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二天即將回新加坡的厲旭,今天特地帶鐘云還有鐘真來到東海的服飾名店逛逛,當是自己的一份心意,想買幾套當禮作為紀念
 
”怎能讓你送我,應該是我送你才是。”
”不行,怎麼說這二年多虧你照顧,要不是你我哪能熬到現在~”
”幹嘛這麼客氣,我不慣~”
”你別管那麼多,快...看看喜歡哪些?鐘真別跟哥客氣,喜歡就拿下吧~”
”可是...”
”你就別跟他爭了,你不收他不舒服~”見厲旭與鐘云一來一往的推托,東海索幸幫腔搭上一句,好讓鐘云欣然接受厲旭的一番心意
”那好吧,就一套,OK?”
 
這中途,為著厲旭即將回新加坡,圭賢也來到東海的店,打算挑幾套衣服讓厲旭穿得更體面些,門才打開,眼前的畫面不禁讓圭賢停了格,楚在原地呆愣地望...
 
從更衣室走出來的鐘云,厲旭提上雙手幫鐘云拉了拉衣領,撥了撥肩膀上的棉屑,釦上沒理好的袖扣...
二人站在長長立鏡前照著身影,看看適不適合,還少了些什麼~
店小姐托出領帶讓他們挑選,鐘云自己挑了一條,不過很明顯厲旭似乎不滿意的微微遙了遙頭,從鐘云手中將領帶放回,然後自己挑了一條,接著又幫鐘云套上頸脖對鏡子照了一下後,露出滿意的笑容...
 
這過程,圭賢其實沒有什麼想法,只是單純的幻想哪天自己也能和厲旭大方又自在的做著這些甜蜜的互動...
直到~厲旭幫鐘云套上領帶,還幫他打上領帶結時,圭賢的表情立即浮上吃味的面容
”曹先生...曹先生?”
”嗯?”圭賢回過神,扯了扯咀邊肌肉神經,讓自己鬆鬆那僵硬的臉夾
”Nelson!什麼風把你吹來了,還真巧啊~”眼尖的東海,一看見圭賢,毫不遲疑的將聲量稍稍放大些的呼應,看來是有意讓厲旭知道圭賢的存在。
 
圭賢扯著笑臉好不自然,瞧那眼神...東海閃過一抹腐笑,早看穿圭賢的心思
”圭賢?你怎麼會來?”厲旭隨那聲源望去,根本不知圭賢心裡正在吃味,回頭對鐘云看了一眼後再走向圭賢
”呃...來找東海...談點事...你呢?”
"我帶鐘云和鐘真來看衣服。"
”是嗎...你...你剛剛...手在幹嘛?”在公眾場合,站在厲旭面前,圭賢看來真的很彆扭
"我的手?"
"喂~Nelson,你找我什麼事?"一旁東海為避免這無謂的醋勁,索性插上一句,順手搭上圭賢的肩膀,將他的頭壓低,小聲的在耳邊丟了一句"大男人別這麼小心眼了你。"
 
圭賢僵著臉,納悶的擺回頭,呆站著也不知該反應些什麼,
"你怎麼了?"圭賢怪異的神態,厲旭怎麼會看不出呢
"沒...沒事~"
"真的?"
"是...是啊..."
”那~晚上回來吃飯嗎?”厲旭以不讓周圍的人聽見的聲量,細聲說出
”啊?晚...晚上?”
”呵~你到底怎麼了,說話像跳針似的。”
”沒...沒有啊...”
”那你回不回來?”
”去...當...當然去...”
”嗯,那我不打擾你跟小海說話了,鐘云鐘真還在那。”
”哦。”
 
這麼拙的圭賢,東海還真是第一次見,憋住下一秒就想大笑的表情,頭探過身的45度角盯著圭賢看
”你幹嘛?”東海這表情,圭賢當然是看見了,納悶的堵了聲
”呵呵~真有意思~沒想到在厲旭面前你竟然是這德性啊!”
”什麼德性?”
”拙到不能再拙的傻瓜。”
”.......”
”你不是有事要找我商量嗎?”
”我來是想幫厲旭買幾套衣服...”
”你們兩還真是心靈相犀啊~”
”什麼?”
”厲旭剛剛已經挑了一套不是他自己尺碼的衣服,看樣子是買給你的吧。”
”是嗎?”外表上~圭賢非常的淡定,心裡可是暗爽到極點。
 
