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手開了門,圭賢將花反手端在背後,探了個頭掃過客廳
已經逼近12點的夜晚,雖然電視還開著,但坐在沙發上的厲旭已經靠睡在沙發扶手上~
 
圭賢心疼的看了一眼,再掃過餐桌上那五菜一湯,看起來好豐盛,是厲旭做的嗎?
圭賢將花放在餐桌上,放輕腳步的來到厲旭沙發前蹲了下來,一手撥了撥厲旭垂下的瀏海,慢慢的貼上吻唇,淺淺的在厲旭的唇邊親了一口
 
睡意不深的厲旭感覺那微微的碰觸後,緩緩撩起那眼簾”圭賢...”
”厲旭。”
厲旭豎起身子揉了揉雙眼”你吃了嗎?肚子餓不餓?”
圭賢輕遙頭,厲旭沒有一句責怪的反應,心裡真是內疚極了
”是沒吃還是不餓啊?”
”餓...”
 
厲旭一聽,隨即站了起來朝餐桌走了過去,可圭賢一把將厲旭又拉了回來,抱進懷裡心疼著
 
”怎麼了?”
”對不起,拖到這麼晚才回來。”
”我又沒生氣。”厲旭退開懷抱,捧著圭賢一臉自責的臉龐,反倒安慰地說”你知道我在這還能拖到這麼晚,表示你一定走不開的了,是不是?”
聽厲旭這一句體諒,圭賢欣慰得一句話也吭不出。
 
在厲旭把菜熱好後一盤盤端上,看桌上擺放的花束厲旭可說是暖了心,即使時間晚了圭賢仍不忘帶上這代表永恆的鬱金香~
 
”厲旭,這都...你做的?”
”是啊,都熱好了,可以吃了~”厲旭自顧的坐下來,大概真的是等到餓了,厲旭撐了筷子夾了菜參上飯連吃了幾口,可見到圭賢還傻傻呆著臉...
”怎不吃?不是餓了嗎?”
”哦...”坐下後,圭賢撐了筷子,先是客氣的夾了一小搓的菜放進咀裡,眼睛隨之亮了起來
”好吃嗎?”
”嗯...好吃...好吃...”和厲旭一樣都餓了吧,圭賢大快朵穎的吃,厲旭很體貼的夾了菜放在圭賢碗上面,臉上圭賢就像幸福的小男人,享受厲旭為他準備的溫暖家常菜,再滿足不過的笑容,完全沉溺~
 
”這麼晚了花店還沒關門嗎?”
”是啊,都關了,這花我找了四間才找到。”圭賢含著一口飯邊嚼邊說
”找不到就不要買了,幹嘛這麼麻煩。”
”........想哄你嘛,讓你等了這麼晚,怕你生氣...”
”我才沒那麼小氣。”
”你不想知道我去哪了嗎?”
”你要是想說自然會告訴我。”
 
盯著厲旭的神情,毫無介意的自顧吃著,這讓圭賢反倒自咎起來,坦白說出今晚飯局始末與所有的細節。
 
厲旭雖然擺出淡定的模樣,然而埋藏在眼眶下,眼神是飄渺的...
”嗯,說完了?”僅管如此,厲旭還是裝出安然無恙的面容
”你會怪我嗎?”
”我要怪你什麼?你有你的考量在...”
”我不想打草驚蛇。”
”圭賢,你不用告訴我,我也不想知道~~~我只要知道你心裡只有我就夠了。”厲旭是帶著很認真的態度正視這問題,這四年自己和圭賢之間,能夠帶著這個愛這麼熬過來,已經是最好的強心劑,更清楚圭賢不是一個輕易妥協的人,與其參一腳過問,厲旭寧可選擇完全的信任。
 
”對了~”圭賢突然想起下午為厲旭挑選的衣服,順手抽了張紙巾擦了擦手,牽著厲旭來到客廳,拿出提袋裡的衣服
”給你買了幾套衣服~你看看合不合適~”
”這麼巧?”這回換厲旭拉著圭賢走進臥室,雖然早知道,圭賢還是很期待地等著厲旭將衣服拿出來
”你看!我也買了呢~喜歡嗎?”
”喜歡。只要是你買的都喜歡。”
”試試。”厲旭將衣服擱往圭賢的胸前要他拿著,圭賢愣了愣,沒有接下衣服的動作~
”怎麼了?不試嗎?”
”我想你幫我穿...”還吃味厲旭幫鐘云打領帶的舉動,圭賢抹上一臉稚氣地說出,厲旭沒有多遲疑,反正圭賢喜歡什麼,他總會順著他遷就他...
 
站在高了自己半個頭的圭賢面前,厲旭逐一的解開扭釦,為圭賢卸下襯衫,套上新衣,圭賢滿足的兩眼直盯厲旭的面容,陶醉地感受著這份體貼
”好了,看看~"
”旭...”圭賢蘊量著情緒,溫柔的拾起厲旭的雙手捧在胸前
”怎麼了?”
”我希望你只幫我一個人打理衣著。”
”嗯?什麼意思?我幫別人打理了嗎?”
”......”圭賢憋著不好意思把下午畫面說出來,就怕厲旭覺得他小心眼
”你...不是在吃醋吧?”
 
