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後,準備好的若雨也來到了寶藍,跟在子瑜姐的班底。
初踏這一行的若雨,論及身段,和其他小姐相較之下,還是生澀了許多~在這方面子瑜是樂見的,除了對惠姐有個好交代之外,讓若雨維持這股生澀所散發出的氣質,其實對客人來說,反而吊其胃口。
男人~~還是很賤的。你裝得愈生嫩,他就愈想咬一口~~
 
轉眼間,二星期過去了,若雨的手捥愈漸熟巧,僅管身段放得保守,點檯的頻率反增無減~子瑜很滿意若雨的表現,不過也唯恐若雨走了樣,在每次坐檯前都不忘叮嚀,要若雨記住歡場無真愛的不變定律。
 
至於厲旭怎麼看?
為了避開厲旭哥的火頭,若雨還是一樣待在子瑜姐的家暫住,厲旭沒吭聲沒提起,似乎就連惠姨也沒人敢開口想去說服些什麼。
彼此都知道,開朗豁達的厲旭,雖說是提得起放得下,但在本人還沒說放下之前,可真是比誰都來得堅持。
然而真正在厲旭的心裡,並不是還生氣著,只不過想讓若雨有份認知和顧慮,希望她在面對客人的要求時,能夠記住家人最擔心的是什麼。
 
在這段日子裡,很意外的,King哥沒再來到寶藍,一星期都至少會來一趟的客人,突然的斷了將近三個星期?
是因為私人的事務所以沒空來嗎?還是單純為了小旭?
當然後者的猜疑也僅僅只是C區少爺和子瑜才有的猜想~
 
不過在 king哥問起厲旭住所的這件事上,子瑜並沒有向厲旭提過半句。
怎麼說厲旭都還只是處在單戀的立場,在沒有確認 King哥的想法和目的之前,多說只會讓厲旭再生依戀...
人在井底,倘若有心,King哥自然會來拉住這條麻繩,何必讓窩在井底的人抓著麻繩費勁的往上爬呢?
 
----------------------------------
 
消失在寶藍的三個星期裡,圭賢去哪了?忙些什麼?
而小昭呢?是否還和King哥有所連繫?
 
這段期間,雖然圭賢沒有來到寶藍,不過為了應酬圭賢還是私下連絡小莊大班,請小莊代他簽單將小昭買出場。
提了包包離開更衣室,從四樓走下樓時,看見站在二樓廳口的小旭,想起小旭對她放出的警告,不服氣的小昭走到厲旭的身旁,細聲的帶出一句話~
"king哥正在外頭等著我上車~我會聽你的話好好把人看住的,我走囉~唉!不知道今天 King哥會去我家,還是帶我回他家呢?呵~~"刻意捏造這煽情的話語,小昭把話說得暖昩,就想一飽眼福享受小旭眼底流出的酸澀。
 
真的酸嗎?就算是在小昭面前成功抹過當下差點就敗露的酸楚,但內心擋得住嗎?
厲旭真的看不透 King哥究竟是什麼樣的想法,這頭拉著他,想知道名字又追問年紀,拿出的一萬塊這手一點也不遲疑?
再加上小海告訴他 King哥當晚回頭來找他,還擔心他的傷勢,甚至問著他的住所?
可是現在 King哥還是把小昭買出去了?
這矛盾,厲旭真巴不得把人揪到面前來,問問他到底想怎麼樣!
 
 
獨自離開寶藍,直到停車場的大門口,圭賢親自來接人,並在上車後拿出了二萬塊交給了小昭~
"這?"
"扣掉出場費的錢,剩下的妳拿著吧。"
"出場費只有一萬二,你給我這麼多?"
"不要緊,待會在陳老闆那裡,幫我多擋個幾杯就好了。"
"呵,那當然了。"
 
就這樣,小昭跟著 King哥到另一間聖瑪羅酒店應酬陳老闆。
不難看出 King哥很重視這眼前這位陳老闆,至於生意上有什麼往來?
小昭不會傻得去觸犯客人的忌愇,有時後女人還是要傻一點,才能讓男人不設限~~
 
待在聖瑪羅酒店,陳老闆可以說是派頭十足,手頭相當充闊。看見阿King 進來,彷彿看見財神爺般,神色氣爽,笑容滿面。
 
"阿King,來來來~~我已經在這等你一個鐘頭了。"大手揮擺著要 King 坐在他的旁座,這臉像看到了愛將,吹捧又拍氣的讚呼。
"到寶藍載小昭來,擱了點時間。"圭賢還是不改變他原有的架勢,不多話不高傲,成熟而穩重的應對著
"哇~看樣子小昭妳很有份量哦,可以讓阿King 常把妳帶出來。"
"哪裡,也是 King哥不嫌棄。"
"這麼客套,你們兩不是早應該就..."
"呵~跟你比我還差遠呢。"圭賢既不否認也不默認的帶著玩笑抹過。
 
"哈哈~~中聽中聽!來~今晚可要讓我好好招待你,謝謝你的消息啊,你真行,唉~我真該早點聽你的,少賺了很多呢!"
"其實沒什麼,平常沒事多看些財經方面的資訊,費點心分析,不敢說是穩操勝卷,只能取個百分比,耀哥可要著量點,見好就收~"
"錢哪有嫌少的,不過你這麼提點,不錯,夠坦白我喜歡!來,乾一杯~"
 
