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過去了~
 
面對無法預知的結果,圭賢和厲旭一樣的,都不想破壞這相處的時刻
每一次的見面,總會給自己一個理由,告訴自己下一次...再說吧!
這段日子裡,圭賢依然和以前一樣,應酬一些大老闆來到寶藍,身邊一樣也有小姐,但也信守承諾的,不再點過小昭。
 
至於厲旭怎麼想?
雖然說 King哥是帶著誠意,希望可以對他改觀...
然而在相處的過程中,King哥的關懷和體貼,和那雙柔情的眼眸,都讓厲旭無法不教自己一點一滴的陷入⋯⋯
僅管彼此不曾表露過心意,沒有任何身體上的接觸,但在心裡對這份純純的愛,厲旭已經把 King哥擺在男朋友的定位上,也相信 King哥對他也一樣有著感情,不同於朋友的情意...
 
而對小昭來說,原以為是自己的表白驚動了King哥,才讓King哥縮了心,不再理會她,可沒想到在一次的偶然,準備踏出門口的時後,不敢相信厲旭竟然會上了King哥的車?
 
King哥捧過她的場,僅管心裡有著認知,King哥可能是在避著她的情意,不過只要想起厲旭,就無法教自己不將導火線放在厲旭身上,猜想著...究竟厲旭對 King哥些什麼?才讓 king哥把她完全的忽視了!
  
這晚,小昭喝醉了~
不再有 King哥把她捧高高的,小昭像坐上了滑鐵輪,一衝而下~
耳邊少不了酸言冷語一波波,被打入冷宮的小昭,不只失去了原以為是長期飯票的 King哥,在情緒上也深受影響,每當被客人毫無預警的撫摸一把時小昭的反應都很大,不是立刻氣沖沖的離開包廂,就是用力將客人的手甩開。
 
小昭的失禮讓小莊大班很困擾也很為難,雖然想知道小昭被 King哥擋枱的原因,但也清楚 king哥向來不解釋的性格,只能試著勸勸小昭,希望她看遠一點,得體一些...
 
醉意不淺的小昭,在客人都離場後還坐在包廂,傾著身子倚在沙發邊,捲捲的長長秀髮遮著半邊臉,小巧的面容還扛著酒醉的疲憊。
這門推進,看見小姐楚坐在沙發邊,負責收包廂的厲旭和東海沒有想很多,小姐喝醉酒也是常有的事,兩人很自然的收收杯子,盤子,擦擦桌子等等⋯⋯到最後要拖地時才會把人叫醒。
 
厲旭撐著拖把,給小海使了個眼色,要小海走過去叫醒小姐~~
可這一叫才知醉酒的人是小昭~
怎麼辦?無視她嗎?
來不及了,小昭已經睜開了眼,看見了小海也沒例外的看見了厲旭。
仗著酒醉的七分膽,小昭走到了厲旭面前...
 
”你說,你到底跟 king哥說了什麼~”
”想知道怎麼不直接去問 king哥呢?”
”一定是你搞的鬼,king哥本來對我很好的,你到底做了什麼了!”
”我已經叫妳好好把人看好了,妳看不好在這對我撒野有什麼用?”
”呵呵~你別得意,就算 king哥心不在我這,他的心也不會在你那~你只不過啊~像他一個朋友罷了!”
 
雖然小昭看似醉酒,可說出的話卻一點也不含糊,厲旭愣了愣沒有頂回任何話語,思忖著小昭所帶出的話語...
 
”知道為什麼 king哥會對我好嗎?呵~~也是因為我給他的感覺像他的朋友,而你~~呵呵~~也是一樣的~~我跟你啊都比不上這個人呢!在 king哥的心中,我們只是影子,是影子啊,傻瓜~~呵呵,不過也對,總比沒有好是不是...哈哈...”看著厲旭呆愣的表情,小昭愈是得意的一句接一句說,直到看見厲旭的眼神起了質疑,這才滿意的收了咀離開廂房。
 
小昭退開了,包廂突然靜了下來,見厲旭撐著沒有焦點的目光,一動也不動的佇在原地,
”厲旭?小昭醉了,瘋言瘋語的,你別把她的話聽進去。”小海伸手搭在厲旭的肩臂上,撫了撫,要厲旭別想太多。
厲旭點了點頭抿抿咀的,拉出不帶笑意的一直線咀型,到底是上班時間,再有什麼忍也得忍到下班再去想。
 
真的可以忍到下班再去想嗎?怎麼可能教自己無視?
 
