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了一天假,感受美好的約會,厲旭依如往昔的回到工作崗位上,待客,送酒送菜換毛巾,收包廂,一切看似平常~
今天厲旭負責吧檯口stand by,除了服務包廂之外,沒事時厲旭幾乎都待在吧檯口,靜靜的等著服務鈴響起~~
 
"幹嘛一直看我."倚在吧檯口,等著裡邊的晟晟準備好毛巾一同前至包廂時,厲旭對同樣站在吧檯口,一直盯著他看的小海忍不住問上一句
"我怎麼覺得你今天好像有一點...不一樣哦~"小海揪眉嘟咀的,說不出今天小旭的怪異點
"哪不一樣了?"
"哪邊呢~~你的眼睛,對,你的眼睛不對!"
"你的眼睛才有問題."
 
"我知道哪邊不一樣."一邊準備熱毛巾的晟晟,小豎眉梢微笑地說著
"你知道,說說看~~"
"你看!小旭今天載耳環呢。"從裡面端著毛巾走過來的晟晟,指了指厲旭的耳邊說
"咦,對耶~被頭髮遮著了,我都沒注意到。"從包廂送完東西回來的強仁,順耳聽見晟晟這麼一說,好奇地走到厲旭面前瞧一瞧。
 
被晟晟這麼一指,恍然地,厲旭下意識的提上手摸了摸耳垂,這才發現昨晚回到家後,忘記把耳環拆下來了
"哇,原來你有穿耳洞啊?"小海掛滿驚奇的湊近眼仔細地看了看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啦~童仔,包子也有載啊,你怎麼不去對他們哇。"心裡羞著卻死撐面子的厲旭,拿同事擋擋眼前投射在自己身上的怪異目光
 
"問題是他們倆一天到晚都載著,不奇怪啊,可是你就~~~是不是昨天你~~"
"滾開啦,要去送東西了。"厲旭推拖地塞上一句,將湊過來的小海撥到一邊,打著合理借口藉機躲開小海的質疑。
 
(((呼叫A區,King哥,云哥,李sir入場,請準備帶客至銀座廳~)))
 
正在包廂服務的厲旭,隱隱聽見耳機傳來的呼叫,這昨晚才見的人...
思想擱在心裡,厲旭不動容的在包廂裡繼續手邊工作。
不過在退出包廂時,恰巧撞見了在走廊上迎面而來的 King哥...
頓愣的,這雙腳不知走還是不走好!
 
"厲旭。"隔著幾步遠,看見從包廂退出來的身影,圭賢隨即掛上笑臉,走到厲旭的面前停下腳,毫不避忌的打了聲招呼。
厲旭僅僅揚著咀角,將喉間原本想喊出的 King哥給吞了回去,當下身旁還站著晟晟~
有些尷尬的不知該怎麼和 King哥應對。
"等一下你會進來嗎?"想起厲旭之前刻意的迴避,圭賢直接把話問,希望經過昨天的相處後,厲旭不會再避著他。
哽在喉裡,厲旭還是擠不出聲音來,壓著一臉難為情抿著小咀點了一下頭當是回應
"那待會見。"
 
看見阿King 為一個少爺擱下腳步,同行的鍾云和銀赫,難免將目光鎖定在眼前這名小旭少爺的身上,不陌生的小臉,沒記錯的話,這是圭賢一直都優待的少爺。
尤其是鍾云,烔烔有神的眼瞳,似乎端出了什麼,輕扯一抹笑靨,沒打算識穿,只將畫面逐一收進眼底。
 
King哥走開後,同站身旁的晟晟擺著一臉腐笑,端出食指對著厲旭指啊指的...
"嘿嘿嘿!!!"
"你幹嘛。"
"有問題。"撇下一句意味深厚的字眼,不等厲旭反應的直直而去
"喂!"呼一聲,厲旭趕緊地湊到晟晟身邊~"喂,你別亂想,我跟他沒什麼。"
"我又沒說什麼,你那麼緊張幹嘛~"裝傻一句,晟晟心裡可是暗笑到極點。
 
真是不打自招的笨拙,愈解釋是愈敗露,厲旭憋悶的抿著小咀,其實自己是知道同事們多少看得出他的心事,以前沒提是怕觸及他的傷心點,不過現在看來是難逃不被調侃一番了~
(唉~來就來吧~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嘛!)有了這樣的心態,厲旭是很開心的,因為他又和以前一樣有著開朗,豁達的心了,他喜歡這樣的自己。
 
