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下的身子,厲旭大口鬆吐的喘著一聲聲無力,沒有預警的他,在圭賢一波波襲面而來,侵入身體的佔有,雖然也讓他沉入慾火,享受同樣的快感,不過厲旭還是有點生氣,氣圭賢太霸道,霸道著,不聽他的求饒,而且...他只是想看看圭賢穿圍裙的樣子罷了,怎麼接下來會變成...
 
"混蛋!"
"嗯?"
"我...我只是要看你穿圍裙的樣子,你竟然...過份!"
"呃~厲旭不是...想要嗎?"
"我哪有這麼說嗎!"厲旭小頓了一下下,懷疑自己是不是真有這麼說,不過,不管有沒有這麼說,都當沒說的把話倔氣的堵回去
"可是...你一直親我...又吻我,還..."
"只是親嘛,我又沒說要..."
"但是..."知道厲旭正在取鬧,寵溺的圭賢就算再納悶,這口咀還是多讓了
 
"總之你...你這樣就是...就是過份,你還把我弄痛了!"看似圭賢還有話要吭,厲旭又拖一句,吃定圭賢寵他的心
 
"呃...對,對不起。"是呢,就是這麼容易,這句~圭賢真的心疼了
"我還在生病呢,你就捨得,就顧著自己開心,都不管我的。"
"是...是我過份了,厲旭別生氣。"看著厲旭眼翹唇的模樣,圭賢巴咀連忙哄人,不是怕厲旭生氣,而是不開心的厲旭總讓圭賢心頭感到不舒服,不順心!
 
對話靜下來了,厲旭擺過頭不看他也不理他,這對圭賢來說,真的沒擇~
 
"你知不知道,你生氣的樣子,會讓我很著急。"
"是嗎?"
"別生氣了,好嗎?"
"我才懶得跟你生氣。"一樣還是嘟著小咀,可心裡~~厲旭是小小的得意著,他就知道圭賢一定會軟下心來哄他
 
"呵~來,我抱你去洗澡~"說著,圭賢摟起厲旭的身子,把心的騰在懷裡,厲旭也很順手的圈過圭賢的頸脖,小巧的臉依舊不退那抹嬌澀,圭賢深情的微微笑了笑,他還是喜歡把厲旭寵在手裡疼的感覺,不變的感覺!
 
走進浴室,圭賢依如往昔的先為厲旭披上浴巾,再放著熱水調調水溫,抱著他棲坐在浴缸邊緣,等著浴缸裡的水落至半分滿後,才擱下厲旭~
 
"這樣舒服點了嗎?"
"嗯。"
"那兒...還痛不痛?"
厲旭抿抿咀,有些難為情的遙遙頭,雖然和圭賢已經如漆似膠的生活在一起,不過每每聽著圭賢這些親蜜的貼心話,內心那股被疼至骨底的感覺,總是不自覺的顯露嬌羞
 
卸下放心的面容,圭賢站起身,一樣的伴在一旁洗著身子,陪厲旭待在浴室裡
泡在浴缸,拿著毛巾在身體揉搓的厲旭,瞥了瞥眼,見圭賢正拿著肥皂塗抹,身上滾出的白白泡沫,若隱若現掩著光裸的身子,這麼看著...真的好誘人...
 
"嗯?在看什麼?"
"呃...就...就看你洗澡啊。"
"你那眼神,好像沒看過我洗澡一樣~~還不習慣?"圭賢沒有想很多,一邊說話一邊沖著清水
 
厲旭沒吭聲,挑一眉小嘟著咀,當是反應來帶過圭賢順口問上的話~
繼續地,身旁褪去一身泡沫的圭賢,再看看...皮膚真的很白呢。
可是~~全身光裸的圭賢,反而讓厲旭不覺得誘人了!
真是怪了,到底差在哪呢?
有些納悶又好奇的厲旭,想著那無聊的問題,無聊的拿起浸在浴缸的毛巾,兩手撐起,在自己的視野中,透過毛巾掩著圭賢那一身光裸,在眼裡抓找讓他覺得誘人的圭賢~
 