與其說沒什麼能瞞得過厲旭,倒不如解釋為在厲旭面前,圭賢總是毫無招架的輕易敗露自己的面容神色
 
”真是吃醋?呵...我不過是幫鐘云打個領帶而已,這沒什麼,怎麼你會...”
”厲旭,我不喜歡,看著我就不舒服。”
”以後我誰都不碰,這樣可以吧?”
 
圭賢定住那深情眼眸,看著厲旭幾秒後抹過淺淺笑意,提起左手掌將中指上的戒指摘下,再捧起厲旭的小手,吞下一口口水,抿了抿雙唇,深情吐出擱在心裡準備了四年一直沒有機會說出的話
”厲旭,這四年前我早就買好的戒指,那時沒有機會送給你...現在我將它交給你,這是一對的,希望我們就像這對戒指一樣扣著彼此...”圭賢打開厲旭的手掌將戒指放在掌心中,厲旭低下頭看著掌心裡上的戒指,面容有些傻掉~~
 
四年前買的?看著戒指內刻上的唯愛-賢...能想像當時的圭賢所承受的打擊...禁不住的眼眶又打起了淚水
”圭賢...對不起...我那麼傷了你...”厲旭抬起頭滿是心疼的凝望圭賢,不,不只是心疼,更是內疚
”對不起什麼,別說那些了,呵~現在送也不是很晚,是不是?”
”你能幫我載上它嗎?”
 
這一句,圭賢笑得好傻,傻自己連這動作都給忘了。
兩眼看著圭賢為自己套上戒指,也許這不能代表什麼,但在心裡厲旭告訴自己從這一刻開起,這輩子心甘情願的都只為一個人~
 
”圭賢~我的心交給你了,你會好好疼它吧?”
”厲旭。”圭賢覆上吻唇,讓厲旭用身體來感受這個愛
 
這一晚,是纏綿的夜晚,兩顆纏在一起的心,兩只纏在一塊的唇,在柔軟的棉床上,纏著彼此捨不得退離的身軀,直至夢境~
 
二天後,圭賢送走了厲旭,回頭再望一眼逼近雲端上的飛機,心繫厲旭的圭賢,腦子裡早有盤算~
他很清楚,在厲旭回來之前,必須搞定父親那邊的顧忌。
而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盡快著手進行俊秀寄來的資料~
 
在仁奐的暗示下,曹大東特地找圭賢吃頓飯,除了想試探圭賢的反應以外,也想知道圭賢怎麼想...
"雖然你在公司的事我顯少過問,但也得知你最近你的私生活確實收斂了許多,這改變很好。"
圭賢沒有回應父親,僅僅輕輕的點個頭,扯了一個肯定的咀型
"這麼轉變~是想收心了嗎?"
"沒什麼,就不想再玩下去。"
"呵~能讓你定下心,看來婉玉讓你心動了,是嗎?"
 
圭賢頓了一下想,不想利用婉玉,更不希望再讓父親拿婉玉來模糊焦點,圭賢把心一衡,拿出勇氣將自己的本意直接端上台面
"爸,我沒考慮過要和婉玉交往。"
"是嗎?你不是不想玩下去了嗎?"
"是,我是累了~我只想好好經營事業,其他我不會多想。"
"OK...這方面你不用多想,我會幫你安排。"
"爸,什麼意思?"
"既然你沒有對象,婚姻這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就由我來幫你安排。"
 
沒想到父親會趕鴨子上架?
靜一會,理好思緒後,圭賢淡定的說出"爸,從小到大我什麼都能聽你的,為了達你的標樣樣我都做到最好,什麼事我都可以順你的意思,不過婚姻這種事,我希望爸爸您能尊重我的選擇。"
"很好,你長大了!有自己的主見~看樣子我是沒辦法替你拿主意了...好吧,不論如何爸爸都希望你能好好找個對象~有個好結果。"
 
"會的,我的對象一定是我最珍惜的人,我會對他很好,也會好好的保護他。"
很明顯,這一句是圭賢特別帶出的話,含沙射影就希望能給父親一種警示。
 
至於曹大東聽得出嗎?
當然~對一個只想控制於人,從不曾了解兒子的人來說,又豈會明白圭賢成長了多少,內心積壓了多少叛逆思維,就連這一句,也只是單從字面上的以為...以為圭賢僅有的能耐,曹大東根本不看在眼裡。
 
對曹大東的私心來說,根本不是真的在關心圭賢的性向,說穿了只是為了面子,身為申氏堂堂一個大老闆,又豈能由著唯一的兒子和一個男性友人交往,要是公開了這顏面要他往哪擱~
這結果曹大東怎麼也不會看著他發展下去!
 
為了想證實仁奐的暗指,依舊只能最原始的方法-跟縱-
曹大東派了二名跟隨,監視圭賢一切行縱...
不過對圭賢早一步遺派二名跟隨在父親身邊,這消息很快就傳回耳邊,索幸厲旭不在韓國,也算是少了份牽掛。
 
圭賢就當不知情,隨由父親掌握自己一切行縱,只希望父親在查無所獲下能有所鬆懈~
目前為止,圭賢還算應付自如,不漏一分蛛絲馬跡,唯一令他擔憂的莫過於父親查到金璞軒真正隱藏的身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