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照父親的旨意來到恆圓樓,圭賢沒有下賭局,只是靜坐一旁觀看著。
位於台面上除了恆發大老闆仁奐的父親外,另外三名都是生面孔,什麼背景來歷圭賢並不清楚,但從彼此的互動中,不難看出三人與恆發大老闆的交情非淺。
 
幾局下來,父親雖然有贏有輸,但多數只是小贏,輸的金額雖然不是很大的數目,但也不少,幾次就牌面看上去,父親是有機會的,並不需要Pass過去,不過身為觀局者,也只能單看著。
 
到了第五局,仁奐也來了...
看見仁奐到來,圭賢並不意外,心中早料到會在這碰頭。
 
對著幾位長輩以及仁奐,慣有的技巧性談話,不管是寒喧話語還是在商言商,對圭賢來說,聽著都覺得累,厭煩這些人的虛偽面孔,為喘一口憋壓的沈悶,圭賢退離房間到外頭化妝室,解個小便順便讓自己透透氣~
像魂一樣的老纏在周圍,在彎著身子雙手合十捧把水洗洗臉時,不知何時飄出來的身影,突然的飄來一句
”怎麼,來這透氣嗎?”
 
圭賢理都不想理,當他不存在的站直身子,甩了甩手掌上的水滴,抽了張擦手紙沾去手掌殘留的水漬
”怎麼樣,和我小妹有沒有什麼發展呢?你父親可是很期待~”
”我沒必要回答你是吧,失陪了。”
 
面對圭賢有如冰山的姿態,仁奐早已見怪不怪,倒是他所見的璞軒有著和圭賢一樣的反應,不得不勾起仁奐身為局外人的好奇心,在圭賢推開門把的那一刻前撇下了一句
”呵~你們二個挺有意思的,一個冰山一個冷泉,有趣。”
 
聽著,為不讓仁奐看出自己聽出話中意,圭賢僅僅只是小頓一下,即便很順手的推開門把,淡定離開仁奐的眼線內...
 
走回房間時,圭賢也不得不探索仁奐刻意反射的字意...這話不但是間接告訴自己他接觸過厲旭?更是暗示著仁奐看出了自己和厲旭之間存在的不尋常...
 
結束這牌局後,父親要圭賢坐在他車上,似乎有話要聊
”知道為什麼今天要你來嗎?”曹大東一表父親的莊嚴,正視問題說出
圭賢沒有馬上回答,腦子堆拚整晚下來的過程,曹大東再接一句”看出什麼了嗎?”
”爸你是故意的...是為了東方影室的工程嗎?”
”呵~看來我兒子還很清醒,沒有因為那些女人壞了腦子。”
”不會只是見面禮吧,10憶這數目不小~”
 
”這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了解這項工程所帶來的獲利以及存在的價值。不過話雖如此,我還是希望你能從中學習不同層面的商謀策略。”
”我知道...”
”對了!最近在你公司接拍的(暗夜桃園)裡,有位演員叫金璞軒是嗎?”
”是...怎麼了?”為不讓父親察覺,圭賢壓住那一刻的震驚,小愣一下
”找人把他簽下來。”
”爸爸向來不插手東信的事務,莫非金璞軒也是父親的見面禮?”圭賢說的很小心,真心不希望自己的猜測是對的
”花錢買一個二線演員,能夠換取這筆交易的話,小意思~。”
 
(小意思?......那是我最珍貴這輩子最深愛的人...你當他是禮物?)聽到父親這段話,圭賢剎時定了眼,手中這一拳早已在內心狠狠的揍過父親那張令他感到醜陋厭惡的臉孔!
任圭賢怎麼也沒想到,父親會動到厲旭,一時之中腦子像衝血般,真是應不出任何一個字。
 
”找人安排一下吧~”
”我會的...”圭賢還是振定下來了,沒有一句反駁的迎合著,在一切都未定之下,圭賢不願打草驚蛇而壞事
”上次和恆發小女見面,看得出婉玉對你的感覺應該不錯,試著交往把心定下來。”
”再看看吧...”
”你這麼玩下去不是辦法,男人總要落根,考慮一下。”
 
