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開離了市區,也開進了省道,圭賢花了半小時的路程,才到了他所預定的地方。
放眼望去,除了遍佈井然有致的稻田外,四方一公里內不見高樓,所蓋的房子幾乎都是以庭園式別墅打造。
車子沿著大馬路駛進了街道,列屬觀光區附近的商店並不多,圭賢停在一家歐式露天庭園咖啡店~
 
”呼,這空氣好清新,很舒服...”下了車,踏上小台階,跟著 King哥在露天的圓桌上挑了個位坐下來,厲旭深吸一口氣,感受周圍充滿清香綠野的氣息。
”這附近幾處都是稻田,在清晨的時後可以聞到淡淡稻香味~”
”真的耶~剛才你開進來的時後我已經聞到了。”
 
”呵~我們從這裡遠遠的,還可以看到飛機在跑道上慢慢攀昇~”輕輕一聲笑,和厲旭相處的時後,圭賢的臉上總是有著恬逸的爽朗笑容。
”什麼,還可以看到飛機?”厲旭亮起清清水亮的眸子,驚呼著。
”是啊~你看那邊,有長長的跑道。”圭賢伸長手的指向遠處的機場,指引厲旭的目光。
”不是很遠嘛~我想臨場感一定很棒!”
 
”嗯,不過我們來得早一些,首場的飛機航線最快也要等到八點才有。”
”那真是太可惜了。”厲旭有些小失望的,微微翹著扁扁的小咀
”不要緊,你想看的話,下次就挑晚一點的時間,我再帶你來看。”不退散的寵溺眼神,圭賢說得很認真,是真的打算再帶厲旭來一趟。
 
聽著,厲旭心裡又多了份喜悅,想著和King哥的約會,將不會僅有一次,這心頭好滿足...
不過待坐在這露天的環境,四周沒有圍牆,少許的建築物,在這寒冷的冬天裡,每每一陣風飄過,這北風真是給人扎到骨子裡去了。
 
這是沒有準備的赴約,捱著陣陣寒風刺骨,留意到厲旭幾次微微一縮一顫的肩臂,圭賢輕扯一笑,脫下了身上的外套
”你...你不冷嗎?”
”嗯,是很冷。”
”那你還把外套脫掉?”
”我想~你比我還需要它。”
”什麼?”還沒能反應過來,即見 King哥站起身,將脫下的外套披掛在自己的肩背上...
這刻~厲旭不只是喜悅,還多了一份溫暖,是 King哥給予的呵護讓他暖了心。
 
厲旭拉了拉外套的兩側衣領,讓上半身踏實的被包覆,輕輕的吸一口氣,外套裡有King哥的溫熱,還有king哥的氣息...而埋藏的這顆心...也無形的多加了一分愛。
 
”這樣好點了嗎?”圭賢是很自然的流露那份溫柔,沒有夾帶任何的思想,圭賢單純的只想對厲旭好,就像小時後厲旭對他好一樣,是不求回報,真心真意的。
”嗯...好多了...可是,這樣你會冷的。”抿抿咀拉拉唇,看著 King哥一身單薄的衣著,厲旭有些心疼的反問著~
 
”我不怕冷。”
”是呢,看你一點都不抖的。”
”我捱慣了...小時後就算再冷,也沒有外套可以穿。”
”怎麼你爸媽不給你買外套穿的嗎?”
”他們早就不在了。”
”對不起,我...不知道這...”無端提起過逝的父母,厲旭很抱歉的揪起小眉間。
”不要緊~我不介意~都已經十幾年了,我一個人也習慣了。”圭賢真的一點都無所謂,說著這話眉毛揪都沒揪一下。
 
”十幾年?那你一個人豈不是很孤單...”
”在我父母離開時,我確實很孤單很恐懼...不過在我最難過的時後,有一個人對我很好,很關心我,常常逗著我笑,給我很多的溫暖...如果不是他,我想我不會有這個勇氣熬過來。”在這刻這番話,圭賢直視的目光,一字一句說得深刻,這是他多年來一直想對厲旭表達的感激。
”哇~那你這個朋友真是太難得了。”
”是啊~很難得。”
 
聽著 King哥提起心酸的過往,厲旭不禁擺下臉,雙眸也漸漸流出了感傷,靜了一會後,厲旭款款的道出心中的感觸。
”唉...你有這個朋友可好了,不知道小賢會不會也和你一樣幸運。”
”小賢...你...朋友?”原本只是想傾吐對厲旭的感激,沒想到卻讓厲旭勾起了回憶,也想起了小時後的自己,內心圭賢是驚愣的,總感覺厲旭對少時的那段回憶並不在意,可從厲旭口中再次提起時,圭賢很安慰,至少自己不是傻傻的等一個毫不在意的人。
 
”嗯,是我小時後認識的,他跟你很像,沒有爸爸媽媽疼,還有一個對他很壞的舅媽呢!不過後來我搬走了,就再也沒看過他了。”想起了小賢,厲旭呈著自責的面容感慨著
”你前天去那裡就是想找他嗎?”
”是啊,不過我知道他早就不在那裡了,我只是打算問那個壞心眼的舅媽,看看她知不知道小賢在哪?誰知道那房子早就賣給人了。”
”如果你當初早點回去,也許就不會有遺憾了。”雖然圭賢並沒有怪厲旭,不過也真的為彼此的錯過感到遺憾著。
 
”再回到當初我還是一樣啊...我根本沒辦法回去看他。”
”為什麼?”
”我和他都是一樣寄人籬下,只不過我運氣好一點,有惠姨養我疼我,那時後惠姨的店被查封了,身邊沒有多少錢,能夠三餐溫飽已經偷笑了,我哪還有多餘的錢買票搭車返鄉呢。而且~~惠姨後來得了肝癌,那時後就更需要錢了.........”
 
