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遲沒見厲旭從浴室走出,圭賢心裡更亂了,完全猜不透厲旭究竟怎麼了?
想走進浴室又怕嚇著他,沈思一會後,圭賢讓出房間讓厲旭待著,自己則退至客廳。
 
坐在沙發上的圭賢,為探不出究竟顯得有些無奈,許久之後厲旭靜靜的從臥室走了出來,看著圭賢那落漠的神情,心裡有些自責。
"圭賢。"
 
耳聽厲旭的叫名聲,圭賢身子像被震了一下,擺頭一愣,直盯著徐徐而來的人影。
圭賢伸長手,牽著厲旭的手將他拉至身旁,懸在咀邊的疑問遲遲吐不出口
 
"對不起~掃你的興了。"
圭賢遙遙頭不介意,他只在乎厲旭的感受。
厲旭慢慢的傾靠在圭賢的胸膛,給他一個安心的貼靠,沒有多說一句。
圭賢將人扣在懷裡溫柔輕撫肩背,懸在心頭上的疑問,忍不住還是問了
"厲旭,告訴我怎麼了?"
 
怎能讓圭賢知道自己抗拒的原因呢,厲旭實在答不出口
 
"是我把你嚇到了嗎?"圭賢猜著唯一的可能
厲旭沒表示任何答覆,沈默著
"厲旭對不起,我應該想到的,下次我不會再這麼心急了..."圭賢仍然認為厲旭的反應是來自己魯莽所造成
"你...很難受吧..."
"是啊!憋死我了,不過不要緊,只要能抱著你睡就好了。"
 
這幾年中,圭賢雖然有著豐富的性經驗,但在感情方面的思維卻很單純,即使擁有很好的情緒控管與高智商,一旦在厲旭面前,可以說是完全失了方寸。
夜晚,圭賢也真的只是抱著厲旭入睡,沒有再任何一步越池,而厲旭也總算暫時擱下心中的顧忌。
 
不過...
 
半夜,為那心結而心神不寧,遲遲無法好好睡一覺...
身邊...熟睡中的圭賢還掛著那一臉滿足的面容,不禁~~厲旭心生一股心疼,氣自己為什麼還介意著那些過去的事,能夠讓自己再次擁有圭賢的愛,不是應該要好好珍惜的嗎?
 
不想辜負圭賢的愛,厲旭要自己再試一次,用愛去感受去面對心裡的障礙...
看著熟睡中的圭賢,慢慢的覆上自己的吻唇,在圭賢不知覺的時刻,發自內心的愛戀,溫柔的在圭賢雙唇上輕點著,迎上自己的身子踏實的貼在胸前,一手伸過圭賢的側身,輕撫他的背椎,覆上的雙唇也慢慢的加深...
 
沈睡中的圭賢開始有了反應,潛意識中迎和著厲旭送上的溫柔,微微的睜開眼簾,撐著迷矇的雙眼感受厲旭少有的愛撫,讓厲旭在自己身上挑逗...
這樣的厲旭實在太惹火,很快的圭賢就壓抑不住整晚還未退散的慾火,伸出手臂將厲旭釦在懷中,小心異異的配合厲旭所帶出的柔情...
可這麼忍著真是難受,圭賢化被動為主動的想撐起身子,但感受到厲旭釋出的力氣將自己壓在身下,為了不想再把厲旭嚇著,圭賢繼續憋忍快爆張的分身,配合厲旭的節奏慢慢來..
 
厲旭還是很生澀,骨子裡仍微微的顫抖......
漸漸的,厲旭停了下來,與圭賢四目相望著,親一口停再吻一口頓,遲遲沒有下一步動作,似乎心裡還在調適...
 
