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後的晚上,正逢厲旭的公休日~
待在房裡打開衣櫃,搭配挑選著自己滿意的服裝...
衣服穿好了,耳環也載上了,再弄了一頭微捲的髮型,打算出門逛逛街獨自看場電影的厲旭,心情是愉快的。
 
走下樓梯時,就看廚房那口的方桌擺上豐盛的菜餚...
(有人要來搭門子嗎?)平常就只有他和惠姨二人在吃飯,厲旭直覺想法不外乎將會有其他人來一同共餐,但會是誰呢?
不是例假日,若雨應該不在...難道子瑜姐和烔植今天也放假了嗎?
 
"打扮得這麼漂亮,你要出去嗎?"
"放假嘛,就...出去逛逛,看場電影吧~"咀邊回應著,見惠姨又端出一盤炒好的菜,厲旭順口問了聲"準備了這麼多菜,有人要來嗎?"
"是啊,要是餓了你就先吃吧。"
"那怎麼行,客人來了多失禮。"說完這句,惠姨沒有接下話,似乎在等著誰來?
不知道為什麼,厲旭總覺得哪邊不對勁,好像有什麼事要宣佈一樣。
 
一會,門口駛來了一輛車,站在餐桌旁厲旭轉頭向外頭看去(子瑜姐的車?)
子瑜姐在他放假時出現是很意外,不過讓厲旭更意外的是隨後跟著下車的若雨。
若雨為什麼會在?又為什麼跟著子瑜姐來?
 
"若雨?妳...這個時後妳不是應該在宿舍嗎?"滿滿的好奇塞進腦,厲旭真是不得不糊塗了。
 
一進門若雨摸著鼻子一溜煙的溜到廚房找親媽,子瑜的眼神也不大對,尤其是惠姨和藹的面容上掛著他最常見的眼神,那抹在每次坦護烔植就會看見的眼神~
至於烔植....厲旭就懶得看了,就算天塌下來那小子還是那副吊啷噹樣,看了就想多揍一拳。
 
吃著這頓飯,默看每個人的表情,那個心虛.....
厲旭可以說是吃盡一肚子問號,遲遲忍著不問就想等看這幾個究竟在搞些什麼!
 
"。。。。。。。。。。。。。。。。。。。。。。。。。。。。。。。。。。"
"。。。。。。。。。。。。。。。。。。。。。。。。。。。。。"
"。。。。。。。。。。。。。。。。。。。。"
 
啪一聲!
在聽完子瑜和惠姨的說詞,無法理解也不敢置信的厲旭,毫不掩飾的直洩那股怒,將手中的筷子大大力的往桌上拍了一聲,帶著斥責的口氣說
"你們有沒有搞錯,真是太離譜了!"掃過在坐每個人,厲旭烙下很簡短的一聲罵,是真生氣著,氣到不想再多說一句,頂開椅子抓走擱在一邊的側背包掛上就走出去了。
 
"小植~"看著厲旭氣沖沖的走出門,子瑜沒有追上去的意思,僅僅只對著身邊的小弟使了個眼色,要烔植跟上去,怎麼說都是年紀相仿的大男孩,在溝通上也會好一些,就算說服不了,也能了解一下厲旭的想法。
 
 
沿路走著,踩足氣憤的腳步,其實厲旭也不知道要走去哪,腦子根本沒有多餘的心思給這雙腳下指令。
雖然不知道要走到哪去,不過瞥看地上跟在後頭射出的影子,厲旭這是愈看愈不爽,煞住腳步轉身一抓~"你跟夠了沒有,再跟著我信不信我揍你!"掛滿團團怒火,厲旭提手握拳的單手勒起烔植的衣領斥出一聲警告。
 
"你以為我想啊,現在可是花我的時間來讓你發洩情緒耶!"套用厲旭的慣語,對動不動就要說要揍他的厲旭,烔植可是一點都沒在怕的,因為.....被勒了那麼多次也不見厲旭真的把拳頭揍過來。
 
厲旭確實沒有想揍他的衝動,跩下雙手插著腰喘出一道長長的氣息,這口氣不好受,沒想到辛苦賺錢供若雨讀書,卻傳來若雨私自休學的消息,更沒想到自己還是最後一個才知道!
 
休學也就算了,還執意要踏進這一行跟著子瑜姐?不只荒繆,更是荒唐!
而更教厲旭不敢置信的是,惠姨竟然...竟然沒反對?
這.....這真是太離譜了!
感覺這腦子脹得就快爆開一樣,厲旭一會嘆一會遙頭,臉上一再嗤之以鼻的嘆出氣。
 
"算了啦,惠姨都沒說什麼了是不是~"把手插著兩邊褲袋,烔植擺得一副悠閒,不是不知道厲旭在生氣什麼,可事實上,做親媽的都不介意不是嗎?
"惠姨沒反對,難道就由著她?"
"讓你阻止了又怎麼樣?尊重你才通知你一聲,她真要做的話瞞著你都行啊!"在這件事上,烔植完全是不以為然的想法,要說是因為置身在外所以才能看得坦蕩嗎?
 
