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想烔植愈是好奇,不自覺的腳多踏了幾步~
驚!金璞軒?不是吧?
 
”Nelson,他?”
圭賢將頭側了一下沒有多回應的再擺回頭,手指沾上藥膏為厲旭塗在傷口上
”Kevin,幫我找一下沙布...”
”哦。”
 
烔植沒多猶豫,急快的乾脆把整個醫藥箱都提進來,圭賢細心的抽出沙布將厲旭二只手捥包紮妥當,將藥箱推到一旁讓烔植拿到一邊去,滿滿心疼的手,輕撫厲旭小巧的臉龐,停留的目光,擔憂的愁容...
”他是你說的愛人?”
”很訝異嗎?”
”別怪我,我訝異也是自然反應~~他~~沒事吧!發生什麼事了?”
 
這時厲旭微微的晃了一下頭,慢慢的撩起眼簾
”厲旭~”
”圭賢...”厲旭自己撐起身子,圭賢趕緊伸手撐扶”你別急,要是累你就放心歇著,別勉強起來。”
”我沒事。”看了一眼站在圭賢身後的烔植,厲旭有些難為情
”醒了就好了,你們慢慢聊,我到客廳看電視去。”烔植很自覺的徹離房間,留給二人獨處的空間
 
”厲旭~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圭賢,我想洗澡,能幫我嗎?”
 
待在浴室裡,體力虛弱的厲旭,圭賢拿了張小椅讓他坐靠在牆邊,幫他抹上肥皂,沖著乾淨的水,退去幾天來的塵埃~
厲旭留意著,盯著圭賢茫然的眼神,面容神色上是複雜的
心疼.無奈.自責...甚至逃避?厲旭不想承認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感覺...
 
(圭賢,你在害怕嗎?)在內心,厲旭一樣有著複雜的感受,到底是自己的父親不是嗎?
(如果讓圭賢知道父親對自己所做的折磨,圭賢接受得了這事實嗎?)又一句捫心自問,不忍心讓圭賢面對這打擊,厲旭心裡有數,這委屈他可以忍...
 
”圭賢,你不要擔心,我沒事。”
”厲旭,對不起...都怪我沒有...”
”我知道你很努力了,你不要自責好嗎?”
 
圭賢心疼著,就連吐出一句都艱難,無法表達出自己內心不可原諒的自責,厲旭看在眼裡,身為加害人的兒子,能感受圭賢內心滿滿的歉疚與無奈...
 
靜著...圭賢默默的為厲旭沖洗身子,沒有再開口多問
 
”圭賢~我沒有屈服呢~”厲旭揚著薄弱的笑容,不想圭賢作出任何揣測,說出折磨了幾天中,最想對圭賢說的一句話。
深情的眼眸夾帶萬般的心疼,圭賢雙手將厲旭摟進懷裡,哽著淚的說”我不在乎,我只要你人沒事就好。”
”圭賢的話我不會忘記...”
 
圭賢心裡是很糾結的,對厲旭他很想知道這幾天受了什麼苦,父親對他做了什麼樣的折磨...
然而在父子情面上,圭賢始終不敢也不知道如何去接受真相,懸在咀邊的話遲遲問不出口,就怕聽到的答案是連自己也難以接受的事實...
可是,聽著厲旭再三反過來安慰自己,表出自己的清白,這讓圭賢更加難以原諒自己的無能
 
”我好冷...把我扶回床上吧...”顯然,圭賢的反應全在厲旭的意料中,不想再看見圭賢糾結的模樣,厲旭打住這氛圍,身心疲憊的他只想好好再歇一會
”好。”在幫厲旭擦乾身子,套上乾淨的睡衣後,輕柔的將他抱回到床上歇著
 
厲旭沒有鬆開掛在圭賢頸脖上的手臂,另一手小揪圭賢的衣領,這刻~他想要圭賢唇上的溫暖
這一吻圭賢吻得很心疼,是忍著想飊出淚感心疼地吻著懷裡的人。
 
突然地,身體內打出的一記冷顫逼著厲旭鬆了唇,揪著眉頭吻唇停滯在圭賢的唇邊,難以繼續這一刻柔情...
圭賢驚覺不對勁的問”怎麼了?”
又一陣冷顫,厲旭喘著無力的聲息遲遲說不出話
”是不是哪不舒服?我去叫醫生來。”
”不要!我沒事...賢...你出去招呼Kevin...”
”厲旭。”
”我好累,我想再睡一會。”
”好吧,你好好休息,我在客廳,有什麼就叫我知道嗎?”
”嗯...”
 
