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在始源的召集下,幾位死黨又來到 David club
這回沒玩牌,而是單純坐在室內廳裡,開著電視,隨性聊起的話題,飲飲小酒,配上小菜,除了維繫大家的交情外,也藉此抒發那忙碌一天下來的壓力
 
"Nelson,有個問題我忍很久了,一直想問你。"
"什麼?"
"為什麼你堅持不讓人叫你圭賢?"赫在擱下酒杯,多挪了一個身湊了過去
"......."是啊,為什麼?只有自己最清楚
"我看你是沒話找話聊,廢話一堆~"東海
"不會啊,這問題我也想知道。"始源看向圭賢,等著聽
"聽到了沒有,不止我想知道。"
"我不習慣。"圭賢回得簡捷,似乎不願多作解釋
 
這時才到場的神童,正好拔開了插在圭賢心頭上的針
 
"童哥。"
"怎麼這麼晚?"
"晚?我能來就偷笑了。"
"怎麼,又被小真纏住了嗎?呵呵~~"
"是啊,女人真麻煩。"
"學學 Nelson吧,到現在還沒女人可以綁住他哦~"淡看圭賢僵直的面容,始源給圭賢撫撫右肩,調侃一下。
圭賢嗤嘆一聲,一抹淺笑,不作聲也不否認,拿了酒杯大口乾至杯底。
 
拔開的針似乎還殘留著針影,迴盪在耳邊的笑談聲像隔了層模,侵不進耳根...
電視機裡報導的電影[暗夜桃園]記者會,上頭說了些什麼,螢幕上出現了什麼人,圭賢根本無心去看去聽,只是靜靜的喝著悶酒。
 
"咦?赫在,這不是你最近負責的那部嗎?"始源說
"是啊!"
 
於是,大家隨著電視裡的記者會內容,聊了起來
 
"新加坡?為什麼還要找新加坡的演員,咱本地的不好嗎?"
"這個你就要問導演了,我只負責拍攝。"
"你確定只有拍攝嗎?"東海輕挑一眼說
"你又想說什麼啊~"
(又來了又來了,每次本爺一吭聲,你就有意見)赫在又是一臉無辜,在心中埋怨。
 
東海-服裝設計師,和始源是大學時代的同班生,心思細膩外冷內熱,經由始源搭橋下,也成了這群死黨中的一份子,不擅言辭的他總是用眼觀看一切。
因不屑於赫仔一副花心浪子的形象,為了戳戳他的銳氣,東海總是把赫在氣得牙癢癢。
是針對嗎?也許是吧!正所謂不打不相識囉。
 
這時電視上記者會訪問到厲旭,厲旭用著他熟悉的韓文,簡單的向觀眾打了聲招呼
(觀眾朋友你們好,我是金璞軒,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暗夜桃園,謝謝!)
 
厲旭的聲音一出來,正含著一口酒的圭賢,在吞盡喉的哪一刻嗆了聲,咳了二下,立刻肅起耳朵再仔細的傾聽(這聲音........)圭賢疑愣的擺頭看去,對螢幕上那位金璞軒,圭賢說不出那感覺,不認為是同一個人,卻有著莫名的熟悉,那聲音還有靦覥一笑,都像極了他最不想觸動的影子
 
"嗯?這演員韓語很標準,不是新加坡來著嗎?"
"不是,他是韓國人。"
"你怎麼知道?"
"前二天見過面了。
"他叫什麼名字?"盯著電視裡的金璞軒,圭賢掛著冷冷的眼神問。
 
一直都悶不吭聲呆坐一旁的圭賢,突然冒來這一句,大伙立刻收了聲音,等著由誰來回答
 
"金璞軒啊,剛剛不是有介紹了?"赫在說
"怎麼,你認識?"始源
"不認識。"圭賢遙遙頭
"呵~你該不會是對這個金璞軒有興趣吧。"赫仔勾過圭賢的另一端,腐笑著說
"我對男人沒興趣。"圭賢很認真的擺著冷面回應
"呵~我說笑的,別當真。"
"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吧。"不只是東海,在場的其實誰都能看出圭賢的情緒變化。
 