”你...你不會...打算就這麼...停下來了吧?”圭賢沒好笑的說,忍著那把灼熱,一字一字分段喘著氣說出
”圭賢,我愛你。”厲旭深情的打從心裡把愛說出,希望藉由更多愛的感覺能蓋過那不堪其擾的畫面
”旭?”圭賢真是猜不透,厲旭到底想怎麼做
”你愛我嗎?”
”愛,一直都愛著。”這話答著都納悶,今晚的厲旭太不一樣
 
”和我一樣的深愛著嗎?”拿著圭賢當年的話,在同樣的時刻反問著,無非是想感受當時的圭賢是怎麼愛著自己
”厲旭,我的愛全都在你身上,從來沒有人可以代替你在我心中的地位。”圭賢終於明白厲旭要的是什麼
”圭賢...”夠了~圭賢給的愛真的好多好多,還能有什麼不能釋懷的呢?
厲旭迎上雙唇直接探出舌根挑入唇縫,拉著圭賢的兩側腰要他撐起身子,輕撫他的臉夾,微微揚起咀角,告訴他,他在等他...
 
凝望著...注視著...圭賢慢慢將分身沒入他的身體裡,緊實的張力逼得厲旭即刻鎖住眉頭...
忍著進入的那一刻痛楚,迂出的喘息聲傳入圭賢耳裡,心頭就像札了根針,隱隱刺痛,這股心疼讓圭賢猶豫做還是不做...
 
厲旭再一次抹上笑容,看著...圭賢也慢慢揚起了咀角...圭賢知道這是厲旭允許的笑容,允許自己在他的身上肆取一切,佔領所有~
 
 
激情過後......
 
 
圭賢輕手撫摸著厲旭背上的每一寸柔軟,雙唇溫柔的在背肩輕輕劃過,吻過~
每一吻每一撫都是如此這般的愛惜著,呵護著他這一生最珍惜的至愛
”厲旭,有沒有把你弄疼了?”
”圭賢...還是和以前一樣溫柔。”厲旭側頭趴在柔軟的床鋪上,帶著柔情的聲線憶著以前的甜言話語
”厲旭。”圭賢似乎有話想說但又遲疑著該與不該
”嗯?”
”厲旭~你有心事嗎?”厲旭今天太反常,不希望厲旭慣性的把心事往心裡頭藏,圭賢不再像以前那樣順著厲旭的選擇,該知道的他還是不想放過
”沒有了...”厲旭轉過身對著圭賢,露出一抹笑容,肯定的說出
”告訴我什麼事?”
 
厲旭避開與圭賢對視的眼神,還是無法說得出口
 
”厲旭,對不起。”
”嗯?”厲旭移回目光看著圭賢,為無端的歉意感到不解
”我沒有好好守著我們的愛,一昧的以為女人可以代替你在我心裡的空缺...”
”圭賢...”感動於圭賢打從心裡的愧疚,即使不說也能明白他的心思
”我知道你還想著對不對?”
”我...”
”你就是這樣,什麼都不讓我知道,這樣我會心疼的你知道嗎。”
”但是圭賢會明白我,不是嗎?”
”厲旭...”
 
看著眼前人,深情的吻唇又一次密合,那是圭賢愛的表達,能夠再次擁有厲旭,心頭那珍惜已不是言語就能說盡
 
 
--------------------------------------------------------------------
 
偵信社----
 
”老闆,外頭有份急件要你親自簽收。”助理小道照著郵差指意向老闆俊秀轉達
”急件?”
 
簽收後,俊秀拿著文件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急件封口沒有留下對方資料,僅僅只寫著朴俊秀親收~俊秀打開翻看了一下,沒一會手機隨即響著,一樣是沒有顯示來電者號碼,俊秀頓了一下後接聽
”喂,朴金偵信~”
”俊秀,我是圭賢,收到急件了嗎?”
”原來是你~說吧。”
”我想你幫我查查資料上的人,他們所有財務狀況。”
”曹秋子,趙承中?呵~查完你父親又查你姑姑跟大舅,你可真忙!”
 
