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旭退回到小吧枱時,少爺個個上前安慰
"你沒事吧~"先是一同回來的晟晟給了一個安心的搭撫,緩緩厲旭緊張的情緒,厲旭迂出一口氣,有點無氣的遙遙頭
"不要緊的,下次小心一點就好了。"雖然厲旭這失誤也許會讓大家砸了 King哥那桌的小費,不過身為組長的強仁並沒有多一聲責備,反倒是送上一句安慰,厲旭心裡覺得很暖心之外,也忍不住把自己心裡的納悶說出來
"阿仁,我覺得小昭是故意的..."呈著一臉懷疑,厲旭吃悶的說。
"什麼?小昭怎麼了?"
 
"她...我也不確定,可是她確實頂了我一下。"
"真的嗎?"原本還站在一邊的阿童,聽見這話忍不住湊過來八卦一句。
"我是不肯定啦,但是如果不是她,我不會翻倒的。"白白的被這麼耍著玩,厲旭當真不服氣。
"有可能哦,King哥最近老給你這麼多小費,我看她八成眼紅了。"小海也湊上一句,道出厲旭質疑的可能。
"算了啦~誰叫我們是少爺,這虧是吃定了。"在這行混了那麼久,類似這種紛爭,強仁看得也很多了,身為最基層的一環,真是沒得怨。
"是啊,下次你就離小昭遠一點就好了。"感嘆式的拍拍肩背,小海說。
 
 
雖然當下只是猜疑,不過厲旭一點也不懷疑自己的感覺,想起之前小昭總用著那雙厲眼掃過他時,厲旭真心覺得小昭這個小姐不只是心機不單純還很小心眼,爭寵竟然爭到他身上來了!
雖然他是有那麼一點喜歡King哥,但怎麼說他都只是一名少爺罷了,就算King哥對他再優待,也不及小昭被買出場這麼受寵不是嗎?
 
 
在翻了酒瓶之後,厲旭沒再到圭賢那一桌送東西了,而圭賢也知道為什麼,看見小旭當下被指責的畫面,如同看見自己小時後被舅媽沒好臉色的使來喚去般...
這晚,圭賢喝得很悶,臉上也不見笑容,在待不到二小時裡,坦白的告訴鍾云和銀赫他沒有喝下去的心情,而二人沒有多問,順著圭賢的意思,提早埋單離場
 
離開時,圭賢一樣買了小昭出場......
 
眼睜睜看著一個狡滑的女人伴在King哥身邊,厲旭心裡有著幾千次的好幾種笨蛋想丟給King哥,但是再多也只能是個想法,不服氣不甘心嗎?說出來讓人聽了多好笑。
 
 
離開寶藍後,圭賢到商店買了一些啤酒,接著來到xx海港,牽著小昭走到一座座的大理石長椅坐了下來...
端倪一雙充滿憂鬱的深遂眼眸,聰明的小昭能感覺 King哥有心事想要傾吐~
始終靜靜的伴在身邊,帶上耳朵等著對方想說的時後再細細聆聽,這是圭賢想要的感覺,不會多咀的去煩他,也不會多事的去追問他。
 
"好靜..."對著沒有動靜的海浪,婉如沉睡中的水波,小昭揚著咀角輕吐簡單的字語。
"是啊,和妳一樣,靜靜的...讓人很舒服。"
"我想沒有應酬的時後,你不喜歡別人吵你。"
"呵...也許吧..."話語停了下來,圭賢端上啤酒缶連喝了幾口後~"知道我為什麼對那位少爺比較優待嗎?"
小昭輕遙著頭,不帶回應的等著 King哥繼續說下去
 
"因為他和妳一樣..."
"和我?"
"嗯,和妳一樣給我一種舒服的感覺,就像我一個朋友...尤其是你們微笑的樣子,都會讓我想起他。"
"你一定很想念他。"雖然好奇於King哥口中的這個朋友,小昭也只在心裡小小震了一下,而表面依舊展現善解人意的一面。
 
想念?
聽著這字意,圭賢的面容上流出了一絲心虛,想想自己十年來心思都只在賺錢上,可有幾次會去想起厲旭?
 
"不過我已經十幾年沒看見他了,就連他現在什麼樣子,人在哪裡我都不知道。"眺望遠方的海港,內心的慚愧帶下垂落的眼簾,遺憾無法知道厲旭現在長什麼樣子,身在哪裡~但在圭賢心裡,最想知道的是厲旭過得好不好...
 