下班了,走進更衣室,走到自己置物櫃前,厲旭愈想心愈痛...
倘若小昭說的是真的,那麼一切的疑問也都解開了,king哥為什麼突然對他好,又莫名的給他那麼多小費...尤其是 king哥看著他的眼神,真是可笑...是在賭物思人嗎?
 
(在我父母離開時,我真的很孤單很恐懼...不過在我最難過的時後,有一個人對我很好,很關心我,給了我很多的溫暖...如果不是他,我想我不會有這個勇氣熬過來...)
 
想起了 king哥曾經告訴他的往事,似乎小昭口中提及朋友...也就是他了是嗎?
存在 king哥的在記憶裡,是如此難得的人...
而自己呢?只是長得像?
 
滴滴!!擱在置物櫃前的手機響了二聲,厲旭沒有遲疑的按下開啟鍵
(厲旭,我到了。)
 
稍早已經約好的早餐,還能吃得下去嗎?
難道真要像小昭說的,有總比沒有的好嗎?
就算是當別人的影子也無所謂?
 
 
5點30分...........
 
寶藍裡裡外外的人影早已清空,大廳門口也拉下了,無處可棲的厲旭,扛著一顆脆弱的心獨坐在門口的枱階上,低頭垂臉不敢望向停車場的大門口。
滴滴!!等了許久的阿king 還是耐不住等待的傳來一通簡訊
(厲旭,你...還沒走嗎?)
 
此刻的心情,厲旭根本無法去面對 king哥,就怕這顆脆弱的心...隨時都會在任何牽引下瞬間瓦解。
(我已經回家,你不要等了。)打完字串,厲旭小猶豫了一下之後,鐵了心按出送出鍵。
過了一會,king哥沒有再回覆簡訊,厲旭心想著...king哥應該走了吧?
 
”厲旭?”
才剛浮起的想法,耳邊隨即打進一聲叫名,厲旭小驚愣的把頭抬...是king...
”你怎麼了?為什麼要騙我你已經回家了呢?”
厲旭徹回了目光也垂下眼簾,縮回小臉將頭側向一邊,不帶正眼的面對走到身前的king哥
 
”怎麼不說話,發生什麼事了嗎?”圭賢蹲了下來,擺低頭的看著厲旭縮側一邊的小臉
”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擔心著,想起了上次小海說過厲旭被客人打的事件,圭賢心頭不禁揪了一下,懷滿心疼的問。
可連著幾聲問,圭賢的關心厲旭絲毫不領情,小臉依舊不變的側向一邊。
 
”有什麼你可以告訴我,我一定會幫你。”圭賢打開雙手搭在厲旭的兩端肩臂上,安撫著,關切著~
”幫我?為什麼幫我?”對king哥騰出的關懷在這刻,厲旭覺得很可笑,甚至是不屑這拜人所賜才能擁有的關愛
”你有事我當然幫,這是不需要理由。”對圭賢來說,每一句都是真心話,然而~~
”你說謊!"情緒漸漸起伏的厲旭,撐起雙手將圭賢擱淺的手掌撥開,而後站起身子,揪心揪眉的傾洩心中質疑~
"你幫我是因為我像一個人,包括你對我好,給我那麼多小費,帶我去吃東西,幫我出氣,全都只是因為我像一個人,對不對!”語末一聲對不對,厲旭擺著激動的身子轉回頭,呈著滿滿不諒解的眼眸直視著king哥,眼眶底層裡,慢慢引上了淚水。
 
”厲旭...”真實的話語一句句,這當下圭賢無法去否認些什麼,也不知道該如何去說明,自己並非絕對的只為一個人
”我才不要做別人的影子,我是我...請你不要在我身上想找到你朋友的樣子,我不是!我是厲旭,金厲旭!"再次呈著怒目的眼神,無法接受自己只是個代替品,厲旭拖出嚴厲的口氣,斥責King哥的妄想。
 