這晚,陳老闆非常的開心,推著酒杯拉著阿King一杯過一杯的乾飲,索幸圭賢事先一步知會,才讓小昭很自然的能幫阿King 擋下不少酒。
不過這也讓小昭這一次,是真的帶著七分醉意離開了聖瑪羅。
 
車子開到住所大樓外,圭賢找了個地方停了下來,扶著小昭坐上電梯回到家門前。
"妳的鑰匙呢?"
"嗯?呵~~等等~~"小昭的醉意真的不淺,小巧的面容,灑嬌般洋溢著不失撫媚的笑容,打開手提包胡亂的翻攪著,怎麼也找不著鑰匙的觸感。
"我來吧。"見小昭這副模樣,圭賢不多磨的拿過小昭的包包,找到了鑰匙把門打開。
 
真是不懂得憐香惜玉的圭賢,始終都沒有乾脆的以公主抱將小昭騰架在胸前直接抱到沙發上去...
圭賢還是不變的扶著小昭踉踉蹌蹌走到沙發前,不過就在想把人輕放於沙發上時,小昭突然鬆下身上所有的重力,順手一拉的將圭賢一同傾倒在沙發上。
 
相貼的身軀,和那兩只唇口,靠得好近好近,圭賢這麼的壓在小昭身上,屏息的呼吸瞬間凝結,近距離的相視,彼此都微微的迂出憋在胸口的氣息。
"King~"飄柔的聲線從唇縫裡流出,小昭透著一雙柔情喚散的眼眸,在阿King 猶豫的時刻主動貼上充滿煽情的吻唇。
圭賢沒有抗拒迎和這一吻,輕手擱在柔軟的細腰感受這片柔軟,溫柔的將吻慢慢加深,撫在小腰上的手也隨著相吻開始慢慢的遊移在柔嫩肌膚上 .....
 
(我討厭看到你,你們這些有錢的人不只讓我討厭,更讓我想吐!女人睡過一個又一個,你以為用錢買來的女人會真的愛你嗎?你不嫌髒我都嫌臭啊~)
 
 
乍然腦子裡浮上厲旭的一句話,吻著身下人的圭賢,不干其擾的在一親一吻中慢慢鬆口,疑愣的看著近在身下的小昭,猶豫著也掙扎著該與不該...
 
"嗯?King..."
 
吞一口唇腔裡的唾液,以鼻迂出了一聲無奈的氣息,圭賢有些虧疚的將擱淺在背上的手輕柔的抽回,一愣一愣的站起身子...
不行,圭賢真的做不到,是厲旭的話讓自己覺得醜陋?還是在乎厲旭對他的觀感?
傾刻間,思緒完全是凌亂的,唯一圭賢可以肯定的是,他需要冷靜的想想~~
 
"King,你...怎麼了?"
"妳醉了...好好休息。"這刻圭賢真不知道要怎麼去回應.
"我沒醉,你別走好嗎?"眼看 King哥又踩煞車的逃避著,不想再錯過的小昭,鼓起勇氣拉下臉皮的站起身,從身後一擁牢牢的貼在身後環抱 阿King寬厚的背胸。
 
輕輕牽握小昭的雙手,圭賢轉了個身將人撐離胸前,眉間微微揪鎖面容有些為難...
"King..."小昭再一次鼓起勇氣,迎上身子埋進 King哥的懷裡,吐出懸在咀邊的話"我不知道你怎麼想,可是我...我喜歡你。"
"小昭,你..."
 
"知道嗎?你是第一個讓我願意放縱自己,想讓你送我回家的人,我....."緊緊的貼在這寬厚的胸膛,先不論及是否跟厲旭賭氣,但在這一刻小昭是認真的,她是真的愛上這男人。
"不要這樣,好好睡一覺,醒來也許妳想的會不一樣。"拒絕一個人也一樣的需要勇氣,圭賢掛上溫情的愁容拖出一聲抱歉,雙手沉重的將貼在身前的人兒撐離。
 
"不,我很肯定自己的感覺,我是真的喜歡你。"
 "但是我不肯定。"
"King..."
"我需要冷靜想一下,早點休息,我先走了。"
 
King哥走了,擺下她的雙手,不帶遲疑的離開了...
為什麼?小昭真的想不通,自己送上門端出心意,情慾當前 King哥還是打住腳,依然不為所動?
究竟...King哥在顧慮些什麼?
 
開車離開的圭賢,思緒還是很混亂,然而混亂並非是因為理不清對小昭的情種,而是完全沒想自己會為了一句忽然飄過腦邊的話語,如此不解風情的打住了小昭獻上的柔情?
 
圭賢一路開著車,自嘲地苦笑,雖是苦笑,可在心裡卻是慶幸的,也佩服自己美女當前還能放掉這垂手可得的歡愉?
不過也當真慶幸著,沒想到小昭會對他表出情意,流露真情...
這是圭賢不樂見也吃不消...
或許說,他寧願小昭是為了錢獻身,而不是為了情。
是的,愛情對圭賢來說,這情情愛愛太沉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