這是十年來厲旭第一次向人提起這些事,擱在心裡十年的心事,厲旭一吐就沒完的說,而圭賢聽得很震驚,壓根不知道之後的厲旭,生活會如此困苦。
 
”我想小賢一定對我很失望...”說完了不得已的苦衷之後,語末~厲旭嘆出一口長長的惋息.吐出對小賢的歉疚與不捨。
 
而眼前,耳邊打進這一句,一雙深遂的眼眸微微顫出了淚光,不否認當初真的失望著,殊不知厲旭有這麼多為難...
 
”嗯?你怎麼眼睛紅起來了?你...你不是在哭吧?”
”呃...沒,沒事...這裡風大,剛剛沙子跑進我眼睛裡去了。”
”哦...不過你剛才那個眼神和小賢當初看著我離開時...簡直一模一樣說。”端視著 King哥的面容,厲旭直視那雙深遂的眼眸,和小賢一樣的,king哥也有著大大的黑眸子
”是嗎?”被厲旭赤裸裸的盯著看,圭賢僵著臉龐徹開那目光,吐一聲心虛。
”你說小賢會不會還生我的氣呢?”厲旭擱著手肘撐托著下巴,想法單純的,絲毫沒有被這雙相似的眼神有所牽動或質疑
 
”如果他知道你的苦衷就不會怪你。”不忍心讓厲旭有太多的自責,圭賢試著安慰的說
”真的?可惜我沒機會讓他知道了。”話雖如此,怎麼能不遺憾是嗎?看著厲旭揪鎖的愁容,圭賢心像被拳頭抓捏著,微微張著唇型,在猶豫間尋找勇氣
”厲旭,我...”
”不說這些了,我們快吃吧,這兒風真的挺大的,雖然你說不冷,但要是真著涼了也不好~”
”嗯,吃吧~”想說的話語被厲旭這麼一堵,想要藉此和厲旭相認的勇氣也頓時塞回咀裡去,圭賢很保守的告訴自己,下次吧~下次有機會在更適合的時後,再說吧。
 
 
下次.......下次真的說了嗎?
 
 
幾天後的下午,圭賢打了通電話,和厲旭約了三點到馬路口來接他。
三點了,圭賢很準時的來到路口,車子沒打熄,圭賢還坐在車上左看右望不見厲旭身影,
圭賢不心急的將車停在路邊熄了火,靜靜的聽著廣撥,等著人~
 
時間來到了3點15分~圭賢並沒有去看時間,也沒有拿起電話催促厲旭是否出了門。
又過了一會,遠遠的從後照鏡看見了厲旭徐徐走來,圭賢這才重新將車起動
 
"對不起來晚了~"
"不要緊。"
"你剛才二點打給我的時後,我才剛睡醒,花了一點時間..."
"呵~其實我沒看時間,不過現在看一下~~嗯,我看下次要早一天約你才行哦。"
"什麼啊,你在嘲笑我,我只是拖了一下而已。"
"別氣~我不是說了嗎?我等人很有耐心,就算你四點來我還是會等。"
 
車子開進了商圈,也駛進了一家百貨公司的停車場,圭賢在地下停車場找好位子停放後,和厲旭一起進到了百貨公司裡~
 
"你要去哪?"
"呵~待會你就知道了。"
"你不會真的要帶我去買衣服吧?我都說不用了。"
"不,不單只是買衣服,我還要幫你討回面子。"
"什麼?我不懂?"
 
伴著話語,不知不覺的上到了三樓男裝服飾,圭賢有意的領著路,帶厲旭來到了一家名牌男裝服飾店
"就這裡了~"
"這..."厲旭抬頭一看這不陌生的門面,疑愣的看向 king哥
"記得這間服飾店嗎?"
"記得,可是...你怎麼會想帶我來這間?"
"我說了,來幫你爭回面子。"
"面子?你.....你知道?"
"呵~那天我在更衣室全聽見了,只是你沒看到我~"
想起了那天買不起衣服的寒酸,沒想到 King哥也在場,厲旭有些難為情的擺低頭。
 
”這張是我的信用卡,不用簽名就能刷,待會你就拿這張卡付錢。”King哥從皮夾裡抽出了一張白金卡亮在厲旭的眼前,要厲旭獨自一個人進去買衣服,刷刷專櫃小姐的勢利眼。
 
厲旭當真傻眼,圭賢竟然拿自己的信用卡給他用?就為了幫他爭口氣?
這是錢多嗎?完全無視他和他不過就只是朋友罷了。
 
”怎麼了?”
”算...算了啦...這裡的衣服我確實買不起,被翻白眼也是正常的,你...你也不要花這種錢了,而且就算你買了我也不會要...”厲旭吞吞吐吐的拒絕這安排,不光是價錢的問題,怎麼說他和 King哥都還沒有發展到不分你我的關係,這份心意厲旭真是受不起。
”那你就買我的,進去幫我挑幾件,這樣可以嗎?”
”可是...”
”你不想討回一口氣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