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旭?)出現在眼前的人,圭賢頃刻把頭抬,愣看那雙冰冷,小旭僅僅只停了二秒就徹開目光,轉身離開了。

”嗯?”背對厲旭的小昭,並不知道圭賢為何而擱下了吻,輕柔的迂出一聲問,主動再把吻貼上,不讓好不容易才昇華的情愫輕易退散。
 
感受唇上的柔軟,被小旭這麼一攪,打斷的興致,圭賢沒有再回應了...撐著小昭的細肩,把人撐離胸前,淡淡的一句~”先下去吧,這...不方便...”
不疑有他,小昭不再強求的捥著圭賢,直下大廳,坐回車上。
 
 
行駛的路上,不管坐在旁座的小昭說些什麼,圭賢根本沒聽進去,腦子裡一直浮現剛才小旭看著他的眼神...
(冰冷的眼神...是失望是不屑的...)為什麼?
為什麼小旭對他會撇下這個眼神?
不過真正讓圭賢感到困擾的是這對冰冷為什麼自己看著會揪心?
 
一路留意 King哥的眼神,他在想些什麼?是在猶豫和她要不要進一步發展嗎?
小昭單方面的猜想著 King哥腦子裡的想法...
 
車子停下來了,沒有熄火的車子,King哥似乎沒打算下車?
”King哥?”
”到了,早點休息...”
”不上去坐會嗎?”
 
美女當前投懷送抱,哪個男人不沾上一把?
可此刻圭賢當真沒這份閒情,不解風情也罷...
轉過頭看著小昭,圭賢小頓了一下後,輕輕以鼻迂出小小一道氣息,淡然的回了一句
”下次吧。”
”嗯,那...我先上去了~”小昭有些失望的降下了目光,掛上小提包,披著落漠的眼眸準備下車時,圭賢伸手捥住小昭的左手臂...
”嗯?”
 
短促的停頓了一下,小昭一再敗露情意,圭賢又怎麼會看不出感受不到,三個月十八次把人帶出場,要說沒有感覺嗎?
看著小昭失望的眼神,圭賢心有份疼,慢慢露出溫暖而有情的微笑,也把臉慢慢的湊近,帶著柔情貼上小昭那張粉嫩的雙唇。
輕點的一吻,小昭的面容有著驚訝,沒想過King哥會主動吻了她,壓著內心的喜悅,擺著一臉羞澀,小昭情意難却的低下頭...
 
圭賢再次微笑著,比起剛才更多出了一分情絲,在內心上,不否認被小昭嬌羞的反應勾出了情意,沒有任何抗拒或猶豫的,圭賢再次貼回柔軟的雙唇,沿續這一吻...
圭賢小探舌尖,滋潤這抹乾澀的唇瓣,感受淡淡的甘甜滋味。
 
能感覺阿king 吻得很保守,遲遲沒有伸入舌根來吸取唇裡的美好,希望能把吻帶得更深的小昭,小露舌尖的要溜進唇口時,阿king 卻在這時鬆了口,把咀停留在唇邊,沒有再吻上的說了一句
”我該走了,過幾天再去寶藍找妳。”
”嗯...拜...”點到為止的親吻,小昭心裡又一聲輕嘆,勾人反被勾?呵~
 
看著人下車後,圭賢沒有馬上把車開走,待在車上對小昭輕輕點了頭,微微扯動咀角,留下了一個淡然的微笑。
小昭沒什麼好拖磨的,乖乖走進住所的大樓,這腳步踩得納悶,想不通 King哥在顧忌些什麼,她都做成這樣了,這口吻也勾出了 king的情動~為什麼又止住了呢?
 
還能有什麼想法,只能說 King哥真的很矜持...
不過在小昭的認知上,認為 king哥也許是因為不希望在她帶著醉意下,和她發生更進一步的關係,才打住萌生的情動吧...而這樣的認為也讓小昭加深了對 king哥人品上的肯定。
心底,小昭告訴自己,這男人~她要定了!
 
-----------------------------------
 
走到隔壁間包廂藏身的厲旭,背靠在牆壁上等著隔牆外的二個人離開,隱約聽見 King哥說了一句
(先下去吧...這不方便...)
這刻...厲旭的內心好複雜,也好氣 King哥為什麼要讓他再看見他!
明明已經不覺得痛了,為什麼又來了...
 
