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哥~~別生氣,婷婷要是哪不對你儘管說,待會我好好說她去~"身為婷婷的大班,小莊大班趕緊地進到銀座廳,連忙安撫客人的情緒,滅滅那團火氣
"不用了!"
"都怪我沒有教好,那~我自罰三杯!"
"要是再有下次,妳那整組小姐以後都不用來搭檯了!"不帶正眼的,這話說的既冷情又果斷
"知道,知道,我以後會好好教的~"
 
"阿 king啊,女人是用來疼的,你真是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嗤之以鼻的笑呵一聲,楚在對坐的友人金鍾云,見阿king 對女人這種態度,存著故意說出鄙視的諷刺話語
"你這是在勸我嗎?"擺著冷眼,阿king 不屑地頂回一句
"你有得勸嗎?"
"管好你自己吧!"
"當然~"
 
阿king 和鍾云你一句我一頂的,坐在二人中間的友人赫仔,每每聽著你來我往酸刺的話語,都忍不住插上一句"拜託你們倆個說話別老帶刺行不?"
 
"帶刺了嗎?"阿king 擺明裝傻的回應著
"不覺的"大云同聲同氣接下話語
 
"去你們二個的,這麼個好默契是嗎,下次我就等著看你們會不會打起來。"和這二人做了幾年的朋友,銀赫還是沒能確實掌握阿king 和鍾云之間的互動,總覺得他們像個死對頭,互看對方不順眼,可又來往甚密,也似乎交情非淺,但要說是好朋友好像又少了什麼~
 
八年前阿king 在電子遊樂場上班時,被當時該遊藝場的王老闆相中,短短的一年從開分員升上組長,而後主任,後來王老闆發覺阿king 對調整勝負的掌控有獨特敏銳度,索幸孤注一擲,將整間遊藝場交給他全權監控
 
果然~阿king 不負所託,幾個月下來的盈收,不僅是大幅的成長,對那些輸了不少錢的賭客,阿king 總能適時掌握住放枱的時機點,把機子調軟犠牲賭金,好讓這部份的賭客嚐嚐一些甜頭,咬住這些賭客食髓知味貪婪的心理
 
很快的在這行打混了三年,也打響了他的知名度,各家遊藝場背後的大老闆私下邀受,重金想把人挖角過河~
阿king 很聰明,知道怎麼做都會得罪於人,索幸向王老闆請辭,說明在友人的介紹下,想改行從事經紀人的行業!
 
一手栽培的人才王老闆怎捨得放手,阿king 念在當年自己未滿18歲王老闆肯用他的情份上簽下了合約,不過老闆沒有虧待他,在合約上除了期限為五年之外,可以說是給足了阿king 最大的自由空間,阿king 只需要定期回公司,像以往那樣掌握好機檯的比分,至於其他時間公司一律不干涉。
 
 
打定合約後,阿king 並沒有亂蓋,他真的和友人銀赫從事經紀人的工作,也透過銀赫間接認識同行的鍾云!
三人在這行打滾了二年後,隨著人脈愈來愈廣,某天在鍾云遊說下,三個人開始做起了組頭賺取更多的暴利,短短二年不只是阿king,銀赫,鍾云都各自買車又買樓!
不過~從事組頭行列除了要養些小弟來幫他們收債之外,所接觸的人流也繁雜了許多
 
 
有所謂人往高處爬~因此,阿king 將手上持有的賭客名單分散至鍾云和銀赫手中,自己則轉向股票投資!
其實阿king 是有計劃性的,在心中有著他一直想完成的事情
但是脫離行列對鍾云來說,並不是很諒解,但也無法去阻止阿king 的決定!
 
 
一年,二年下來,所賺的錢雖然不及鍾云,但阿king 所接觸的幾乎都是上流社會的人,反觀鍾云仍然還遊走在不黑不白的邊緣道上。
僅管大家分道揚標,漸行漸遠,不過三人還是互有連繫!因為~~當初各自所買下的樓房,都位在同一棟大樓!
 
 
在待了二小時後,各自點選一位小姐出場~
鍾云點了近半年來他一直捧場的紫兒,而銀赫則是點了近期固定坐他檯的蜜兒
至於阿king 似乎沒什麼挑,當天哪位坐他的檯,他就買哪位小姐出場,而今天坐他檯的在婷婷之後則是小昭
 
"對不起,king哥,我..."聽見自己要被買出場,小昭驚愣了一下,想回絕又怕失去阿king 這個大枷的客人,吞吞吐吐的不知該如何推辭
"不要想那麼多!妳接這個場就對了~"阿king 帶出很平淡的口氣說著,臉上沒有一絲不悅面容
沒道理放著錢不去賺,既然 king哥都這麼說了,就先接了它,要是去了自己不想去的地方,大不了下車走人。
 
 
在付完帳後,各自開著一輛車載上出場的小姐相繼離開~
"king哥,待會你們要去哪呢?"坐在車上,小昭還是忍不住向阿king 確認所在地
"妳怕?"
"我....."
"妳沒做過嗎?"
"我...我不跟客人的。"
"是嗎?"對小昭的說詞有著保留,對這種風夜場所的女人,要說鄙視嗎?
 