對了!就是這樣~~有了點東西遮蔽的身子,若隱若現的視覺,才顯得誘人呢!
查覺到這一點不同,厲旭不自覺的為這發現滿意地笑了笑
 
"厲旭?怎麼了?幹什麼撐著毛巾?"
"啊!呃~沒什麼啦。"
 
厲旭沒再多看,而圭賢也沒再多問~
直到厲旭也洗完了一身澡,圭賢拿下吊掛在一邊的浴巾,自己圍上了一條,再拿著另一條,寵溺的幫厲旭擦了擦身子,
 
"圭賢,我現在才發覺你皮膚好白呢。"
"呵~是嗎?那你以前都沒好好看我哦!"
"沒有注意那麼多嘛!"
"白有什麼好,看著就好像沒鍛練過身體,什麼男人味都沒了。"再回應這一句,心裡圭賢開始覺得厲旭又怪了
"不是啊,圭賢白白的身體看著很誘人哦!"厲旭挑挑大眼,很認真的說著
"呃~~呵~~我這哪算呢,我說厲旭才誘人,每次讓我看著都忍不住想抱抱你,親親你..."果然,厲旭又來了!尲尬地,圭賢趕緊擠擠腦,塞出話語,塞回從厲旭口中溜出的瑕想
 
"真的嗎?"
"好了,快出去穿衣服吧,要是再著涼就不好了。"很明顯,圭賢不想再繞著這話題,幫厲旭裹上浴巾後,推托的把話抹過
 
 
夜晚~~靜靜的靠在床頭,摟著倚在他身邊的厲旭,默默在心裡為今天厲旭的不同,有一點虛驚,有一點抗拒,也有一點憂心...
 
憂心什麼呢?
總覺得~~厲旭內心那股男人的本"性"似乎在蠢蠢欲動...
不對,厲旭本來就是男人,對情慾之親所呈現身體反應也都很正常,只是~~
怎麼會對他...但也不對,自己不也是對他...
默默的,圭賢暗自在心裡思索,探討這問題,可愈想就愈亂了套!
並非是把厲旭當女人看,可是又...
(唉~)圭賢莫奈的垂閉一眼,嘆著一口不著氣的聲,輕晃一個頭,為自己不知道在糾結些什麼而懊惱~!
 
 
枕邊耳語飄過........
 
 
圭賢:厲旭,你有沒有想過,有一天看見讓你心動的女人時,會怎麼樣?"
厲旭:現在有你在,我怎麼會想呢?"
圭賢:那~~以前你有沒有試過看到一個讓你心動的女人?"
厲旭:不是跟你說過了嗎?我又沒談過戀愛,我怎麼知道?"
圭賢:哦...如果假設呢?"
厲旭:你呢,你會怎麼樣?"
圭賢:我?"
厲旭:是啊,要是有個女人很愛你,然後你也對她有好感呢?"
圭賢:我有你就夠了。"
厲旭:假設嘛!"
圭賢:呃...這...現在有你在身邊已經足夠,我沒法做這種假設,也沒想過。"
厲旭:那你還問我~"
圭賢:呵...是...說的也是。"
厲旭:不過呢~~要說心動的話,剛才圭賢穿圍裙的樣子,也讓我心動哦!"
圭賢:啥...呃...是嗎?"又聽到敏感字串,圭賢這真是捏把冷把話吐
 
對話停下來了,圭賢打住話沒敢再多討論,顧忌著厲旭再起了讓他不安的念頭
厲旭也似乎沒有多想,灑嬌地貼在圭賢的胸堂,捧著他的手在小手裡,一會扣了扣,一會揉了揉,兩對眼睛不知在想些什麼,亮得精明~
 
厲旭:圭賢,你愛不愛我?"
 
靜下來的話語,厲旭又敲開了,一聲愛不愛?
其實那是多問的話語,不過...
 
圭賢:愛..."
厲旭:你最疼我了對不對。"
圭賢:疼...當然疼..."
厲旭:我說什麼你都會做,是真的嗎?"
圭賢:呃~~怎...怎麼?"
 
有了先前的警剔,這一回圭賢不敢再把話回得太滿...
默默的~心頭那不安份的因子又開始亂跳,厲旭又想作什麼了呢?
 
厲旭:我想你穿一次圍裙給我看好不好?"
圭賢:什麼?再穿一次!?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