忍著身體發作的毒癮,直到圭賢離開房間後,厲旭抓上棉被死命的讓自己咬著,就怕發出任何掙扎的聲音讓圭賢發現自己的異狀,緊緊握住那無力的拳頭,在無處宣洩身體犯起毒癮的床上,那折磨顯得更加痛苦...
 
毫不知情的圭賢走到客廳,參閱著烔植帶來的文件,一個個過目簽字
”你還...OK吧...”
”沒事。”
”你要是沒心情看,我可以唸給你聽的。”
”謝了,我還可以。”
”那他呢?他沒事了吧?”
”沒事,在歇著。”
”那你呢?”
”我?”
”你沒事吧?”
”我怎麼會有事。”
”不知道,我覺得你比他還沉重。”
”........”烔植這一問,圭賢臉上隨即抹上一層心虛
”Kevin,我想給他補補身子,你看看有什麼補品,讓人照三餐送過來。”
”哦。”
 
待烔植離開後,圭賢走到臥房外輕輕的轉開門把推入,床上厲旭側身背著,不動的身子看是已經睡著了,圭賢脫去外衣讓自己洗了一身冷水澡後換上睡袍,輕手輕腳躺到厲旭的身邊,溫柔的搭上手臂環抱厲旭柔弱的身軀。
從緊貼的身體圭賢所傳出的心律跳動,厲旭能感覺到圭賢的無助,緩緩的...厲旭睜開了無力的眼簾,獨力默默的支撐著,無法向圭賢傾訴所遭遇的折磨,禁不住的眼淚還是溢出的眼眶,在這一夜,背著貼在自己身後的圭賢,厲旭吞盡一口又一口的酸澀~
 
隔天早上,空盪的床鋪再一次讓圭賢從沈睡中震醒,重燃那失去的陰影,這一回不只是失措更多了恐慌
”厲旭?”喘吐不安的氣息,雙腳像綁上了沙袋般沉重,圭賢徐步走到了客廳,在沙發上看見了厲旭
”厲旭...你在這做什麼?”
 
犯起毒癮的厲旭,雙手抱腰的窩縮坐在沙發上,骨子裡不停的飊出一次次冷顫,乾裂的雙唇承受從體內逼出的冰氣,使命的哽著喉間不讓自己發出任何哀嚎,在圭賢一聲問之下,厲旭趕緊抿了抿雙唇,醞釀一口口水潤潤喉,牽強的扯了扯咀角,勉強掛著安然的微笑回眸一望”圭賢...沒什麼...我...我睡不著,看看電視。”
 
幸好這時後的毒癮已經退得差不多了,才得以能讓厲旭即時抑住身體反應,不算失態的面對忽然出現的圭賢
盯著厲旭的面容神色,圭賢緩緩走到厲旭身旁坐了下來,自覺不對勁的再一次問”你臉色很差,是不是哪不舒服?你別瞞著我。”
”是嗎?大概是這幾天太累了,我...我沒事...”
”走~”不聽信厲旭的說詞,圭賢擅自撐過一隻手臂要將厲旭扶起
”你幹什麼...”
”我帶你去看醫生。”圭賢果斷的將厲旭撐站起來
”不要,都說我沒事了!”厲旭固執的退開身子,這時門口傳來按鈴聲,打斷了二人的對話。
 
烔植提著保溫鍋照圭賢的吩咐準備了補品前來,一進門的烔植,就冒話地說個沒完
”你們二個都醒啦,我還以為我要在門口多站一會呢~厲旭哥,Nelson說要給你補補身子,為了這補湯啊,我老媽可是一大早就起來熬了呢~”
 