"十幾年?那你不就還很小?"
"嗯,很小...那是我最不開心的時後.....如果沒有他,我想我現在還只是..."圭賢沒再說下去,對他來說那是不堪回首的記憶,唯一還殘留在腦海裡的,也只剩下厲旭帶給他那份舒服的感覺,和那張充滿溫暖的笑容。
 
"這麼久的朋友你都還能惦著他,證明你是一個很念舊很重情義的人...這樣很好,在這個社會很少人像你這樣了。"
"呵~~是嗎?”
”如果有緣,我相信你們還是會再見面的。”聽到原來是小時後的玩伴後,小昭這是瞬間打散那好奇心,說出一句聽著感性而內心充滿假意的安慰話語。
”希望吧...”就只憑著名字...再次無奈著,圭賢根本不敢想會有那一天。
 
很難得的,King哥說了很多話,就算是因為自己像著一個人,但是能夠讓 King哥把她當是傾吐心事的對象,小昭心裡真的很高興,不管 King哥對她是什麼樣的感覺,相信自己已經慢慢踏進 King哥的心靈深處。
 
-----------------------------------
 
圭賢帶小昭到xx港邊傾吐心事,相談甚歡~~~~厲旭這一頭呢?
 
清晨五點下班後,坐在子瑜姐的車上,耳邊有著小植和子瑜姐開始聊上的話題,向來少不了的聲音,今天卻安靜的看著車窗一句也沒吭了?
槓上了幾句後,子瑜姐自覺不對勁的打住話題,帶上一聲問,關切著厲旭少有的沉默
"小旭,怎麼了?"
"啊?沒有啊~"
"沒有為什麼不說話?"
"大概是今天逛了一下午,接著又上班,有點累了~~"厲旭騷騷後腦勺,扯著無力的微笑沒氣的說
 
"真不好意思,要你帶這小子去。"
"跟這沒關係,是我自己逛太久了~"唯恐子瑜姐客氣了,厲旭趕緊解釋了一下
"你也知道久啊,買個衣服可以逛四個小時!我真服了你。"提起逛街,烔植馬上精神的抱怨厲旭折騰他一下午的疲勞。
"喂,都是買你的耶,我可是一件都沒買到耶!"
"我都說隨便挑一挑能穿就好了,誰叫你這麼龜毛啊,像女人似的,真受不了~"
 
"什麼女人啊,我最討厭女人了,你以後再說我像女人信不信我揍你!"烔植帶出的字語,讓厲旭好激動的大聲把話頂了回去。
一天之內,厲旭可以說是吃盡一肚子的女人氣,專櫃小姐,大班,尤其是小昭!現在再被烔植把自己形容得像女人一樣,厲旭巴不得想把人揪過來當發洩的狠揍一頓。
"好了好了,都別說了。小旭你累了就先瞇個眼吧,到了我再叫你。"
 
在子瑜這一聲,兩小子乖乖的各自打住口,烔植縮回那顆頭,把屁股貼回椅坐上。 
回到家裡,打開衣櫃,解下身上的衣褲,順手抛在地上,套上一件黑色V領T,和一件六分褲之後,厲旭開始沒有選擇性的,將陳列在衣櫃裡的衣服一件件丟在地上。
 
買不起的衣服,專櫃小姐的鄙視眼神,小昭的設陷,面對King哥的尷尬場面,大班的斥責,小昭捥著King哥離開的身影。
腦子相繼浮上的畫面,厲旭雙手像發洩似的帶出手勁,將衣服丟甩一地...
 
待在浴室裡,坐在小板凳上,厲旭拉上兩邊的手袖,默默的洗著從衣櫃裡取出來的衣服,掛在臉上那道揪鎖的眉間,隨著一件一件的揉搓加深了凹線,也隨著一件一件沖洗撫平了皺痕~
抿著薄薄的雙唇,厲旭在心裡告訴自己,沒有關係...再苦的都忍過了,這算什麼呢!
 
到了傍晚,到陽台收衣服的惠姨,看見吊桿上掛滿的衣服,小愣了下,回頭再望向屋裡厲旭房間的那煽門,流露的眼神好像知道些什麼。
 
沒有去多問厲旭,惠姨知道多年來這孩子每逢遇上不開心的事,都會用著同樣的方式來發洩情緒,只要洗完了,厲旭就會一樣的...
 
"哇!好香啊~我最愛吃惠姨炒的麵了。"撐起筷子呼著熱氣呵著笑臉,一口一口送進咀巴裡,掛著滿足把晚餐吃完,然後掛滿笑容的跟著子瑜上了車。
 
該稱讚這孩子夠堅強嗎?還是慶幸這孩子能看得開放得下?
無論再多的心疼,惠姨從來就不曾去識穿厲旭的內心世界,到底這是能讓他變得更堅強的方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