說完圭賢轉個身對烔植交代著"Kevin,麻煩你了~"
"去吧,我會做的了。"
 
-------------------------
 
圭賢開著車直駛到父親的公司,一路走到父親的總栽室門外,沒理秘書多一聲問圭賢直接兩手一推逕自闖入
 
"總栽~"對圭賢的擅自闖進秘書一臉為難地看著曹大東
"出去吧~"
"哦。"
 
等秘書退出將門關上後,兩父子面面相覻皆帶著冷漠的眼神對視著
 
"怎麼,又是為了一個男人而來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