”除了找你我不知道還有誰可以信得過,我不方便現身,有了資料就麻煩你寄到我公司。”
”你真看得起我。”
”厲旭已經回到我身邊,希望你明白我所做都是為了厲旭。”
”怎麼,現在才想反攻嗎?
”俊秀,我不想有任何事波及到厲旭,這事你不要告訴他。”
”OK,不過我提醒你,找人看好他,不要問我原因,我能說的就這麼多。”
”我知道,俊秀...謝謝你,事情就麻煩你了~”
 
掛上電話後,圭賢思考俊秀提醒的事,其實自己心裡多少也猜得到,四年前厲旭無故離開的唯一可能,絕對跟父親脫離不了關係,只是不知道父親究竟用了什麼方法逼得厲旭要選擇放手?
不論如何,圭賢都不希望再有第二次,為此圭賢透過昌垊的幫忙,在父親身邊放了二位跟隨的保鏢,只為監視父親接觸厲旭的一切可能。
 
在還沒拿到俊秀查出的資料之前,圭賢不動聲色依如往常,安份的繼續執掌這間掛名總栽之職的東信傳播
 
--------------------------
 
片場更衣室~
 
”鐘真,不好意思,這花又要麻煩你幫我帶回去了。”
”到底是誰呀!每天老送這花~”
”叫你拿就拿,囉嗦啥。”鐘云走過來,輕手的點了一下鐘真的後腦勾,要他別埋怨
”待會去哪吃飯呢?”厲旭問
”怎麼最近老跟我們吃飯,他不陪你的嗎?”自從厲旭重回圭賢懷抱後,厲旭反而更閒了,除了到片場拍戲,其餘時間幾乎都在酒店裡,這讓鐘云不得不質疑圭賢的誠信何在,為何把厲旭冷落?
 
”我用不著人陪,又不是女孩子。”
”那倒是哦,不過我以為你們會每天溺在一塊捨不得分開了。”
”用手機連絡也是一樣的,對吧~”
 
厲旭說的蕩然,沒有任何吃味或是遺憾,不過看在鐘云眼裡,還是覺得那是厲旭刻意偽裝出來的,熬了四年,難得再相愛的倆個人怎會不奢望朝夕相處呢?
 
是的,鐘云想的沒錯,忍著四年的煎熬當然希望能多一刻停留,但是厲旭也很清楚,不是圭賢做不到,而是現階段不可以...
對這認知厲旭很認份,總能做到不吵不鬧的靜靜等著圭賢主動連絡他。
更何況身為一個男人,老要人陪著不是很怪嗎?
衝著這點,即使多日不見,厲旭也不會透露自己內心的思念。
 
 ----------------------------
 
這是一遍佔地500坪的空地,圭賢雙手敞開設計稿圖大致上掃過,身旁工程師解說著每個區塊與每一層樓的平面圖,另外父親掌管的東吉建設高層總經理也楚在一邊旁聽,不過說旁聽是客氣了,事實上是曹大東想了解圭賢對這項計劃有什麼看法...
 
”Nelson,你怎麼看?”
”看似很有前景,不過這需要龐大的一筆資金,東吉扛得住嗎?”
”這方面曹董另有安排~~明晚在恆圓樓有場牌局,曹董要你去一趟。”
”恆圓樓...”
”是的。”
”嗯,要沒什麼事我先回公司了。”
 
背身離開時,圭賢思忖父親所謂的安排,明晚的牌局又是衝著什麼而來?
這項計劃的確是耐人尋味,倘若能搭造完美,想必對國內電影界一大利多,甚至能跨出國際,吸取更多的獲利,但在此之前,資金是很大的問題,融資貸款不是問題,重點是拓展這工程需要花費不少時間與等待,單單以融資恐怕是熬不了多久,除非有股東注資~~股東注資?
 
這麼一想圭賢心裡有了譜,近來父親與仁奐來往密切,看來是為這項工程,那麼~~不用想明天的牌局,應該恆發幾位大老都會在場了吧!
圭賢暗自盤算,好讓自己有著心理準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載月 的頭像
載月

賢旭空間

載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