今晚,King哥又像以往那樣,給厲旭千鈔小費,同事們再笨也看得出端倪,各懷鬼胎的猜想,想著休了一天假的厲旭,是不是跟 king哥去約會了。
又或是 King哥向厲旭表白了呢~如果是的話,哇~那可是大新聞呢!
留意著大伙各各憋著笑,臉上有意無意的對他挑著眉,想著待會下班回到更衣室時,想不做好被調侃的心理準備都難了。
 
不過,最讓厲旭留心的,是 king哥沒有食言,他真的沒有點小昭了。00
雖然說是自己開出的條件,可沒想到 king哥真的為了想讓他改觀而不去點小昭?
這也讓厲旭不禁疑惑著,小昭一再對他亮出暖昩的關係,是真的嗎?
如果只是小昭說的只是為了拿來激他的謊話,那在更衣室的相吻,又該怎麼解釋?
 
待在包廂裡,圭賢今天雖然沒有叫上小昭,可身邊還是有另一位小姐~
是習慣嗎?還是做個面子?又或是配合鍾云和銀赫?
 
醉翁之意不在酒,其實身邊坐著誰對圭賢來說都一樣。
而今,真的單純為了厲旭的要求,不再找小昭嗎?
經過那一晚小昭的表白,圭賢也算是順理成章的順著厲旭的意思~
當然,對小昭始終還差一個交代,不過目前圭賢最想做的,還是希望能讓厲旭可以卸下對他不好的觀感。
 
三個禮拜再來到寶藍的 King哥單純只是想來看厲旭嗎?
看似非也...今晚三人來到這高級的商務酒店,是為了慶祝一筆生意順利達成。
坐上一小時後,鍾云叫少爺小姐的檯費先結了單,並要小姐們都退出包廂~
 
"云哥,你今天不帶我出去嗎?"倚在身邊,紫兒勾著手肘用那灑嬌的聲線在鍾云的耳邊輕聲呢喃
"聽話,下次再找妳。"鍾云總是掛著寵溺的雙眸,哄著每一個想博取他歡心的女人
"那你可別忘了哦~"
"這要看妳在我心裡留下的影子深不深哦~"灑脫話語,慣例的附上潚灑一笑,這是鍾云語帶保留,不出承諾的話語
 
"討厭,現在才這麼說,那以前都不算數了嘛?"紫兒輕拍了一下鍾云的左胸,嘟著粉唇小吐埋怨地磨著鍾云的心
"呵~乖了,先出去吧,我跟 King有話要聊。"對女人,鍾云有著很好的修養,即使紫兒放肆的磨著他,甚至是小手搥打他的胸口,也絲毫不動氣的依舊掛那潚灑笑容,淡然的拖出適可而止的點解話語。
"那好吧~待會如果想我呢,再叫我過來哦~"當然,和鍾云半年來的互動,紫兒也很清楚鍾云的底線。
"嗯。"
 
等著小姐們都退出後,銀赫馬上就溜話了
"這個紫兒真黏人啊~你還真受得了。"
"女人就愛灑灑嬌,有何不可?"
"你行,大情聖嘛~我可沒你那麼好耐性,要不一句話,爺我不喜歡,多一句囉嗦我都覺得煩。"
"凡事無絕對,要是碰上合你意的,再囉嗦你都會把它當甜湯給灌了。"
 
"甜湯喝多了你不膩啊!"
"呵~我這碗還剩一點甜味,不過...阿King那碗,看來已經倒掉了。"
"對,差點忘了,你今天怎麼不點小昭了?"經鍾云這麼一提,銀赫才想到這四個月來從沒被阿King徹換過的小昭,今晚竟然從缺了。
"不是一定要點她吧?"圭賢一樣不解釋的敷衍而過
"怎麼,真的喝膩啦?"
 
