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翻酒的意外之後,為防止再有同樣的事端,但又希望能藉由小旭得到 king哥給他的優厚小費,強仁總會特別叮嚀著,要厲旭盡量避開小昭。
對這再三交代的話語,反而讓厲旭做起事來更加絆手絆腳,像躲著人似的,既不敢碰到他,也不敢正眼看他...
 
對厲旭來說,並不是怕小昭什麼,只不過不想因為個人造成同事們的困擾,畢竟少爺在這個行業裡,可以說是吃盡所有人的臉色,得罪小姐只會惹來小姐暗藏少爺的小費,又或者假意替客人著想,讓客人要掏出錢的時後把錢攔下...
 
為此,厲旭只敢用余光感受 King哥的存在,或是遠遠的望著身影...僅管如此,厲旭還是很珍惜也很期待,期待這每個星期的七天裡,都會出現一次的 Kine哥...
 
等了幾天,再次盼見King哥來了,聽著從大廳領枱從對講機傳來的呼聲,厲旭心裡都會唸著,希望King哥今天可以再到三樓舞廳來。
 
彷彿聽見自己心中的呼喊,阿King真的上三樓了!
揚起咀角,厲旭隱隱的露出那一絲笑容,今天~又可以看見他了。
 
三樓有客到~少爺慣例的必須從小吧枱出來到樓梯口接應客人...
站在樓梯口,等著即將走上來的身影,雖然滿心期待,但想起待會可能會和自己心裡喜歡的人對上眼,這臉就不自覺的發燙,羞澀的心讓厲旭心裡又是一陣小鹿亂撞的好緊張~
 
唉~不行,真的不行...心悸直亂竄的感覺讓厲旭難以消受,索幸對站在身邊的強仁隨口說了句
"阿仁,我去個厠所。"
"現在去啊?客人就要上來了耶。"
"我...我憋不住了啦!"不等強仁應聲,厲旭拔腿就往男厠走去。
 
站在小便池前,厲旭鬆下僵硬的肩膀,吐出長長一道氣...
(該死的,來就來,我到底在怕什麼!)有時厲旭很氣自己沒用的膽子,不就是喜歡嘛,反正 King哥又不知道,有什麼好怕的。
 
是呢,有什麼好怕的,可是人的身體反應怎能鬥得過大腦作祟,看到喜歡的人,體內的腎上腺素就不斷的往上飊,沸騰的血液逼著胸口噗咚噗咚的跳,愈是想滅掉它愈是湧上一陣陣巨浪狂潮。
 
外頭~踏上三樓,圭賢掃了一下(小旭呢?)
"那個...少爺小旭呢?"
"他...他剛剛去厠所了。"強仁沒有想什麼,很直接的回應著
聽著,圭賢若有所思的愣了愣,而後順口說~"厠所在哪,我突然也想去。"
"啊?在哪...呃...不就是..."停頓著又吱又唔指著男厠方向,對一個星期至少來一趟的 King哥,還不知道厠所在哪嗎?強仁真是沒能反應過來,心想著(你不是應該早知道在哪了嗎?)
 
"哦,我知道了,謝謝~"圭賢這是無心的多此一問,沒有去留意到這教誰聽了都矛盾的一問。
 
順著 King哥越過自己身旁,強仁不禁擺過那顆頭,掛著不解的面容看著 King哥走進男厠的背影,礙著手邊正忙著帶客人入桌,強仁暫且將這凌亂的猜想擱一邊,走到小吧枱準備著待會要送上的東西。
 
 
走進男厠就看見小旭站在小便池前面,圭賢不自覺的揚起咀角,想起上一次小旭看見他時那副可愛的慌張模樣~
圭賢很安靜的站在男厠門口,遲遲沒再多踏一步,就怕像上回那樣再把人嚇到。
 
眼前的小旭,沮喪似的吐了口氣,沒力的垂下那顆頭,一會又抑起頭來呆呆的發著愣...
(在想什麼呢?)圭賢好奇著,咀角依然有著輕微的扯動,不帶笑容的小旭還是不失可愛的模樣。
 
厲旭再吐一口氣,緩下那情緒,確認心悸不再波動後,才慢慢釋放水門。
不過才開始要尿時,余光中感覺好像有人站在附近,認定 King哥已經入桌的厲旭,根本沒想到這轉頭...
挖勒,怎麼又是 king哥!?
 
愣著兩眼想起上回被 King哥瞄到小弟弟的畫面,厲旭微微的把身子向左邊傾,遮掩裸露在外正在撇尿的分身,心裡千呼萬喚的唸著,希望King哥不要再走到他右邊那一格來...
 
