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回到咕咕雞漢堡店附近停放的位子,厲旭掃了一眼圭賢這部黑夜轎車,並不是拉風二門的跑車型,而是外型體面圓滑的四門房車~
坐進副駕駛座,扣上安全帶,厲旭抿抿咀,小臉上泛出絲絲的幸福美感,沒想到自己可以坐著 King哥的車,感受被乘載的幸福。
 
路上~厲旭的眼睛很忙,忙看車子裡的內裝配備,雖然這方面厲旭沒有什麼常識,還是能感覺車子裡所加改的內裝配備都很高級,光是中間這個液晶面版就覺得很高級。
厲旭嘟起小咀,想想家裡的電視還是平面的呢。
 
不過,厲旭的眼神也有不滿意,暗想著~
(這麼漂亮的車子裡頭好簡陋哦,一個裝飾品都沒有,也沒有小垃圾桶,唯一有包裝的就只有那盒面紙了,但是那個面紙盒真是俗到家了,蕾絲花邊?噗!大男人的~真是老土,我看估計是買車子的時後廠商多送的吧!)厲旭在心裡自言自語的,也忍不住綻出微微的笑咀。
 
"笑什麼?"
"啊?沒有啊~~"
"是不是覺得車子很簡陋?"
"你怎麼知道?"
"呵~很多人跟我說過了。"
"很多人跟你說過?"
"是啊,不過我喜歡簡單一點。"
"也對~差點忘了每次你都買女人出場,不知道多少女人坐過這輛車的哦~"
好好的對話,被厲旭這麼一堵,圭賢啞口無言的不知該如何接下一句話,心裡明白要讓厲旭對他改觀,並不是一時一刻的事。
 
開了半小時的路之後,車子駛進了市區,左拐右彎的終於來到了圭賢口中的高級鐵板燒。
下車後,在踏進餐廳門口的那時,圭賢彎起了手肘,以很輕微的貼靠搭在厲旭的背椎,和他一起走進餐廳裡。
自然而生的動作是圭賢平常對女人會擺出的紳士風度,不過自己並沒有發覺,對厲旭也習慣的擺出這個姿勢了。
 
輕微的貼靠厲旭並沒有太多的敏感,沒想過和 king哥會走得這麼貼近,也沒想過還可以一起吃頓飯,在這刻寫在臉上的都是滿足。
 
不過對高級的餐廳,厲旭是從來就沒有機會踩進來,但不是不夠格,而是對他來說太偖侈了!
以一千塊來說的話,當然是拿來買漂亮的衣服了。
雖然不曾接觸,電影多少也有得看,厲旭可是一點也不失禮,本身清秀小巧俊峭的臉龐,和乾乾淨淨端裝的儀表,光看著都讓人覺得很舒服。
坐在右手邊的圭賢,擺過頭看著服務生為厲旭點餐,偶時會在耳邊細聲的提點一下,告訴厲旭服務生所指的是什麼,又或是告訴他什麼比較好吃。
 
在這間鐵板燒裡的室內裝橫,燈光是全暗的,除了主廚的位子打著黃光之外,其餘室內空間,也僅僅只以柔和的藍光照射每一個座位~
伴著餐廳裡的氛圍,環繞在四周輕柔悅耳的鋼琴聲,在美光藝術燈的投射下,從側面看著厲旭那張柔和的靦腆笑容,圭賢覺得好溫暖,好舒服...好美...
 
(好美?)詫異的,圭賢愣了愣,為自己腦子裡飄過的形容詞有些不知所謂,暗自地小小自嘲了一下,不過再看一眼,厲旭確實有著一張眉清目秀的小生臉。
以現在厲旭溫文儒雅,清秀標緻的模樣,這氣質...難以連想少時剛強野蠻粗線條的厲旭是同一人...
僅管十年變化之大,在圭賢心中厲旭依舊還是厲旭,一樣有著純潔的心,一樣都讓他覺得很溫暖。
 
靜靜看著厲旭滿足的品嚐美味,享受不同層次的場所,圭賢的感觸很深很欣慰,到底和厲旭都是來自甘苦的出生,慶幸今時今日自己能有這份能力改善生活,可是想到厲旭現在卻還過著辛苦的日子,圭賢不禁感到一陣心疼。
 
心疼.......對了,就像在服裝店聽著櫃檯小姐酸言酸語的嫌棄厲旭買不起的感覺一樣,一樣的心疼。總算,圭賢知道為什麼當初會莫名奇妙的買下外套了!
不過想起了服裝店,想起了外套,圭賢再次感嘆緣份巧妙的安排,沒想到外套的主人就是他一直想等到的人。
 
每一道菜呈上桌厲旭打亮了眼,欣賞這精緻的美食,不過幾道菜下來,見 King哥桌上的刀叉動都沒動...
"你不餓嗎?"沒好意思自顧自的吃,厲旭停下手中刀叉,問了聲~
"嗯?"
"你怎麼都不吃,傻傻的不知在想什麼。"
反應著,圭賢這會才拿起了刀叉吃上一口,看見 king動口了,厲旭才又繼續品嚐眼前這美味。
 
"好吃嗎?"咀裡嚼著食物,圭賢依舊看回身邊的人,眼底掛滿寵溺的問著
"這麼貴,當然好吃了~"
"喜歡的話,下次再帶你來。"
"你付錢哦。"
"呵~~當然了。"
"我不是付不起,只是要我把錢花在這麼貴的一頓飯,我寧願拿去買衣服了。"
"你喜歡買衣服嗎?要不...待會我帶你去買?"
 
