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守了一個月後,厲旭和整組少爺移到了B區,顯少來到B區的King哥,厲旭能看見人的機會更少了,每次僅僅只能從耳機裡,聽見對講機傳來 King哥到場的訊息...
 
在這個月裡,厲旭發覺 King哥幾乎都和一位陳老闆一起來,是因為在工作上合作的關係,所以才和陳老闆常來嗎?還是因為想常來看小昭?
當然,厲旭希望 King是為前者而來。
不過...在每一次離開時,厲旭不得不承認 King似乎是為了小昭...
 
耳邊再度傳來 King哥那一桌買出場的小姐名單,每每聽見小昭的名字,難以控制心頭被手掌揪抓的感覺,隨著一次又一次的加深...
僅管如此,當King離場時,待在B區的厲旭還是忍不住為這唯一能看見 King哥的機會跑到二樓小廳外默默的望著...
看見 King的身影,厲旭的臉滿足地笑了~但再看看身邊勾著 King哥手捥的小昭,厲旭的心也痛了...
 
 
這天回家後,厲旭又窩在浴室裡洗衣服,比起上次,這次洗得更多泡得更久。
矛盾?沒有的...厲旭很清楚自己的感覺,從小在這樣的環境長大,對女人早已麻木的他,是知道自己已經被King哥給深深吸引。
其實可以遠遠的看,或是近近的偷偷瞄著~
能看見喜歡的人,感受那心悸跳動的喜悅,厲旭真的已經很滿足了,壓根都沒想要去擁有什麼。
 
然而,沒想到抱著豁達開朗人生觀的自己,却沒能顧算到悲情的一面...
待在這行看盡所有醜陋的一面,厲旭又豈會少了認知?
如同那天在飯桌上的話題,別人碰過的他一樣也不喜歡,更何況~相信King哥絕對不只和一位小姐有過關係。
 
看著King哥一次又一次的把小昭買出場,承受心頭一陣陣狡痛,對向來開朗的厲旭來說,恨死自己為什麼要有這種感覺...
漸漸的厲旭有著厭惡,也愈來愈討厭看見King哥,甚至是組長要他端送東西去King哥那一桌時,厲旭總是能推就推,不能推就低著頭默默送上東西,再也不多看一眼。
  
而圭賢呢?不難留意到小旭的眼神,不再對他流出那一絲感情,該慶幸嗎?
幾次漠視的面容,圭賢真是端不出一個所以。
究竟這個男孩在想些什麼?還是對他有什麼誤會?
又或是~~~在生氣?
氣什麼呢?
 
不過,到底是愫昩平生,互不相識~圭賢既沒立場也不好意思去探索些什麼原因。
隨著厲旭相對的避開,心思多半放在私人工作上的圭賢,也順其自然慢慢的遺忘了。
 
二個月過去,耳邊再傳來小昭被買出場的聲音時,厲旭能感覺心頭不再有被手揪抓的痛了!
 
遺憾嗎?有的...到底這是自己第一次嚐到喜歡一個人的感覺,雖然是個男人...
黯然的逼著自己滅掉這個感覺,還能不能再有?還可以再遇上讓自己心動的人嗎?
如此割捨,厲旭不想也不捨...但也沒有更好的方法了不是嗎?
 
 
近三個月以來,只要圭賢來到寶藍,都不例外的帶小昭出場。
如此頻繁的往來,圭賢動心了嗎?
在風夜場所的情場上,有二種活該。
一種,跟小姐玩真的,另一種,就是對客人認真了!
 
不否認小昭給了圭賢很舒服的感覺,不過身為經紀人,周圍又怎會少了女人,其實圭賢要的只是一個不需要負責任的伴侶。
難道真愛不好嗎?
對心思幾乎都在工作上的他來說,情情愛愛太浪費時間,像這樣花錢把人買出場,哪怕是虛情假意都是你情我願,當感覺退散時,也不需要交代什麼。
 
被圭賢帶出場的小昭,在17次裡,大都是靜靜的伴在身邊,和 King哥所交涉的大老闆應酬飯局或是賭局~
但也有幾次只是單純的去清吧喝喝小酒,吃吃小菜~
以小昭被帶出場的頻繁次數,在很多人都以為會發生的關係,King哥卻連一根毛也沒碰過她?
  
對這點定力小昭很欣賞,不過也想了解 King哥到底對她存著什麼樣的感覺...
其實以 King哥潚灑俊俏充滿貴族的氣質外型,早已深深吸引了小昭,再加上有錢又有事業,如此完美的男人,更加深小昭想征服這個男人的慾望和野心!
小昭很清楚,對King哥不能操之過急,畢竟一個不習慣讓人知道自己名字的人,相對的也不輕易的讓別人來了解他。
難道真的只能靜靜的守著?等著他來主動嗎?
  