此刻,腦子早已鎖在厲旭的合約上,對父親再端出婉玉一事,圭賢早已無心再去反駁些什麼,姑且將話擱在咀邊,沒有再回一句,就算是父親怎麼的獨斷獨行,也不可能壓著他去選擇,與其表明立場,圭賢寧可選擇沈默帶過,由著父親認定他玩世不恭的作為。
 
盯著父親車子遠遠駛離後,圭賢再開回自己的車從公司離開~
回到1365這小樓時,已經是凌晨2點~
圭賢握住擺盪的鑰匙不讓它發出聲音,輕輕的推開門...客廳只剩走廊燈還打亮著,看來厲旭應該在睡覺了。
 
圭賢沒有直接走進臥室,脫去外套披掛在餐桌椅背上,拉了拉領帶朝客廳走去,疲憊的身軀像得到解脫般貼靠在沙發上,顯然今晚這一趟消耗了不少腦細胞,圭賢瞌上眼簾讓自己清清腦子...
僅管身心累著,還是逼自己退去那倦意,攪著腦汁冷靜的思考~
 
圭賢沒打算讓厲旭知道父親的指意,只希望能想出一個方法,讓自己能夠在不動聲色之下保住厲旭。
靜靜的思忖了好一會,看來真的累了,圭賢嘆了一道長氣,撐了撐眼簾,扯下領帶走進臥室...
 
屋內僅僅靠著一盞藍色小夜燈射出微光,暖暖地看厲旭躺在床鋪上沈睡的模樣,圭賢的內心是疼惜,思緒是繁雜,而眼裡...似乎少了自信。
不想承認自己是沒把握能抵抗得了父親的權橫,但為了厲旭也沒理由讓自己有一絲退却...
圭賢掛著沈默的眼神安靜的卸下襯衫脫下長褲,抓了浴巾走進浴室沖洗。
 
躺在床上的厲旭,在圭賢進了浴室之後,緩緩睜開雙眼,能感覺到圭賢帶著沈重的心情回來,雖然不想多做揣測,但也無法騙自己看穿圭賢遇到難題的事實。
而自己可以為圭賢分擔些什麼?
 
冷不防的在圭賢仰頭對著蓮蓬頭沖洗時,厲旭突然從身後兩手圈住圭賢的腰,用溫暖的身體貼靠著,圭賢小驚了一下,擺頭一愣"厲旭?"
"圭賢..."
"我吵醒你了嗎?"
"想你呢!"
圭賢轉了個身將厲旭環在胸前,帶著一絲憂愁的深情眼眸無力,一手輕柔的撫在右臉夾,無力的端看眼前人兒
"不開心?"
"沒~沒事~今天應酬了一場牌局,有點累~所以----"不等圭賢說完,厲旭將唇包圍...柔柔的吻著他,對厲旭來說,根本不想聽圭賢交代自己去了哪,他只擔心他的心情...
 
輕輕的厲旭鬆了口,飄柔的聲線在唇邊傾吐著"圭賢,你記得嗎?我的生命因為有你而美好。"
"記得。"
”圭賢...不管什麼時後都很帥...”厲旭輕捧圭賢的臉龐,滿意的眼神看著一直都那麼深愛自己的男人
”沒有不帥的時後嗎?"
”有,圭賢失去自信的樣子。”
”厲旭,我...”
"圭賢,用心來感受我..."說著,厲旭牽起圭賢的雙手放在自己的腰背上,揚起臉送上吻唇,用柔情將圭賢帶入情慾中。
 