”我知道,但你不是影子,知道嗎?你就是我說的那位難得的朋友。”僅管面對情緒激動的厲旭,圭賢依然不動氣冷靜的解釋著,深鎖的眉間夾著心疼,而凝視的眼神裡,流出了不自覺的深情
”你...你說什麼?”望著 king哥亮出堅定的眼神把話說,厲旭頓愣地,壓下情緒疑惑著 king哥所端出的話語
”厲旭,我是小賢,曹圭賢。”終於,圭賢把藏在心中的話給說出了口,這是他等了很久,期待和厲旭相認的一刻,面容是充滿著溫柔的喜悅
 
”什麼?你~~”是自己聽錯嗎?腦子接收的,還無法讓心在此刻瞬間來反應這真相
”嗯,我是圭賢。記得嗎?說好的暑假,我一直在等你回來看我。”圭賢端出厲旭惜日的承諾,證明他的身份
”真是圭賢...怎麼會...”這是只有他和小賢才有的對話,king哥 真是圭賢!
 
擺亮著灼灼眼瞳,端視眼前的 king哥~~不,是圭賢~~
圭賢已經長這麼高了,完全和小賢不一樣的面貌,氣勢和小時後的懦弱⋯⋯
小賢~~不再是小賢~~是霸氣的 king哥。
 
沒想到自己卻愛上了小賢?不是~~他愛的不是小賢,是 king哥。
混亂的情絲參著複雜的思緒,找到了小賢應該是驚喜的,但是這刻厲旭一點也開心不起來,接踵而來的事實正教自己一件一件的看清~
 
”我等了二年,以為你把我忘了,不過我終於知道你是有苦衷的~~你問我為什麼要問你的名字又對你好,當時我很想告訴你,可是你對我的誤解很深,我一直希望能儘快讓你對我改觀,然後和你相認。”一口氣的,圭賢把藏在心中所有想對厲旭說的話一一傾吐。
 
圭賢是懷著感動,帶上欣喜的期待著厲旭流露出和他一樣的喜悅。
然而~對厲旭而言,這才知道King哥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小時後的厲旭?
第一次,厲旭是這麼討厭自己,是這麼痛恨踩在自己的影子上。
 
"厲旭,我不怪你沒有回來看我,可以再見面我已經很高興了~"
”你是圭賢,那你一直都當我是朋友了.....是嗎?”
”當然了,就算是過了十年,你在我心中永遠都是最好的朋友。”又一次擺著堅定的眼眸,圭賢提起了兩手輕握在厲旭兩邊的手臂上,掛著溫柔的笑表出他的心,對厲旭不變的心
 
”那...那也就是說...你...你對我...不是愛了...”忍著鼻酸忍不住滾燙的淚水,厲旭扛著淚盈滿眶,又哽又壓的憋住啜泣的聲音,結巴地幾字幾字拼著把話說出。
”愛...”聽著厲旭這麼一句,圭賢愣了愣,這心虛讓撫握在厲旭手臂上的指力,不自覺收回了一些~
對圭賢來說,這是毫無預警的,也從來沒驚覺到的情種,一時還沒能反應過來的他,顫出疑惑的眼眸凝視著,恍然之中吐出一聲質疑~”厲旭你...”
 
”真的不是!”看著圭賢一雙深遂的眼瞳亮出毫無掩飾的遲疑,驚訝,徬徨,厲旭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感覺,圭賢只是當他是朋友,只是朋友,是沒有愛的!
仰望的眸子漸漸變得水亮,泛起的淚水佔滿了盈眶,撐著不動的眼珠子捱不過那酸澀,禁不住厲旭垂下了眼簾也滴下了淚珠。
 
閃閃淚光射進了圭賢的眼眸裡,這是圭賢第一次看見厲旭的眼淚,剎然間心頭像被一把粗針扎扎實實的刺穿胸口,他讓他哭了嗎?
可是......厲旭.....是愛他的?
 
不想多敗露教自己想著都感到丟臉的多情,無力的撇下圭賢扣在肘臂上那只心虛的手掌,揪著眉間撐著淚眶,在潸然落下之前......徹離這從來就不歸屬於愛的柔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