在這種浮華的風夜場所,歌舞魅影誰與爭峰~
等待?等著別人來搶走自己的風采?還是等著自己慢慢的被取代?
坐在 King哥的身旁,小昭靜靜的思想著,鄙視這無謂的等待,那是愚者的做法。
 
不過究竟要怎麼做,才能媚惑 King哥?逼出他的慾念,好讓他對自己產生情愫呢?
女人的武器是什麼?就算沒人教電影也有得看,可又有幾人可以冷靜的做得完美?
小昭淡淡的笑了,一抹嫵媚的笑顏,垂落的眼簾裡藏著滿滿的自信。
 
第十八次被帶出場,跟著圭賢和陳老闆到舞廳,這晚小昭以酒討好連月來圭賢最常接觸的陳老闆,表面上給了 King哥十足的面子,事實上是藉由這把酒將自己灌醉~
真是把自己灌醉嗎?接連的一杯過一杯,無非是要讓 King哥知道她喝了不少酒...
 
站在代客泊車旁,看似靠著意志力穩住身子站在 King哥身邊,直到陳老闆駕著名車離開後,小昭馬上呈現無力狀態...
”妳沒事吧?”圭賢體貼的騰出雙臂扶著小昭
”頭有點暈...”即使一身無力滿臉疲憊的模樣,小昭仍不忘流露那甜甜的微笑,帶出輕柔的聲線。
”妳今天喝很多...怎麼了?”
 
依舊呈著甜美的笑容,小昭透出那嫵媚的眼眉,有著一絲羞澀一絲情却,唇邊有著想說又少了份衝動說的話語。
這時泊車小弟將圭賢的車子開到了店門口...
 
”車來了,先上車再說吧~”撐扶著,圭賢將小昭輕手的扶到副駕駛座上後關上門,給了泊車小弟小費後,坐上駕駛座,留心的看了一眼小昭後才踩上油門開離舞廳。
 
路上,圭賢沒有什麼想法,單純的朝著寶藍方向行駛
”King...”
”嗯?”
”你知道嗎?今天是我生日。”吐著柔弱的氣息,帶著微微的笑氣說出,小昭的笑容還是不退那抹柔情。
”什麼?你...你生日?”薄弱聲語在駕車的風速下,圭賢沒能聽得清晰,再一聲確認的問。
”我好開心...”
”怎不早說,好給你買個禮物...”
”有你陪我一起過,就是最好的禮物了...”
”妳歇會,我先載妳回公司換衣服。”
 
圭賢開回到寶藍,將車駛到正門口停了下來~
”我在樓下等妳。”
”嗯...”
 
是故意的嗎?在打開車門從車內站出來時,小昭看似重心不穩的撐住車門,擺著遙遙欲墜般的身子,逼得圭賢將車熄火連忙下車走到身邊扶上一把。
”可以嗎?”
”呵...不可以的話你肯扶我上去嗎?”
 
圭賢並沒有多猶豫,怎麼說都是一個女子,也到底是為了陪他應酬陳老闆才喝成這樣,更何況今天還是小昭的生日,在情在理圭賢都沒有避忌的想法,因為這是男人最基本的風度,把人安全送回到家也是應該有的責任。
就這樣,圭賢扶著小昭踏進大廳,此刻已是逼近五點準備要下班的時後,大廳有一半的燈飾已經打暗,員工們都各自忙著收尾的工作,僅僅只有少部份的人看見King哥扶著小昭進來,當然也不忘的招呼一聲,沒有太多的拘禮。
 
來到四樓的更衣室,小昭拉著King哥要他一起進去,不過圭賢拒絕了,不失溫柔的抽回雙手關上那煽門,讓小昭獨留在更衣室裡,而自己站在門外等。
 
盯著那煽門,眼神盡是不服氣,沒想到 King哥會如此不解風情。
不服氣的小昭鼓著臉夾換回輕便的衣服,腦子裡沒放棄的動著腦筋,不相信推不動這座冰山,小昭握著手把暗自思忖了一會後,將門打開...
 
”小心!”一出更衣室,小昭即便又是一個身往圭賢懷裡倒,圭賢下意識的打開雙臂,沒讓小昭跌落地上。
 
放軟柔弱的身子,小昭小鳥依人的窩縮在圭賢的懷裡,掛著沉醉透出喚散的嫵媚柔情,輕呢一聲”King~”
輕摟懷裡的小昭,深遂的眼瞳完全被這張惹人憐的雙眸勾出了情動~
圭賢沒有吭聲,靜靜的等著小昭想說些什麼或做什麼...
 
貼近的距離溢出絲絲情意,小昭一愣一愣慢慢的貼上一吻,圭賢沒有立即的回吻,似乎還在猶豫...
”我的口紅是粉沫質的,你不喜歡的話...很容易擦掉它的...”停在唇邊,小昭說著相同的話語,引著King哥來回應
”呵...”圭賢笑了,帶著潚灑的淡然一笑,甩開猶豫落下那抹紅唇...親一下吻一口,圭賢並沒有探入舌根加深這個吻,而小昭也沒有過火,乖巧的迎和...
 
輕點式的吻唇在親上了幾口後,圭賢慢慢停下來了,疑愣的挑起迷醉的眼簾,感覺附近有雙冷冷的目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