懷著少時厲旭對自己所付出的一切,有此機會圭賢很積極的端出心意,希望能以自己的能力來回報厲旭,想讓他開心,想滿足他。
 
"啊?帶我去?"沒聽錯吧,又約吃飯又要帶他去買衣服?
"嗯。"
"我沒帶錢耶。"不敢領取 king哥的好意,厲旭當是沒聽懂的回上一句
"不要緊,我買給你。"
"你......"圭賢回得好自然,厲旭可聽得傻眼,怎麼說他和King哥連朋友都還不算吧,平白無故的......這人究竟是為什麼,難道 King哥也對他有意思嗎?
 
(怎麼可能,King哥明明和小昭是這麼親蜜。)浮起的猜想在原有的認知下,厲旭很快的打滅這個可能,但是為什麼 King哥還要對他這麼好呢?
 
"怎麼了?"
"沒什麼..."
"那麼等會要去嗎?"
"不,不要了,我不想買,這吃完你趕快送我回去吧。"還是一樣很矛盾是嗎?
來得多反而受不起,就怕這緊握的手掌打開時,才發現裡頭什麼都沒有.....
 
 
回程的路上,相繫兩人之間感覺突然又變得陌生了,幾番顧盼看了看身邊的人,圭賢盡可能的提著話題,希望能多和厲旭聊一些,然而~厲旭的回應總是很簡短的畫下句點,讓圭賢難以接下任何話語 。
”你不開心嗎?”
”我想問你...”
”你說。”
”為什麼你要對我這麼好?還有,又問我名字年齡的~~為什麼?”
”因為~~因為你很可愛。”為掩飾,圭賢找了個理由塘塞厲旭的質疑,其實一頓飯下來,又豈會感覺不到厲旭對他已經沒那麼排斥了呢?
似乎圭賢不自覺的習慣了以 King的身份面對厲旭,又或者他早已習慣把秘密放藏在心中。
 
”啊,就~~可愛?”
”是啊,記得嗎?在厠所你...”
”呃~那是你嚇到我...我才會...那樣...”提起厠所事件,厲旭馬上紅了小臉,這喉管又結巴起來了,尤其是想到被 King哥看光光,心裡更是尷尬的連忙把頭擺回。
 
撇看一眼,一抹溫柔的笑容,看厲旭害羞的模樣,圭賢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知道嗎,在這種複雜的環境,很少人像你這樣。”
”我?我怎麼了嗎?”聽著 King哥這麼說,厲旭小愣愣的揚起頭,呈著小無辜的面容看向 King哥
”很害羞,很單純,呵...很可愛~”
”那是你不了解我,我才不單純呢。”
”呵~是嗎?”又是呵一聲的露出笑臉,今晚厲旭不知道已經讓圭賢笑了幾次了呢,這對很少笑的圭賢來說,每一次打自內心的笑容,都是讓他多一次解放心中壓力的泉源。
 
”可是,你就因為這樣才對我好嗎?"
"這樣很奇怪嗎?"
"那你又為什麼要在乎我怎麼看你呢?"
"想對你好就自然會在乎,不是嗎?"
"哦。"厲旭很想直接問 King哥是不是喜歡小昭,甚至想問他們有沒有發生關係,可是想想,倘若這麼問,自己又是以何種立場去問呢?
而對於 King哥的解釋,雖然厲旭還是沒能理解~不過既然都這麼解釋了,厲旭也沒什麼好意思再追著問。
 
"我一個人在外打拚了十幾年,雖然累積很廣的人脈,結識了不少朋友,我時常要應酬不同圈子的人,但其實身邊真正講心的也只有少少二個。。"
"有二個就不錯了,要我說知心的一個就夠了。"
"是啊,真是一個就夠了。"
 
半個小時的路程裡,向來不多話的圭賢,對著厲旭不知不覺的說了很多話,也許是因為間隔了十年,第一次再和厲旭相處,才會有許多的話想說吧。
 
車子慢慢的停駛在大馬路邊,厲旭並沒有讓圭賢駛進街頭,為什麼呢?
"不讓我送你到家嗎?"
"我跟你還不熟~不是很方便。"其實厲旭是不想讓惠姨看見自己讓一個男人送回家,緃然自己覺得沒什麼,可對長輩來說,應該會很吃驚吧。
"那好吧。"
"拜拜。"
"厲旭..."
"嗯?"
"我可以再約你吃飯嗎?"
 
聽著,厲旭小小猶豫了一下下,而後從背包裡拿出一隻筆,抿著雙唇拉出一個微笑說"把手給我。"
圭賢疑惑的把手伸出手,等著厲旭想做什麼...
厲旭把手翻過來,在圭賢的手背上寫下一串號碼~"這是我的手機,你再打給我吧。"
"好,等我電話。"
 
再看一眼和 King哥對視了幾秒,厲旭不再難捨的徹下目光,下了車也關上門,沒有再回頭多盼一回的直直往前走...
這是一個很美的約會,沒有料想過可以擁有的,雖然...也許對 King哥來說並不是約會。
厲旭並不貪心,不管將來和 King哥會有什麼樣的發展,能夠嚐這麼一次甜,這心頭這記憶,會永遠都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