聽著烔植說出圭賢的心意,厲旭算是暖了心看過圭賢一眼
 
”怎麼了你們,靜悄悄的,是不是我來得不是時後?”端看兩人一左一右各站一處僵著臉,烔植沒好意思的說
”怎麼會~麻煩你媽真是不好意思。”厲旭客氣的說
”你別跟我客氣,Nelson吩咐的我照做也是應該的,只要你把它喝完就行了。”
”以後別這麼麻煩了,我沒什麼需要補的。”
”對了Nelson,今天你得回公司一趟了。”
”怎?”
”你父親---”
”行了,我知道。”不想在厲旭面前再提起父親,圭賢把話打住,心裡有數知道父親為何事而來,奈於留著厲旭一個人在小樓,在想著要如何安排時,厲旭自己開了口”圭賢,你去吧,不用擔心我。”
 
圭賢不放心的看了看厲旭,自己一個悶不吭聲的走進臥室,換上西裝褲,再拿了件襯衫扣好整排扭扣後往褲檔塞了塞,再抽了條領帶掛上時,厲旭走了進來,圭賢看了一眼沒作聲,眼神還是無奈與不安~
走到圭賢面前,厲旭兩手抓起領帶,靜靜不帶聲語為圭賢打上了領結...
 
”你知道我最擔心的是什麼嗎?”忍不住圭賢還是把話給交代了
”我知道,我不會走,我會等你回來。”
 
沒想到厲旭真的知道,圭賢很欣慰在這樣的心境厲旭還能明白他的心思,對著幾近貼身的距離,仰頭直望圭賢那雙無助的深情,厲旭主動迎上雙唇,要圭賢傾頭貼上這柔軟~
淺淺的吻唇慢慢變得踏實,圭賢伸入舌根吻舔,那是厲旭獨有的味道,屬於圭賢一個人所獨有的甘甜,失去安全感的滋味如同這滋味一樣的熟悉,圭賢不想鬆開,深怕再一次遠離早已習慣的吻唇。
 
這一吻,不但吻得深也吻得久,禁不住的厲旭瞥開這深吻,溺在唇邊喘著嬌羞的聲息,輕聲吐出”圭賢~”
圭賢又再抹上柔軟,糾纏了幾回的舌根,厲旭將頭微微的擺過瞥離緊密的雙唇,再一聲
”別這樣...你不相信我嗎?”
 
圭賢沒有再強行的奪回這吻,直接順著厲旭瞥開的方向從脖子吻下來,撫抱的雙手也漸漸的帶上了力道,圭賢像點了慾火一發不可收拾的將厲旭鎖在懷裡肆吻著
”圭賢--”不想聽到厲旭任何抗拒的言語,圭賢馬上覆蓋那雙唇,單手解開厲旭身上的扭扣,體諒圭賢的心情,厲旭沒有使出多大的力氣去阻止,直到圭賢解開褲腰的瞬間,想著Kevin就在外頭,厲旭毫不遲疑的定住圭賢停在褲邊的手掌...
 
”圭賢不要,Kevin在...”停滯那渴望的目光,圭賢吞下喉間慾望之水
 
這時門外,像是圭賢肚裡的蛔蟲,Kevin恰恰搭好時間點從外頭喊了一聲~
”Nelson,我先回公司了,十點記住準時到公司啊~”
 
這一句知道無法再阻止,厲旭放鬆了手掌的阻力,圭賢輕而一舉的擺開厲旭那雙手,伴著吻唇將厲旭帶到床上,退去彼此身上的隔層,不斷迂出的喘息,不帶有一絲急燥,圭賢依然溫柔感受著厲旭身上的所有,總在進入厲旭身體裡的那一刻,那一身無法掩飾的反應,是圭賢再熟悉不過的觸感,依舊顫抖的骨子那是厲旭才有的生澀,圭賢始終如一的呵護著...
 
”賢...”感受圭賢停留在自己身體裡,不屈服就為保有這份真,厲旭慶幸自己能捱過這一劫,守住這承諾
 
看著厲旭重新為自己穿回白襯衫,打上領帶,套上西裝~圭賢暫時還算是能安下心...
”等我回來。”
”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