圭賢輕輕迂出微微的呻息,感受撫抱在懷裡的身軀,厲旭鬆開了吻唇,清澈的眼眸中帶進一股堅強的意念,慢慢揚起微微的笑容,帶著圭賢缺少的自信面容說
”圭賢,是勇氣把我們的愛給帶出來,它會一直陪著我們走下去。”
”厲旭...”
不等圭賢傾下頭,厲旭再一次自己貼上,主動送上這一吻,沒有直接探取,厲旭將舌根留連在唇縫間逗弄,勾著不飽足的圭賢,探入舌根來將這一吻推至更深的柔情。
 
感受到圭賢停滯在臀邊一雙熾熱的手掌,和那慢慢脹起的分身頂著自己,厲旭兩手一撐徹離身子,飄上嫵媚的眼神揚起咀角抹過一絲腐笑,透出勾魂般的清澈眼眸...
圭賢失魂的盯住那雙喚散撫媚,清空所有煩憂的腦思緒,嚥下一口口水,吞不盡的渴望燃燒於這一刻激情,圭賢將厲旭頂靠牆上放縱的肆吻著,在蓮蓬頭加注的水流下,愛撫的雙手一次次加深了力道
 
隻身棲在牆上面對圭賢長久的深吻,厲旭氣稍些喘不過來,搭在圭賢胸前的雙手不敢多使力,就怕讓圭賢發覺自己的退却...
"旭~可以嗎?"
"呵~我等著你呢?"厲旭這麼一說,圭賢不再遲疑的抬起大腿將分身挺入埋進濕熱的身體裡
 
初嚐的情慾姿勢還是逼得厲旭忍不住輕叫了一聲,這一次圭賢沒有停下來,延續那律動更深層的進入體內,圭賢的動作變大了,也加快了~迂迴的緊實張力讓厲旭有些吃不消,厲旭將臉埋進圭賢的頸脖間,不讓圭賢發現自己折騰的面容,忍著下體爆張的痛楚,咬著下唇止住叫痛,喘出輕柔的歡喻呻吟,迎合圭賢釋出的火熱。
掩飾著...只為能讓圭賢盡情的享受情慾該有的激情與快感。
 
一會,圭賢慢慢停了下來,捧起厲旭還在呻喘的臉龐,圭賢抽離了分身,體貼的他還是將厲旭抱到了床上,雙手依舊溫柔...
厲旭所有的身體反應似乎瞞不過圭賢觸摸的手感,還是一樣的深情看著自己,一樣溫柔的親吻著,圭賢沒有多說一句話,只是靜靜用雙唇用身體感受只屬於他的厲旭。
 
垂著眼簾,吻唇順著脖子沿路輕點,慢慢的滑至肚臍,圭賢陶醉的沉溺在厲旭身體上每一寸柔軟,在圭賢的愛撫下,軟到不能再軟的身子,一陣一陣發寒的骨子,厲旭不由自主的挺起小腹,投降似的向圭賢索取那一身火熱
"圭賢~我要你~"圭賢不慌忙的再一次進入,配合厲旭漸強的呻喘加速分身擺動。
這一回不再只有圭賢滿足的享受,厲旭也一樣感受這情慾所帶來的快樂。
 
總在激情過後不忘留下愛的深吻,圭賢側著身子靠在厲旭身旁,充滿柔情的雙眸直看身邊人兒,撥著冒出微微汗絲的髮瀏,圭賢輕輕在額頭上親了一口
 
"厲旭,以後別這麼傻了,知道嗎?"
"嗯?我不懂。"
"你想我開心就忍著痛配合我,是嗎?"
"我..."
"你的身體我又怎麼會感應不到?"
"圭賢~"
"以後不許這樣,我要你做自己,讓我去疼你就好。"
"什麼都你做了,那我還能為你做些什麼?看你不開心的回來,我覺得自己很沒用,什麼都幫不了你..."
"怎麼會,你給了我勇氣,不是嗎?"
"圭賢..."臉上~圭賢的臉上再次回復那自信的面容...厲旭安慰的笑了"我的圭賢又變帥了!"
"是嗎?呵~"
 
幸福不是必然~
在彼此之間毫無計較的相互付出,體諒,關愛之下,無形帶出了更加堅強的勇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