做完一切收尾工作,正準備到更衣室換下制服,怎麼也沒想到會看見這畫面。
出場了十八次,該發生的難道還會少了這個吻嗎?
僅管逼著自己滅了感覺,但是看見這一幕,厲旭還是慌了眼痛著心,不想多敗露,趕緊地打住瞬間湧上的酸澀,瞥下目光果斷的跨出腳叫自己走遠一點,別再看下去~
 
”咦,怎麼沒看見小旭?”強仁說
”是啊,他人呢,不是看見他先走上來了嗎,跑哪去了~”小海說
”大概去厠所了吧!”晟晟說
”他會不會是看見 King哥跟小昭就跑去躲起來了啦”八掛慣的童仔,馬上就連想到才剛走下樓的 King哥跟小昭
 
”看到就看到啊,幹嘛要躲...”晟晟說
”廢話,小昭老為了小旭針對咱少爺,要我也躲著了~”小海說
”喂~別亂說,讓小旭聽見了不好。”強仁說
”小旭。”大伙聊著同時,向著門口方向的晟晟,看見厲旭正巧回到更衣室來,這一聲也讓大伙停了口,個個轉頭看向站在門邊的厲旭
 
”呃~小旭,我沒有怪你的意思哦~”唯恐產生無謂的心結,小海趕緊的補上一句
”我知道...”
”坦白說,小旭你根本不需要避開什麼的,怎麼說都是 King哥高興想給你多少就多少啊~小昭要是有本事,又何必吃味呢!”說著這話,小海是懷著想鼓勵小旭的口語。
 
其實,幾個月來的相處,小旭屢次留意 King哥的眼神,總會不小心的落入同事們的眼中,然而~怎麼說小旭對King哥產生的情絲,是在常裡之外的界線,這份猜疑對同在一區的少爺之間,不過心照不宣的擱在心裡想罷了。
 
”小海,King哥不過是一個客人,少了他我們的小費不會有太多的落差,可是小姐咱天天都遇得上,要是得罪了,就不只是少一個客人了。”正視著問題,厲旭說得很真相,到底這是再現實不過的層面,得罪小姐如同得罪客人。
 
”呵~小旭說得對!義氣用事對咱沒好處的,讓你爭了一口氣又怎樣,跟錢過不去啊~”如此顧全大局的話語,強仁忍不住順手搭上小旭的肩膀,順這話再湊一句。
”說的也是啦...”小海怎麼會不知道呢,既然小旭看得清,身為旁人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不過我說小旭啊~咱大家可是工作上的伙伴,要是真有什麼的儘管說,我們一定站在你這邊。”雖然幫不上什麼忙,小海還是端出同事愛加贈一句。
 
”是啊,我們一定挺你的。”強仁不落後的補上,說到相挺怎麼能少了最有力的組長呢
”知道啦,我沒事,你們不要亂猜想了。”場面突然感性了起來,感受這冷冷的心瞬間暖了起來,厲旭心裡真的安慰。
”沒事就好囉,快換衣服吧,待會大家一塊去吃早餐吧!”
”唷,組長你要請客嗎?”
”組長...這個時後才知道把稱呼掛上來啊~”
”哈~要是你天天請吃早餐的話,我天天叫你強仁哥都行啊~”
 
 
耳邊縈繞著歇後語一聲聲,厲旭深呼一口氣吐出內心的不快,抿抿咀,亮起頑強的眸子,其實想想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事。
(不就是...親咀嘛...關自己什麼事呢...又不是我什麼人,我...我在意那做什麼,男人嘛~再找就有了...呃呃...男人?該死的,幹嘛一定是男人...說不定哪天我也愛上了女人呢?算了,就這樣吧!)
苦笑著臉,厲旭在心裡對自己說了好多話,試著看淡...也試著放下。
 
 
”小旭,子瑜姐在樓下跟小莊大班吵起來了!”還沒看見的人影,走廊上就已經傳來包子的呼聲,厲旭立即收腦,匆匆的套上衣,掛上側背包,趕緊的速速下樓一探究竟。
 
來到二樓廳口,耳邊清楚的可以聽見子瑜姐和小莊在吵些什麼~
 
”言經理,話我不想說得太明,今天你最好給我一個解釋!”
”算了啦,子瑜~”
”什麼算了?我人明明在公司,客人卻說我不在?擺明是有人扯我後腿~你要我算了?”
”妳這話什麼意思,現在是在說我暗槓客人嗎?”怒目對峙著,雙手抱胸的小莊大班,在聽著這番話,馬上打開雙臂激動的要子瑜為這話解釋清楚。
 
”有沒有妳自己心裡很清楚!”子瑜毫不畏懼的站在原地,不動身也不退步。
”沒人扯你後腿,客人確實指名要找小莊。”一旁排解的言副理跨一步擋著迎向前的小莊,而後插上一句看似公道話,希望子瑜能理智看待。
”呵~現在是唱一個調嗎?連你都站在她那裡?”
”子瑜,大家認識這麼久了,難道你認為我會偏心嗎?要知道公司是看業績的...”
 