在阿king 的觀念與原則上,有所謂”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
因此,在這種場所的女人,要博取他的欣賞,空有手捥是沒用的~
 
眼看著車子駛近西子汽車旅館,小昭整個慌了臉,忍不住握著阿King 撐在方向盤的那隻手,又吞又吐的欲言又止
"噓,別吵。"阿king 把車慢慢的停了下來,而後盯著前面銀赫和鍾云所駕駛的車子駛進房間,直到關上自動門之後,阿king 才把車子迴轉,離開了汽車館。
 
 
"原來你根本沒打算開房~"隨著眼前畫面,小昭這才明白買她出場只是個晃子
"我不是什麼女人都要。"
(這是在嫌棄她嗎?)阿king 不避言的直接話語,讓小昭頓時僵了臉,一愣一愣的將原本側過頭看阿king 的臉給轉了回來
"不好意思,我不是說妳不好..."
"不要緊~那我們現在去哪?"
"肚子餓嗎?帶妳去吃宵夜。"
"好..."
 
阿king 開到了一家店名叫清吧的酒坊,這家清吧不論是外頭還是裡面,都是用木頭打造,有著歐美酒坊的復古風格,阿king 點了幾樣小菜,也叫了一瓶清酒~
而圍繞在倆人之間的氣氛就像這間酒坊的名字般很~~很清很靜!
 
小昭試著打開話題,也以溫柔的聲線,說著俏皮新鮮事想挑挑 king哥的興致,逗逗他~
不過阿king 的話真的很少也很簡短,甚至有幾次也僅以點頭帶過回應
小昭還真有點佩服,待在這行二年來,自認身懷細膩的手捥,從來就沒有一個客人不被她征服,不被她所迷惑,可眼前的阿king 卻始終不帶正眼的對著她?
(呵~該說是自己吸引力不夠,還是這男人的性格太特別呢?)小昭在心裡冷冷的笑了笑
 
 
端視著眼前這男人,一雙深遂的眼眸裡有著大大的黑眼瞳,配著二道濃密的眉毛,光是看著眼眉間的半張臉,已經讓人無法抗拒這男人所散發出的風標俏倬,與眾不同的魅力!
可惜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男人似乎不懂得怎麼笑,就算從他臉上看見他的笑容,還是不難看出一絲牽強,相對的也看不見那真心的笑容,打從心裡流露出來的喜悅。
 
最後,阿king 把小昭送回了酒店,在下車前.....
"king哥,讓你花錢把我買出場,還請我吃了頓好的,我卻什麼也沒做。"
"無所謂。"
"要不介意的話,就讓我~~~不然我心裡過意不去~"
"什麼?"
 
沒等阿king 反應,小昭大膽的提起阿king 的手掌,在手背上落下了一只唇印,接著自己將這粗厚的掌心貼在自己的臉夾上,流露嬌柔羞澀的可愛笑容說"我用的口紅是粉沫質的,不喜歡的話用水一沖就不見了哦~"
 
"呵~"小昭的清純可人的模樣和活潑的話語,讓阿king 破例的沒有立刻甩開被親上的手掌
"笑了呢,這是我今天晚上第一次看見你笑呢~你笑的樣子更潚灑了!"
 
小昭下了車,掛著燦爛的笑容,回眸看進車內的阿king 揮了揮小手
阿king 又多留意了一次,目送小昭身影走進那酒店大門後,才踩下了油門。
 
(笑?)開著車,腦子浮上小昭剛才留下的話語,也不禁想起多年前某人對他說的話~
(不錯哦,你笑起來的樣子還挺潚灑的嘛.....)已經有段日子不再想起的人...
 
曾幾何時開始,都快忘記為什麼會用阿king 這名字,讓自己隱身真名在社會上走踏,而幾年下來,阿king 也很習慣了這稱呼,人前人後也不曾再提起自己的真名~~
 
阿king 開了很遠的路,來到一處山上,將車停在u字型的路間小空地,從這方向看下去,眺望遠遠那一頭小鎮,那是小時後他所居住的地方~~
 
 
(厲旭你好嗎?我已經不再是瘦小的圭賢,你呢?如果在路上看見你,我還能認出你嗎?)
 
掛著愁悵的面容遙望那一頭小鎮,心頭有著思念,也有著遺憾,什麼都沒留下的厲旭,圭賢只記得那張充滿希望和溫暖,婉如天使般的笑容~~
 
(命是自己的,要為自己而勇敢!)
當年一昔話帶出了圭賢的勇氣,想盡各種辦法在幫忙顧店的機會裡,一點一點的偷取他認為自己應得的工錢,早在厲旭離開的一年之後,圭賢已經有一筆錢準備翹離這個不屬於他的家~可為了想再見厲旭一面,圭賢讓自己再多忍一年~~
 
一年後,厲旭依然沒有回來找他~該笑自己天真,聽信厲旭這不帶承諾的童言童語嗎?
雖然在圭賢心中對厲旭有著不諒解,然而~厲旭確實是一個曾經帶給他快樂的人。
不想忘記他,也怕自己遺忘了,圭賢用了厲旭的姓翻成 king 當是自己的英文名,來紀念在他人生中,帶給他勇氣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