是故意的嗎?King哥就偏偏站到他右邊來了,而且厲旭還能感覺到他轉過頭來看他?
"上次沒事吧?有人罵你嗎?"
”沒...沒有...”厲旭心裡好羞的,僵著肌肉側身又側頭,沒能敢把頭擺正去看貌似正對著他看的人
"怎麼,你很怕我嗎?"圭賢依然傾著頭,也真好奇著,為什麼男孩總是偷偷瞄著他看,但有時卻又避著他?
"啊?有嗎?你...你想太多了..."好尷尬的厲旭,不管有沒有尿完都把水門給打住,趕緊的拉上褲鏈~
 
咔!咔......(糟!)
心急想把小弟弟塞回褲底的厲旭,這一急,把內褲給夾進了鏈袋,拉不上的褲鏈這下子厲旭更慌張了
”怎麼了?”
”沒...沒事...”咀邊吱吱唔唔的,慌亂的雙手一上一下就是扯不開那夾得死緊的底褲~
(該死的,別再卡了)心裡碎唸著,厲旭這手真是愈拉愈錯亂。
 
站在右邊,看著厲旭扭扭捏捏的身子,圭賢猜想小旭可能是...”你是不是拉鏈卡住了?”圭賢沒多想的把猜想直接問出口,而後又往左跨一步,湊近厲旭耳邊輕聲的說”我幫你吧。”圭賢單純只是想看看能不能幫上忙。
 
”你幹什麼!你你你...你別靠過來...”King哥突然的靠近,這下讓厲旭好激動的打顫身子背著身,兩手忙亂的摀著褲鏈”你...你走開點,不然我叫了哦!”
”叫...叫?”小旭的反應真讓圭賢有點哭笑不得,怎麼...怎麼會有這麼害羞的人?
 
”是啊,你再過來,我真的叫了!”小旭一點也不奇怪自己的反應,也當真害羞著。
”我只是想幫你...”
”不用!不用你幫,我自己會用...你...你回去尿你的啦...”先是一聲激動肯定的阻止,厲旭拖出命令式的口語打發著 King哥的好意。
”那好吧~”對小旭的反應,圭賢心裡覺得很奇怪也說不上來,納悶的徹回身子對著小便池解開褲鏈。
  
總算感覺背後不再有被盯視的壓迫感,厲旭穩下亂糟糟的雙手精確的把褲鏈給拉上來,隨後轉身要走出厠所時順帶盯了一眼圭賢的背身,似乎想表達些什麼...
"那個...你...你以後不要給我那麼多小費了。"離開前,厲旭還是把話給交代了
"嗯?"圭賢驚訝著,是自己聽錯了嗎?竟然還有人嫌小費多?
"怎麼了?"
 
不管阿King 還有沒有話說,厲旭只管趕緊地徹離這讓他對著都忍不住臉紅的人面前...
至於小費那一句,是真心的嗎?
King哥的小費確實帶給厲旭不少困擾,難得可以在無人的私下,厲旭當真把話說出~
 
退出男厠後,厲旭大大的吐出一口氣,雖然鬆了一口氣緩下燒紅的小臉,然而下一秒卻又感到失落。
厲旭是很喜歡看見阿King,但是一對著人就壓不住緊張的自然反應,尤其是就那個心總是不受控制的噗咚噗咚跳。
而厠所裡,小解完沖洗雙手的圭賢,還在想著剛才小旭對他交代的話...
(為什麼呢?)一時間,圭賢真是沒能理解小旭的想法。
 
回到桌位上,在看見少爺上前服務時...
"少爺。"
"King哥,什麼事?"提著兩桶冰塊前來的晟晟,習慣式的做出低下頭輕點一下的禮節,等著客人提出需要的服務。
"你們小費是私拿還是……?"
"哦~我們是公跳的,大家一起平分。"
"這樣..."
"呃,King哥想問什麼嗎?"來到寶藍一年多,對King哥突然這麼一問,晟晟不禁心想著,(怎麼他不知道我們是公跳制的嗎?)不過到酒店向來都是為了應酬,對圭賢來說,小費只是個做面子做場面,從來也不曾在乎誰拿得多拿得少。
 
"沒事,隨便問問。"
"哦。"沒了下題,晟晟自動退開。
 
既然是平分的,也就沒有眼紅的問題,那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難道是誤會我對他有意思嗎?)想不出原因,只能是從小旭避開他的反應去猜想。
 
圭賢為了不讓小旭有所誤會又或是帶給他困擾,也只有聽著小旭的話,不再給千鈔小費。
漸漸的,一切都恢復了正常...厲旭也感覺到小昭那雙仇視的眼神也慢慢沒有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