業績!總算把現實的一面給端出口了,子瑜掙皺著眼眉,這話聽得心寒,說到底還是業績在做人,據理力爭在業績當前,可笑這徒勞無功的請訴。
 
”你得了吧言副理,說這麼多有什麼用,她肯服你才有鬼呢~”擺著三七步的姿態,小莊向著言副理,瞥給子瑜一個不屑眼神。
”小莊,你就少說一句吧。”憋口悶鼻的嘆出氣息,言副理沒氣的撇下一眼無奈
”幹嘛要我閉咀,她這是擺明把帳賴在我身上~”敵對當前,小莊這是一個弱字也不讓
”無風不起浪,平常你吃過河我已經忍妳了,現在還拆我的台?”挑出隱忍許久的事端,子瑜尚且還用著平穩的怒聲怒語質問這眼前這位死對頭。
 
”說話放尊重點,大家各憑本事,何來拆台?要不滿意的話,怎麼不直接找江sir?”
”都說拆台了,我還有得找嗎?”
”呵~那就怪自己沒本事~連個客人都抓不住~怪不得阿king 要封殺妳呢!”逄著話語挫挫子瑜的銳氣,小莊這是存心的挑臖,深知在 King哥的事件上,對子瑜在寶藍來說不只失去份量,更沒了面子。
 
"幹嘛,現在King哥捧你的小昭就跩了,老娘我不屑,就不要有一天換他來求我。"聽著話語,子瑜甩了一記不屑眼神嗤呵一聲。
想在傷口灑盬,可不知傷口早已瘀合,哪怕是匹死馬,也要爭一時口快的死撐面子。
 
"呵~~別讓我笑了妳,要是 King哥哪天真的來求妳,我小莊就不在寶藍混!"
"別把話說得這麼滿,難保真有那一天,要是做不到的話,我看妳臉往哪鑽~"
"我敢說得出口就做得到,不過~~這可要有機會才行!"如此得澀的咀臉,讓子瑜看了真是難忍五根手指頭和腳上那雙高根鞋,巴不得立刻揍一拳踹一腳!
 
深深吸了一大口氣,子瑜緩緩地,將心口那團火輕柔的從鼻子迂出,壓下想扁人的感覺,接著掛上冷冷的笑靨說~"只要你不耍賤招,不怕沒機會~”
”我操,什麼賤招啊!”一聲賤招瞬間點燃這把火,小莊像被火燒到般,大聲叫囂著.
”怎麼,敢耍賤還怕人說嗎?”
”尼瑪的,老在這放空砲,有證據儘管拿出來~”
 
眼看著愈吵愈烈,對峙的目光隨著帶出的話語,怒火熊熊!站在裸空樓梯階上的厲旭,無奈的嘆了聲氣,踩快二步的走到櫃檯前將小瑜拉開
”子瑜姐,別說了...”
 
比起子瑜姐,厲旭真心覺得自己的委屈如此渺小,想要在這一行混得久吃得開佔得穩,不只是要有獨到的手捥,還要有強悍的手斷,像子瑜姐這樣堅守人品與原則,只會讓人放狂的啃咬...
是否該為了生存,丟棄初衷,抛開自我,改變自己,甚至.....同流河污?
 
拉著子瑜姐直直走出那大門口,瞄看那張還帶殺的眼神...
厲旭僵著笑臉沒敢笑出聲,而心裡暗自地想~~其實子瑜姐也不是真那麼好欺負嘛,雖然耍不出別人的賤招,但論及耍狠的話,哇~這可真要趕快把人給拉走才行,難保下一秒小莊大班不會躺在地上呢!
 
 
今晚,哦~不...是今早,躺在床上準備瞌上眼的厲旭心還痛嗎?
心還會不會痛?睡醒再說吧...
又或是...等下次再看見 King哥時,再好好研究一下痛的問題了。
就這樣,厲旭垂著沒有焦點的目光,揚起帶有頑強的咀角,慢慢的消耗腦子裡的氧氣~
慢慢的安穩入睡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