"太燙口,我喝不下。"擺過頭盯著銀赫那張好奇又質疑的臉,圭賢停頓了一下,以甜湯做比如的暗指著,點出銀赫所質疑的問題
"你不是吧,捧了她這麼久,你還沒喝啊?"銀赫拉著眉線不可思異的看著阿King,忍不住嗤出一聲笑,還真想送他一面貞節牌坊呢。
 
"談正事吧~云哥,陳家耀還有沒有動作?"不想在這無謂的話題兜轉,圭賢直接切入正題。
"呵~昨天他動用了五百萬救倉之後,今天維持平盤,暫時沒什麼動作,我想他還在等~"聽著,鍾云輕呵了一聲,端起酒杯玩味似的看著杯裡的酒晃啊晃,一副怡然自得的回應著圭賢的問題
”不急,他沉不住的~”圭賢這話說得從容,彷彿看死一個人的性格
”每次都這麼大手筆,不怕被他老爸發現嗎?”顯然,銀赫是處在旁觀的姿態,似乎並不是很深入的探就,而事實上在期貨這方面,也向來都是鍾云和圭賢在掌握。
 
"陳家揚現在那把火燒得這麼旺,他老爸哪有空去關心他在幹些什麼~”
"阿King,你這招聲東擊西真是打得漂亮!雖然只是放聲,就算告不了他,名聲也夠他臭了,不過真是難為青青了。"語末帶上青青的字眼,銀赫的面色上夾藏著一絲無奈
然而~這無奈只有他自己知道,不論在鍾云還是圭賢的面前,從來就不曾表露出來。
 
”赫哥,青青的媽媽...手術安排在什麼時後?”圭賢僅僅提問關於手術的問題,對青青被陳家揚下藥性侵的案件上,圭賢是支字不提。
”前二天江醫師已經接手,我想應該快了。放心吧~江醫師可是移植手術的權威,沒問題的。”銀赫的情緒放得很快,完全看不出有一絲感傷或不捨。
”嗯...”反倒是圭賢不掩飾的,透出了掛憂之情也流出了心安,輕輕的扯動兩端咀角,抿了一個欣慰的笑容。
 
叩叩叩!!!
抱歉,大哥給您換熱毛巾~
一推進門,少爺同步帶上響亮氣宇的聲線,端著托盤卑躬軀膝的行著禮數,送上熱毛巾讓客人擦擦手,暖暖氣~
因為有厲旭在這上班,每回只要有少爺走進來時,圭賢沒有一次不揚起頭看一眼,盼著那張讓他感受溫暖的小臉。
 
遞上熱毛巾,厲旭抹上靦腆一笑,而圭賢...抑起那雙溫柔的眼眸溢滿了寵溺~
厲旭的笑瞬間清光他所有的煩憂,毫無壓力的,很輕鬆很舒服...
 
定住的目光停留了一會後,圭賢這才回過神的晃了晃眼瞳,摸摸褲袋,取出皮夾又拿了二千塊出來遞給厲旭。
”你還有沒有二百塊?”
”嗯?二百...”圭賢看了看皮夾,只見千鈔,而後看向鍾云,使了個眼色,要鍾云拿他桌上擺的百鈔拿二張過來。
”那~”接過二百塊的厲旭,將錢放在托盤上,也將原本的二千塊交還給圭賢。
"你今天給我三次了,這次我意思一下拿二百塊就好~這錢,你收回去吧。”
 
圭賢二千塊拿回在手中,在心裡他很驚訝厲旭這樣的反應,也很欣慰的感受厲旭的不同。
"那個...少爺。"圭賢擺頭看向小海,也瞄了一眼左胸上的名片..."小海是嗎?"
"啊?是...King哥,有什麼事嗎?"第一次被 king哥這麼直呼名字,小海有些反應不及的速速來到面前回應。
不過 King哥下一個動作更讓小海連反應都沒有,疑愣的盯了盯托盤上 King哥擱放的二千塊,而後又撇頭瞄了瞄身邊的厲旭"呃~~這個~~"
"拿著吧,上次你代我跑一趟幫我傳話,麻煩了。"
"呵~那個沒什麼啦,應該的。"
 
飽受 King滿滿的厚待,在云哥,李sir 面前被鎖定的目光焦點,厲旭飄著心虛的眸子,頂了頂小海的手臂,小聲地說~"走了..."
就這樣,厲旭一臉僵硬,掩著難為情尷尬的和小海退開了包廂裡。
 
從包廂退開的厲旭,在門關上的那刻,包廂裡突然變得好靜...
坐離圭賢較近的銀赫,這是擺著猜疑的眼神,歪頭側腦朝向圭賢直直盯著看
坐離圭賢較遠的鍾云,眼眉中藏著暖昩,揚著咀角拉出潚灑不露齒的笑容,一派安然自飲自乾的品嚐杯中美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