大伙相處了幾年,雖然圭賢從不透露自己的心事,卻也掩不了無形中流露出來的神色,彼此都心知肚明,圭賢有許多不能碰觸的禁忌,至於為什麼?圭賢沒說,大家也不會多咀去問
 
碰!~
高級的橡木門被一雙充滿怒氣的雙掌應聲推向牆,這聲可真是響!
房間裡的五位大男人在這撞擊聲下,全都將頭撇向房門口
 
”Nelson,你這什麼意思!”女子才剛使勁砸出響門,隨即脫口質問,手裡還拿著看似支票的一張紙
 
視於眼前情況,大伙很有默契的互瞄了一眼,蠢蠢欲動的下半身即將起動時
”你們幹什麼!”圭賢用那命令的口氣,很明顯要他們將屁股貼回沙發上
 
”給我一張支票算什麼?分手費嗎!”女子不服氣的反手示出手中支票
”你有意見嗎?”
”呵!我真是不明白,一切都好好的?你怎能說分就分手?就算判人死刑總得有個罪狀吧?”
”有必要嗎?”
”Nelson,好歹大家情面一場,我只想求個明白。”
 
圭賢端起酒杯吞盡一大口,將酒杯擱回桌上後將頭擺向一邊,沒有回答的意願
 
”你怎麼能夠做到說斷就斷,前一晚我們還在一起,今天你就丟了張支票給我,說過的話難道都只是個玩笑嗎?你把我們的感情當什麼了!”女子兩眼隨即泛起淚光很失望的說
 
眼前女子的話...字字句句聽進圭賢耳裡,是那麼的清晰...
曾幾何時,圭賢開始用這樣的方式讓自己記住厲旭是如何狠心抛下他。
圭賢表露一臉無情,冷漠的看著眼前女子”那你想怎麼樣?”
”有用嗎?我來就想看看你能有多絕。”
”你看到了。”
”你狠,我就等著看哪天輪到你被耍著玩!”說完女子將手中的支票撕成四半,向上一揮,丟下憤恨的眼神離開
 
女子走後,現場一片靜悄悄,個個都愣頭不敢亂擺,用著眼球相互瞄來瞄去
 
圭賢自嘲式的淺淺嘆笑一聲,給自己倒了杯酒自飲
房間裡冷空氣一陣一陣飄,感覺到心裡舒坦了一些後,圭賢隨即呈現若無其事的面容,對在坐的友人露出潚酒一笑”你們幹嘛?在數烏鴉嗎?”
”呵~是啊,數了好幾隻了!”幽默隨性的赫在總能隨時搭上圭賢的情緒
 
”話我們是不會囉嗦了,今天咱陪你不醉不歸。”始源拿了酒杯在圭賢的杯緣敲聲響,挺杯示意
”我也是。”東海也舉了杯
”我更不用說了~”赫仔也高舉著
”呃~~我可不行啊,我答應小真只出來三小時的,不過我的精神與你們同在啊。”無奈的神童啊,可是標準的氣管炎(妻管嚴)啊
”你們......”大伙反應讓圭賢為之動容,這就是朋友來著
”呵呵,感動嗎?”始源說
”不是,是好三八。”圭賢笑了,出自內心的笑,笑得很輕鬆很感動
”呀西~你這小子,對你好還這麼說,看我今天怎麼把你灌醉。”
”你少在那吹牛了,每次先醉的都是你。”
”你也沒好到哪去~”
”跟你比,綽綽有餘!”
 
房裡的冷氣團在赫海的吵雜聲下,又暖了起來,圭賢慶幸還有這些朋友維持,才讓自己還保有一份真情真義
 
在始源,赫海,神童的眼裡,圭賢除了對愛情有強烈的莫名無情以外,這朋友真是沒什麼好挑剔的~
男人之間通常不需要太多的解釋,擅用於眼睛端倪彼此的一切。
除了早退的神童,當晚大家真是不醉不歸,一直喝到了凌晨三點,一向酒量差勁的赫仔,橫躺在沙發上是意料之中,這份心意圭賢心領了,不再多開一瓶酒,要大家早點回去歇著
 
”始源,待會別開了,我叫司機過來了。”
”嗯,謝了~”
”說什麼謝呢。”圭賢走到赫仔旁,一把扶起,並要小海過來幫忙撐扶
 
在司機的接送下,先是開到了始源家門外,將始源扶進門,交給了管家才離開,在返回車上時,從車窗裡看見了正縮在東海雙腿上靠躺的赫仔,這一幅協調的畫面,不禁挑起了圭賢的記憶...
 
停住的目光在清醒的意志下移開了視線,難抹內心深處存在的恨,對~是恨!
縱使無法控制再去想起,至少還能控制自己記住這個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