"呵!她要是真這麼做,都不要叫我哥~我也不認她是我妹!"一時一刻就要自己聽服烔植的說詞,厲旭是堅持也是固執的掛著滿滿不諒解。
"你別這麼老土了,惠姨都還比你看得開呢~要知道若雨跟你一樣都是這樣長大的,這個環境難道她還會少看了嗎?放心啦~你看我姐就知道了啊,她不也好好的?"烔植先是嗤出一聲嘆,嘆笑厲旭身處在這三教九流的環境,腦筋竟然如此死板。
 
"你懂什麼,你知道你姐吞了多少苦水嗎?惠姨怎麼熬過來的你又看了多少?"
"就是這樣你就更要讓若雨跟著我姐啊,好歹有我姐看著她嘛~要不你想,惠姨怎麼會放心呢?對不對~"把話說完,烔植瞥了個冷眼遙遙頭
"你..."烔植這麼一句又一句的堵回來,堵得厲旭啞了口,挑不出一句更合理的堅持把話頂回
"我什麼,難道我說的不對嗎?"
"我不想聽你說,你給我閉咀!"不否認烔植確實說的有道理,不過看著這張一再甩冷眼給他的臉,厲旭還是很想一拳揍過去的讓這咀臉立刻消失
 
"你啊~沒話反搏的時後就只會人家閉咀。"
"你再說我真的會揍你!"
"不讓我說,不說就是了~你自己好好想吧。"
 
最後,厲旭把烔植趕了回去,自己一個人在街上遊走,還能去反對些什麼嗎?當媽的都接受了,自己又算什麼?不過是掛名的哥哥罷了~
總是看著子瑜姐帶著這些小姐,忍著脾氣的去包容小姐各種狀況,不僅要看客人的臉色,還得吃上大班存心壓榨的虧,厲旭真心不希望若雨將來也步上後塵,感受同樣的苦楚。
然而~烔植的話也不是沒道理,管不了勸不動的,也只能欣然接受是嗎?
 
理清這認知,也緩了那情緒,回到家後,厲旭沒有吭聲,連著隔天準備上班時,也沒有下來吃飯,只等子瑜姐來時直接上車。
生氣嗎?怎麼會不生氣,可是要自己去生惠姨的氣嗎?到底是親生的女兒,又豈會少了無奈?
若雨並沒有回家裡住,也許是因為怕他生氣,躲在子瑜家暫住了。
厲旭也沒有表示什麼,就算阻止不了,也要讓若雨知道他不讚成也不滿意這個抉擇.。
 
車上,很靜~知道厲旭還在氣頭上,識相的烔植很安份的坐在後座沒有任何吭聲。
不過在開上了一半路程後,子瑜忍不住還是說了~
"對不起,不是存心瞞你,但我勸不了。"
"我沒生你的氣,若雨跟我一塊長大,她的脾氣我很清楚。"
"你的心情我很明白,看看後面那小子,你就會慶幸一點了。"
 
"姐,幹嘛扯到我身上來啊~"
"你還說!我還沒找你算帳,若雨一定是被你帶壞了。"側個頭甩一眼,厲旭沒好氣的說
"喂~你別冤妄我,若雨比我還屌呢,我還沒做組頭的時後,她就已經會利用下課時間到KTV打工了,只是你們不知道而已。"
"該死的,你現在才告訴我,是不是想我揍你!"側身轉向後頭,厲旭習慣性的又亮出拳頭。
"我可是幫你看著她耶,要是跟你說了,若雨就什麼也不會讓我知道了,還不感激我。"
"好了啦~你們倆別吵了,現在說這些都沒用。"
 
子瑜姐一放話,兩人還是不變的乖乖歇口,厲旭縮回身子,又一聲嘆的朝窗外看。
有時後,厲旭真的很佩服子瑜姐的能耐,不管對上多少事,總能雲淡風輕的看淡一切,就算是心情不好,酒喝一喝發洩完,隔天~又是一條好漢!
其實自己也不算差了,衣服洗一洗也是一身輕。只不過在釋懷的過程和速度,相較之下真是自嘆不如。
 
帶著這悶氣,今晚這個班上厲旭突然覺得時間好長~
也好不容易的,總算熬到逼近下班的時間!
凌晨4點40分.....大伙又到準備收尾工作,而厲旭再度分配到小姐休息室整理,這門推進~
僅僅只有三位小姐在裡頭,三位裡包括了小昭...
厲旭心裡有著OS,悶到爆的心情,不想看見的人卻偏偏在眼前礙眼。
 
算了~趕快收一收閃人吧!
 
淡淡的掃了一眼,厲旭沒有什麼想法,阿King 跟小昭有沒有什麼對他來說已經是沾不到邊的關係了。
默默安份低頭做著自己該做的事,至於耳邊那三人說著什麼話,厲旭懶得去聽也不屑於要去了解些什麼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