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上,厲旭很沉靜的向著車窗看,開車的子瑜姐腦子一路思忖著,拼湊小昭和小旭的各種話語互動,尤其是這關鍵人 king哥...
難道小旭喜歡阿king?
 
"小旭,你..."難耐心中的猜疑,子瑜還是忍不住想了解。
"你對 king哥不會是...有什麼吧?"
"現在沒有了。"
"那...那就是真的有了?"
"我只是...我只是偷偷喜歡他而已...他很正常...根本不會...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你能這麼想就好了,別把自己推進死巷了。"
"我知道。"
"那~King哥知道嗎?"
"他不知道,我跟他沒交集的,你...你不要告訴他。"
"我怎麼告訴他,你忘了我被他封殺了嗎?"
 
沒有再問下去,踏進這一行看盡許許多多歡場的情愛遊戲,對愛情子瑜早已沒了憧憬,聽到厲旭對阿King產生特殊的情種,子瑜可說是懷著很平淡的觀感看待,要說站在親人的立場,無關乎於性別男還是女,都希望小旭選擇的對象可以讓他幸福。
 
然而~真正讓子瑜顧忌的是,始終 King哥還是個很正常的性取向,小旭就算喜歡,也只能是楚在單戀不是嗎?
而單戀,又怎麼能擁有幸福?
 
-------------------------------------
 
離開寶藍後,圭賢並沒有和鍾云,銀赫同行...
開著車來到清吧,走到櫃檯旁那排長長的木製打造的吧檯前,隨意挑了個位靜靜一個人飲酒沉思~
唇縫裡吐出的一道道白煙,隨著起伏的思緒,有的長有的短~
每一次吞吐都參著濃濃的愁悵,揪鎖的兩眉間夾著沉重的無奈...
厲旭的話就像一把細針,留連耳邊,每迴頌一次就在胸口多扎一針。
 
話語反覆的在耳邊縈繞,而畫面也接連的在腦中播放著...
想起小時後的厲旭,想起在寶藍的厠所裡,小旭那害羞又可愛的反應~
伴隨畫面圭賢臉上溢滿甜甜的笑容,這心口很踏實很溫暖。
 
可在想起了厲旭用那雙冰冷,漠視,不屑,鄙視的眼神在看他時,所有甜甜的滋味全都一轟而散,心口也...無法抵擋那隨風飄進的一股寒意~
 
(厲旭...)已不知在喉間黯然無聲的吐了多少次,矛盾的是,吐得出名字卻吐不出其他的話語。
十幾年來的空白,這偶然的重遇,厲旭還能是厲旭嗎?
圭賢又喝了一杯,這酒和此刻的心情一樣的苦澀,再迂出長長的一道煙,這無奈~。
 
凌晨2點半........
清吧服務生客氣的拿著帳單,告知打烊的時間點,圭賢將桌前杯底所剩的酒飲乾,提上夾在手指上的煙,再吸一口後將煙熄滅,走到櫃檯付完錢,拖著孤單的身影離開了清吧。
 
半夜,行駛在寂靜的道路上,圭賢突然覺得這一夜好靜,靜得讓他感到無助.空洞...
想著因為工作的環境,長年遊走在黑夜裡,從來就沒留意夜晚是這般的孤寂,十年來忙碌的賺錢,也似乎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感受孤單。
 
(厲旭。)再一次圭賢輕吐名字憶著面容,那笑容...好溫暖...
僅管十年的空白,厲旭的笑容依舊踏實的刻在腦海中。
(小旭...厲旭...)不自覺的,圭賢內心有著渴望,渴望能從小旭身上找回厲旭的影子。
可笑嗎?這是同一個人...
 
浮起的思念,讓圭賢不知不覺不由自主的開回到寶藍。
圭賢僅僅停在停車場的大門口,遠遠看進那座大廳,是賭物思人還是想再看看厲旭?
 
車子還是開進去了,關上車門按上手中車鑰匙上的自動反鎖鍵。
如同找不到一個解釋為何買下外套的,這回也一樣的找不到一個解釋為何再到寶藍消費。
 
”king哥?”佇在一樓大廳櫃檯前,看見熟悉的面孔二度蒞臨,言副理小頓愣了一下,有些反應不及的速速上前招呼~”king哥,你...”
”就我一個,幫我按排C區。”
”哦,好...好的~”
 
走上二樓廳口到越過C區小吧檯,圭賢的目光都在掃著厲旭的身影。
厲旭呢?到包廂去服務了嗎?
不疑有他,圭賢順著少爺強仁的腳步,走進言副理為他安排的203號房。
 
不是沒遇過一天來二次的客人,不過這對 king哥來說,是從來沒有過的事,C區少爺們個個都擺著疑愣的雙眼,彼此間心有所譜,一萬塊就只為了問小旭名字跟年紀?
這讓大家都不難連想得到 King哥這趟是為了小旭而來...
 