回到辦公室,圭賢走到辦公椅上坐了下來,看了看坐椅邊擱下的提袋,腦子想著剛剛在服飾店厲旭說話
(晚上回來吃飯嗎?)
普通的一句話,就能如此牽動圭賢的心房,滿心期待晚上的到來,幻想那浪漫的情境畫面
鈴鈴鈴...秘書按了內線,要圭賢接上二線電話
 
”Nelson,呃~爸,什麼事?晚上?~~~哦,好~~~知道,會的。”
 
沉重的掛上了電話,才剛幻想的畫面就這麼被這一通電話給滅了,圭賢無奈著,可別無選擇,為不讓父親有所質疑,怎麼也得讓厲旭等等了。
 
”晚點?多晚呢?”
”我想八點應該就能走了,你要是餓的話別等我了。”
”不要緊,我等你~”
”這樣...那我吃少點...回來再陪你一塊吃。”
”好。”
”不生氣吧?”
”怎麼會,你有事忙,辦正事要緊。”
 
在向厲旭知會一聲後,晚上圭賢照父親的指意,來到鶴頂餐廳一聚。
來之前圭賢清楚這頓飯的用意,父親無非是為增進與婉玉的相處特地安排的飯局。
 
又一次的面對恆發大老闆,理所當然的坐在婉玉旁邊,圭賢無奈撐著臉皮故作安然的應對著,迎和著...
不過讓圭賢最納悶的是...就連仁奐也來了...這關他什麼事?他來到底想幹嘛!
 
原本照這飯這麼吃下去,話這麼聊,就算是虛情假意,圭賢都能很自然的應付過去,隱藏在內心裡,只要想著一切都是為了厲旭,就算背著心意再怎麼的為難,圭賢也能掩飾得很完美~
 
真是半路殺來程咬金,仁奐從外套的內襯裡抽出了二張票,圭賢看見了仁奐浮上那藏有陷阱的暖昩一笑,伸長手的將票端在婉玉的面前~
 
朴天金大師交響樂第3場--
 
”哇~不是吧,哥你怎麼拿到的?”
”錢,有錢好辦事~”
”我等好久了,先前我怎麼都排不到票呢~。”兩手持著票源二端,婉玉真是又驚又喜,彎彎的眼眉持續騰在小小臉蛋上,微笑的唇型這般甜美,可愛...
圭賢心裡開始擔心著,二張票...豈不擺明要他去?
果然,在仁奐的聳誦父親的鼓吹中,圭賢這趟是非去不可...那...該怎麼告訴厲旭?
 
圭賢選擇不說,打算只要離開父親的視線內,不管各種理由,只要有機會就閃人!
 
在婉玉與圭賢離開後,仁奐利用父親到洗手間的空檔,在飯廳內僅剩曹大東和自己的時刻,冷不防的再用上他一慣指言劃語的談話方式與曹大東這長輩閒聊著
 
”看來uncle想讓Nelson盡快成家是嗎?”
”呵~可以的話當然希望早點了了我這椿心願,不過...時代不同了,這也得看看年輕人喜不喜歡。”
”那倒是,何況uncle就Nelson這麼一個兒子,你說Nelson要是像我一樣也對男人有興趣的話,那uncle可真是有得煩了,呵呵~”
”這我不擔心,就怕他女朋友換過頭了,心定不下來。”
”是嗎?看樣子uncle對兒子的了解...有限...有限。”
 
話擱到這一句,仁奐父親回到了飯廳,仁奐打住話題,垂下眼簾傾頭灑潚地帶上微微尖銳的唇型笑了笑...
曹大東不是笨蛋,仁奐的暗指又豈會聽不出話中涵意,臉上的和睦笑容頓時僵了一下,內心裡邊已暗自思忖著各種可能...
 
-------------------------
 
開著車載婉玉來到了音樂廳,途中不時想著推辭的理由
婉玉的臉上是期待的,能感受那份喜悅,想必真是期待已久的偶象,能夠一賭偶像風采對一個粉絲來說,是多麼令人興奮至極的心情,婉玉流露出的靦腆笑容帶有女孩家的羞澀,對著這麼一個單純的女孩,這讓圭賢將話懸在咀邊遲遲擠不出口,總不能真的扔下她一個人自己進去吧?
 
最後圭賢還是沒能忍心說出口,全程陪著婉玉欣賞這一場音樂會,耐住心中急燥,不時的盯了盯錶上的時間...
短針越過九點...十點...總算直至十一點擺脫了婉玉,將她送回別墅後,圭賢火速的開往1365小窩去~
 
為哄哄厲旭,圭賢不忘停在花店,心再急也得買束代表二人的花語(紫色鬱金香)
那是圭賢對厲旭愛的宣言~象徵著他們永恆的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