不過對其他人就不這麼想了,前去接應的林經理還狀況外的向 king告知小昭已經離開
” King哥,要叫小昭回來嗎?”
”不用。”
”那...現在要找哪位大班?”
”都不用,把我的寄酒送過來就好。”
”哦,好的。”林經理沒有多磨蹭的退開廂房,簡單的交代一聲後,king哥就交給了C區少爺去服務了。
 
隨著少爺們輪流把酒,小菜,毛巾,冰塊的送進來,圭賢那雙殷切的眼眸,漸漸的變得黯然~
他知道小旭不會進來了...
想起幾個月前,在三樓的舞廳廣場時,小旭還會時不時的盯著他看,每每被他發現時,小旭都會害羞的把臉撇開...想到這,圭賢還是一樣的探不出一個所以,小旭的轉變究竟為什麼呢?
耐不住心頭的疑惑,圭賢按了服務鈴~很快的,小海敲了二聲門走進來
 
”King哥,請問需要什麼?”
”能不能換小旭來一趟?”
”小旭他先回家了耶~”
”回家?為什麼?”
”呃...”小海猶豫著,不知道這要是照實說妥不妥當。
 
見少爺猶豫著,圭賢很習慣性的摸了摸褲袋拿出皮夾,打開一瞧才想起剛才在清吧已經用了一千塊,就剩這一千...不知夠不夠誠意...
 
”不用啦,我不是在等你的小費,我只是在考慮要不要告訴你。”在圭賢打開皮夾時,小海挑眼偷瞄了一下,其實要沒記錯的話,稍早 King哥皮夾裡的錢早已經被小旭快炸乾了。
”嗯?小旭怎麼了嗎?”
”他剛剛被客人打了。”
”被打?!為什麼?”
”他翻倒熱湯把客人燙傷了,客人很生氣就打他一頓了。”
 
聽聞這訊息,圭賢不只是打愣那雙眼,這心口比起小旭對他說的話更來得痛。
”所以他受了傷先回家是嗎?”嚥下心口帶上的苦澀,圭賢擔心著想知道小旭傷得重不重
”嗯,是啊。”
”可以告訴我他住哪嗎?”
”呃~這我真的不知道了,不過你可以去問問子瑜大班哦。”
”子瑜?”
”是啊~她每天都載小旭來上班的。”
”你可以...幫我問問嗎?”
”這樣~那好吧,我去幫你問問看。”
”謝謝。”
 
等了好一會,總算再看見少爺進門,掛心等著消息的圭賢,這深遂的眼瞳目不轉睛的直盯小海,等著他來告訴他...
”不好意思 King哥,子瑜大班說...如果你想知道的話,要你親自去問她才考慮要不要告訴你。”
聽見少爺傳回來的話語,圭賢的眼眸裡閃過一絲心虛,也拖出了落漠的神情。
圭賢心裡是有數的,能理解子瑜的回應,到底曾經為了喜兒不顧情面的封殺子瑜的班。
 
”對不起 King哥,幫不了你~”
”沒什麼,麻煩了。”
”那,我先出去了。”
”等等...”
”啊?還有其他問題嗎?”
 
”你知道子瑜跟小旭是什麼關係嗎?”
”我不是很清楚耶,不過子瑜大班每天都會載小旭來上班,也許是什麼親戚吧~”
"那...小旭...傷得重嗎?"
"還好啦,都是拳腳傷,沒什麼大礙。"
”哦,沒事了~謝謝你。”聽著雖然還是免不了心疼,但也無法急於一時或做些什麼。
 
看著 king哥沒事要問小海識相的默默退出包廂,就讓 king哥安靜一下吧。
關上包廂門,小海覺得,其實 king哥為人挺好的,出手不止闊氣也沒有大枷那種令人討厭的跩樣,尤其是對他們少爺的態度,比起小姐,真是優待多了!
 
隔著一煽門的廂房裡,圭賢的心情很複雜,這酒喝得不只是苦也加多了一份酸,該怎麼來理理這複雜的心境?
世界很大,可人與人之間,卻如此渺小...
沒想到十年來想要找的厲旭會和子瑜大班如此親近,而自己卻活生生打斷了這條路。
好諷刺的,圭賢苦笑地嘆出那一聲惋惜,是活該還是緣份來捉弄?
也許...二年前沒有封殺子瑜的話,早就已經能找到厲旭了是不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